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百四十五章祖龙死余恨难消,骊山复根基已成
    这一句,立时便如晴天霹雳,登时炸的阔端还有贵由两人一脸无措。

    “怎么可能?大汗居然死了?而且,就这么突然?”

    “唉!居然在这关键的时候死了?这让我们怎么办啊。”

    “也没留下什么遗言,看来这次是糟糕了。真的糟糕了。”

    旁边的众位贵族亦是议论纷纷,面带诧异之色,只是因为忌惮耶律楚材尚在现场,方才未曾诉说罢了,然而那些窃窃私语却已然传播开来,反叫更多人的心生疑虑,浑然不知究竟应该如何处理!

    贵由一步上前,步步追问道:“为什么会这样?”

    “唉!”

    耶律楚材轻轻摇首,诉道:“大汗身体本就有恙,如今强催长生天,对身体负荷本就过重,而那祖龙更是凶悍无比。时间一长,就——”说到悲伤时候,更绝口中哽咽,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父汗?就这样走了?”阔端顿感心中一处似是空缺,犹带不可置信,望着那九斿白纛。

    九斿白纛猎猎作响,并无丝毫回应!

    它只是和往常一样,依旧杵在那里,静静等着下一位的持有者!

    “若是这样,那谁才是下一任的大汗?”众人心中齐齐一动,全都抬头望向阔端和贵由两人。

    蒙哥因战败而被囚禁,忽必烈遭祖龙反噬而死,拔都、斡儿答两人尚在万里之外,就目前来说,能够名正言顺继承汗位的,也就只有阔端和贵由了。

    想到这里,仲威顿感害怕,正欲站出来询问时候,却被旁边速浑察挡住。

    压低声音,仲威面有嗔怒,低声喝道:“如今大汗已死,正是救出殿下的时候!你为什么阻挡我?”

    “我知晓你打算做什么?但是蒙哥已经出局!你我若要保住他,那就必须要静待良机。知道了吗?”速浑察眉梢一动,旋即沉声一喝。

    仲威无奈,只好退下,只是看着那蠢蠢欲动的人们,便有些不甘心。

    另一边,也有人各自议论纷纷,显然也想到了这些事情,当即便有人准备站出来,询问这件事啊。

    耶律楚材微微皱眉,忽感空气已然凝滞,眼前这一幕似曾相识,而那却是十年之前发生的事情,又见有人正要说话,自口中已然吐出一句话:“各位,现在最重要的是安葬大汗,其余的以后再说!”众人听了,脚步立时一顿,又见耶律楚材目光之中透着煞气,不觉感到害怕,便朝后退了一步,不敢质疑。

    见到众人退缩之火,耶律楚材方才感到庆幸,转眼又瞪了阔端、贵由一眼,诉道:“你两位身为大汗之子,当为其葬礼主事者。希望你们两人能够将其尸身妥善安葬。”

    “宰相所言甚是,我自当照办。”贵由一脸悲伤,脸颊之上尽是泪水,随后又是躬身一辑,诉道:“只是诸多事情我还未清楚,还请宰相不吝赐教。”

    阔端却是有些焦急,立时前进一步,问道:“丞相!父汗虽是回归长生天了,但远方战事如何?不知是否将祖龙歼灭了?”

    听到这话,众人皆是回神,一起看向耶律楚材,想要知晓远方战事。

    耶律楚材愁容更甚,旋即运起一身玄术,将那散去光粒汇聚一处,荧光放射之后,立时便将骊山之景照射而出。于骊山之内,祖龙已然倒地不起,满地黑血聚成一个小小的湖泊,庞大身躯行无力的倒在地上,一副行将朽坏的样子。

    见到祖龙这般模样,众人方才感到舒心!

    若是在付出大汗性命,祖龙依旧未曾诛灭,那这样的损失可不就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耶律楚材这才回道回道:“我朝大汗神威盖世,已然将祖龙彻底重创,按照它现在的模样,想必也难以苟活下去。”

    “如此甚好!至少父汗的牺牲,也不是毫无贡献。”阔端稍稍放心下来,然后撇过旁边那些神色各异的贵族,他感到一颗心又是坠下。

    祖龙一事虽是剿灭,但窝阔台之死,也注定要让整个蒙古再度陷入动荡不安的局面。

    为了争取汗位继承权,拖累一系、窝阔台一系乃至于术赤一系,只怕会引爆之前矛盾以至于再度点燃战火,到时候蒙古内部定然会陷入动荡之中。

    外部环境之中,宋朝亦是虎视眈眈想要北伐恢复故土,赤凤军更是占据陕西秦川一带以求自立。

    如此内忧外患之下,只怕需要重新调整过往战略,暂行撤退之宜!

