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百三十八章临安中烟花易冷,庙堂内群臣争论
    清风拂面带来了阵阵的清凉,也让平静的西湖上荡起一片涟漪;阵阵潮水拍打在岸上,叫人听着也似青葱少女的歌声,感觉心中轻松了许多;岸上的柳条随着风一荡一荡,也如垂下的帷幕,遮住了那些巧笑嫣然、灵动活泼的少女,也让那些游玩的士子更觉雅致,想要一探其中究竟。m?

    苏堤之上,一派热热闹闹的景象。

    毕竟每当在这秋高气爽的时节,临安城之中的少男少女们便会走出城,来到这景色怡人的地方踏秋玩耍,对于他们来说,边疆之处的刀光剑影,终究只是一场幻梦,转瞬即逝罢了。

    置身于坊船中,孟珙不觉皱起眉梢,纵然耳边有伎女抚琴,但他依旧感觉有些不适。

    “看来我终究只是武人,适应不了这种环境。”

    苦笑一声,孟珙将手中酒杯放下,看向眼前之人:“寿朋兄!关于咸阳黑龙一事,你准备如何处理?”

    他虽是枢密院副使,更是京西湖北安抚副使,享有直接进谏官家的权力,但依照宋朝惯例,必须经过政事堂诸公准许,才能够动用昊天神箭,镇压敌人。

    而眼前之人乔行简,便是政事堂的平章军国重事,也可以算得上是孟珙的顶头上司。

    当然,作为宋朝朝廷一员,乔行简本身修为也是了得,否则如何能够成就政事堂其中的一员?

    只见乔行简轻轻摇头,张口劝道:“无庵居士!你还是和往常一下,太过急躁。”一边说着,一边将旁边净白酒壶取过来,微微一倾倒满两杯酒杯,然后递到了孟珙身前,接着说道:“而且你刚历战争,相比身体有些疲倦,不如在这喝杯水酒,也算是我为你接风洗尘了。如何?”又见孟珙面露恼怒之色,便又应道:“至于那祖龙一事,我已经和官家以及史嵩之、郑清之两人商议了,只是目前还有许多不明地方需要探清,所以还没有达成共识。”

    酒杯推到孟珙身前,清澈酒液溢出点滴清香,透过鼻息直接窜入脑中,叫人馋涎欲滴。

    但面对这等佳酿,孟珙却无半分兴致,双目依旧盯着乔行简,问道:“但是时间紧迫,若是耽搁了时间,让那祖龙顺利入世,我等岂不都将是千古罪人?乔相公,这事儿可不能拖!”

    “你啊!”

    乔行简眼见孟珙始终未曾接受,只好将酒杯放下,整了整衣襟诉道:“这些不过他人片面之词,你又岂能轻易相信?”又见孟珙面有愠怒,又是开始解释起来:“你想一想,那赤凤军统领不过一介女子,其麾下兵马只得万余人,若是不将话儿说的严重些,如何能够显出她的水平?璞玉兄,你可别被那妖女给蒙骗了。”

    “蒙骗?你是在怀疑我的眼光?”孟珙脸上顿现怒气,睁大眼睛喝道。

    乔行简抿了抿嘴,露出一副无可理喻的样子,又道:“非是我不相信你的话,实在是那赤凤军太过可疑。那萧凤不过一介女子,能有什么本事在蒙古围剿之下苟活?便是她所说的那些话儿,也是充满漏洞,绝不能轻易相信。否则到时候损失的,只是我们!更何况北人狡黠,你如何保证她不是下一个李全?”

    “寿朋!你是在这临安呆久了,很多的事情你根本就不明白。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你只在这临安城中看过,如何能够和我亲眼目睹相当?我曾和那祖龙斗过,对其实力相当清楚,乃是一头真正具备毁天灭地之力的凶兽。对于这等凶兽来说,唯有趁其虚弱时候发起攻击才能将其歼灭,否则日后若要除去,就要付出不少的代价。”

    孟珙却是恼了,他一拍桌子,支起半个身子怒目而视,喝道:“而且你若是这般拖延,那我便直接进宫面见官家,将事情全数告知与他。到时候祖龙复生祸乱天下时候,你看你还能不能在这朝堂之上站稳脚跟?”

    “唉!”

    乔行简眸中懊恼一闪而过,旋即回道:“璞玉啊。我知道你为国尽忠,但要开启昊天神箭可非易事,至少也得有两位以上地仙一起出手令其开启。仅仅为了一个巨龙就耗费如此之多的心血,你觉得值得吗?”

