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百二十八章争执中盟约破碎,地宫内尸体遍地
    “张柔?你这是什么意思?”

    瞧见这一幕,孟珙如何不知两人之间发生的事情,厉声呵斥道。

    张柔眉梢微皱,神色坦然的回道:“我不过助她摧毁丹炉罢了,又没进攻她?”说及此时,他反而一脸被冤枉的样子,反驳道:“谁料到那丹炉竟然如此厉害,若非我及时逃出,只怕也要陷入其中。”

    “哼!”

    萧月怒斥一声,喝道:“摧毁丹炉,我一人即可!何时轮到你插手?你这厮名为出手,实则害我!这番作为,你当别人是傻子吗?”说到激动时候,萧月更是脸色通红,气喘吁吁,显然也是被那炉火伤的不轻。

    张柔漠然以对,但忽必烈却面带讽刺,讥诮道:“你这贱婢,倒也伶牙俐齿。但若非德刚仗义相助,咱们还不知道会在这里待上多少时候?”

    “是这样吗?”

    孟珙又是看向萧月,想要知道她的说法。

    他毕竟受了张柔舍利,更考虑到张柔、忽必烈乃蒙古统帅,若是在这里杀了对方,只怕会遭到对方更激烈的反攻,所以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下,就没有出手!

    萧月深吸一口气,努力的让自己平复下来,冷眼撇了孟珙一眼,诉道:“张柔,不可信任!”

    此刻,赤凤军虽和宋朝缔结联盟,但赤凤军实力薄弱,不过是宋朝用来牵制蒙古的棋子罢了,更因为其统领乃是女子原因,所以一直都被排挤。

    孟珙自觉惭愧,又见远处兵马俑全数崩裂、不负所存,只好诉道:“道路已经打通,我们可以走了!”

    自那混元一气阴阳炉被毁之后,兵马俑也彻底崩溃,整个坑道也恢复平静,而在坑道尽头,却有一道微弱光辉射来,让人勉强能够看清楚周围状况。

    不管这坑道尽头究竟是出口,亦或者是藏着传国玉玺的地方,既然大家都走到了这里,那就只有继续走下去了。

    这时,忽必烈忽然侧目看着萧月一眼,狞笑道:“贱婢!既然这兵马俑已经被破,那之前的盟约便已作废。所以,你可得小心一点,如果落到我的手上的话,我可不会让你轻易的死去!”

    “谁胜谁负尚未知晓,你这厮便如此猖狂?”萧月反击道:“就怕到时候,死的可能是你!”

    忽必烈眉间一挑,还想继续争辩,张柔已然感觉等待太久,便从旁劝道:“殿下,如今最重要的还是从这里逃出去,还是莫要在这里继续耽搁了!”这一说,忽必烈自觉和萧月争吵毫无用处,反而平白无故降低自己身份,便收住嘴不再谩骂,和张柔一起朝着远处光亮处走去。

    他这一失踪,已经过去起码也有一周时间,若是不快些回去,就怕哈剌和林生变,到时候若是天可汗之位落入他人之手,那就欲哭无泪了。

    两人急于离开此地,已然走在众人之前。

    其后孟珙早已提高警惕,这地穴之内危机重重,就怕前方还有如同兵马俑一样的陷阱,有他在中间护持,也足以确保身后两人的安危。

    至于萧月、萧星两人,一方面有石卵需要照料,一方面萧月也身负重伤,短时间内难以再战,便跟在最后面,如此一来就算是有陷阱,也有别人抵挡,却是万万轮不到她们两人。

    五人一起走在坑道之中,沿途中虽有陷阱,但比之兵马俑逊色太多,终究无法抵御地仙之能,走了不知多少时间,终于来到了坑道尽头,然而众人齐齐望去,却未曾见到熟悉天空,便感觉心中诧异无比,想道:“不是出口?”

    “那这里是什么地方?”

    走到这里,忽必烈方才发现这坑道尽头,乃是一堵厚实宫墙,宫墙甚是坚硬,便是他运转一身元功,也无法撼动分毫。而在宫墙之上则是一道铜铸闸门,铜门约有一丈高,九尺宽,正好能够容纳一辆马车初入,而在铜门之上嵌着数十颗明亮无比的南海珍珠,每一颗珍珠皆有鹅蛋大小,自其中自有清冷光辉照出,驱散了这里的黑暗。

    仅是其中一枚便价值千金,那人却将此物充当照明装置,可见建造者究竟如何强大。

    立在一边,张柔双目已然落在那铜门之上,指了指闸门之上的小篆文字,诉道:“若是我没猜错的话,只怕这里乃是秦始皇陵!”