    …………

    承天殿中!

    三人死死看着穹顶,而穹顶之上也将骊山之景完全显现出来。

    见到祖龙自空中跌落之后,三人方才定下心来,彼此对望了一眼,皆是感到庆幸:“还好有蒙古出手,方才将这祖龙歼灭。”不过长生天莫名消失之状,也让三人看到分明,均感身体一松。

    “没想到蒙古大汗居然死了?看来之后一阵子,蒙军应该会消停一段时间了。”露出几分兴奋,史嵩之轻抚腮下胡须,透着一股自傲。

    乔行简却有些颓废,看起来似乎有些萎靡不振。

    “如此甚好,至少我等也可以少动干戈。不管如何,打仗总是不好的。”赵昀亦是满脸欣慰,脸上浮现出些许笑意,显示他心情不错。

    如今时候最大对手,蒙古的最高统治者窝阔台身亡,这个消息足以让他高兴三天三夜。

    要知道在往常时候,窝阔台的存在还有那些如狼似虎的蒙古骑兵,可是让赵昀一直都夙夜难寐,一度令其失眠。

    若非还有着皇帝的矜持,他只怕早已经哈哈大笑了。

    乔行简见到两人有些高兴,复有看向那硕大的祖龙,感觉有些不妙,便道:“虽是如此,但祖龙尚未完全死亡,还需要小心一点。”隔着万里之遥,他们总觉得眼前祖龙有些虚假,终究未曾多加注意。

    …………

    骊山!

    站在地上,萧凤且见天空中,那祖龙庞大身躯轰然落下,登时吓了一跳连忙朝着远方窜去,以免被这巨龙砸死。

    “轰”!

    巨龙坠下时候,尘沙再起、风浪席卷周围一切,宛如昔日毁灭地球的陨石一样,再度撞在骊山之上。

    受到这撞击影响,骊山再度塌陷,化作一个足有数十里之长的盆地,成为这头巨龙再度沉眠的地方。

    而从那巨大的伤痕之中,正有无数的黑血从中流出来,这些黑血四处蔓延,将地上一道道裂痕填满,将尚有一抹绿色的山谷给淹没,将被摧毁的宫殿给吞没,将整个骊山彻底变成了一个方圆数里的湖泊。

    湖泊猩红,腥臭之气四处弥漫,更是熏的周围的树木全都失去绿色,而那些初露尚有绿意的野草也瞬间枯萎,不复所存。

    这,分明便是一个带着致命气息的毒湖!

    而在这毒湖之中,祖龙那修长的身躯已然被彻底浸没,只剩下龙首依旧高高昂着,四肢也死死抓着岩壁,不肯就似俯首,仅仅是为了维持它那最后的尊严,一对锐目还在死死的盯着苍穹,似是透着无边的怨气。

    此时此刻,祖龙的身体已经开始石化,从尾巴开始朝着身体蔓延,就连那锐利的龙爪,也失去了色泽,变成硕大的岩石。

    昊天神箭的威力,还有和长生天的厮杀,令祖龙的身体饱受摧折,而在失去了大量的血肉能量之后,更是难以维持现在的形体,所以其身体也会伴随着力量的消去,最终变成原本的模样来。

    石化还在继续进行,而等到祖龙整个躯壳变成岩石,或许便是它生命的尽头吧。

    “它,要死了吗?”

    不知何时,萧星从山洞之中走出,看着眼前一幕,不免感到有些不适!

    黑龙力量之中,本就充斥着大量的怨气,连带着导致其血肉之内,也充满各种毒素,而汇聚了其血肉的湖泊,自然也充满各种的毒素,进而影响到周围植物、动物乃至于人类的活动。

    而依着眼前状况,很明显以骊山为中心,方圆百里之内是不可能有生命存在了!

    萧凤微微阖首,回道:“没错!它虽是积累了庞大的力量,但是如果无法正确的使用这股力量的话,那么不仅仅无法击败敌人,而且也同样的会对人民造成极大的伤害。所以它死了,当然在一千多年以前,就应该逝去了。不合时宜的力量,终究难以久持!”

    “但是,祖龙为何会成为这样?”

