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百二十六章求生路短暂联合,阴阳炉自成一体
    另一边,忽必烈、张柔也从兵马俑之中脱困,一脸愁容看着这坑道之中的兵马俑。

    以他们两人力量若要强闯,也并非不可能,但消耗毕竟巨大,更有萧月、萧星还有孟珙三人在旁虎视眈眈,自然也不愿意枪打出头鸟,成为别人的靶子。

    “各位!”

    就在这时,张柔转过身来,对着众人就是躬身一辑。

    萧月立时紧张,五指攥紧手中长剑,沉声一喝:“你想要做什么?”正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眼前这人平白无故就对人鞠躬,那定然是没安好心。

    张柔瞧见萧月紧张模样,不免摇摇头,露出一副苦笑模样来,旋即解释道:“两位应当知晓,我等若是无法从这里脱困,只怕就会死在这里,既然如此那我等不如一起联手,闯过这军阵?”

    “联手?”孟珙眉梢一动,透着几分狐疑,诉道:“若是尔等如十年之前一样,暗施手段加害我等,那又该如何?”

    孟珙所述乃是十年前蒙宋联合攻灭金朝一事,彼时他便成名已久,被当今宋朝官家封为元帅,负责攻灭金朝,而当时候蒙古为求能够围歼金军,便借道南朝川蜀一代,好能够绕开金军主力,攻其腹背。

    但是蒙古向来残忍凶暴,为了能够征收足够粮食,竟然在宋朝国境之内烧杀劫掠,当初萧月、萧星两人的父亲萧逸,便是死在了这场劫难之中。

    张柔神色一愣,复有垂下头颅,回道:“若是如此,那尔等无需废话,便可直接取我项上人头,而我也绝不会有半分怨言!”

    孟珙听了,立时便有些动摇。

    然而一边却传来萧月骂声。

    只听她银牙切切,盯着张柔、忽必烈两人的眸中尽是炽热烈焰,喝道:“你这厮本就该死!更何况你这厮就算是发誓粉身碎骨,与我又有什么干系?届时你若是逃了,我又如何才能杀你?若是杀了你,我又岂会在乎你有什么怨言?”冷笑连连,她看着张柔那所谓正气凛然的样子,却感觉喉中似是堵着一口浓痰,真想现在就啐到对方脸上:“你这厮脸皮当真厚比长城、高如泰山,竟以这等无法兑现之事诓骗我等?”

    被这一说,孟珙立时收起心中动摇,瞧着张柔的神色,亦是带着怀疑。

    “当然,如果你要表现出合作诚意,至少也得给出足够砝码,否则我们又岂能相信你们?若是以为所谓诚意便能让我们放下干戈,那当真是痴人说梦!”萧星在一边亦是诉道。

    她们对蒙军素无好感,若是有机会灭掉眼前两人,自然是毫不犹豫。

    如今时候之所以呈现僵局,不过是实力不够,暂且妥协罢了!

    而且石卵也在身侧,若是因为她们两人厮杀,令萧凤出现什么问题,那就真的是万死莫辞了!

    被两人一阵嘲讽,忽必烈却是忍受不住,威胁道:“若非你们两个贱婢跃入其中,我等何至于受困于此?还是说,你以为我不敢杀了你们?”

    “真真好笑!”

    萧月又岂是那害怕的主儿,亦是一样反讽道:“我两人跃入此地只是为了寻找传国玉玺,好将我家主公复活。与他人有什么干系?倒是你们两人——”上下打量了这君臣两人,萧月嘴中更是笑了起来:“若非是贪求传国玉玺,如何会跃入地穴之内?如今被困地穴,不过是尔等未曾料到罢了,和我两人有什么关系!”说到这里,又是下了定语:“素闻蒙人狡猾奸诈,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忽必烈听闻此话,更绝心头恼恨无比:“好!好!好!待我出去之后,看我不杀了你们两个?”

    他自出生以来,便富贵加身、荣贵至极,何时受到如此污蔑?

    只是张柔却连忙上前,将忽必烈拉住,陈恳的央求道:“殿下!如今时候最关键的是从此地脱身,而非继续纠缠下去,否则你我都会死在这里!”

    听到这话,忽必烈眉间怒意虽盛,但也知晓此间之事,便道:“那好,这里的事情便全都交与你来处理。”说着,便扭过头去不去看人,双手负在背后,两眼亦是紧闭,已然是对眼前一切浑然无视,只是将所有事情皆是交给张柔处置。

    张柔这才松口气,重新对着三人又是一拜,又从怀中取出一物来,手掌摊开便见此物约有拇指大小的金黄之物,通体散发神圣之气,教人感觉分外平静。

    看着此物,张柔脸上有些心疼,然而一想如今状况,他只有诉道:“此物乃是禅宗祖师六祖慧能遗留舍利。乃我昔日偶然所得,正是因为此物方才突破桎梏,成就地仙修为。若是将此物赠予尔等,不知可否达成盟约?”

