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百二十九章湛卢利铜门难阻,入殿中玉玺终现
    见到这铜门依旧,萧星不免露出一些哀伤:“难不成我等便只有死在这里吗?”一扫周围骸骨,她更觉身体战栗,不免将手死死握住萧月手臂,方才感觉有些暖意。

    萧月被这一抓,虽感吃痛但见到萧星目中含泪,便劝道:“放心吧,我两个定然会安然离开这里的。”正在这时,她脑中一闪却是想起先前摧毁丹炉时候,那一柄钻入体内的奇怪东西。

    于是萧月便沉下心来,神念纳入丹田之中,这才发现在丹田之内,正有一柄靛黑长剑。

    此剑通体纯黑,看起来只不过是一个寻常铁片,边缘也无锋刃,望之毫无半点锐气,实在是一柄寻常至极的宝剑,但此物却能受阳炉千年炙烤而不坏,很显然并非其表现的那般寻常。

    不远处,忽必烈等人眼见铜门无法打开,便起了别的心思。

    只见他运转一身玄功,朝着那墙壁轰去,想要将墙壁破开,另外挖出通道。

    但是狼影虽是凶残,却依旧奈何不了石壁,也是一样败退下来,就连天板还有地面也是一样使出全力攻击,但是这天板、地面实在是坚硬无比,丝毫不惧浪因厮杀。

    孟珙在一边看着两人无论如何努力,均是彻底败退,便道:“这地宫在建造时候,便考虑到有外人毁坏的可能。便在筑造的泥土之中掺入石灵草,然后以秘法将墙壁夯实,令其和石灵草紧密结合,之后更以武者鲜血浇灌。石灵草有吸收真元之能,其所分泌的汁液,更能令石头硬化,历经千年之后其脉络遍及整个地宫,仅凭我等实力,根本就难以突破!”

    “石灵草?莫不是我们会被完全困在这里?”

    张柔听罢,顿感绝望。

    这石灵草也是罕见,只生长于岩壁之上,向来难以采摘。因为其根部酷似武者经络,能够吸摄真元力量,所以一般被武者采来作为编织防具所用。而且寻常石灵草只有巴掌大小,生长向来不易,而且寿命只有一年,更难采摘。

    没想到那秦始皇竟然如此丧心病狂,将此物掺入墙壁之内。

    历经千年生长之后,只怕这石灵草早已经和整个地宫完全结合起来。

    如此一来,纵然是地仙全力一击,那包含真元的力量,也会被遍布整个地宫的根茎吸摄,然后传递到整个地宫之中,最终起不到半分作用。

    在一边瞧着两人一脸绝望,萧月眉梢一动,也是感觉棘手,暗想:“若是我俩受困这里,先不说如何才能够将主公复活过来,光是地面上那些赤凤军没了自己,又该如何存活?”神念扫过那寻常长剑,她心中一动,这柄长剑立时落入手中,然后诉道:“既然你如今认我为主,那我便试一试你是否能够破开这墙壁。”

    信手一挥,这长剑立时便似刀切豆腐一样,瞬间纳入地砖之中。

    “嗯?”

    萧月见到这一幕,立时惊住,旋即露出笑容来:“没想到我居然因祸得福,又获得你这宝剑?”

    “姐姐!这宝剑”

    萧星亦是察觉到,赶紧握紧萧月肩膀,身子一侧却是挡住了张柔、忽必烈两人目光。

    如此宝剑若是被那两人见了,只怕便会被他们所夺,好能够破开墙壁,从这里逃生出去。

    萧月眼珠一转,嘴角立时露出一丝弧度来,萧星便低声问道:“难道姐姐有什么打算?”他们五人皆在一处,任何一人的行迹都无法隐藏,若是她们两人以此剑切开墙壁从地宫之中逃走,其余人自然可以沿着她们开拓的地道逃出,这一点是肯定的。

    “当然!”萧月微微颌首,旋即便对着孟珙诉道:“也不尽然,若是将军愿意的话,小女子可以一试!”

    不远处,忽必烈听罢此言,登时笑了起来:“就连我都无法破开这铜门,莫非你就能够打开此门?”

    “若是我打开此门呢?”萧月冷笑一声,反驳道。

    忽必烈连连摇头,嗤笑道:“莫说你根本打不开此门,就算你打开此门,也不过是自求生路罢了。既然如此,那我又何须做出承诺。”

    孟珙听了,也感觉忽必烈此人有些嚣张,心道:“好个小子,倒是滑头的很。”复有看向萧月那神色若定的样子,便道:“若是你能够打开此门,助我等从这里逃出,我孟某愿意助你完成三件事情,如何?”

    “素闻孟将军信义为本,如今看来果然干脆。”

    侧目瞥了一眼忽必烈、张柔两人,萧月朗声说道:“第一件事便是你必须确保我俩安全,不得受到那两人袭击。这一点,想必也不困难吧。”

    孟珙颌首回道:“当然!那第二件事情呢?”

    萧月沉思片刻,又道:“想必孟将军也知晓此地乃是秦始皇陵。而昔日始皇为了筑造此陵,可谓是费全国之力,六国之财亦是聚于咸阳。可以说这秦始皇陵之中,纵然没有传国玉玺,但其余珠宝想必也是数量极多。既然如此,那第二件事情便是将军便需要允诺,若是我等从这离开之后,陵寝之中所得财宝我等要分一半!毕竟我赤凤军之中底蕴薄弱,急需这批宝藏充为军用。”

    “一半?自然可以。”

    孟珙想了一想,旋即颌首,又问:“那最后一件事情呢?”

