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章清官?庸官?贪官?
    烟柳三月、春雨绵绵。

    每当提及临安时候,都不免让人想起烟雨朦胧、诗画江南的画面,但对于李庭芝而言,却觉眼前太过虚无,似乎轻轻一碰,便会如同那纤薄纸张一样,瞬间破裂。

    “对方并未接受吗?”

    正对面,郑清之听完李庭芝所述,不免怔住以至于就连手中茶杯都忘却放下。

    自当初承天殿之后,乔行简因遭到祖龙怨气袭身,导致整个身躯受到重创,不日便因病去世,而史嵩之则因为护驾不力,则被赵昀借此机会训斥一顿,直接贬出了临安。

    这两位朝中重臣离去之后,郑清之理所应当的顺利上位,成为了现在的宋朝宰相。

    “是的!”李庭芝微微颌首,带着一些惭愧。

    郑清之放下茶杯,问道:“为什么?”

    “根据那萧凤所述,应当是对条件不满,所以就拒绝了我等的封赐。”李庭芝皱了皱眉,稍微思考了一下,却不知道究竟应不应该诉说。

    “哦?你是说对方要求封王吗?”

    郑清之不由笑了,诉道:“要知道那李璮可是曾经可怜巴巴的派人过来,就是求着我们出兵帮他,没想到这女子竟然一口拒绝了?这赤凤军,果然有些明堂!”说完后,又将茶杯端起来,抿了一口。

    李庭芝有些难堪,低着头满是歉意的回道:“是属下无能,未曾劝说好对方。”

    “无妨。”郑清之轻轻摇头,又道:“那赤凤军统领虽是女子,但既然敢在蒙古境内造反,更是将一整个军队从史天泽、张柔等人围剿之下带出来,其心智还有智慧,绝非常人所能度测。”低声一叹,又道:“依我看,这不过是对方敲诈之法,其目的终究还是要和我们宋朝联合的。”

    “既然要联合,但那女子却为何推拒?甚至不惜鼓动属下,将我等从城中赶出来?”每当想起当时场景,李庭芝便感觉疑惑重重,弄不清楚对方究竟是打算做什么。

    郑清之哈哈一笑,解释道:“很简单。她只是在表达不满罢了。”

    “不满?”李庭芝又问。

    “没错。只依靠区区几个官员,便意图将这赤凤军收入麾下,任谁都会感到恼火。她若是轻易接受了,那么充其量也就一个李璮罢了,根本就不足为惧。但若是不接受,那便代表着此女野心勃勃,若是这样或许可以作为我朝西南屏障,亦可以作为抵御蒙古的最佳工具。”郑清之缓声解释道。

    李璮之败,在于根基不稳、能力不足,故此为蒙古所杀。

    但赤凤军却不一样,在萧凤的领导下,不说其军纪严明,所到之处更是四处剿灭匪患,其名声早就广播于世,寻常愚民亦是有所耳闻。

    否则赤凤军如何能够在短短数年之内,便在关中一代站稳脚跟?

    唯有赤凤军根基深厚,才能够代替宋朝,抵御蒙古大军,这一点郑清之相当清楚。

    李庭芝这才恍然大悟,诉道:“这么说来,先前先生令我前去,只是为了一探赤凤军底细?”

    “没错。那赤凤军目前已然占据汉中地区,其麾下之民足有两百万有余,其统辖之地亦是已有万里之遥。如此地势,纵然是开拓无力,但若是保住自己,却是绰绰有余。正是因此,若是能够得到赤凤军之力,则我朝西南之地,安心矣。”郑清之朗声诉道。

    李庭芝虽是明白,但却感觉有些懊恼,但宋军之中可战之军实在太少,根本无力抵抗蒙古大军,便问:“但是我观赤凤军统领萧凤,此女非是寻常之人可媲美,心坚而性沉,更有一揽天下之志,若是坐视此人长大,只怕日后便会威胁到我等。”

    “你啊,还是想得太多。”

