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百二十七章剑光动烈焰难掩,丹炉毁恩怨再添
    但是这兵马俑实在太多,层层叠叠宛如滔滔海浪。

    尤其是在最后的阶段,这兵马俑简直就像是无穷无尽一样,上一秒你才将其摧毁,下一秒它便又是出现在身前,逼得你不得不又是奋起力量将此摧毁。

    面对这层层叠叠近乎无穷的兵马俑,萧月、张柔虽是厉害,但终究难以坚持下去,很快的气力便开始降低下来,无法将眼前的兵马俑尽数摧毁。

    这时,孟珙身形一晃,也是一样出现于此,但见他双手朝前一递,立时从身前兵马俑之上,夺下两柄青铜兵刃。双刀猛地一挥,万千刀芒爆射而出,尽数纳入兵马俑体内,“砰”的一声这些兵马俑登时粉碎,炸成无数碎屑。

    仅是这一下,便起码灭了一大半兵马俑。

    孟珙实力,自然是甚是厉害。

    然而混元一气阴阳炉还在源源不断制造着兵马俑,而且不一会儿就将整个坑道,又是重新填满。

    以源源不绝的力量耗死对方,这才是这丹炉厉害之处。

    对此孟珙虽是奋力抵抗,但他力量也是有限,很快的便感到气喘吁吁,又对着两人喝道:“快走,莫要耽搁时辰!”一声怒喝,凭空出现出两个黑洞,黑洞另一边正是坑道尽头。

    萧月、张柔不敢懈怠,立时便窜入孟珙打开的黑洞之内,待到睁开眼后,便见眼前空荡荡,乃是一片约有三十来丈宽阔的圆形广场,广场两侧分别立着两个高炉,很明显正是张柔所述的混元一气阴阳炉。

    “那便是阳炉?”

    萧月眉梢微皱,望向属于自己的目标。

    虽是被重重红云笼罩,但隐约只见可以见到阳炉色泽黝黑,但在炉心烈焰炙烤之下,却隐隐透着一股赤红之色,而在那镂空缝隙之中,更可以看到炉心之内,一道道炽白炉火恰似巨龙一样咆哮,偶然间从缝隙喷吐出来,转瞬间便将周遭十丈之内全数吞没,就像是整个空气都在焚烧一样,让人只是看着就感觉身体燥热无比,像是随时随地都会**。

    萧月对此也是咋舌,不知晓这火炉究竟是如何做到千年不灭!

    但她又岂是那等轻易放弃之人?

    无量清光自手中长剑尽数射出,立时便将这漫天火云劈开,露出一条仅能容纳一人来回的道路,随后剑芒飞射直刺阳炉,“砰”的一声剑气顿时崩碎,仅仅是在那炉身之上溅出一些火星罢了。

    “好个坚硬的铁炉。这玩意究竟是怎么制造的?”

    萧月睁圆双目,完全是傻了一样看着那铁炉,她自诩玄通了得,举世之内绝无抵抗之物,没想到今日时候,竟然在这铁炉之前没用了。

    不过一想这铁炉经历千年炙烤未曾损毁,只怕也并非寻常之物。

    若要将其击破,只怕尚且需要特殊方式!

    萧月一念身后妹妹,再次下定决心,浩然剑光再次击出,漫天火云登时溃散,露出丹炉真容来。

    这丹炉约有十丈之高,上下共分三个部分,顶部位置乃是一个活塞状东西,似乎是可以上下移动,每当上升时候便有无穷焰气从炉中射出,起到降压的作用;而中间部位则是核心位置,里面炉火正在不断燃烧,从其中更是可以隐隐听到那阵阵咆哮之声;而下方位置却是八条巨腿,巨腿甚是高大,约有三丈之高,和三层小楼房一般大小,将整个丹炉撑了起来,中间则是空的。

    正当此时,那八个巨腿之内蓦地有红光闪过,于巨腿之内一个兵马俑立时现身,从其中走了出来。

    “原来那些兵马俑就是从这里诞生的?”

    亲眼目睹兵马俑出现场景,萧月心中有所恍悟。

    而在这时,那几个兵马俑也似察觉到萧月存在,便一起组成一个战队,朝着萧月这边冲来。

    这几个兵马俑似乎和外面的兵马俑不太一样,通体色泽黑沉应当是钢铁锻造而成,手中长剑也是透着黝黑之色,可以说比外面的兵马俑起码要高上一倍有余。

    似是察觉萧月存在,八个兵马俑齐齐一跺,身上尚尚存赤红烈焰,具是朝着这边走来。

    待到来到萧月身前之时,八个兵马俑立刻便将后背背着的长戈取出,朝着萧月猛地一挥。这一挥自然是力大无穷,更从长矛之中射出凶猛烈焰,若是稍不注意便会被烈焰炙烤。

    萧月虽是躲过,但看到这八个与众不同的兵马俑,便知晓这八个兵马俑应当乃是负责守炉的,否则断然不会如此厉害。

    又见八人手持长矛具是一起刺来,萧月神色微怒,喝道:“一群泥塑之物,莫非以为便能够和我匹敌?”手中昊光再现,眨眼间便朝着这兵马俑袭来。

    “轰隆”一声,这兵马俑遭受锐利剑罡袭击,整个身躯立时后退数步。

    然而它们身上铁甲并无丝毫痕迹,显然并未受伤。

    看着这一幕,萧月心中更是惊讶,心中暗想:“这玩意身上铁甲竟然如此厉害?居然能够暂时挡住我的断霄圣剑?”复有看了一下那铁炉,不免有些怀疑:“不过看其色泽,只怕和那丹炉乃是同一玩意筑造而成的。若是这样,那我就要看看这东西,是否当真坚韧无匹!”

