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九章义士郭靖
    “唉!”

    一声长叹,塔海略有哀怨,诉道:“还不是那些赤贼吗?”

    “赤贼?莫非在我潜修这段时间里,他们又有新的动作了?”宋子介问道。。

    塔海微微阖首,又道:“就在三日之前,对方曾暗中于深夜时分派遣死人,将我们用来运输粮食的槽船尽数劫走。没了这些粮食,若要展开军事行动,只怕是相当困难。”

    宋子介沉‘吟’一下,便道:“那些赤贼竟然如此厉害,居然能够冲破重重军阵,将槽船给劫走?”

    他作为‘蒙’古军中一员,自然知晓每当进军时候,便会提前准备好充足的粮食,确保军队能够正常运转。

    而若要展开针对潼关的军事行动,那就要提前将粮食运至河中府,这样就算是大军到来,也不会有粮食匮乏之虞。

    为了保证槽船安全,塔海不仅仅在船上安排了众多的士卒,亦是将整个黄河渡口的船只征收,组建了一只水军抵抗赤凤军袭扰,好确保漕运的正常运转。

    “说来惭愧!之前战斗,对方仅仅派出百余人,便冲破了我等战阵。我随时竭力组织军队对抗,无奈对方火力太猛,终究无法抵抗,这才令他们得手。”一脸愧疚,塔海面有戚戚,似是对先前战斗尤有忌惮。

    “哦?没想到这赤贼竟然如此厉害?”宋子介沉思片刻,又道:“若要能够做到这种程度,那军中要么有丹鼎境武者坐镇,要么就是有其他方式压制了士兵!而赤贼声势虽旺,但初立不久,军中应该尚无丹鼎境强者,莫非他们在此战之中使用了新式火器吗?”

    塔海阖首回道:“没错!就在这次战斗之中,对方使用了一样新式火器,乃是以神臂弩改造而成。初时以为不过寻常弩弓,谁料对方竟然在弩箭之中装入火‘药’。我一时不慎,险些就被此物给炸死了。”说着,便将头发撩开,‘露’出额头之上一块小小的伤疤。

    塔海乃是真元境武者,以其护体罡气抵抗铳枪自然无虞,便是那虎蹲炮也可以提前发现进而躲避,但以他的身手都险些被那火器伤到,可见此物杀伤‘性’之强。

    宋子贞仔细看了一看,亦是双眉蹙紧:“唉!这赤贼当真厉害,竟然‘弄’出这等凶残之物来。若教他们成长起来,只怕会对咱们造成莫大的威胁。这赤贼,当真留不得!”

    自这火器诞生之后,原先战场之上武者的重要‘性’便开始降低,三个月训练出的铳枪手便可以干掉十年才有可能入‘门’的武者,而一件弩弓更是足以威胁真元境武者,若教这火器继续发展下去,只怕就连丹鼎境乃至于地仙之人,也难以抵御其威力。

    可以说,火器的出现,已经开始改变整个世界了。

    “那按照你的想法,我等应该如何行动?”塔海问道。

    宋子贞想了想,便道:“之前那些赤凤军曾经出现,想要将那些难民救出。若是如此,那我等便可以在这难民之中安‘插’‘奸’细,然后在对方归途之中布下埋伏。到时候内外齐动,定然能够打的对方措手不及,届时纵然无法攻下潼关,但若是能够得到对方新式火器的样子,那这一次也不亏。”

    “好!我这就去安排。”塔海一脸兴奋,连忙下去开始着手安排。

    而宋子贞亦是喊住对方,诉道:“而这一次的行动,我也会参与,确保整个过程不会有任何差错。”等到塔海离去之后,他不免捏紧拳头,脸上浮现一丝痛苦来:“周臣啊周臣。没想到你竟然也采取这种手段?难道你忘了,你的志向乃是拯救黎民、匡扶天下吗?居然利用难民,你又算是什么东西?”,复有低头看了一下手中‘玉’瓶,突然感到有些厌恶,便作势准备将其丢掉,但一想其中之物的珍贵,却还是未曾舍得,有重新塞入怀中了。

    另一方面,既然拟定计划,塔海便召来五百余人,将其分成两队人马,准备执行任务。

    一队约有一百余人,由宋子贞带队,其目的乃是为了装成难民,‘混’入那些逃难的难民之中,另一队则有三百余人,由塔海带队,埋伏在赤凤军经常巡逻的路线之上,负责之后的偷袭。

    到时候只需要见到有火光,他便会率领麾下人马一拥而上,以诸多火炮还有弓弩袭击赤凤军。

    如此里应外合,足以让赤凤军首尾难顾,陷入死地之中。

    而现在,只需要等待有难民迁移过来,他们便可以执行整个计划了。

    又等了三日,塔海且闻上游之处有一支流民朝着这边赶来,数量约莫有上千人,心中一喜便知晓时机来临,而宋子介也依照计划伪装成难民‘混’入队伍之中。毕竟九真一假方能欺人,也唯有如此才能够令赤凤军投鼠忌器,进而方便他们在这之中搞事情。

    黄河滔滔,一行人也找来竹筏、小舟,准备着横渡黄河,前往潼关。

    眼见这涛涛‘浪’‘潮’,宋子介心中一沉,忽的浮现当初时候那些难民葬生黄河的场景,不禁‘露’出几分哀伤来。

    “怎么了?难道是想念家人了吗?”

