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章惊变
    “轰!”

    一声炮声忽然响起,立时将所有流民惊起。

    一时间,孩子的哭泣声,父母对未来的祈祷,全都随着这炮声弥漫开来,让整个船队之中弥漫着一股哀伤之情。

    郭靖神色一愣,立刻喝道:“各位稍安勿躁,我自然会护住各位周全。”随后便将身后包裹打开,从中取出一杆长枪,还有一副弓箭。

    长弓弯成满月,“咻”的一声一道利箭便穿破百丈之遥,将远处一人射死。

    随后,郭靖又是取过三枚长箭,一起搭在长弓之上,长箭快似迅雷,立时便将船上数人又是射死,跌入湖中。

    “好箭术!”

    宋子介立时赞道,又见远处驶来数条小舟,便将随身利剑取下,身似闪电一样电射而去,将那冲来几人全数刺破脑颅。见到两人大显身手,那蒙古船队似乎有些害怕,便停在了港口之中,未敢继续追下去。

    郭靖这才松了一口气,道:“幸好此刻乃是深夜,对方又害怕和赤凤军水军撞上,否则我等必然要尽数埋葬在这河水之中。各位快些离开这里,只有见到赤凤军水军,我等方才无忧。”

    他自然知晓蒙古水军并未追踪并非是怕了他们,实在是害怕会遭遇赤凤军水军。

    那赤凤军水军甚是厉害,军中更是装备有可载三十六门火炮的炮舰,并非他们这些寻常战舰所能匹配。

    但旁边的宋子介却知晓如此场景,并非是害怕赤凤军,只是为了便于他展现身手获得流民信任而演的一场戏罢了,而只有等到遇到赤凤军之后,整个话剧才算是真的展开了。

    正如他之前所预料的那样,在蒙古水军撤退之后,这些流民这才松了一口气,有听闻对方随时随地都会赶来,连忙奋起余力挥动着手中船桨,朝着远处奔去。

    毕竟只有踏入潼关之中,他们才算是真正的安全!

    走了约莫有一个时辰,天空已然泛起鱼肚皮,正是黑暗降下太阳升起时候,而他们也终于见到远处那航行于黄河之中的战舰,高耸的船桅之上,猎猎作响着的赤红旗帜亦是向众人宣告其身份所在。

    “到了。历经三个多月的旅程,终于来到这里了。”

    见到这熟悉旗帜,郭靖亦是双目含泪透着兴奋,已然高高绘着双手,向着船只上面的人儿示意。

    那船上之人亦是发现前来众人,立刻便垂下绳索,将这些久经考验的流民收入战船之上。收留难逃之民乃是赤凤军既定战略,自然不会让这些千里迢迢投奔之人失望的。郭靖亦是脸上带笑,配合着赤凤军,将一应流民全都送到战船之上,直到最后所有人全都送上去之后,他方才抓住绳索飞身跃到战舰之上。

    且见眼前这位义士,萧评已然双手一拱,对着郭靖、宋子介两人便是一辑:“此番若非义士挺身相助,只怕这些人便会遭到蒙军袭杀!”

    “本是该为之事,将军何须谦虚?更何况若非尔等奋力抵抗蒙古,我等如何能够活命机会?此番大恩大德,本应该由我来敬!”郭靖朗声笑着,已然是躬下身子对着众人便是一拜。

    宋子介亦是一般鞠躬,诉道:“今日能够见到尔等,也是我等恩情,只是不知将军准备如何安排我等?”

    郭靖听了顿时凝眉,连忙扯过宋子介,对着他低声诉道:“他们能够收留我等,已然算是莫大恩情,如何还能够有其他奢想?你这样说话,难道不怕唐突了对方?”宋子介却摇摇头,反而透着一些执着看着萧评,似要知晓此人心中究竟是如何想的。

    萧评双眉微蹙,旋即诉道:“令弟貌似唐突,但也是为列位关心。”目光一扫周围流民,便道:“至于你们?依照我家主公颁布的条例,若是尔等愿意成为我赤凤军一员,便会依照尔等所熟悉的技能安排。若是擅长农耕之术,便会赐田百亩,若是擅长冶铁锻炼之法,便会招入冶铁所之中,若是擅长织布之术,也有纺织厂可做安排,定然会确保尔等生存无忧。”

    “真的吗?”

    立时便有人颤颤巍巍,似是颇为惊讶。

    如此条件可以称得上是丰厚,不由得让人怀疑是否为真。

    “自然不假!”萧评朗声回道:“毕竟我朝目前百废待兴,任何地方都急需人手。只是到时候须得按照我军颁布的条例行事,譬如从事农耕的需要每月缴纳一定数额粮食,而冶铁锻炼还有织布之术,每月也要达到一定的标准,若是有所违抗,那便会直接赶出去,不予录用。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们这里终究不是什么慈善堂,知道了吗?”

