<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一章醒过来的“死人”
    “你是蒙古奸细?”

    萧评顿时醒转,又见宋子介一掌拍来,连忙催动体内真元,一式“气盖山河”迎面对上。

    “轰!”

    两人各自退后数步,心中各有诧异。

    宋子介且看萧评竟然未死不免错愕,正欲纵身上前击杀对方,却觉丹田之中一阵涌动,顿时令他神识溃散,力量犹如潮水一般瞬间消退,暗想:“为何我竟然难以凝聚全身力量?”以他实力,本应该能够将萧评一掌毙命,但是此刻却感觉体内真元如同一头巨兽,根本难以掌控,简直就是脱了缰的野马一样,十成力道仅余一成,还如何能够临阵对敌?

    脑中蓦然闪过郭靖神色,宋子介不禁感到苦涩,暗道一声:“是了!定然是心神有失,才导致走火入魔。若是这样,那便需要将其压制下来,否则我难逃一死。”心神一收,已将眼前之人忽略,全力压制体内真元,以免伤到自己。

    另一边,萧评亦感胸口疼痛,口中呕出数滴鲜血,暗道:“此人实力当真厉害!真元雄浑至极,已达极限。”勉强撑起身体,一脸警惕看着对方。

    他虽是已入真元境,但时日尚短,以真元浑厚程度,自然无法与宋子介这般天才匹敌。

    仅仅是一招对阵,便令萧评重创,宋子介的实力可见一斑。

    “虽是如此,岂能让你就此猖狂?”素手一翻,萧评立时便将背后铳枪取出,黑漆漆枪口对准对方,然后扣动扳机。

    “砰!”

    枪声一响,宋子介肩膀之上,立刻便有一道血花溅起。

    甫感身体疼痛,宋子介这才醒转,又见远处众人齐齐抬起的铳枪,立时大喝一声,双手猛地一推,万千昊光登时炸裂。一时间,甲板层层爆裂,碎出无数木屑,木屑甚是锐利,立刻便让众多士兵感觉身子一疼,身子亦是止不住,朝着后方退去。

    得此机会,宋子介已然感觉身体有恙,不敢在这继续对抗,连忙纵身一跃,将手一捞握住绳索,宛如飞鹰一般朝天窜去,眨眼间已然爬到了桅杆之上。

    萧评大怒,挺身而上,喝道:“贼子敢而?”抬起铳枪对准宋子介,又是开枪。

    但宋子介只将手抓住帆布猛地一撕,真元灌注之下坚若镔铁,立刻便将这子弹挡住,口中连喘几口气,心中暗想:“为何真元在这个时候开始暴走?难不成,我现在已经踏入丹鼎境了吗?”

    武者若是凝聚足够真元,便可在体内以丹田为炉、真元为材料,进而塑造出足以踏入地仙的丹心,故此被称之为丹鼎境。

    然而这丹鼎境虽是比真元境要高上一个境界,但因为此刻乃是凝练丹心的危险境界,需要武者守元抱一、固本培元,所以若是心境若是有了极大的波动,便有可能影响到实力发挥。

    契合丹心者,便可以如同当初萧月一般,发挥出近乎地仙的实力。

    但若是和丹心相悖,那便会难以控制真元,如同当初全真教掌教张志敬一样走火入魔,一身修为化作灰灰!

    宋子介心想此刻自己状况,自然不敢贸然抵抗,立时便飞身落至黄河之上,一路踏水离去。

    “好家伙,逃得倒快!”

    萧评一脸恼怒,虽欲追去但无奈自己修为不够,脚下战舰虽是采取了蒸汽机推动,但速度实在是堪比乌龟,根本难以追去。

    正在此刻,远处数道人影飞奔而来,很明显是宋子介带来的那些蒙古士兵。萧评一脸煞气,立时便将手中铳枪调转方向,对准来袭之人,“砰”的一声便将对方射到在地。

    紧随其后,其余士兵亦是反应过来,纷纷将身上铳枪取出,对准那些暴乱分子。

    “砰砰砰砰……”

    连串爆蚕豆的声音,立时就将这些扑来的暴民打死在地。

    “啊啊啊啊……”

    且听连串巨响,又见鲜血飞溅,其余流民却是慌乱起来,口中发出阵阵喊声,透着惊慌。

    本以为刚刚自蒙古水军屠杀中逃走,现在总算的逃脱升天了,谁料此刻却有暴民骤然发难。

    这让他们更是弄不清楚究竟怎么回事,只能四处乱窜企图逃过那些混入流民之中的蒙军士兵,口中更是大声的喊叫,发泄自己心里的恐惧。

    听到这些惨叫之声,宋子介又感体内真元躁动不安,心中隐隐透着不安:“莫非我真的做错了?”