    孟珙靠近一看,当机颌首说道:“这文字的确是先秦小篆!”复有感叹道:“没想到我们居然跑到了秦始皇陵这里来了?”复有看着眼前闸门,疑惑更是深沉许多。

    “秦始皇陵?不是在咸阳吗?为何我等会出现在这里?”萧星有些惊讶,张口诉道。

    孟珙回道:“不清楚。不过应当和那传国玉玺有关!毕竟那传国玉玺便是秦始皇所有,其中更是存着不可思议的力量。若是因为我等在开启艮丘时候,意外激活传国玉玺的力量,进而打开通往秦始皇陵的通道也说不定。总之情况尚未确定,一切都还没有水落石出。”

    “若是按照你所说的,莫非传国玉玺便存于这里?”萧月双目立时热忱,直愣愣看着闸门。

    若是能够得到藏在这后面的传国玉玺,那她便可以将自己的主公复活了。

    听闻此话,忽必烈眼中热切一闪而过,装出一副委婉模样来,诉道:“纵然能够得到传国玉玺又如何?我等如今受困地下,若是再不找到出口,补充水分和粮食,那只怕就会饿死在地下。”

    “没错。不管如何,我等都要从这里离开。”孟珙轻轻颌首,旋即便看向闸门,诉道:“如今入口已然没了,若是能够通过这秦始皇陵找到离开出口,或许也能从此地顺利逃脱。”

    张柔当机诉道:“既然如此,那我便将此门打开吧。”说罢,已然运转一身玄功,两只手掌插入地面,将这万钧之中的铜闸门生生托起,露出了一道略显狭窄的通道。

    其余人见了,亦是一样鱼贯而入,进入到这个不知封闭了多少时间的地宫之内。

    似是感应到有人出现,四周围皆是“蓬”的一声,便凭空冒出无数火炬,火炬相隔约有一丈长,将整个地宫全然展现出来。

    萧星翻身一起,正欲踏步巡视周围,却听“咔嚓”一声,便感觉到脚下似乎踩到什么,借着火光低头一看,立时便见到一根腿骨横在眼前,又是扫过周围立时便见到数十具骸骨凌乱散于坑道之中,上面更有一些裂痕来。

    被这一吓,她赶紧抓紧萧月手臂,诉道:“这里怎么这么多尸体?”

    “这些应当是被杀的工匠。”孟珙俯下身子,仔细的看了一下这些骸骨,又道:“你看这些尸体身上,皆是携带着铁斧、铁尺之类的东西,便知晓他们乃是建造这个秦始皇陵的工匠。”借着又指了指远处一道门,说道:“若是我等所猜没错,在这道门之后,应该就是通往陵寝的通道了。”

    众人定睛一看,便见到和大门正对面,也有一个门。

    这门也是以铜铸成,但和第一道门上下开合不一样,这道门却是相对的,看样子似乎是能够推开的。

    张柔诉道:“这就是了。据司马迁记载,:大事毕,已藏,闭中羡,下外羡门,尽闭工匠藏者,无复出者。”复有感叹道:“看来这里真的是秦始皇陵了。既然如此,那我们不如就一探究竟,看看这里面究竟藏着什么秘密。”随即走到那铜门之前,双手抵住铜门一起用力,但是纵然他有无上神通,但是却依旧难以撼动眼前铜门。

    “怎么了?打不开吗?”忽必烈也是诧异,他跟着也是双手抵住铜门一起用力。

    但是无论两人如何用力,这铜门就是分毫不动、一点动静都没有。

    忽必烈见到这铜门始终不曾打开,立时便恼怒起来,喝道:“既然如此,那就看我如何将你推开。”双手猛地一推,重重劲气直接冲出,然而这足以摧破城墙的浩然掌气,却未曾伤到这铜门半分,依旧是坚固非凡。

    “推不开?”

    孟珙也是感到诧异,一样运起无上神通,万千刀芒凝聚一体,“砰”的一声便朝着大门砍来。被这一砍,大门晃了三晃,但除却将上面尘土抖落下来,却是丝毫未曾造成伤势。

    萧月见了亦是咂舌不知,感叹道:“好硬的大门,难怪这些人被困死在这里。”

    若非这两道门坚固非凡,当初那些被埋在这里的工匠如何会被困在这里,终其一生也无法逃脱?

    “看样子在这铜门之后,应该还有什么东西顶着,否则以你我之威,如何会惧怕这区区一个铜门?”孟珙连连摇头,不免有些失望:“若是无法打开这道大门,只怕终其一生,我们或许都无法从这里顺利逃出去了。”又想到如今时候南朝内外交困,只有赵葵一人,只怕难以抵御蒙古进攻,脸上就不免流露出几分哀伤了。

    至于那张柔、忽必烈两人,亦是满脸恼恨盯着铜墙,似是要将其彻底撕碎。

    但铜墙依旧坚硬,更没有丝毫损坏的痕迹。

    至于那满地骸骨?

    它们只是用那黑洞洞的没有眼球的头颅看着五人,似是在诉说着众人的未来,也会和这些人一样,成为躺在这陵寝之中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