    心念一动,萧月足下轻点,身形犹似灵蝶一样,蹁跹飞舞之中避开了锋锐长矛,眨眼间已然欺入一个兵马俑身边之处,然后手中长剑犹如漫天暴雨,朝着眼前兵马俑戳来。

    自手腕、手肘、肩膀等脆弱之处,再到脚踝、膝盖乃至于腰间,最后到喉咙的地方,凡人类脆弱之地皆是未曾错过,全数被这漫天剑网扫过。

    受此袭击,兵马俑莫说是战斗,就连是想要移动,都显得特别困难。

    终于,“叮”的一声,于喉头之处发出一阵响声。

    这一下立时便让兵马俑“砰”的一声跪倒在地,整个身躯之中亦是开始泛红,萧月察觉不妙身形一纵,已然跃到十丈之外,然后便听到“轰”的一声,兵马俑整个身躯彻底碎裂,变成一滩碎片。

    “原来咽喉位置,便是弱点吗?”

    萧月嘴角微翘,又见其余七个齐齐冲来,剑锋微翘对准七个,蓦地运起无上元功,七柄长剑乍然现身,“咻”的一声便凌空射出,正好插在咽喉位置。

    被命中致命位置,这七个兵马俑也尾随之前那个,一起变成烟尘碎片。

    复有瞥见远处高炉,萧月心中已然明了:“若是这样,那我明白究竟应该如何去做,方能将那阳炉摧毁。”而远处高炉,也似是察觉到自己危险,自其中登时便有无穷烈焰喷涌而出,将周围烧得是赤红一片,就连空气之中的养分也被整个烧尽,只留下一片有毒气体。

    对此,萧月早已屏住呼吸,心思尽数收入体内,已然是一片澄净,观想着体内剑心,旋即长剑一挥,漫天剑光聚敛一处,自漫天红云之中穿破,“砰”的一声便打在阳炉顶部位置。

    此处乃是泄压阀一样的东西,一旦被摧毁,丹炉之中烈焰便无从泄压,内部压力只会越来越高,直到最后撑破整个丹炉。

    正如萧月所料,这泄压阀一旦损坏,那丹炉之内的炉火已然是越来越旺,由炽白之色越来越深,直到最后已然变成深蓝一片,至于那丹炉也是一样越来越盛,“砰砰砰”上面约束用的铁环全都炸裂开来,整个丹炉瞬间膨胀一圈,似是察觉到危险,又见其上纹路全数悬浮起来,一起发出阵阵清光,似是要压制其中炉火,但炉火炙热已然无从压制,直到最后清光越来越盛,透着一股危险讯号。

    正在这时,自旁边忽有一道掌印射去,正好打在那丹炉之上,令清光晃动一下,“砰”的一声瞬间崩溃。

    萧月侧目一望,立时便见张柔已然退入坑道之中,立时喝道:“你这厮正在干啥?”

    “我只是见你还未破鼎,故此助你一下。”那张柔微微一笑,身形瞬间纳入坑道之中,消失无踪。

    “好个家伙,竟然坏心暗藏,莫非你以为我当真不敢杀你?”萧月立时嗔怒,复有转头看向那丹炉,便见失去了这清光束缚之后,丹炉之内赤芒大显,就似一轮烈阳一样,已然将整个洞穴照的都是赤红一片,连忙将手中玄阳至心珠祭出。

    于此同时,那红芒瞬间崩溃,整个丹炉也再也撑不住,“轰”的一声整个爆裂,无穷烈焰自炉内滚滚而出,席卷整个广场。

    而在这时,且见玄阳至心珠光芒一现,萧月已然从原地消失不见。

    待到重新出现在萧星身边,她轻启微唇,顿时吐出数点鲜血,而在手中那玄阳至心珠上面,道道裂痕尽显,随后“砰”的一声便化作漫天尘埃,却是被那炉火波及,给生生烧毁了。

    萧星一脸紧张,连忙运转玄功,助萧月疗伤,口中亦是问道:“姐姐,你莫要说话,我且助你驱逐体内火气!”

    待到功行一周天之后,萧月脸上顿时变得酡红无比,身躯之上亦有无数赤气浮现,旋即气走手少阳经脉纳入双指之中,朝着远处骤然一射,“砰”的一声便在岩壁之上戳出一道深及丈许的深痕,上面更有点点焦痕,正是之前侵入萧月体内的火毒。

    “哼!”

    双目微睁,萧月冷冷撇过远处张柔、忽必烈两人,显得分外恼怒。

    很显然,她对之前张柔那一举动甚是不满,若非自己身具玄阳至心珠方才逃走,只怕早就卷入那阳炉爆炸之内,一起殒命了。

    “”

    :,,gegegeng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