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百二十五章兵马俑军威难憾,入口无受困地下
    话甫落,距离两人数米之外,一个黝黑黑洞瞬间出现,于其中一人缓步踏出。更新最快

    他看到忽必烈和张柔两人皆是一脸警惕,也和萧月、萧星一般,注意到壁画上的内容,不由笑了起来:“本以为这里不过是寻常地穴,没想到居然藏着这些上古典籍?既然如此,那更容不得你们再次嚣张了。”身形一顿,漫天刀光透体而出,皆是朝着两人窜来。

    这刀光看着虽是锐利,然而甫一接触墙壁,便簌然消失,并未对壁画造成丝毫影响,待到重新出现时候,竟然全数出现在张柔、忽必烈两人身侧,将这两人尽数笼罩在刀光之中。

    “好一个孟珙,当真厉害!”

    置身刀光之中,张柔虽是脸色骇然,但他却张目怒斥,于体内万千金光喷薄而出,当即将刀光击散,旋即带着忽必烈朝着深处掠去。

    他们知晓两人虽是地仙,但置身于这地穴之中,两人身形根本无法腾挪,先天性便受到极大限制,而在面对孟珙那神出鬼没的刀光,更是没有丝毫胜算,只能就此撤退。

    “走了?”

    孟珙顿感奇怪,又见那漫天金光混着刀芒四溢,将要将那壁画摧毁时候,便疾步纳入其中,佛光、刀芒好似被扭曲一样,全数涉入孟珙身躯之内,旋即聚敛一处,自手中直冲地下,在地上击出一道深深裂痕来,终究未曾对壁画造成影响。

    对这些壁画,孟珙亦是知晓其中价值,又岂肯任由这些壁画被余波摧毁?

    不远处,萧月、萧星挟着石卵一路奔行,也不知晓究竟走了多久,便见手上石卵光华越来越亮,便倍感惊讶,旋即就见于洞穴深处,却有一处有微光浮现,便挟着石卵朝着那亮光处奔去。

    紧随其后,忽必烈、张柔两人也不曾懈怠,也是一样紧追不舍。

    恰逢此刻,于周遭忽有万千立喝传出。

    “何方人等,竟敢擅闯陵寝?”

    伴随着呵斥之声,亦有无数兵戈之声响彻整个洞穴,而一匹匹泥塑战马,亦是带着身后战车缓缓驶出,一辆辆排成一列,转瞬间这个洞穴前头,已然被无数兵马俑所充塞。

    走到这里,石卵亮光已然足堪和初升太阳媲美,正好将眼前洞穴呈现在两人眼前。

    这里的洞穴应当是经过人类修整,宽度足有三丈有余,足以容纳八辆马车并排通行,高度只有一丈有余,而在洞穴之内一辆辆战车早已经准备完毕,光是眼前看到的,起码就有十万人之众,之后还有多少兵马,也是教人不敢想象。

    而察觉到萧月、萧星来到此地,这些战马皆是撩起四足朝着前方一跃而出,带着身后战车滚滚而来,朝着萧月、萧星杀来。

    一时间杀气充盈洞穴,当真是摄人心魂。

    萧月立感惊愕,暗骂一声:“看样子,难不成这里便是兵马俑的来源之地?”

    这些兵马俑甚是厉害,个个都是身披青铜战甲,手持青铜长剑,和赤凤军士兵相比虽是弱了许多,,但胜在毫无感情,能够坚决执行自己的任务,所以一旦是集结成军,那当真是望者披靡。

    萧月虽是地仙,但真元毕竟有限,杀伤上万余人已是极限,若要冲破眼前军阵,实在是不可能的事情。

    然而这浪潮一般的兵马俑已然袭来,萧月纵然不愿战斗,也不得不奋起手中长剑,激荡起锐利剑芒,和这群兵马俑厮杀起来,紧跟其后的萧星亦是奏起音律,无形音波于整个洞穴来回传动,立时便让那些兵马俑身体之上皆是“砰”的一声,裂开无数的裂纹。

    裂纹虽小,但若是兵马俑行动太过激烈,但也会牵动裂纹,令其“砰”的一声整个碎裂,化作土块来。

    两人一起配合,立时便奋起一身力量,欲要通过这军阵,前往那光亮之处。

    于两人心中,已然认定光亮之处,便是和氏璧藏匿之地,而怀中石卵所发出的光辉,也似乎预示了这一切。

    而在此刻,忽必烈、张柔两人亦是一样赶来,他们两人见到萧月、萧星已然身陷军阵之中,不免露出一些得意笑容来:“瞧这贱婢,莫非以为这样便能够躲过诛杀吗?虽然无法亲手杀了你们,但能够在这里见证你们两人死亡,也算是一桩幸事!”

