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七章屠杀
    经过八思巴的提点,阔端便似开悟一样,明白究竟应当如何对付赤凤军以及南宋朝廷。

    于是他便命令张柔、史天泽两人分别驻守归德府以及河南府,将孟珙、赵葵两人给牵制住,以防这两人趁着这个时候北伐。二者,则是由自己率领大军自庆阳府南下进逼京兆府,令赤凤军难以动弹;再者令八思巴入藏集结藏民,由西藏高原入侵成都,进而能够钳制余玠等人,令其无法分身。

    其后,更是暗中抽调人选,准备开始进行其封锁赤凤军,暗杀孟珙、赵葵、余玠这等强者的行动。

    此等事情非是短时间奏效,却是需要相当时间准备,其中复杂性倒也难以全数描述,待到所有兵力完成调遣,已是六月流火之时。

    而史天泽自驻守归德府之后,便约束手下兵马,除却每日操练外,便没有多少动作,便是屡有赤凤军前来挑衅,他也是紧闭城门绝不出阵,只是派遣麾下之人四处游动,不知有着什么打算。

    这不,在今日时候,宋子介便领着一行骑兵,准备拜访河中府。

    这河中府,本名蒲州,只因为位于黄河中游,遂称之为河中府,因为靠近黄河所以向来都是漕运周转之地,而那著名的潼关便在河中府以南六十里之外,只需不到半天时间便能抵达,乃是对抗赤凤军的最前线。

    今日宋子介前往此地,便是想要了解赤凤军状况。

    但等到骑兵走到半途时候,他却见远处马蹄阵阵、人影憧憧,其中更是掺杂火炮声响,分明乃是有人鏖战。

    宋子介立时运足功力大喝一声:“贼子敢而?”手中马鞭应声一晃,立刻便让身下战马四蹄攒动,朝着远处战斗地方奔去。远处之人也似是察觉,立即便错开身影,朝着远处逃窜。

    他正欲追逐时候,却见于众位士兵之中,却是众星拱月一般,将一个将军护在中央。

    见到宋子贞前来,那将军这才送了一口气,高声笑道:“幸亏有尔等义士襄助,否则我等只怕便要葬身此地了。”

    “那些人是赤凤军吗?”宋子介这才张口问道。

    “没错。而且除了他们以外,还有谁敢袭击我等蒙军呢?”这人点点头,对着宋子介盈盈一拜之后,方才诉道:“在下塔海,见过使者。只是未曾及时接到众位,还请原谅我的无能。”说着,已然是双膝一弯,就要就此蹲下。

    宋子介一见,赶忙走上前来,将塔海整个抬起来,诉道:“将军大义,再次守护河中府,确保赤凤军不至于威胁到我朝安宁,如此功勋晚辈岂能受你一拜?还是块块起身,莫要折了在下的寿辰。”又见旁边树杆之上的灼热痕迹,便问道:“只是那些人应该是赤凤军吧,否则他们如何能够和尔等一战?”

    “是的!自我驻防此地之后,这些恼人的骑兵便屡屡越过黄河,在我统辖境内制造混乱。不得已之下,我只好亲自率领骑兵,布下陷阱意图将对方全数歼灭。孰料这计划却不知为何被敌人发现,以至于我陷入了这陷阱之内,若非有你突然现身,只怕我也早就成为了这地上的一具尸体。”塔海一脸唏嘘,显然对之前战斗心有余悸。

    彼时赤凤军为求巩固内部根据地,在占据潼关之后也停止了军事动作,将精力全部放在内部建设方面,除了在潼关之处安排了一支军队作为戒备外,便没有了大的军事动作。

    但是为防蒙古偷袭,却经常派出麾下精锐骑兵,深入到河中府附近侦查敌情。

    宋子介听闻之后,这才有所了悟:“原来是这样。”

    “没错。若以骑术而论,那些骑兵远逊于我等,但无奈他们手上铳枪威力甚是厉害,却非我等所能对抗。否则我麾下如何会损失这么多的人员?”一脸苦涩,塔海看了看那些躺在地上的尸体,眼中全都怒火。

    这些骁勇的战事,自小时候便在马背上长大,对于拉弓射箭亦是不在话下,但转眼间弓箭已然被火器取代,却是让他们难以发挥往日时候的实力,只能再次变成一具具尸体。

    想到那些死难的同胞,塔海便感到怒火中烧,想要将整个潼关彻底摧毁。

    但经过先前张柔进攻,潼关之处早已经有一支人数多达一万多人的兵马驻扎,其麾下更有上千门火炮,后又经过赤凤军以红砖加固,端的是城坚炮利,绝非他能够将其攻下的。

    宋子介听罢之后,亦是稍稍抬头看了看遥远南方,而那连绵山脉似是一道雄伟的城墙横于眼前,更令人生出畏惧之心。而作为唯一能够踏入汉中的军事要塞,潼关亦是如同那塞子一样,将其整个塞住,令任何外界的攻击全都失效,分毫动不了里面的一兵一卒。

