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五章军校
    “我也曾到过赤凤军。他们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吕文德一脸诧异。

    贾似道冷笑一声,脸上带着愠怒,接着道:“你以为我所说的乃是假的吗?”复有恍然大悟,又道:“对了,你曾经和赤凤军接触过,莫非你认为我是在诋毁赤凤军吗?”

    “不敢不敢!”

    连连推辞,吕文德生怕惹怒贾似道,解释道:“我本以为那女子能得赤凤军众人拥戴,应当是宅心仁厚之辈,没想到居然是这样子的?”

    贾似道更是恼怒,又是呵斥起来:“说到底你还是不信我。既然如此,那我又何必和你多做置喙?”袖袍一甩,当即就要从此地离开。

    吕文德心中一动,赶紧快步赶上,将贾似道一把拉着,解释了起来:“你啊,还是太激动了。我之前虽是和赤凤军接触过,但是那时那女子尚在重伤修养之中,我也未曾见过,如何知晓她的秉性如何?”见到贾似道神色有些软化,便再接再厉继续劝道:“而且你也不是不清楚,如今赤凤军如日中天,不仅仅祖龙灭于此人之手,就连蒙古强军亦是退避三舍,其声势之隆可谓是威震天下。就连我朝之中认同萧凤此女者不在少数,甚至还有学子弃官而走,投入赤凤军麾下。若非如此,为何郑老会决定引纳赤凤军,将其归入国朝之内?你这话若是叫别人听了,可不好!”

    “哦?若是按你所说,那我是不能说她的坏话了?”贾似道冷冷回道,脸上愠怒更盛。

    他亦是知晓此刻赤凤军名头之盛,而对于其统领萧凤这个女子,朝廷之中虽然也有贬低者,但大多数却也能够摒除男女之别,将其视为可与孟珙、赵鼎并列的强者。

    强者胜,弱者败!

    赤凤军能够屡次挫败蒙古围剿,自然要比那些望风披靡的无能将领好得多。

    吕文德摇摇头,又道:“非是如此。只是你也知晓为了歼灭祖龙,乔行简陨落,史嵩之更因伤重而退隐,承天殿亦是受到重创,短时间内难以修复。若非蒙古同样内部生乱,我等只怕危险矣。但正所谓迟则生变,若是蒙古理清内部,趁此良机南下。以如今国朝状况,如何能够和蒙古对抗?正是因此,郑老方才援引赤凤军力量,以求能够巩固边疆,确保国朝安危。朝堂诸公看在眼里,岂有不支持的道理?”

    贾似道听着厌烦,直接打断:“说来说去,还不是指摘我不是?”

    “唉!师宪兄啊,我这还不是为你好?”吕文德长叹一声,指了指那繁华大街,一脸痛惜的样子劝道:“你也不看看,现在朝中之臣,就连赵葵、孟珙两人都支持和赤凤军联盟一事,你若是在这时抵触,纵然你姐姐乃是官家爱妃,少不得也得到琼州走一遭。难道你真的想要从这花花世界之中离去吗?”

    “这——他们真的会吗?”贾似道通体一颤,不免感到害怕。

    此地琼州并非现在的旅游胜地,而在此刻乃是瘴气横行、穷乡僻壤的代名词,若是有朝官被发配至此,就等于是死刑的判词了。

    贾似道知晓琼州可怕,自然不愿前往。

    吕文德重重地点着头,回道:“自然是会的。”

    “好吧!那我就暂时忍住这口气,不过那赤凤军罪恶面目,终有一日我必然要将其撕下来,叫众人见识见识那女子究竟是什么德行。”贾似道咬牙切齿,甚至庄重的发着誓。

    …………

    不提临安城一事,长安城之中,萧凤所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根本就抽不出时间来。

    且见她带着一行参谋来到一处校舍,望着那一排排红砖绿瓦的房子,便感觉心中甚是开心,诉道:“所有的设备全都准备好了吗?”

    “禀告主公,所有的包括马场、校场、靶场还有各类学员宿舍、武备库、图书馆、资料室等等校舍皆以修缮完毕,现在就可以投入使用。”成风中气十足,高声回道。

    “如此甚好!”