    郑清之却是不以为意,继续诉道:“那汉中之地虽四面皆是天险,有‘天府之国’之称,当初秦朝也是借此立国,并且因商鞅变法遂是由弱变强,其后方有一吞六国之根基。但这汉中历经千年有余,其地早已是肥沃不似往常,以至于粮食减少甚多,其后历经数十年动乱之后,其地人民亦是早已经流离各地,根本难以全数召回,诸多水利工事以及楼阁宫殿皆是付之一炬,不负所存,可谓是元气大伤。”

    说到此节,郑清之又是笑了起来:“依我看,那赤凤军便是在汉中经营上二十年,也断然难以对我朝形成威胁。毕竟我朝拥十六路之地,麾下人口多达数以千万计,每年所产米粟多达上千万石。而那女子纵有逆天之能,其麾下军队最多不过十万之众,米粟只有百余多,仅仅相当于我朝十分之一。如此差距,岂止天地之别?既然如此,那赤凤军又如何才能够行逆行之举,威胁到我朝根本。你还是太过敏感,无需为此担心。”

    “这倒也是。”

    李庭芝却觉得未必如此,只是见郑清之信心十足,便没有在继续纠缠,而是问道:“若是这样,那我等又该如何处理赤凤军?让他们在边疆继续成长,还是发兵攻打?”

    “暂时看情况。若是对方当真在汉中坐稳,那便是给对方一个封王又如何?若是对方在蒙军之下节节败退,到时候无需我等动手,他们自然会亲自登门的。”郑清之却是皱起眉梢,又道:“目前最关键的还是蒙古。”

    “蒙古?莫非最近他们又有什么动静了?”李庭芝浑身一震,只感觉全身似乎都被电了一样,整个身子都支起来了。

    相较于赤凤军来说,这蒙古才是劲敌,且不说那数量多达数十万人的骑兵,仅仅是其疆域便远远超过历史上任何一个国家,而且更是覆灭金朝、控制中原的罪魁祸首,亦是宋朝竭尽全力,也难以对抗的强横存在。

    也唯有这等庞然大物,才是宋朝需要谨慎对待的。

    郑清之颌首回道:“没错。自三年之前窝阔台因祖龙而陨落,其后经过半年争斗,汗位由贵由继承。这一点你应当知晓!”

    “这一点,我曾经听孟将军提过。但是贵由身子病弱,根本难以处理朝政。他的弟弟阔端则因为需要驻守宁夏一代,对付赤凤军以及我等,难以抽身,所以目前朝政皆被贵由之母乃马真掌控。”关于此事,李庭芝素来关心无比,早就将自北方谍报人员口中得到的消息说出。

    郑清之更是赞许无比,又道:“但是你应当知晓。这乃马真虽是窝阔台妻子,但终究不过是一介女子。自古以来,妇寺干政皆是大忌,纵然一时间可以压住,但是难以长久。若是依照我推断,只怕蒙古现在内部应该已经开始紊乱。否则对方应该早就提兵南下,而非是暂缓兵事。”

    事实上自当年窝阔台死后,蒙古境内便诡异的安静了下来,不仅仅正在和宋朝交战的军队迅速撤退,就连那些刚刚攻下的城市也毫不犹豫的扔下来,由着对方将其占据。

    也正是在这一段时间,赤凤军方才高速发展,并且占据整个汉中地带。

    而作为蒙古帝国的对手,宋朝诸位丞相也明显的感觉到了相应的变化。

    “那按照郑公的意思是?”李庭芝目中有些异色,显然是猜到了一些事情。

    郑清之缓缓回道:“你应当知晓。如今蒙古正忙于内乱之中,应该是无心应敌。正是因此,此刻便是我等立功时候,若是能够在这个时候重新夺回江淮一代,甚至将整个中原也纳入其中,便是一兴昔日汉家风采也是有可能的。所以在这个时候,军中之事,还是多劳你费心费力。”

    “相公所言,属下定然铭记于心。”李庭芝俯身一拜,旋即便起身离开,准备处理郑清之吩咐的事情。

    等到李庭芝离去之后,又一人走入其中,却是那贾似道。

    那贾似道一瞥李庭芝的背影,眉梢立时皱起,透着几分不悦,又见郑清之正襟危坐坐在座椅之上,不免有些害怕,遂是在对方吩咐之下,方才敢于坐下来。

    “唉!”

