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百三十一章石卵碎萧凤重生,骊山崩祖龙入世
    但见此刻,在场五位地仙,皆是和十二异兽厮杀起来。

    其中孟珙倒也厉害,竟然仅凭一人,便可和帝江、烛九阴两大最强悍的异兽厮杀。

    这两头异兽皆是山海经之中有数凶兽,其中帝江掌空间挪移之法,最善暗中偷袭吞噬敌人,而烛九阴则掌握时间暂停之法,向来没有任何猛禽、人类能够从其手下逃脱。

    但是饶是两位异兽连连咆哮,却始终难以困住孟珙。

    毕竟孟珙亦是精通挪移之法的地仙,纵然那烛九阴能以暂停之法暂停时间,但是却也自有其范围,而他只需跳出暂停时间便可避免受到影响,至于那帝江虽是屡屡偷袭,但是百般纠缠之下也知晓此异兽的动静,对付起来倒也不难。

    只是他若要杀死对方的话,那便是困难无比!

    如此一来,一人两兽倒是暂时形成僵局,完全靠拖时间了。

    另一边,忽必烈、张柔两人亦是感觉眼前异兽的棘手程度,早已经连手起来,共同抗击眼前的五只异兽。

    他们两人所面对的乃是句芒、蓐收、强良、天吴、滋,这五头凶兽皆以凶狠威能,更兼身具各种异能,比如句芒能以藤蔓困敌,而蓐收则能控制金属之物化作利刃,强良可以驱策雷电灭敌,天吴则可操弄空气制造狂风,滋则可以毒气夺人生机,每一个皆是分外棘手,唯有两人合手方能共同抗拒,但是在五头巨兽围攻之下,他们两人也只能苦苦支撑,期待有能够破关的时候。

    至于萧月、萧星,她们两人甫一踏入其中时候,便被祝融、共工、玄冥、后土还有奢比尸盯上,这些异兽亦是一般强悍。

    祝融、共工不消说了,便是上古神话之中,亦是横行一方的火神、水神,双神一经施展,立时便召来无穷烈焰、漫天水汽朝着两人袭来;至于玄冥、后土,一个能以毒水腐蚀万物,一个亦可控制泥土攻击敌人,它们两人自旁边袭来,也是对两人造成莫大的困扰;至于那奢比尸亦是凶险,竟然将门外工匠腐朽多年的尸骸召来,化作骷髅兵朝着两人击来,而且这骷髅兵纵然碎裂,也依旧能够重新拼合起来,继续战斗。

    异兽、人类,如斯大战,早将这地宫搅得是天翻地覆,再无往昔肃静模样来。

    但是不知为何,这些异兽皆是避开山河社稷图中间的那具棺材,似乎其中躺着一个凶险万分的恶兽一样,唯有传国玉玺高悬其上,依旧是清圣无比,其中释放出的光辉将底下秦始皇陵寝罩入其中,保佑其终年沉睡于此,不至于被唤醒过来。

    而在另一处,却无人发现那石卵正在悄悄移动,朝着传国玉玺移动来。

    毕竟这时,异兽正和那些人族强者斗得正酣,根本就察觉不到这里的动静。

    终于等到来到了传国玉玺身边时候,装着萧凤的石卵猛地一跳,正好横在传国玉玺和秦始皇陵寝之间,传国玉玺并未察觉动静,依旧释放着自己体内蓄积的庞大力量,而这股力量也被石卵尽数吸纳其中,受到这股力量影响,整个石卵颜色越来越亮,转眼间已然由黑转成红色,红色光芒分外耀眼,照的整个地宫分外明亮,宛如置身于中午时分一样。

    众人这才察觉到动静,不免感觉诧异。

    见到这般场景,不知为何那些守护神兽竟然纷纷停止攻击,一脸恐惧的看着那秦始皇菱灵柩,口中更是尖叫不止,似是在愤怒,更似是在哀嚎,而最多的则是哭诉,让人不知晓它们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不过也亏得这般场景,却是让众人从和异兽纠缠中逃了出来,毕竟这异兽每一只皆是和地仙相当,若是真正厮杀起来,那么这里的人都会因为体力不支而被生生磨死。

    忽必烈虽感轻松,但一瞧那石卵动静,却是一脸恼怒。

    他知晓这石卵其中藏着萧凤,本以为对方早已沉睡,但如今看来只怕还存着一点灵识,否则如何能够操控石卵做出这般行径,愤怒之下立时运起玄功,低喝一声:“该死的,竟然被这石卵抢先了。”双掌一拍,一道狼影自掌中射出,朝着那石卵径直拍去。

