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百二十四章地**暗藏玄机,壁画上历史为本
    地穴之中甚是阴暗,完全没有丝毫光亮。番茄小說網 w`w-w`.`

    置身其中,萧月、萧星虽是运转元功、开启六感,但无奈这里光华尽收、毫无动静,她们已然感觉一片黑暗,浑然不知眼前究竟藏着什么东西,更有忽忽冷风吹过皮肤,教人感觉寒意浓浓、沁入心魄,令人分外惧怕,只想要现在就从此地逃走。

    唯有石卵发出莹莹光辉,照见三丈范围内,令人能够看清楚不远处的东西。

    青苔满布,藤蔓纵横,偶有水滴自岩壁之上滴落下来,打在了凸出的石块上,将此地的安静给打破。

    眉梢暗皱,萧月捏了一下萧星小手,将其拉到身侧位置,宽慰道:“此地甚是黑暗,更是似有存在着莫名的波动,能够压制神念搜索之法。我们需要小心一点。你可运转音波锁定之法,确定周围环境如何。”

    她两人皆是地仙强者,自然不惧这黑暗环境,只是这里似乎存在莫名干扰,竟然能够扰乱神念搜索。

    面对这深藏险地的地穴,纵然两位皆是地仙修为,但也只能探索周身十丈空间,根本就难以尽知地穴状况如何!

    “姐姐,我明白!”萧星微微阖首,细微不可看到,口中更是撮起阵阵音波,音波打在石壁之上反弹回来,让她能够感应到周遭情况。

    萧星亦是暗运元功,随时随地准备应对可能出现的危机。

    幽幽深渊,数不知多深多远。

    两人沿着岩壁一路下去,也不知晓究竟过了多远,方才感觉足下终于变得坚实起来。

    站稳之中,萧月稍稍松了一口气,这一呵气顿时便引起周围无数回音来回震荡,让两人不禁感觉背生寒毛,警惕的看着周围。

    等到萧月发觉之后,方才感叹一声:“原来是回音?”声音回荡,越来越远,不知道传递到什么地方,更让人感觉这里究竟有多么的空旷以及寂寥,就好像彻底的和人间隔绝了一样。

    另一边,萧星耳朵微动,旋即一直远处之地,诉道:“这里是出口。”

    她向来听觉敏锐,透过之前的声音回转,立时便发现了不远处的一个洞穴。而在石卵的荧光照耀之下,两人也很快便寻到了那一个地穴。这地穴倒是有些宽阔,约有丈许之高,足可容纳两人并肩而行,但是那石卵却有些庞大,实在是难以穿过。

    对此情况,萧月顿感困难,诉道:“这洞穴特忒小了吧?若是这样,那我等难道将这石卵放在这里?”

    “若是这样,那不如就让姐姐受着这石卵,而我进去一探究竟?”萧星亦是皱眉,旋即诉道。

    萧月神色一愣,复有摇了摇,诉道:“洞穴之内凶险无比,我岂能让你亲身进去?”又见萧星一脸祈求,便摇着头否决道:“你所擅长乃是战争攻伐之道,对单人格斗之法并不精通。若是你折在里面,我又如何向主公交待?”

    “若是这样那岂不是无法寻到了传国玉玺了吗。”萧星撇撇嘴,有些懊恼的说道。

    正当两人正感觉难办时候,那石卵整个悬浮起来,上面荧光忽起变化,却是自莹白之色开变成,而复有转了一圈,其上石粉簌簌落下,整个体积也是不断收缩,直到最后收缩到只有半人高的程度,宽度也和寻常人一样,正好能够穿过通道。

    见到这一幕,萧星立时惊住:“是主公?难道说主公真的如赵葵所说主公未死?”

    “不管究竟是什么原因,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任务,便是找到传国玉玺。”萧月心中已然下定决心,立时便和着萧月,一起走入洞穴之内。

    孰料正当两人走出洞穴时候,自远方立时便有数十道劲风扑面而来。

    “谁?”

    萧月顿时惊起,素手一挥万千剑气应声而出,将这袭来劲风尽数挡住,待到地上传来“叮咚”声音两人一起看去,才发现这来袭之物乃是一柄长箭,箭杆之上刻着字体,箭头则是精铁打造,很显然并非出自寻常铁匠之手。

    随即,自地穴深处,一个个脚步声齐整而来。

    萧月再次凝神望去,却见这些人皆是泥塑战士,立时便明白过来,先前攻击蒙古大军的兵马俑,便是来自于这里。

    正想着,那些兵马俑已然来到时身前,一个个皆是挥动手中兵戈,齐刷刷朝着两人冲来。

    萧月冷哼一声,素手一招,地上跌落长箭纷纷浮出,“刷刷刷”便凌空射出,将那顶头数十人整个打碎,碎片跌落一地,只留下那坚硬的青铜铠甲,还有依旧泛着亮光的青铜兵刃。

    然而尾随其后的兵马俑未曾退缩,他们还在继续冲锋着,对于人类来说的感情他们早已经没了,唯有执行的便是生前烙入身体的战斗本能罢了。

    “一些泥塑之物,莫非也以为能够挡住本姑娘?”