    又是一声长叹,郑清之连连摇头,旋即问道:“我吩咐你的事情,你办好了吗?”

    贾似道浑身一怔,不免低下头,嗫嚅道:“没有!”

    “你啊你,若非我与你那父亲贾涉曾有一段情分,甚至有圣上嘱咐我对你多加照顾,你以为你能有今日这般待遇吗?而这一次,我之所以派你,纵然无法达成盟约,但若是能够结好,也可以为一大助力。你倒好,一到赤凤军之地,便开始耀武扬威,真以为那长安城,乃是咱们的临安了吗?”郑清之有些不满的训斥道。

    他自然知晓贾似道才德不足、品行有亏,但他曾和贾涉同朝为官,而且贾似道的姐姐亦是赵昀宠爱的贾贵妃,贾贵妃每日都在赵昀耳边提及自己的父亲和这位仅存的幼子,便让贾似道就此踏入仕途,成为宋朝偌大官僚之中的一员。

    而郑清之为求能够巩固自身实力,便将贾似道提了上来,甚至为他安排了和赤凤军联盟一事。

    只可惜贾似道性狂且傲,终究还是未曾办成此事。

    自知这一点,贾似道神色悻悻,眉宇之间有些愠色,便梗着脖子抬头诉道:“那赤凤军不过是一群氓民罢了。只是侥幸占据了长安城之后,就开始作威作福自以为是,甚至就连儒家经典、汉家风俗亦是摒弃一边、毫不理会,我便训斥了又如何?”

    “糊涂!”

    郑清之却一脸怒容,张口呵斥:“我是要你去结盟,何时要你宣扬汉化?你这厮不识国朝根本,还不给我滚出去,省的让我看着心烦。”

    他倒是想要训诫一番,奈何对方乃是当今圣上的小舅子,亦是忠良之后,自己若是做出那等行径,只怕便会被人耻笑甚至作为把柄,将自己从这丞相位子之上赶下来。

    郑清之好容易捡到这个便宜,又岂会丢弃?

    “我离开就是了,你骂什么?”

    贾似道也是嚣张惯了,立时便起身离开,根本就没有对郑清之赔礼道歉,一边走嘴中还一边骂骂咧咧的:“不过是一介耄耋老夫,凭什么训我?若是这样,不如叫姐姐对圣上说一下,另换一个地方如何?”

    说道这里,他眼中一亮,立时便叫了起来:“若是这样的话,那莫过于孟珙孟将军所在之处。要知道孟珙号称常胜将军,若是入他麾下,他念及我的身份,定然会将我保护周全,而我也可借此机会立下莫大功勋,届时进入朝堂之中,看你还有什么手段制我?”复有眼角狰狞,侧目看着那郑清之府邸,仿佛在这里面藏着什么恶毒的东西来。

    “而且那赤凤军也甚是可恶,到时候也要教训一下,让那个贱人知晓知晓我的手段。”

    复有想起当初在赤凤军所遭遇的事情,贾似道神色更是狰狞无比,目中狠毒之色毫不犹豫的释放出来,教人看着也感觉害怕。

    然而正当他走出府邸时候,却见远处迎面走来一人。

    贾似道定眼一看,立刻便叫了起来:“原来是景修?不知你今日来此,有什么事儿?”

    “原来是师宪兄啊!只是你准备去做什么?”吕文德有些诧异,眼神在那郑清之还有贾似道身上来回转动,脑中亦是开始思考两者关系。

    他对于城中百官研究过,自然知晓贾似道的身份。

    “唉!”贾似道顿时叹气,满怀怨气的说道:“还不是丞相不识人才,将我赶出来了呗?”

    吕文德有些好奇,询问道:“不识人才?此话怎说?”

    贾似道立刻便开始骂骂咧咧,张口怒斥了起来:“还不是关于赤凤军的事情?你也应当知晓,这赤凤军背德忘伦,不仅仅以女子为首,更是四处散播所谓的先秦典籍,进而坏我儒家经典。此等行径,当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而我不过是稍微指摘了一下,孰料那赤凤军首领却心怀怨毒,直接将我等赶出来了?最毒天下妇人心,今日我算是见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