    听到这些话,郭靖这才放心的点点头,诉道:“如此条件也算不错,总比被蒙人当作畜生杀了要好得多。”

    其余人亦是颇为赞同的点点头,显然对之前逃难生活心有余悸。

    “既然列位都已经准备好了。那我等这边回去吧?”萧评且看众人似是对此地心有忌惮,便传达了自己的命令,随后便听到一阵齿轮运转的声响,两侧明轮拍打着河水,推动着整个战船逆水而动,朝着黄河上游游去。

    宋子介看着称奇,又听船舱之内并无人员喘息之声,便问道:“此船究竟采用何种方式,竟然能够逆水而动?”

    其实此时宋朝之中造船业甚是发达,所造船只不仅仅有长达三十多丈的神舟,更是能够制造出远渡汪洋,可载万石的庞大舰船,而那水密舱、船帆采用转角以及指南针的运用,皆是出现在这里。

    其中在两侧装有明轮,在内部采取人力推动的船只不在少数,但是那些战船却需大量人手,故此行使时候会有些缓慢,甚至还会因为力士体力消耗而难以稳定维持。

    但他且看这船只运行平稳,船舱之内也未听到人声,便感觉有些奇怪。

    “哦?没想到你竟然察觉到了此船变化?”萧评略有诧异扫了宋子介一眼,旋即摇摇头说道:“只可惜这乃是我军机密,可断然不能轻易泄漏。”

    宋子介却不肯罢休,鼻子微微一动,却是嗅到一股煤炭燃烧的味道,脑中恍然大悟,说道:“是煤炭!我知道了,定然是你们以煤炭为燃料,炙烤锅炉进而产生动力,从而将战船驱动起来!”

    他自小时候便喜爱读书,曾经自沈括所著写的《梦溪笔谈》之中见到有人以蒸汽为动力,驱策机械运转的记载,如今眼见这船只运行如此稳定,便立刻想起这段记载。

    只不过那《梦溪笔谈》之中的,终究只是一个小小的玩具。

    而眼下的这艘战船乃是长达十丈,可载一千石的庞大大物,两者之间的差距何止云泥之别?若要解决其中的技术问题,只怕赤凤军之内,亦是费了不少的功夫,方才将其搞定。

    “哦?没想到你这厮竟然仅凭些许蛛丝马迹,便知晓我军机密?”

    萧评神色诧异,颇为惊讶的看着宋子介,眼中已然透着一些欣喜来,诉道:“看来你也算是可用之才,不如就此加入我赤凤军如何?”

    “加入赤凤军?我尚在孝期,只怕短时间内难以加入贵军。”

    宋子介顿时愣住,他自知此刻的自己身负重则,而到时候若是曝光身份,只怕便是一场死战,心中略有哀伤便捏造了一个理由,搪塞了过去。

    郭靖、萧评不疑有他,也是一同露出哀伤,安慰了他。

    且看众人如此对待,宋子介更是感觉难堪,不知到时候自己是否应当按照计划行事。

    正当众人商谈时候,于桅杆之上一人高高挥动旗帜,更将那一面铜锣敲的震天响,让底下之人听了感觉分外难受,但是也将所有人全都吸引过来了。

    “怎么回事?”郭靖问道。

    萧评立刻便紧张起来,诉道:“是蒙军,他们过来了。”

    果不其然,随着铜锣响声,远处黄河之上立时便有三艘一左一右一中,自远处疾驰而来,将他们这艘战舰整个包围起来,令其难以逃脱。

    “而且后面也有?”调转头,萧评又见三艘战舰自尾部一路跟来,不由得高声骂道:“看来这群家伙是早有准备了!”随后运起一身功力,高喝一声道:“所有人,进入战斗准备!”瞥见旁边那些惊慌失措的流民,他连忙挥动手臂,喝道:“你们还在这里等什么?还不快进入船舱之中避难?”

    郭靖亦是一起帮腔说道:“没错。大家全都按照他们说的去做,莫要到时候出现了什么状况。”说着,便走到流民之前,配合着赤凤军将这些流民安抚下来。

    然而待到他一步踏出,却感觉身体蓦地腾空,旋即跌落黄河之中,侧目一看便见远处宋子介正一脸漠然的站在战舰之上,而那流民之中亦是有上百位流民一起暴走,手持钢刃杀向那些措手不及的赤凤军。

    “对不起了!这就是我的任务。”

    牙齿咬紧,早在嘴唇之上咬出道道血痕,而宋子介神色漠然看着那郭靖跌入黄河之中。

    一朵浪花轰然而起,立时便将郭靖整个吞没,再无生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