    “所有人给我蹲下、抱紧头颅!若有违令者,杀!”

    一声暴喝,立时让众人停止哭诉,他们身躯虽是颤抖不已,但长久逃亡以来,早就知晓应当如何面对那些悍兵流匪,当即双腿蹲下,紧紧抱着头颅,不敢有丝毫差池。

    那些暴走的敌人自是不会就此服从,立时自众人之中跃出,朝着赤凤军士兵杀来!

    “所有人立即开火,将这些人赶下战船!”萧评又是下达命令,一应士兵全军出动,将那些作乱士兵尽数格杀。

    他们并非宋子介这般强者,自然无法抵御铳枪的力量。

    而眼见宋子介飞速逃走,更是群龙无首,被萧评指挥着船上士兵一一击杀,尸体丢入黄河之中。

    远处,炮声隆隆,水柱溅起,却是蒙古水军终于感到。

    萧评本就因为被宋子介逃走而生怒,如今见到对方赶来,立刻便吩咐其余士兵将战船之上的火炮,和对方在这黄河之上对轰。虽是一对六,但萧评脚下战舰乃是新造,不仅仅装备有数量堪称庞大的火炮,更是装有能够令战舰自由移动的蒸汽机,至于那明轮之外亦是以铁甲包裹,足以确保自身的安全性。

    而蒙古水军还是以槽船改造而成,根本难以抵御火炮威力,很快的便被轰得满目疮痍,明轮也被轰碎,只能露出一个口子来,让赤凤军水军就此离开。

    …………

    待到回到河中府之后,塔海一脸怒意看着宋子介,喝道:“你告诉我,为何临阵脱逃?你知不知道若是那个时候你能够将对方指挥官击杀,便可以令对方失去指挥。再配合那些义士,还有我内外夹击,拿下对方不在话下!但是你呢?居然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对方溜走?”

    “将军!”宋子介一脸淡漠,俯身回道:“彼时我旧伤未曾痊愈,故此难以发挥全部实力,还请将军见谅。”

    塔海按耐不住,随手一扫便将桌上笔砚扫落地上,喝道:“见谅?你知不知道为了这次行动,我究竟有多少士兵牺牲?足足有上百个,就这么没了。就这种样子,你让我怎么见谅?”

    笔砚落在地上,留下老大的一块污渍!

    宋子介微叹一声,继续诉道:“将军。如今时候若是继续争执并无效果,若是让对方听了更会笑话我们。更何况若是指望以此这次便能够战胜对方,那未免太过可笑?毕竟并非任何人都如同诸葛孔明一样,能够算无遗策。”

    “那你觉得下一次应该如何行动?”塔海亦是倍感无奈,只好放弃追究,又是问道。

    他自知仅凭自己目前一个人的能力,实在是难以抵抗赤凤军的连番骚扰,所以便向宋子介询问消灭对方的方法,毕竟此人也曾经在史天泽麾下的历练过,其水平在一般名将之上。

    这一次偷袭赤凤军战舰,若非是宋子介突然身体出现问题,只怕当真能够团灭对方,将战船夺走。

    …………

    另一边,萧评一脸悻悻回到潼关,而驻守此关的王著和秦长卿两人见他一脸湖头土脸、身上亦是布满伤痕,连忙召来军医,帮其将身上伤势治好,索性这些不过是皮外伤,只需要用纱布包扎好便可以了。

    等到萧评伤势稍作恢复,两人方才问道:“你这是怎么了?就算是和蒙古打了一仗,也不至于会这个样子啊。”

    “嗯!”