    他本为宋朝将军,自是不缺财宝,而宋朝朝廷向来丰腴,对这些财宝亦是不甚稀罕,既然不涉及到传国玉玺,便是分出一半又有何妨?

    “至于第三件事情我尚未想好。还是等以后再说吧。”

    萧月稍微想了想,却发现此刻自己并无其他意愿,便暂且将这第三件事情搁置。

    对此,孟珙也是无奈,只好提醒道:“记住了,这两件事情只有你能破开此门,带着我等从这里开才行。”

    萧月充满自信的笑了笑,道:“我既然敢由此要求,那当然有足够的信心。”神念一动,一柄漆黑长剑已然入手,而她凝视眼前铜门,万千剑气纳入手中长剑,却未曾激起半点异状,仿佛它本该就这般模样来,但萧月却可以感受到长剑之内,那已然凝聚于一处的锐利长剑。

    随后长剑一挥,眼前铜门应声裂开,露出其中场景来。

    见到这一幕,忽必烈顿时惊讶起来:“好锐利的长剑,没想到你居然真的破开此门了?”

    忽必烈也曾和萧月战斗过,自然知晓萧月虽然剑术超绝,但其锐利剑气却未必能够强破此门,如今能造成眼前情况,应当是其手中长剑所为。

    “当然!”

    萧月微昂下巴,透着骄傲,旋即通过铜门。

    孟珙凝目望去,忽的说道:“若是我没看错,你手中之剑应当是湛卢吧!”

    他这话顿时惊起众人,无论是张柔、忽必烈,亦或者是萧星皆是一脸诧异看着孟珙。

    “湛卢?”萧月摇摇头,诉道:“这剑乃是我自阳炉之中得到的,我根本不知晓它的来历。只是先生如何断定,此剑便是传说之中的湛卢宝剑?”

    孟珙一指那长剑剑鄂之上的铭文,诉道:“这两个铭文乃是周朝文字,其寓意便是‘湛卢’,而根据《越绝书》所言,湛卢乃是纯黑之剑、锐利无当,倒是和此剑甚是契合,故此有此一问。”想了想,他又是提醒道:“而在战国时代,此剑乃五名剑之首,号称‘君有道,剑在侧,国兴旺。君无道,剑飞弃,国破败’,它既然认你为主,那你便要好好护持,善用此剑,知道了吗?”

    萧月立时颌首,说道:“先生所言,小女子受教了。”

    之后,五人又是踏入下一个地宫,不出所料这个地宫又是有一个铜门,但是这铜门虽是坚固,但是还是难以承受湛卢之威,也被整个劈开。

    而等到通过这个铜门之后,众人莫不是感觉目不暇接,只因为眼前一切太过震撼。

    地面之上,华夏山河尽数显示在上面,每一处莫不是纤毫毕露,让人看的真真切切,更有一座座都城立于上面,其中光点浮动,似是象征着其中居住的巨人,而在那一条条的河流之中,无数水银就像是大河一样,缓缓流淌着。

    于天板之上,更有无数明珠嵌入其中,每一颗都代表着天上的星辰,仿佛漫天星河散落人间一样。

    至于周围的偏殿之中,更不知晓究竟堆满了多少的金银财宝,只知道从那里面,无数金银光满随着玉石、珍珠一起闪烁着各类颜色,晃得人无法逼视。

    然而更让人瞩目的,却是悬于殿中木棺之上的一物。

    它便是那皎洁月光一样,释放着无量清光,将整个地宫照亮,而在清光之内正悬着一枚玉玺,它就那么的漂浮在空中,不断的旋转着,将上面的每一道纹路,尽数现实出来。

    且看这方玉玺方四寸、高三寸六,其上发出莹莹清光,清光柔顺若水,宛如月华一般,令人感觉分外清冷;其色碧蓝,恰似苍穹之蓝,其中偶有白玉夹杂,正如白云点缀,让人感觉若是将其握着,便似将整个天空也掌握在手中;其质更是纯粹剔透,可谓是纤毫毕露,尽数展现在众人之间,甚至可以让人看见,在其最深处之中,似乎有一道氤氲之气凝聚其中,不住盘旋,但若是仔细去看的话,便会发现这氤氲之气竟然是有万亿光粒构成。

    它们在其中不住旋转,似是永无定时。

    “这便是传国玉玺?”

    神念一扫,四人目光皆是落在这方玉玺之上。

    自其上,他们分明感受到了其中所蕴含的庞大而且摄人的力量。

    但忽必烈却有疑惑,又问:“但是不是说传国玉玺有一角缺损,后来被人以黄金补之了吗?此物并无缺损,难道不是传国玉玺?”

    “不!这东西应该就是传国玉玺!”张柔摇摇头,双目始终看着那一方玉玺,回道:“浩瀚无垠、亘古烁今。除却了传说之中的传国玉玺,难道还有别的吗?”复有思考了一下,又道:“至于那破损之事,只怕乃是后人伪造,其目的便是为了掩盖传国玉玺的真正相貌。”

    唯有在见到真正实物之后,他才能确定这便是传说中的传国玉玺。&lt;/div&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