    孟珙诘问道:“如何不值?”

    “孟将军。”乔行简顿了顿,沉下声回道:“若是你当真执意如此,那请恕我无法办成。”

    孟珙面有愠怒,将衣袖猛地一扫,诉道:“若是如此,那我便去寻别人吧。”话语一落,依然化作遁光,自画舫之中离去,只留下乔行简一人看着这满桌饭菜,感叹着世事难料。

    此事暂时按下不提,待到第二日上朝时候,他却被史嵩之拉到一边,似是有什么对话。

    料想距离早朝还有些时间,乔行简便打算了解一下这位同僚,便和对方一起到了专供大臣休憩的天章阁,一叙过往旧情。

    果然,正当乔行简撩起长袍坐定之后,史嵩之便一脸严肃的问道:“乔老,我昨日曾听孟珙说于咸阳之处,十五日之前曾经发生了骊山崩塌、祖龙入世之事,对于此事你有什么看法?”

    乔行简心中咯噔一下,不由得提高了警惕,回道:“我也听说了,说是因为蒙古二皇子忽必烈无德,强入秦始皇陵之内想要盗取其中宝藏,但孰料出动其中法阵,不仅仅自己殒命于此,甚至也将祖龙发出来了。只是听子申兄所言,莫非有什么内情?”

    “唉!还不是因为昨夜孟珙来访,请求我能够在朝堂之上向官家进言,以昊天神箭诛杀祖龙吗?”史嵩之摇摇头,一脸的无奈:“我乃是朝中大臣,岂不知开启昊天神箭这件事情是何等的重要,所以便前来此地问问你的建议如何!”

    乔行简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心中暗道:“原来孟珙离开之后又找了他吗?”见到史嵩之一副诚恳的样子,便回道:“原来是这件事情啊。那你认为应当如何行事?”

    “依我看法,这祖龙乃是凶兽,自然应当除之而后快。否则等到祖龙复生,那我等纵然能够将其歼灭,但也要付出诺大的代价。”史嵩之一脸热忱的是说道:“但若是按照国朝惯例,若要开启昊天神箭,那非得有官家出手,并且聚集至少两位地仙之力,才能够行使代天正法之责。所以我想问你,你是否愿意支持开启昊天神箭?”

    乔行简神色一愣,透着诧异看了史嵩之一眼,复有低声说道:“你是要我也参与?”

    “没错。官家向来仁德,对于这番善政料定是不会拒绝的。但开启昊天神箭需要两位地仙,我为政事堂相公,自然是义不容辞,但另一位地仙却是难选,不知先生意下如何?”史嵩之一脸激动看着乔行简,看样子似乎是准备将乔行简吸引进来,好一起开启昊天神箭,诛杀祖龙!

    但乔行简却是连连摇头,婉言推辞道:“我的身体你又不是不清楚,如今时候已经年近老朽,稍不注意丧命。这样危险的事情,岂敢涉足其中,开启昊天神?。”

    今年时候,他已经是八十八岁,比之蒙古耶律楚材来说,也要大上许多,而到了这样的年龄,若非是仗着自己修为深厚,只怕早就握在病床之上等死而已。

    但也因为年岁已高,所以很多激烈事情已经不能涉足了,比如说那昊天神箭的开启,便无法参与。

    “若是这样,那或许我就只能找郑清之了。”史嵩之有些遗憾,喃喃自语道。

    这句话儿,却被在这时候被史嵩之听的是一清二楚,不由得整个人都愣住了,问道:“郑清之?你打算找他做什么?”

    “他亦是地仙一员。想必为了这芸芸众生,应当会仗义相助才对吧。”史嵩之面有微笑,自乔行简身上扫过。而乔行简也顿时愣住,旋即长叹一声,诉道:“看来那孟珙为了诛杀祖龙,还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啊。”眸中怒意一闪而过,显然对孟珙这擅作主张充满恼意,更认定此**心暗藏,须得小心谨慎。

    史嵩之摇着头,说道:“乔老,无庵居士也是为国着想,怎么能这么说呢?而且诛杀祖龙,保护芸芸众生也是我等职责所在,岂能轻易罢休?”又见乔行简想要说什么,他又是抬起头看了一下时日,便道:“此时之所以和你说一下,便是为了待会儿朝堂之上,希望你能够帮我一下。若是能有乔老相助,应当能够说动官家,诛杀祖龙!”