    萧星有些疑惑,目光扫过那庞大的身躯,依旧带着畏惧,即使对方已经无法动弹了。

    “诅咒,贪欲以及对权位的崇拜。以传国玉玺为媒介,汲取历朝历代皇朝的力量塑造自身,然而这股力量也充斥着太多的贪婪、死亡以及毁灭。对至高皇位的争夺,还有对至强力量的追求,这推动着昔日的统治者为了夺取传国玉玺,而付出莫大的代价。但是这力量也浸泡了太多的血液,以至于早就已经彻底扭曲,变成一股足以影响任何人的邪恶之力。”

    细细感受着体内那些和眼前巨龙同出一源的能量,萧凤缓缓地诉说着,她的声音有些害怕,还充满着恐惧,似乎是在恐惧着自己某一天,也会变成眼前的巨龙。

    “由至强至恶力量为基础所构成的躯体,毫无疑问只是一具为了彰显力量、摧毁一切而诞生的存在。祖龙或许曾经想过一统宇内,海晏河清。只可惜它的思维早被扭曲,沦为眼前暴戾的巨龙罢了。而现在,这股力量也开始毁灭它自己了。”

    看着远处的祖龙,萧凤有些唏嘘不已,历史上众多踏足巅峰的皇帝难以善终,如祖龙这样强行操控远超自己所能控制的力量而失败的人也不少。

    随着石化面积越来越大,祖龙的身躯也开始逐渐崩溃,而且也已经开始朝着龙首蔓延,等到龙首也一样石化,那它也就真的会死!

    但是祖龙却还不甘心,不愿意就这样死去。

    “昂!”

    它蓦地发出一声龙啸,自龙首眉心之处,一方玉印再度现身,分明便是消失许久的传国玉玺。

    传国玉玺昊光再放,立时便将整个龙首罩住,凡昊光照射位置,也从石化之色恢复到原先血肉之躯,好借此延续生命。

    “唉!没想到你还有余力吗?只可惜你的时辰,已经到了。”

    萧凤神色冷漠,就这么淡淡的看着祖龙,只见她信手一挥,万千赤焰化作火凤,旋即便将那传国玉玺夺去,然后被一双柔荑轻轻握住,再也不曾放弃。

    不远处,祖龙见到这般情况,双目立刻通红,宛如烈阳一般,化作两道锐光朝着萧凤射来。

    这两道锐光何其厉害,光是被其一扫,四周围岩石立刻便被融化,化作那粘稠的岩浆,岩浆恣意横流,更显得其威力惊人。

    但萧凤却是手握传国玉玺,冷哼一声:“你以为我还和之前一样,只能任你宰割吗?”神念纳入传国玉玺之内,自其中两道圣力骤然射出,化作一股熊熊烈焰,登时便将萧凤、萧星两人裹入其中宛如蚕茧一样,便是外面有炽热光线,亦是难以突破这熊熊烈焰。

    “昂!”

    又是一声咆哮,祖龙且见两人挡住这一招,更是惊恐不已,立刻便奋起最后余力,将整个龙首抬起来,然后张开那硕大的嘴巴,以势可吞天的威势,朝着两人咬来。

    但它刚刚俯下龙首时候,石化速度已然蔓延到龙首下方,令其整个姿势彻底僵住。

    眼见距离自己的目标只有不到百丈之遥,巨龙又恨又怒,不禁仰天长啸,万千黑气自口中直冲云霄,从体内更有无数黑芒朝着四周飞射而出。

    黑芒锐利无匹,更是充斥腥臭邪氛,所到之处莫不是吞灭生灵,覆灭万物。

    然而烈焰却似中流砥柱,始终未曾削减,将位于其中的萧凤、萧星保护的异常安全。

    “噗”的一声,烈焰蓦地涨开,化作无数赤芒却是追着黑芒之后,“噗哧”一声便将这黑芒彻底烧尽,一个也不留。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看来我还是小巧你了。”

    自烈焰之中现身,萧凤轻轻一叹,看向远处巨龙。

    且看此刻的祖龙,它的身体已然被彻底石化,而且还维持着之前的姿势,但是其身躯终究太过庞大,当失去体内力量支撑之后,终究难以抵抗自然之力,上面不断发出石头断裂之声,之后伴随着“轰隆”巨响,这颗龙首最终断成无数碎石跌落血河之中,然后被其彻底淹没。

    至此,这吞噬了众多生命而成就的黑龙,终于在此刻走入了尽头!

