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百三十六章大殿内罪责难卸,遭囚禁汗位落选
    秋风瑟瑟,寒意透骨。

    对于哈剌和林来说,早已经是满地飞雪,素净的大地不见分毫踪迹,令人感到一丝冰冷。

    踏着厚实的雪花,蒙古走入万安宫之中,却觉得周围气氛似乎有些奇怪,但是他心念黑龙之事,就没有多做注意,而是直接走到窝阔台身前,对着这位蒙古帝国的实际掌控者俯下身来。

    紧随其后,张柔、史天泽两人,亦是纷纷跪倒在地,不敢触怒眼前的王者。

    “哼!你未曾剿灭赤贼,更将秦始皇陵祖龙放出,现在还有脸来见我?”

    一脸怒气,窝阔台一拍王座龙首,粗狂的脸上皆是煞气,中原之事早有人告诉他,而听到这些消息之后,窝阔台如何不会愤怒?

    蒙哥身躯一僵,头颅俯下的是更深了,但他还是努力的张开嘴,劝道:“可汗。小臣犯下的事情儿臣一肩承担,但祖龙一事必须处理,否则等到祖龙复生之后,则我朝定然要陷入危机之中!”虽欲站直身子,但畏惧窝阔台怒火,蒙哥还是维持着跪地的样子来。

    “一肩承担?哼哼。”

    窝阔台登时就似火药爆炸一样,蹭的一下便站直身子,手指直接指着蒙哥,口中言辞也像子弹一样,不断的朝着蒙哥打来:“为了剿灭赤贼,你知不知道已经消耗了多少粮饷,又有多少人因此而死亡。而在这万安宫之中,又有多少人向我进言,要将你撤职查办。你一个人负责?那你告诉我,你打算怎么负责?”

    被这一说,蒙哥立时沉默下来,良久之后方才诉道:“若是如此,臣愿意以死偿还。”

    他未曾剿灭赤凤军是事实,令祖龙重生于世亦是事实,对这些指责他也明白完全无法推却,若要给那些牺牲的苦难者一个交代,或许便只有这么一个选择了。

    窝阔台冷笑一声,说道:“死?既然你愿意以死待罪,那我便成全你。”随后大手一挥,令道:“来人,立刻将蒙哥关入大牢,三日之后受刑!”

    听到这话,张柔、史天泽已是充满愕然,复有抬起头看着窝阔台。

    他们两人本以为只需要自己道歉,那只会和往常一样被训斥一番,但是看今日情况,却似是有生命危险?

    心中害怕,两人抬起头,央求道:“可汗!我俩——”

    但窝阔台眉毛倒竖,冷哼道:“虽有蒙哥承担罪责,但是你二人也难逃干系,若是不惩戒一番,如何显我公正严明?今日夺去尔等官职俸禄,封地以及爵位也一并收回,全给我到牢中好好反省吧。”

    随即便有数位侍从走出,手中拿着玄铁所制镣铐,对着蒙哥诉道:“殿下,请了!”

    虽有窝阔台大汗命令,但蒙哥终究乃是皇子,更兼修为了得,他们两人又岂敢擅自出手?

    “我明白了!”蒙哥无奈,只好伸出双手,让两人将手腕铐住。

    至于张柔和史天泽两人,也是一脸无奈,被来到身前的侍卫以枷锁扣住身体,封住了一身修为。

    很明显,若是没有什么意外的话,也许他们就要在牢狱中度过余生了!

    正当他要被押入牢房时候,阔端却是跨步上前,对着窝阔台请求道:“可汗!蒙哥虽是失职,但赤凤军已被逐出境内,无法再对我等造成影响。而且那祖龙出世更是意外,岂能怪罪到蒙哥身上?而且目前祖龙现世,最关键的还是如何歼灭祖龙。若是在这个时候自断羽翼,并非明智之举。依儿臣所言,不如暂且绕过他们性命,让他们戴罪立功如何?”话语中倒也是情真意切,让人听了句句都是肺腑之言。

    窝阔台长叹一声,似是为阔端劝说而感到懊恼,随后便道:“阔端!我知晓你自幼时便和蒙哥交好,但是你可要明白,蒙哥所犯之罪罪无可恕,我若是不将其治罪,你让我如何面对满朝文武?”

    “父皇!”阔端眉头一皱,又是继续央求道:“蒙哥虽是有罪,但他也是劳苦功高,昔日更曾助我朝东征,所败之人不计其数。正所谓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如念在这一点,至少免去死罪,暂且将其关押起来。不然的话,只怕拖累叔叔在天之灵会不高兴的。”

    “托雷”一词自口中诉说,立时便让窝阔台神色大变。

    他素来对托雷之死甚是忌惮,如今又听自家孩子提及此事,更是恼怒不止,喝道:“哼!昔日功勋我早有赏赐,今日之罪我亦该惩治。有功必赏、有罪必罚,本就为君之道。你这厮不识大体,还不赶快退下?否则莫要怪我不客气了!”