    “我知道了!”

    乔行简神色木木,毫无丝毫表情,就这么甩下一句话,然后就这么走了。

    史嵩之轻轻一笑,眸中充满蔑视看了乔行简一眼,心中想着:“果不其然,依照你这厮那驽钝的脑袋,是断然不会同意的。只可惜你在这位置待了太久了,终究还是应该挪一下。至于我?等到你让位之后,我携诛杀祖龙一事便可以顺势而上,成为政事堂一员。到时候你就算是不答应,也不行!”

    想到高兴时候,他已然面露兴奋,昂首阔步自天章阁之中走出,来到了垂拱殿之中。

    彼时已是清晨时分,当今宋朝官家赵昀已然端坐皇座之上,而众位大臣也在黄门小厮的指引下,分列两侧。等到一一站定之后,位于赵昀身侧的太监便发出一声尖锐之声,“有事早报、无事退朝!”虽是惯例之词,但对于注重典章制度的宋朝来说,却是必不可缺的。

    待到声音落下,孟珙已然是挺身站出,高声诉道:“臣有事禀报!”

    “哦?往日时候,因蒙古侵略愈急,方有将军挺身而出,为朕保住这大好江山。然而前线战事未料,将军却匆匆回京?莫不是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向我亲自汇报?”赵昀且见孟珙立身于此,不免感觉心中欢喜,连忙诉道。

    他自年少登基,至今也有二十余载,前十年因史弥远专政故此无法涉及政事,待到史弥远逝去之后方才开始摄政,其后为了一兴国朝之政,先后启用了包括赵葵、孟珙、余等多位大臣,更是亲启数十万大军北伐,并且彻底将宋朝劲敌金朝给覆灭,一时间也算是声望无二。

    正是因此,这位年轻的君王对孟珙可是相当热忱,倚为肱骨之臣。

    孟珙被赵昀这般一说,不免有些尴尬,更感觉朝堂众人皆是看向自己,更觉有些紧张,便俯身诉道:“小臣能有今日,全耐陛下赏识,又岂敢有懈怠之举?今日之所以回京,却是为了一桩事情,不知陛下是否愿意开启昊天神箭,行诛杀之举!”说及此处,言辞顿时变得锐利。

    位于众臣之中,乔行简眉梢越皱,显得有些愠怒。

    未曾得到自己允诺,便在这朝堂之上向官家禀报,显然不是他所能接受的。

    但是史嵩之却露出一丝笑意,瞥见乔行简怒意重重,更是透着几分得意:“你这厮终究还是老了!既然已经老了,就应该退位让贤,而不是继续占着位置,不然的话会惹来嫌疑的。”

    赵昀并未察觉坐下两位重臣神色,只是一脸诧异看着孟珙,问道:“昊天神箭?难道又有什么地仙作乱吗?”

    这昊天神箭威力了得,乃是专门打造出来对付地仙的利器,至于寻常武者,便是那丹鼎境的武者,也只需要派遣他麾下的那些大内侍卫便可,而如今孟珙却请求动用昊天神箭,不得不说难道那位地仙当真如此厉害?

    “启禀陛下。日前小臣为了能够夺回汴京,曾于蒙古大军于汴京之外激战。但在激战之中,小臣却和对方误中艮丘法阵,被其中洞穴所吞没,等到醒转之后才发现已然置身于秦始皇陵之内。彼时蒙古二皇子忽必烈贪图陵中财宝,欲行夺宝之事,我无奈之下只好挺身阻挡,但在打斗之中却不慎毁掉昔日封印始皇法相的都天十二神煞阵,令祖龙现世。为求能够歼灭祖龙,还请官家出手,以昊天神箭诛之!”

    眼见众位大臣亦是面有诧异,孟珙便将曾经发生的事情缓缓诉来,教人将其中的过程听的是明明白白,至少知道他又究竟是为了什么,才会擅自离开驻守之地,重新回到临安城之中。

    赵昀听完之后,这才有所恍悟的点点头,借着回道:“若是这样,的确需要昊天神箭才能将其歼灭。但若要将其歼灭,朕尚需两位地仙襄助,却不知道列位大臣有谁愿意上前一试?”

    但是此刻,乔行简却一步跨出,诉道:“陛下,依老臣所言,若要为此凶兽而动用昊天神箭,不可!”

    混血女主播直播后忘关摄像头私_生活视频遭曝光!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