    点点头,萧评回道:“不过这一次不一样。没想到那群家伙竟然伪装成流民,暗中偷袭。我措不及防之下被那人给一掌震伤,方才导致这般状况。之后我虽是想要将其擒杀,但对方武功太高,终究还是逃了!”捂着胸口,至今他还感觉血脉有些不畅,连带着就连胸口也感觉有些疼痛,而这些伤势只怕也好好些时候才能恢复了。

    “好家伙!那厮竟然能够在众人之中伤到你?看来此人实力不凡,应当有些来头。”王著略有诧异,已然紧张起来。

    萧评颌首回道:“没错。我虽是勉力抵抗对方一掌,但是仅此一掌便让我血气翻涌,几有晕厥之状。”双眉蹙紧,却是有些疑惑,又道:“只是那人也不知究竟是怎么回事,按理说应当能够将我格杀,谁料他却放弃这个机会直接遁走,否则的话只怕我也难以全身而退。”

    “撤退?若是这样,那这人还当真有些古怪,需要做好警惕。”王著微握拳头,隐隐中有些雀跃。

    秦长卿沉思片刻,又问:“那你可记得伤你的人的模样?”

    “自然记得清楚!”萧评点点头,诉道:“对于那人长相,我至死也无法忘怀。”复有想起那些因暴民而惨死的众多百姓,还有那被其击落水中而忘的郭靖,更是咬牙切齿喝道:“为了那些死难的百姓,此人唯有以死谢罪!”

    …………

    黄河之中,一道身影且沉且浮,最终撞到一颗上面飘落下来的大树之上,方才停下。

    “哗啦”一声,这道身影似是还有生命,却是伸出一条胳膊将那大树紧紧握住,旋即自水面之中抬起一个熟悉面孔,正是当初落入水中的郭靖。且看他奋起力量,好容易才爬到大树之上,将自己的身体稳住,不再被流水带走。

    只是细想自己之前落水状况,郭靖却是充满苦涩,自言自语道:“唉!这一路走来,没被那些劫匪、官兵杀死,却险些葬送在刚刚结识的兄弟上。难道我这一生,就注定坎坷吗?不过幸亏落入水中的时候使用了避水诀屏住呼吸,否则这一下还当真得淹死在这黄河之中。”

    正在这时,腹中更是传来一阵饥饿声,更让他感觉难以忍受。

    此时前不着地、后不着村的,更何况郭靖被河水泡了有些时候,体力更是困乏更是没有丝毫力气潜入水中捉鱼,若是就这么继续下去,就算是不会被淹死也会被饿死。

    摸了摸饥饿肚子,郭靖略有无奈,诉道:“只可惜我怀中最后一块饼都分给了别人了,若是想要充饥只怕是不可能了。”作势摸了摸肚子,这时他却触到怀中似乎有一坚硬之物,诧异之下立时便将这东西取出,旋即便感到诧异,暗道一声:“玉瓶?我什么时候有这个东西了?”

    且见这玉瓶晶莹剔透,很显然并非寻常村夫所有,应当是世家大族方才有的东西。

    郭靖也曾在那些豪绅家中做过一段时间护卫,自然是知晓这东西的珍贵之处。

    “不管了,先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再说。若是能够充饥的东西,或许可以稍微恢复一点力气,从这河中逃出去。”一狠心,郭靖将这玉瓶塞子取下,旋即便从里面冒出一股香甜之气,微微一倾便从其中倒出约莫五六枚蚕豆大小的丹药,“就这么点?不管了,能稍微垫垫肚子也算好的。”一狠心,郭靖立时便将这几枚丹药尽数纳入口中。

    孰料这丹药一入肚中,立时便如同火炉一样,腾出一股灼热气息,烧得郭靖通体发热,从脚底板一直蔓延到头顶,就像是蒸桑拿一样,感觉无比的躁狂。

    “我靠!这是什么东西?”

    郭靖一时错愕,立时运起曾经修习的粗浅功夫,试图将这灼热气息镇压下来。

    但是这气息却是岩浆一样,根本难以抑制,不仅仅自腹中窜入四经八脉,更是直接窜入丹田之中,原本空无一物的丹田之中被这气息一烧,立刻便浮现出些许氤氲之气,氤氲之气灌入经脉之中,更让他生出能够一拳捣碎磨盘的信心。

    郭靖大喜:“竟然是真元?”复有感到奇怪,暗想:“只是那些丹药究竟是谁送的?”

    他却不知这定军丹乃是蒙古秘制丹药,吃上一枚便可递上一年苦修,就算是蒙古之中也只有立有功勋之人,方才会赐下丹药。而他这五六枚丹药一下肚,立刻便让郭靖凭空越过数年苦修,直接跨过炼体境,踏入了真元境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