    将手一捞,萧月已然拿住一柄青铜长剑,凌厉剑罡一扫而过,立时便将这些兵马俑齐腰斩断,露出了一个宽阔的通道。

    她脚步在地上轻轻一点,便似锐箭一般朝着深处越去,紧随其后萧星亦是挟着石卵,朝着通道深处走去。不知为何,她们感觉自己越是深入通道,那石卵便会越来越亮,如今时候已经犹如一轮明月,将周围地穴全数照明,让两人行走的更加快速。

    也不知晓究竟走了多长时间,等到走到一处洞穴时候,萧月眉间已然充满困惑。

    “奇怪了?怎么感觉这里似乎是被修整过的?”

    仔细看着周围岩壁,萧月透着困惑。

    这些岩壁似是经过打磨,上面甚是平滑,并且刻着各种浮雕,从一开始的只是烤黑的炭笔的寥寥数笔,再到后面用尖石、石斧划出的一道道凹痕,再到后面的用各种颜料绘制的各类动物、狩猎图像,然后便是一列列奇异文字,于文字旁边则是各种图像,似是在用这些文字指示那些图像的涵义,直到后面干脆就是用一幅幅青铜壁画,上面也一样刻着各种铭文,构成了一系列的奇妙的图案。

    整个壁画绵延足有数百米之遥,让人全然沉浸其中,浑然忘却了自己此行的目标。

    “而且你看这些图画,似乎是在诉说着什么?”

    萧星一指眼前壁画,双眸之中已然透着惊奇,然后一点最开始的那副壁画,诉道:“你看这幅图像,似是在诉说人类的诞生!”

    萧月顺着手指看去,便见于墙壁之上,一轮烈焰高悬空中,其中似乎盘膝坐着一人,底下有许多人全都跪拜在地,似是在祭奠一样,而之后也有各种图像,或是人类躲避山火、或是人类躲避水灾,或是人类躲避野兽的诸多场景,虽然每一个图像看起来都甚是简单,但是那不过寥寥数笔便勾勒出的图像,却教两人皆感心中一震,感受到人类其中历经重重劫难生存至今的伟大信念。

    “果然如此!这里似乎是诉说人类从诞生,再到建立部落乃至于皇朝的整个过程!”

    沿着洞穴持续前进,两人也见到了越来越多的壁画,其中有黄帝会盟的历史,也有诛杀蚩尤的逐鹿之战,更有大禹治水、夏启立商的典故,商取代夏,周伐商纣王的事件,也全都被印在这壁画之上,让人看着感觉心惊动魄,似是感受到了华夏民族历经千年延续下来的深厚沉淀。

    “若是能够将这里的一切记载下来,那定然对整个华夏,乃至于现行儒家思想的一次冲击。”

    彼此对望,萧月、萧星皆感心潮澎湃,完全是出于本能,她们觉得这里的一切,似乎都会对现在的体系造成影响,便努力的将这一切记忆在心,准备等出去时候,将上面的东西一一展现出来,让众位士子一一观看,知晓那被尘封在历史之中的一切。

    正在此刻,于远处忽有一人横空拍来,喝道:“贱婢,今日定让你葬命于此!”

    透过声音,萧月立时便认出那人乃是忽必烈,正欲躲避时候却见旁边众多石壁,便身形一顿,亦是一样一剑刺出,口中亦是喝道:“好个鞑子,休想毁我华夏遗迹!”

    怒意一冲,剑气凝练成型,立时便将冲到眼前的贪狼整个击散,随后更朝着忽必烈直接刺来。

    忽必烈倒也不愧是年轻天才,只见他身上光辉一闪,立时便将刺来剑光整个咬破,未曾伤到自己,虽是如此但余威横扫整个洞穴,已然将许多壁画震碎。

    萧月见到这模样,更觉得心中甚是可惜,一手拉着身侧萧星朝后掠去,诉道:“我们走!”

    此地存有诸多记录华夏上古文明的壁画,并非战斗的好地方,所以萧月便要离开这里,以免两人交战毁掉了这个地方。

    忽必烈瞧见远处眨眼消失的身影,暗道一声可惜了,复有抬头看着周围壁画,眸中已然透着阵阵杀机,就要挥掌将这些壁画全数摧毁,然而远处一人却是飞掠而来落在他的身边,诉道:“殿下,孟珙已然赶来,我等还是快些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