    一位大汉一屁股坐下来,对着宋子介问道。

    他唤作郭靖,因为家中有些资财,便修行有一段时间武学,故此成为了这支流民小队的领队。当然,也亏的他百般护持,才让这支小队未曾因路上流匪而溃散,顺利来到了这黄河之边。

    宋子介轻轻颌首,回道:“是的!只是不知道他们是否还好?”

    “还活着?”郭靖立时‘露’出一丝羡慕,旋即苦笑一声:“活着就好!活着就好!毕竟还有相见的一天?至于我?”想到自己此刻情况,他神‘色’顿时黯然下来:“总比我们家破人亡要好得多。”

    “家破人亡?”宋子介顿感心中没来由的一痛,感到有些悲伤!

    郭靖轻轻点了点头,诉道:“要不然你觉得我们为何要舍弃故乡,千里迢迢来到这里?”目光怔怔瞧着那翻卷‘浪’涛,继续说道:“家没了,人没了,但是人总得活着啊!只有活下去,才能够抓住希望,你说是不?”

    “但是你为何来到这里?毕竟以你的实力,若是投入军中,应该也能够有个前途不是?”宋子介立时愣住,脱口而出问出这句话。

    他当初见到战火燎原时候,也是存着同样的心思加入到史天泽麾下,成为他手底下的一员。

    郭靖摇摇头,回道:“不行啊。加入军队之中,就身不由己了,就得遵照那些人的命令去杀人啊!不然的话,谁愿意理你?但是被杀的人呢?他们和我一样,全都是家破人亡,若不是为了‘混’一口饭吃,谁愿意加入军队?杀这样的人,有意思吗?”宋子介当机想要说有人并非如此,但郭靖之后的话,却让他彻底的沉默了下来。

    “甭说什么为了天下黎民,你说那些将军们杀来杀去的,不都是汉人吗?”

    “可是。这也是为了护佑苍生,保护天下黎民啊!”

    宋子介试图解释一下,但是郭靖却连连摇头,一脸不屑:“什么苍生?什么黎民?谁不知道,若非‘蒙’古人南下了,我等如何会家破人亡,过着这朝不保夕的生活?至于那些将军?”自鼻息之中喷出一丝怒气,又道:“他们不敢去怼‘蒙’古,只在彼此之间打来打去,还不是为了头上的顶戴‘花’翎?杀得‘蒙’古人没有,汉人倒是死了一大半,等天下恢复安宁之后,只怕汉人也死绝了。至于咱们会怎么做,谁在乎?”

    宋子介哑口无言,对于这一点他实在是无话可说。

    加入‘蒙’古的各地军阀彼此‘交’战,也的确是杀死了太多的平民,以至于就连很多百姓也是厌恶这群‘混’账玩意来。

    “天‘性’可怜,终于出了一个赤凤军。别的不说,光是冲她敢于反抗‘蒙’古,我便要为她添一份力量。”

    郭靖说着说着,却又对赤凤军心生向往了,经过之前数年长征功夫,赤凤军的威名早已经传播开来,自然让许多有志反抗‘蒙’古爆炸的有识之士视为‘精’神领袖,‘欲’要效仿萧凤振臂一挥,将‘蒙’古彻底赶出中原。

    宋子介沉默下来,心中暗暗想着:“原来不知不觉,这赤凤军居然成长到这种地步?”

    就连远在千里之遥的人都立志前来此地,由此可见赤凤军的影响力,到底发展到什么地步了。

    两人正对话中,小舟也划到了蒲津渡口,此地距离河中府只有数里之遥,更远处便是水军,可以说是最危险的地方。先前许多流民,便是在这里被‘蒙’军给‘射’杀了。

    郭靖亦是听闻过这里的传说,不免握紧了手上的船桨,一脸警惕的瞧着河岸,以免这附近有‘蒙’军存在。

    他的背后乃是上千条‘性’命,自然不能有失!

    而宋子介瞧着眼前壮汉,却是有些忐忑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应该下手。

    对方乃是投奔赤凤军的,按照理由自然有杀得理由,但他却仅凭一人护住上千条人命,如此义士若是死在自己手上,那当初誓言又算是什么?

    仅仅是一坨狗屎吗?

    目中挣扎不已,宋子介此刻竟然也不知晓,自己究竟应该如何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