    …………

    承天殿。

    乔行简见到赵昀、史嵩之两人一脸得色,早将周围忘却,正打算打开殿门从中离开时候,回眼一望立刻便见穹顶之上,一股邪氛乍然现身,朝着三人一并袭来。

    见此情况,乔行简当空一喝:“陛下,小心!”随后奋起余力,纵身一跃,正好挡在赵昀身上,将那邪氛硬生生受了下来。

    另一边,史嵩之未曾察觉,也被这邪氛轰中。

    两人齐齐呕血,皆是委顿在地。

    赵昀一见两位重臣皆是倒地不起,不免感到害怕,连忙将那大殿打开,朝着殿外之人吼道:“御医,速传御医!”

    其后,以孟珙、郑清之两人为首的众臣纷纷涌入,看着这一幕亦是感到吃惊,以乔行简的年岁只怕是无法幸存了,而史嵩之如今遭逢重创,看样子短时间内也无法痊愈。

    不过赵昀未曾受伤,却是不幸之中的大幸,让众位大臣稍微放下心来了。

    …………

    “主公。之后我应该怎么做?”

    眼见一切终了,萧星有些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做。

    “嗯,你速速通知萧月,让她将大军带来这里。”萧凤吩咐道:“而且蒙古大汗已然逝去,蒙古上下应当是乱作一团。趁着这个时候,我等完全可以将这陕西秦川一带占据,作为我们的根据地。”

    萧星颌首回道:“姐姐所说我这就去办!”复有一看眼前景象,却是透着一些难堪:“只是这里,真的适合吗?”

    毕竟这骊山早被祖龙污秽,若要作为生活之地,那是根本不可能了。

    “你放心。我既然将他们叫来,那自然是有把握,让这里恢复原貌,只是我力量未曾完全恢复,却是需要你助我一臂之力。”萧凤微微一笑,旋即低头对着手中的传国玉玺说道:“此物在你手中,只是寄托灵识,凝练真身之物,但唯有在我手中,才是真正能够造福福祉、框定天下之物。”复有看着手中玉玺,沉声一喝:“现在,开始展现你的力量吧。”将其朝着空中轻轻一抛,无数烈焰涌入其中,立时让这玉玺绽放无数光辉。

    光辉所到之处,立时驱散恶臭之气,射入血河之中,更令这腥臭河水重归澄清,明亮可见、清澈无比。

    萧星一见,亦是在旁运起炫音,令这光辉越来越盛。

    得到两位地仙襄助,传国玉玺再现神威,刹那间化作一轮皎皎明月。

    明月绕着整个骊山开始旋转,凡是辉光照耀之下,莫不是重新恢复以往的场景。

    整个血河不复之前腥臭之色,已然变成了一片清澈见底、波光粼粼的优美湖泊;无数树林也是纷纷重获生机,为这群山之中添了一些绿意;倒塌的宫殿一一立起,重现当初的古老模样,见证着这片土地的历史;深及地底的裂痕也是弥合起来,不再有曾经的狰狞之色。

    大地,再次恢复昔日盛景。

    山洞之中,那些侥幸活下来的民夫也一一走出来了。

    他们看着眼前场景,更是惊讶不已,几乎以为自己是否踏入了仙境之中,只是偶然见到的那些断裂山脊,还可以记得之前祖龙、巨狼激战时候的场景来。

    而在湖泊之上,传国玉玺所化的明月亦是渐渐消散,直到最后变成无数碎屑,重归了天地。

    令其能够汇聚力量、蛊惑人心的灵识早已消散,这和氏璧也不过是一个蕴含莫大能量的寻常玉石罢了,如今时候那强大能量再被萧凤引导出来恢复骊山之时便已经被彻底消耗殆尽,而没有了能量之后,这传国玉玺就连寻常玉石都无法维持,只有化作无数碎屑,回归了眼前的一切。

    不知何时,天空已暗。

    无数星辰浮上星空,洒落在这片清澈湖泊之上,星星点点似是在诉说着过去,秋风吹拂着岸边的杨柳,簌簌而响的声音,为人们带来了一阵凉意,凉了身体,也让心安定了下来。

    “唯有如此,方是我所希望缔造的世界。”

    看着这一切,萧凤这才感到身心舒畅,那巨龙力量终究太过可怖,并非她所希望的,而唯有眼前的一切,才是她所期望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