    他看着这一幕,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来,诉道:“但既然我来到这里了,那就断然不会让对方继续嚣张下去。”

    “希望如此吧。”塔海眉梢皱紧,似是有些懊恼。

    两人既然提前相遇,便一同携手防止赤凤军后续动作,等到回到河中府时候,已然是傍晚时分。塔海眼见宋子介等人饥肠辘辘,早就安置城中厨师整治出一桌酒菜,让众人好好的饱餐一顿,只是宋子介却心有挂碍,浅浅的尝了几口便托辞离席,回到屋中点上几根蜡烛,来到了河中府的档案室之中,仔细查阅了塔海所搜集的关于赤凤军的信息。

    待到深夜时分,天上星辰稀疏,只余一轮明月高悬。

    宋子介这才发现此刻已然深夜,便打算就此睡去,孰料他却瞥见远处忽有赤芒显露。

    凝神望去之后,宋子介心中一惊,暗想:“是火炮?难道说赤凤军又来袭击了吗?”想到白天时候塔海狼狈样子,他不敢迟疑,立时便将旁边衣架上衣衫取下穿上,运起轻功朝着远处掠去。

    约莫走了数里路程,等到听到那“轰隆轰隆”的火炮声时候,宋子介便听到阵阵潮水之声传来。

    “是黄河?难不成战斗是发生在黄河之上?”

    凝聚元功,宋子介双目如炬,自那宽阔黄河之上扫过,且见赤芒再现立时便注意到在黄河之上,漂浮着一艘又一艘小船,这小船甚是简陋,大部分都是只有丈许长的小舟,更有的只是将竹子绑在一起的竹筏,而在小舟、竹筏之上却是载着十数人,人员太多几乎将船上空间全都占据了。

    而他们正奋力划着船桨,试图从这里逃离!

    “轰!”

    又是一声炮声,一艘竹筏瞬间崩溃,上面载着的人全都跌落江水之中,一浮一沉很快的便消失不见。

    “这?究竟是谁在做这种事情?”

    宋子介一脸错愕,顺着炮声便注意到远处正驶来一艘战船,战船约有十丈之长,上面装着数十门火炮,而火炮也被挪动瞄准黄河之上的小船,每一下都令那些小舟、竹筏崩溃,上面的人也因此而跌落河中,再无生机可言。

    “是蒙军?”

    目光微凝,宋子介立时注意到战船之上的旗帜乃是熟悉的蒙军旗帜,声音骤然拔高:“究竟何人,敢在此假冒我军,做这狼心狗肺之举?”话甫落,身形如电一般射入黄河之上,只见脚下轻点,溅起道道涟漪,朝着远处战船掠去。

    战船之上,那些士兵眼见有人竟然凭虚御空,脸色骇然之下连忙取出手炮、弓弩,但是等到众人反应过来扣动扳机,宋子介已然出现在战船之上,素手一挥便将眼前子弹、弩箭尽数挡下,旋即落在战船之上。

    但是等他聚目看向眼前之人,身形又是愣住,张口问道:“塔海?你在做什么?”

    “宋子介?”塔海亦是一愣,旋即送了一口气,回道:“我还以为你乃是负责把守潼关的王著呢。”复有恢复笑容,挥手让旁边士兵收起兵械,然后朝着宋子介走去,诉道:“不过今日你既然再次,那便助我将这些人灭掉这些人吧。”虎目一扫黄河之上的众人,口中之话却是透着猩红之色。

    宋子介却是脸色异常严肃,低声问道:“他们?是赤凤军吗?”

    “嗯!不是!”塔海神色一愣,旋即摇了摇头,回道。

    宋子介神色更是冷肃,又是问道:“既然不是赤凤军,那你为何在这里杀他们?”

    “他们乃是逃难之人,因为受到赤贼蛊惑,所以准备逃到关中。我若是让这些人走入潼关,那赤贼的实力便会增加一分,到时候我等若要歼灭赤凤军,就要付出更多的代价。我奉察罕之命,自然不可能允许这些逃难之人踏入关中,成为赤贼的一员。”塔海眉间紧蹙,开始解释了起来。

    只是他越是解释,宋子介的脸色便越来越难堪,从之前的鲜红,到之后的无色,等到听完之后脸上早就失去了血色,变成了惨白。

    “这,怎么可能?那将军派我来,又是为什么?”

    细想史天泽之前命令,宋子介已然带着几分质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此行是否应该。

    “今日派你前往河中府,其目的便是为了制造混乱,将潼关彻底控制在我们手中。唯有如此,我等才能够彻底封锁赤贼,令其难以获得外界资源。”

    一词一句,当初他还是兴高采烈,以为乃是自己立功时候到了,但且看如今塔海所行,只怕这其中藏着的东西更多,而且多的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