    虎目一瞪,阔端身躯一颤,只能退下,位于其身后的众臣亦是皆感身躯一凝,不敢置喙。

    但是却自群臣之前,耶律楚材却是昂首阔步,自群臣之中走出。

    “晋卿,你有什么想法?”窝阔台不禁一愣,声音缓和下来,不复先前震怒。

    耶律楚材自成吉思汗时候便是朝中重臣,而且在开国时候更是为此制定了许多规章制度,确保了蒙古能够抗住金朝攻击,甚至将金朝覆灭,而他当初成为蒙古可汗时候,若非有耶律楚材相助也未必能够登基。

    而且他在这十年之中,若非有耶律楚材出手,也未必能够维持住整个蒙古帝国。

    可以说,窝阔台对耶律楚材的信任,要远超常人。

    只见耶律楚材并未直接回答,而是转身面对蒙哥,沉着说道:“殿下,之前你曾说于京兆府之内咸阳城附近的骊山之上,秦始皇陵崩碎,而被封印在此地的祖龙也重新现世,这一点你能够确定吗?”

    “自然!”

    蒙哥连忙颌首,亦是了解。

    窝阔台却是不信,冷哼道:“什么祖龙?什么秦始皇陵?莫不是你编造出来,糊弄我的谎言?其目的不过是为了给自己脱罪罢了。”

    “可汗!”耶律楚材回首对着窝阔台屈身鞠躬道:“依臣来说,此事只怕乃是真的。”

    众人齐齐惊讶,窝阔台亦是感到迟疑,便问:“你为何如此确定?”

    耶律楚材顿时露出哭笑来,摇着头回道:“昨夜时分,我在占卜的时候,发现近日来我朝即将面临一场灾祸。”

    “灾祸?什么灾祸?”窝阔台顿时紧张,连忙问道。

    若说耶律楚材为何能够官位攀升到如此地步,那和他修行之术有关,能够窥测未来天机的玄通可不多,每一个都能够算得上是一国之宝了。

    耶律楚材深吸一口气,缓声回道:“此番灾祸来自黑水,更有帝星之兆,应当便二皇子所述之黑龙了。若是这样,那只怕要暂时缓上一缓,待到度过黑龙之灾后,再另作打算。不知陛下意下如何?”

    “若是黑龙当真存在,那依照先生所言,我等应该如何行动?”

    窝阔台神色迟疑下来,他对耶律楚材向来信任有加,自然不敢有所推辞。

    耶律楚材诉道:“若是那黑龙当真乃是祖龙所化,那能够彻底覆灭此凶兽者,只怕只有请出长生天了。唯有长生天的力量,才能够诛杀此僚。”

    “长生天?”窝阔台神色一愣,不免有些迟疑。

    他虽是握有长生天传承之力,但毕竟多年未用,就怕生疏了许多,故此由此疑惑。

    “是的。唯有长生天之力,才能够对抗祖龙。”耶律楚材长吸一口气,复有说道:“当然,为了确保完全胜利,皆是我会辅助可汗,一同操控长生天之力。务求能够一击歼灭祖龙!确保其不会对我们造成任何影响。”

    窝阔台见耶律楚材神色坚决,心肠便软了下来,复有说道:“好吧,那我明白了。”随后等了蒙哥一眼,透着几分厌恶之色喝道:“至于你这厮?等我解决了黑龙之灾后,自然会好好收拾你!”长袖一甩,已然离座而起,重新归入后宫之内。

    剩下众位大臣一脸痴傻,呆愣在这里。

    见到这场景,耶律楚材便发挥了宰相之职,对着众人说道:“此间事情都已经了解,大家都散了吧。”听到他这样说,很多的大臣当机离开宫殿,只是蒙哥、史天泽、张柔几人尚未离开,事实上作为待罪之人,他们也不知道究竟应该呆在这里,又或者离开此地。

    那些侍卫一起看来,想要询问耶律楚材的意见。

    耶律楚材看向蒙哥,露出一丝可惜来,说道:“若是你不去沾染中原之事,或许你还是之前的二皇子,甚至还可能成为下一任的可汗。但是你却行差一步,最终成为了眼前的阶下囚。对于这一点,你不后悔吗?”

    “但国朝外敌未除、内患未解,我又岂能视若无睹?”蒙哥摇摇头,神色依旧果决。

    “好吧。或许你的确是一个不错的帝皇。”耶律楚材神色微动,他嘴巴嗫嚅起来,旋即一叹说道:“只可惜以你现在的样子,是不可能了。”

    蒙哥听着奇怪,皱眉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陛下的身体你应当知晓。本就被女色给掏空了,若是欲要承接长生天之力,以他目前状况实在困难。这一次的黑龙之灾,只怕危险了。”露出几分担忧,耶律楚材有摇了摇头,口中呢喃道:“当然,也希望是我本人想太多了。”眼见蒙哥恍悟过来,他才一脸可惜的说道:“只是可惜你了。”

    若是窝阔台因此而陨落,那之后可能继承汗位的便会在窝阔台一系,亦或者术赤一系决出,至于托雷一袭,蒙哥身负牢狱之灾,忽必烈已然死亡,忽睹都更是不成大器,无论如何是再也没有继承汗位的可能了。

    想到这里,蒙哥只是苦笑几声,诉道:“为了蒙古,些许牺牲算不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