    “若是此物,那的确是有些分量!”孟珙一招手,立时便将此物收了,诉道:“你的条件我应允了!”

    萧月见就连孟珙都已答应,无奈之下也只好应道:“那好!但仅限于这里。若是离开此地,亦或者发现传国玉玺之后,这盟约便宣告终结,明白了吗?”

    “自该如此!”

    忽必烈冷笑连连,自然也不是那会因一纸盟约而放弃追逐传国玉玺的梦想。

    掌握传国玉玺,进而有争霸天下的资本,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然而这一切的前提,那就是他还活着。

    若是死了,这一切可就都没了!

    五人既然缔结盟约,那便开始行动起来。

    张柔旋即诉道:“之前我和殿下和那群兵马俑厮杀时候,曾经见到在这坑道尽头之处有两具火炉。这火炉甚是巨大,炉中烈焰异常灼热,每有一个兵马俑死后,便有一具新的兵马俑在火炉之中诞生。所以我觉得,唯有将那火炉摧毁,否则难以击败兵马俑。”

    “你是怎么看到的?”

    萧月有些诧异,抬起头扫了一下张柔。

    本以为这厮只有蛮力没有头脑,没料到这厮竟然抢先一步,确认了这些兵马俑的来源。

    张柔嘴角微翘,颇为自豪的说道:“这件事情并非我能做到的,完全是殿下所为。殿下那些狼影具备搜查扫描之用,自然能一探里面究竟如何。”说着,他手中金光一闪,便将通道尽头场景显现出来。

    这是一个圆形广场,一边乃是用洁白的汉白玉铺就而成,另一边乃是纯黑的黑曜石铺成的,而在两侧分别立有两具火炉,其中一具通体赤红,温度极高甚至烧的空气也,炉火极高近乎炙白,另一具却是寒意浓浓,炉中之内飘着一团幽冷磷光,叫人看着便感觉胆战心惊。

    一阴一阳,一白一黑,却是构成一副混元太极模样来。

    “原来是混元一气阴阳炉,难怪能够持续不断,令兵马俑源源不断,形成眼前战阵?”孟珙心中了然,旋即诉道。

    他熟读经典,自然知晓此物于道家之中,也算是极其上乘的丹炉,一者炼体、一者炼魂,两者并用便可源源不绝,制造无数傀儡,供自己驱策。然而此炉也有缺陷,先说耗资巨大不假,其次一经完成,所造之物尽显一物,其他之物更无制造的可能,若要炼造别物就需要毁去重造,更是消耗巨大。

    更重要的是,此物虽是能够利用泥土以及牺牲士兵生魂持续不断制造傀兵,但无论是数量以及行动范围皆有限制,所以便被弃之不用,也并未得到推广。

    未曾想,却有人将此物用在守陵之中。

    “既然如此,那只需将那火炉毁掉就可以了?”萧月微微一笑,充满自信。

    张柔阖首回道:“没错,只需同时毁掉这两具火炉,那便可以彻底摧毁这些兵马俑!我身俱佛光,不惧生魂嘶吼,可前去摧毁阴炉,而你剑术高绝,可前去破掉阳炉。如此一来,我们便可从这里逃脱了!”

    诉说完毕,萧月轻哼一下,已然踏步上前,胸中自有自信,又见旁边萧月忐忑不安,便嘱咐道:“你且在这里仔细看顾好主公,我自然会破开此阵,打开通道的。”

    萧星微微阖首,回道:“我知道!”又见萧月准备面临那兵马俑,她再运玄通将一地青铜兵械聚来,化作一具铁琴,然后双手扣住琴弦,准备以琴声相助。

    另一边,张柔、忽必烈亦是做好准备,强闯眼前巷道。

    琴声乍然响起,立时便让眼前的兵马俑身上皆是一震,旋即便落下许多尘土,留下许多裂痕。

    其后狼影揉身猛扑,立时便将兵马俑扑倒在地,一阵撕咬便将其整个扯碎,变成一堆碎片。

    见到这些兵马俑纷纷倒地,萧月、张柔立时身化遁光,朝着深处奔去,无奈此地太过拥挤,更有奇异力量压制力量,两人只走到一半路程,便被那涌来的兵马俑挡住。

    面对如此困境,萧月怒容一现,手中长剑应声出鞘,登时撞碎数十具兵马俑,随后便似那刺破长空的利剑一样,朝着军阵深处一路冲去,沿途之中所向披靡,更无一人能挡。

    至于张柔,亦是运起无上掌劲,昊掌之下无从阻挡,也是将兵马俑尽数压碎,一步步甚是坚定,竟然也没比萧月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