    萧凤笑意浓浓,满是兴奋的看着这里。

    且看此地,在距离这里三里之外便是著名的秦岭,巍峨华山直入云霄,绵延群山层峦叠嶂,布满了茂密的森林,正适合作为山地训练场所。

    于北方则是气势磅礴的渭河,河道甚是宽阔,上面还可以看到用来运输粮食的槽船,正适合用来培训水兵。

    至于那广阔的平原,亦可作为骑兵的训练场所。

    这里乃是华阴,距离长安约有两百四十里,地处关中平原东部,秦晋豫三省结合地带,东起潼关,西邻华州区,南依秦岭,北临渭水,自古有“三秦要道、八省通衢”之称,是中原通往西北的必经之地。

    萧凤之所以选择这个地方设立军校,也是为了能够以此为踏板进军中原,甚至还特意在距离此地不远的潼关设下一只军队,好确保整个根据地的安危。

    “主公嘱托的,属下定然竭尽全力。只是主公,关于这所学校的学生,不知该如何处理?”自从此事被安排下来,成风便一直在这里忙碌,为的就是确保整个军校的顺利建成。

    正所谓筑巢引凤,学校虽是建好,但却苦于没有多少学员,所以一直都没有正式宣布建立起来。

    萧凤微微皱眉,旋即诉道:“初期学员我会聪各地军队之中抽调出来,第一期三百余人,先试试效果。而对于初期学员,你等务必确保精心教导,令他们知晓各种战法,以及诸多兵械、火炮的运用法门,你知道了吗?”

    目前正是用兵时候,大部分军官实在难以抽调,故此只能暂时从中遴选部分人选,以观后效。

    “属下明白!”

    成风身体绷直,朗声回道。

    萧凤微微阖首,嘴角噙着一丝笑意,又道:“而若是初期学员成功,以后我也会每年从军中抽调人员进入此地进修,直到每一位军官都要经过训练。而在未来,这所军校将是所有赤凤军军官的摇篮。无论任何人,只要想要担任赤凤军的军官,都必须进入该校三年培训。唯有经过三年培训之后,方能授予重任。尔等知道了吗?”

    听到这话,此地的众多教习莫不是心情澎拜、目中亦是颇为自豪。

    毕竟听萧凤此话,日后这军校只怕会成为赤凤军重要一环,而且还是至关重要的存在。

    一想到日后全军皆是自同一个学校出生,他们便感觉无上光荣,皆是高声吼道:“启禀主公,我等定然不辱使命,务必确保军校顺利建成。”

    却在这时,远处忽有一道烽烟升起。

    萧凤仔细一看不免皱眉,成风等人亦是察觉,连忙来到身侧,问道:“主公,看样子出事的地方应该是潼关了。而在这个时候出兵攻打我们,只怕对方也是存心试探。既然如此,那我等是否应该——”

    “不必了。”

    尚未问出,萧凤便出言阻止,目中似是早有预知,口中诉道:“若是我所猜没错,此番前来攻击的,应当是张柔了。本以为自贵由上台之后,此人和那史天泽应当会被处死,没想到这两人却也命硬,居然侥幸保存了性命。想必这其中也付出了不少的代价,所以才想要从我这里有所收获吗?”

    心念所思之下,她已然是身化遁光,朝着远处潼关之地掠去。

    果不其然,等到萧凤来到时候,便见在潼关之前,一具巍峨巨人正奋起巨力,朝着那雄威城墙砸去,城墙虽是坚硬,但是终究难以抵御巨力摧毁,早就被砸的破破烂烂,只剩下一片残垣断壁。

    而在这金刚威能之下,赤凤军士兵可谓是死伤枕籍、难以计数,便是有侥幸未死的也满嘴呻吟,。

    萧凤目中怒焰喷出,立时便捏出一道赤芒,刹那间化作一只火凤,“砰”的一声将这金刚阻住,随后出现在张柔身前,厉声喝道:“好个大德金刚?莫非你以为我不在这里,便可以肆意妄为吗?”

    “呵呵!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小丫头,莫非你以为单凭你一人便能够抵御我的力量吗?”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张柔且见萧凤现身,立刻便想起先前被百般愚弄的场景,怒意直冲脑中,立时便一声暴喝,强摧一身真元,一挥手便朝着萧凤拍来。

    这一下遮天蔽日、撼动八方,当真是无人能敌。

    却见萧凤不闪不避,一声沉喝,周遭赤焰猛涨,犹如龙卷一般,旋即便将整个巨人纳入其中,焰气缭绕,烧得张柔连连叫唤,就连其身躯上面的尘土也开始剥落下来,令整个身躯越来越小,从之前十丈巨人变成眼前的城墙大小一样的巨人,也不过是一刻钟的事情罢了。

    张柔眼见无法抵御烈焰,当机沉声一喝,万千尘土瞬间爆裂,朝着四周攒射而出吗,旋即化作金光朝着远处遁去。

    萧凤不禁皱眉,又见周围尚有无数士兵,脚步顿时止住,万千赤芒顺着手掌朝着四周射去,立时便将那无数尘土尽数挡住,未曾伤到任何一人,只是瞧着那遁去身影,便不免感觉懊恼:“好个家伙,竟然就这样逃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