    然而那兵马俑却并未罢休,也是一样将这两人纳为攻击目标,如蝗虫一样持续涌来。

    见到这冲来的兵马俑,忽必烈连忙运起一身功力,朝前猛地一挥,万千狼影直奔而出,立时便将这些兵马俑一起咬碎,化作一片片碎片,碎片转瞬即逝,于通道之中又有兵马俑一起冲来,仿佛那大海一样滔滔不绝。

    忽必烈连挥数十掌,体内真元已然耗掉一半,算起来消灭的兵马俑起码也有上万有余了,若是加上萧月、萧星,还有身边张柔所击毁的兵马俑,至少也有十万以上。

    但眼前兵马俑犹未解决,反而越来越多的样子,忽必烈便满脸骇然:“这些兵马俑究竟从何处而来,为何总是毁之不尽?”

    “依我看法,只怕这些兵马俑有什么东西控制,否则决计不会如此连绵不绝。”张柔双眉紧拧,看着整个洞穴之前,竟然就连一丝残片都没有,便察觉到了什么,张口诉道。

    另一侧,孟珙亦是一样赶来,他见到三位地仙皆被这漫天的兵马俑堵住,亦是倍感吃惊:“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居然这么多兵马俑?”富有见远处萧月、萧星陷入兵马俑重重困境之中,他玄通一运,两人身形瞬间自原地消失,出现在自己身侧,问道:“这些兵马俑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不清楚,不过前往小心,这些兵马俑是会复活的!”萧月摇摇头,看着那洞穴有些恼恨。

    孟珙颌首回道:“我明白!”看着那些正朝着这便涌来的兵马俑,他亦是心惊胆战。

    这些兵马俑不仅仅数量庞大,多达三十万之多,而且纪律严明、装备齐全,便是拿到现在的时代,也足以是横行一方的强大势力。

    另一边,那忽必烈和张柔亦是颇感吃力,只能连忙从洞穴之前撤出,跳到一侧凹陷石壁之上,胆战心惊看着那些兵马俑。

    似是觉得眼前敌人已然消失,这些兵马俑也没有继续动作,又是重新钻入洞穴之中潜伏起来。但是五人皆是明白,若是有什么人出现在前面,它们便会如同古代精锐战士一样,将眼前敌人全数歼灭。

    趁此机会,萧月、萧星也缓过起来,开始搬运真元、恢复体力。

    孟珙微微叹息,在两人身侧护持,等到那萧月睁开眼睛之后,方才问道:“说真的,你觉得我们现在处于什么地方?”

    “艮丘?”萧月有些怀疑。

    “不是!以宋朝财力,是断然无法在地下修建如此大规模的地宫,而且那些壁画,也并非赵佶所能收集到的,所以这里并非艮丘。”孟珙摇摇头,直接回道。

    北宋固然财力鼎盛,但受困于三冗问题,却始终不敢大肆兴修土木,当初赵佶便因为修建艮丘,而被朝中诸臣骂死,甚至缔造了方腊造反一事。

    而眼前的兵马俑还有那些壁画收集,所消耗的财力、物力更是远超艮丘,又岂是赵佶所能做到的?

    萧月这才感觉之前居然如此鲁莽,心中有些后悔:“既然如此,那这里是什么地方?”

    “不清楚。”孟珙摇摇头,回道:“在我们进入这洞穴之中的时候,我曾经感应到一股熟悉的波动,而那正是空间转变、物质挪移的波动。所以我们现在只怕也已经不再艮丘,而是被挪移到了另外一个地方。但是看到眼前的这些兵马俑,我却是有了一个猜想。”

    “猜想?是什么?”萧月忙问。

    孟珙回道:“若是我没猜错。这些兵马俑应当是守护秦始皇陵的兵马俑。”

    “秦始皇陵?”萧月、萧星两人皆是一震,互相对望一下,已然有所了悟:“是了,也只有这位千古一帝,才能够缔造眼前的场景。”随后又想之前发生的事情,心中更是疑惑丛生:“既然如此,那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对此问题,孟珙也只能摇头以对,弄不清楚状况来,复有苦笑一声:“更关键的是,我们应该如何出去!”

    “这个,如果我所料没错的话,这条洞穴尽头,或许便是出口!”指了指远处光亮之处,萧月有些忐忑。

    这次事情皆是因萧月而起,若非她执意进入其中,想要寻找消失偌久的传国玉玺,如何会有这种事情出现。

    眼下众人进入的地穴早已封闭,如今置身位置亦是不知深度几何,若要从其中突破,只怕需要突破近百丈深的土层,这番能力已然超过众人力量,自然是不可行的。

    而在这时,若是想要从此处逃出,或许只有将希望寄托于远处光亮之处。

    孟珙不禁苦笑一声,诉道:“看来咱们也只有强闯这条死路了!”

    很明显,四面之处只有眼前洞穴能够通往那光亮之处,至于这洞穴尽头究竟是不是出口,那边只有听天由命了。

    公告:免费小说app安卓,支持安卓,苹果,告别一切广告,进入下载安装zuopingshuji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