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百四十章承天殿三人和离,神箭现力诛祖龙
    “既然如此,那不知诸位有谁愿意助我?”自座位之上站起,赵昀一扫大殿众人。

    开启昊天神箭,需要有两位地仙辅助,这一点众人俱是知晓,而在这大殿之上,也就只有乔行简、史嵩之、郑清之、孟珙四人罢了,一时间众人纷纷将目光投到四人之中,想要了解究竟谁愿意担当此则。

    毕竟作为主阵之人,也非是毫无代价,至少需要一年的调养休息,才能够恢复原本状况。

    当然,昊天无极阵之中汇聚的历代先贤精粹,对于修为陷入迟滞的地仙来说更是一大助益,所以诸如乔行简、史嵩之这等阁老,也经常以诛杀祸乱天下的妖邪之辈,以求能够精进的可能。

    置身人群之中,史嵩之顿时察觉到那一道道投到自己身上的目光,羡慕、害怕以及担忧,诸多感情皆是蕴含其中,而他也甚是享受这种众人瞩目的感觉,因为这会让他感受到那来自权位的力量。

    对于男人来说,权力就是最好的毒品。

    史嵩之曾经见过自己的叔叔史弥远是如何一手遮天,所以他也一直想要成为史弥远在这般人物,否则为何力推开启昊天神箭?

    于是,他在众人目光之中踱步而出,然后双手合拢在胸,轻轻一辑:“陛下既出,老臣又岂能容忍陛下有失?开启昊天神箭一事,老臣当仁不让。”

    赵昀微微颌首,露出几分赞许,接着又是看向众人诉道:“那另一人呢?”

    “陛下!”孟珙难掩心中高兴,当即快步踏入赵昀眼中,回道:“那另外一人,可由在下担当。”赵昀且见如斯场景,嘴角露出几分赞许,正当他准备接下时候,却见乔行简缓步走上,诉道:“璞玉兄乃国之栋梁,不可轻易有失,依在下以为,不适合入阵。剩下一人,不如由我代替?”

    “寿朋,你这是何意?”赵昀立时呆住。

    孟珙亦是感到诧异,回首看向乔行简,且见他头发发白、面容老朽,不免感觉疼惜,便道:“乔老,您如今年事已高,若是在其中出了什么差错,只怕会危及性命。还是让我担当此事吧!”

    “璞玉!你肩负边防重任,多年来若非有你护持,只怕我朝边疆难以安定。你若有事,那边疆士卒又该如何?到时候蒙古若是南侵,还有谁能抵御?”乔行简摇摇头,努力的站直着身子,如今的他年岁太高,岁月的侵蚀也让他饱受折磨,只是靠着心中的一股气儿,方才支撑下来。

    孟珙身子一愣,面露为难之色,赵昀亦是感到难受,遂道:“寿朋。但是你年事已高,如何能够主阵?”

    “昊天神箭,一阴一阳,太极汇合。阴者汇聚众生之力凝练为箭,阳者边搜诸天万物锁定目标。那祖龙如今不过一介黑卵,相较于李顺、王小波、方腊之流,却是轻松许多,可将阳阵交由我来主导。”乔行简一见众人怀疑目光,不由得挺直胸膛朗声诉道,尽显一派大家风范。

    其余人见了,虽是想要阻止,但且见乔行简意志坚决,也不便阻挡,便让他也加入其中。

    “既然如此,那便拜托寿朋了。”赵昀自知难以劝阻,只好应允下来,紧接着便领着众人来至承天殿。

    这承天殿乃是祭天之所,而每当三年一度的科举开考时候,诸位学子便会在太学院教席的带领下来到此地,进行祭天仪式,以示对上天的恩德,而在这个时候承天殿便会发挥其特有功效,自每一位学子身上,汲取他们那至纯至圣之力,并且以昊天无极阵封存于内。

    正所谓积少成多、聚沙成塔,一人之力不过涓滴细流,但若将全国之人力量集中起来,那便会形成一股沛然之力,浩荡犹如汪洋大海,其力量远超地仙极限。

    一经使用,完全可以诛神灭圣!

    众人至此,皆感身躯一热想起自己青葱时候,那个时候的他们莫不是饱怀一身壮志来到此处,想要靠着自己十年寒窗所学,再次一逞心中所想,从而能鲤鱼跃龙门成就一番事业来,但如今回想自己此刻状况,却只感到惭愧不已。

    不去理会众臣心思,赵昀已然运起体内玄功,朝着承天殿的大门印去。

    受到刺激,承天殿顿时浮现道道光晕,似是在回应着自己主人的期待。

    而赵昀亦感指尖一痛,数滴血珠溅出,被那铜门吸入其中,随后更感身躯一热,自有一股气流窜入体内,所到之处莫不感到经络通畅、臃肿消去,但是它还在朝着体内前进,并且越来越深入,直到深入到每一个角落。