    但是这狼影尚未触及石卵时候,便被旁边萧月一剑斩断,化作漫天烟尘。

    她见到忽必烈那懊恼神色,更是充满快意,嘲讽道:“岂容你这蛮夷,坏我主公大计!”随后一脸炽热看着那正在变化的石卵,眸中更是充满欣喜。

    依照赵葵、赵秉文等人诉说,若是石卵颜色变成纯白之光,那边意味着他的主公萧凤即将复活。

    如今时候,得到传国玉玺力量输入之后,这石卵上面的黑色正在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乃是晶莹如玉一般的外壳,而且还在不断的扩张,自原来的半人高的模样越来越大,直到和寻常人一样高,而透过那近乎透明的外壳,更是隐约之间能够瞧见其中藏着一个女子身影来。

    萧月见到这一幕,两眼已然充斥泪珠,笑道:“忙碌了一年,终于等到了这一刻了。”

    “只是不知主公此番出来,又会变成什么样子?希望她还能记得我们。”另一边,萧星亦是攥紧双手,双目痴痴瞧着石卵。

    虽然整个过程甚是坎坷,更不知道究竟经历了多少困哪,但如今既然已经激活石卵,那她们的主公萧凤复活,便完全是指日可待了。

    正如两人所料,这石卵上面已有无数裂痕,显然也快要破碎,让其中之人破壳而生。

    忽必烈一脸愤怒,正准备趁着这个时候攻击,若教萧凤重生,那便代表对方又是多了一位地仙,届时平衡被打破,那他们两人当真就是死无葬生之地了。

    孰料旁边张柔却又是拉住他,劝道:“主公,先看看再说!毕竟那些异兽表现异常,只怕后面还有其他变化。”

    “异兽?”忽必烈也发现那些异兽变化,便忍住心思,只是在一边看着。

    那些异兽何其强大,之前他和对方对抗时候便早有了解,如今时候却一个个都匍匐在地,一副忐忑不安的模样来,就像是待宰的羔羊一样,若是说因为眼前女子原因,那忽必烈是根本不会相信的。

    换句话说,这些异兽所恐惧的乃是别的东西?

    至于那孟珙,也对眼前变化诧异无比,心想:“没想到这秦始皇陵之中竟然藏着这么多的秘密?看来我得找机会离开此地,好将此地事情禀报朝廷了。”

    如今时候,传国玉玺已然现世,而这守护异兽也是厉害无比,若是让它们逃出去,只怕会为祸四方,为这个乱世再添一份杀孽,至于萧凤复活之事也是关键。

    面对这些事情,他知晓若是不提前做好准备,只怕会早就许多牺牲,所以体内真元已然运转,开始寻求从此地逃走的可能性。

    而在这时,远处的传国玉玺光华已然黯淡许多,就像是失去了许多能量一样。

    下方石卵也满是裂痕,然后“砰”的一声化作漫天飞舞的玉屑,自其中一人缓缓现出身影,面若刀削、鼻梁甚高,眉间英气依旧,两点黑眸透着华彩,身上赤红戎装未曾遮掩那骄人的身姿,就这么立于众人之前。

    萧月、萧星身躯一晃,目中只有眼前女子,旋即俯身一拜,“主公!我们终于等到你了。”

    然而萧凤却眉间愁容紧锁,复有扫过脚下秦始皇陵寝,诉道:“此地已经不安全了。快走!”说罢,也不去管那传国玉玺,身形如火立时便来到两人身前,赤焰入体时候已然将两人身躯伤势恢复,旋即足下烈焰骤出,登时便催动三人朝着穹顶射去。

    穹顶虽是坚韧,但终究难敌烈焰高温,立刻便被融出了一个洞穴。

    萧月、萧星虽感诧异,但自知萧凤所作所为皆有道理,而且之后必然会解释,便一起运转元功,助萧凤一起冲破重重地层,转眼间便从那秦始皇陵之中冲出来。

    忽必烈、张柔一脸茫然,暗道:“这是怎么了?怎么这女子一现身,便要从这里离开?”复有重新凝聚目光,看着远处那盛着秦始皇尸身的灵枢,不由得感觉双足战栗,几有跪倒之姿,甚至那棺材盖也开始晃动,似乎里面有一物正在不断咆哮,想要从这里面冲出去。

    而在此刻他们脑中皆是闪过一个心思:“难不成这里面的家伙复活了?”

    又联想到那些异兽变化,他们两人更不敢在这逗留,登时便沿着那萧凤开掘通道朝着上方飞去,意图从此地逃出去。只是忽必烈正准备逃走时候,却注意到萧凤离开时候竟然未曾去取那传国玉玺,素来知晓此物珍贵的他耐不住心中欲念,伸手一捞便将此物捞起,纳入手中。

    这东西珍贵无比,不仅仅能够让萧凤复生,更能维持秦始皇尸身不腐,便是那十二异兽也是多仰赖此物。

    忽必烈自认为若是得到此物,那天下便唾手可得了。

    至于孟珙此人也察觉到整个陵寝变化,也不管满地财宝,便连续催动玄通,自秦始皇陵之中逃了出来。

    而等到众人脱离,重归天空时候,便见整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