    他知道这是确定开启者身份的仪式,一方面是确定对方乃是皇族之人,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确定开启者并未受到毒药以及禁制束缚。

    昊天神箭乃国朝根本,自然不许有任何闪失。

    等了约莫有半盏茶的功夫,气流已然从体内退却,而那承天殿大门在确认主阵之人的身份之后,亦是将那始终封闭的铜门缓缓打开,露出里面的场景来。

    赵昀这才缓缓吐出口中浊气,看着眼前开启的大门,然后躬身拜谒:“不孝子儿郎赵昀,今日开启承天殿,只为诛杀妖孽,澄清宇内,还请列位先贤襄助。”

    此刻,于门内自有道道圣光自其中射出,照在了赵昀身上,令他只感觉如沐春风,体内多年蓄积的疲倦也是一扫而过,仿佛重新回到了青春时候,余光自众人身上扫过,更是让众人皆感身躯一轻,脑海里也清澈许多,不免叹服下来。

    “陛下英明神武,乃国之幸事!”

    仅是一缕辉光照来,便有洗涤凡躯、祛病诛邪之神威,这承天殿果然有不凡之处。

    赵昀略有兴奋,但一想此刻之事,便按捺心情对着两位说道:“乔行简、史嵩之,你们二人随我一同进殿,其余人且在殿外守候!”

    乔行简、史嵩之依令上前,一同踏入承天殿之内。

    等到三人进入其中,那承天殿大门“砰”的一声登时关上,而对于承天殿之外的众位大臣来说,这承天殿已然被重重清圣光辉笼罩,便是那红墙绿瓦,亦是散发莹莹光辉,将内外完全隔绝。

    这却是为了保护殿中之人的安全,故此方才采取类似于秦始皇陵地宫形制,更在外面设有坚固法阵,以防有人将其摧毁。

    而在承天殿之内,三人已然踏足其中,只见地面亦是划分阴阳之别,最终汇成一片太极模样,而于空中则有亿万荧光悬浮,小的恰似萤火虫一般一闪一闪,而大的则宛如星辰一般,不住释放出柔和的光辉,光辉落在三人之上,也让三人皆感身躯一轻,犹如置身于星河之内。

    赵昀踏入其中,依着先贤传下来的发觉走到法阵中央阴阳交会之地坐定之后,对着眼前乔行简、史嵩之两人沉声说道:“两位阁老,可以开始了!”随后便闭上眼睛,开始运转体内元功,将周遭万千荧光尽数吸引过来,聚于身躯之上。

    乔行简、史嵩之两人亦是微微点头,旋即便走到两侧阵眼位置,然后盘腿坐下。

    待到三人坐定,各自运转独门诀窍之后,亿万荧光宛如星辰一样,绕着三人缓缓旋转,而速度也越来越快,直到最后无数荧光尽数纳入三人体内。

    吸纳亿万荧光之后,三人皆感难以压抑体内神魂,随后自肉壳之中脱离而出。

    万千景象簌然出现,旋即便眨眼逝去,其中或是祈祷、或是离别、或是渴求,万般情景一一闪现,这却是每一位士子于此间遗留的记忆,如今时候被三人探知,更让他们倍感责任沉重,不敢有丝毫错谬之处。

    置身于此,饶是以史嵩之地仙修为,亦是感觉有眼花缭乱的感觉。

    正在此刻,他耳边忽有一声呵斥:“莫要分心,全力运转玄功,凝练真元!”

    心念一动,史嵩之已知乃是乔行简嘱咐,乔行简往日也曾进入这承天殿之内,对如何运使其中力量自然也相当熟悉,更何况此刻三人同心,若是稍有不慎三人皆会遭逢劫难。

    一念存心,史嵩之立时运转一身玄功,口做敕令:“昊天无上,万物归元!乾坤无极,道法自生!”

    一瞬间,万千真元尽数纳入史嵩之体内,令他感觉身躯炙热难耐,己有融化之感,整个承天殿之中亦是为之一暗,只因为殿中能量尽数纳入史嵩之体内,随后光亮大方,宛如一轮明月将周遭一切尽数照亮。

    这乃是此殿多年积累的元力所化,能量之强劲远超想象,若非置身于这承天殿的特殊环境之中,以史嵩之的修为断难承受。

    另一边,乔行简亦是朗声喝道:“万象化极、天地唯我。彻天洞地,幽冥难藏。”

    只见他双目一张,整个承天殿穹顶之上,恰似万千星辰浮现一般,自有无数场景闪过,旋即定格于咸阳骊山之上的那硕大黑卵。

    而见两人皆以准备好,赵昀亦是睁开双眼,自有万千昊光射入穹顶,且见穹顶陡然绽放无数光辉,却是瞬间化作虚无,而口中却做敕令:“掌乾坤,操日月,天行有常,千秋难存。诛!”

    一声令下,万千昊光化作一柄锐利长箭,自穹顶之处直入云霄,旋即消失于天际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