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百二十三章战局平定三军撤,艮丘恢复地穴走
    然而正当萧月欲要跃入地穴时候,萧星却一伸手,立时便将其抓住。

    萧月顿时惊住,扭过头呵斥道:“妹妹。你快放过我,不然失去这次机会的话,还不知晓究竟要等多长时间才能复活主公。

    萧星却将手一抹,拭去双颊泪痕,神色已然平静下来。:“这一次生死未卜,不如就由我们两人一去去吧。”

    “什么?”身后众人顿时诧异,而成风亦是张口问道:“若是两位主事都离开了,那我们应该如何?”

    现在赤凤军全赖萧月、萧星扶持,否则是断然不会延续至今,故此他们对这两人皆是存有莫大的感恩,却是不愿意两人就这样跃入洞穴之中。

    萧星诉道:“等到我等离开之后,军中之事一切照旧。若有什么事情需要决策,尔等可以自决,若是有什么需要的,也有宇文威在旁扶持,至于那南朝之人,有赵葵、张世杰两人坐镇,应当也不会对你们多做为难。”说及此处,她又想起可能遇到的事情,便诉道:“还有。若是我们一个月之内未曾回归,那尔等去留随意。是留在南朝之内,亦或者继续赤凤军之事,也全由尔等自决!”

    听闻此话,众人皆是大惊,连忙跪倒在地,口中喝道:“萧主事,我等必将继承赤凤军之事,不敢推辞。”

    “若是这样,那你们便等我们一个月吧。”

    萧星愣了愣,然后便道。

    毕竟人心思变,一个月的时间足以改变许多,若是一个月之后她们还活着,那便是代表她们天命未完,若是一个月之后未曾等到萧星、萧月,那也是天命已至,于他人无关。

    一切皆有上苍决定,对此萧星也无甚挂碍。

    而眼前时候,最关键的还是要复活萧凤。

    直到现在,萧星依旧认为,若非萧凤始终存活,那赤凤军断然无法存活至今,作为真正意义上的灵魂人物,萧凤目前的影响力还是不可或缺的。

    宇文威、成风等人听罢之后,也知晓萧月、萧星铁了心要闯一闯那地穴,寻找可能藏在其中的传国玉玺,对此他们自然也没有阻止的理由,更没有阻止的力量,也只好俯身一拜,诉道:“那我便在这里恭候两位凯旋而归了。”

    “多谢了。”

    萧星、萧月皆是微微颌首,彼此对望了一下之后。

    两人一起挥手,齐运无上玄功,立时便将那装着萧凤的石卵摄起,石卵之上一片灰色,像是已经停止了活动,两人带着一枚石卵,皆是朝着那石穴冲去。

    传国玉玺乃是复活萧凤的关键,她们两人可不愿意就此罢休,纵然是一线生机,也想要闯一闯,看看里面是否存在真正的传国玉玺。

    自远处瞧见两人消失身形,忽必烈一脸诧异:“没想到那两人竟然真的闯入地穴之中了?”

    “若是这样,那我们趁此机会,将赤凤军彻底剿灭?”张柔亦是脸上一喜,撇过远处赤凤军众人,露出一丝凶恶神色来。

    忽必烈却摇摇头,说道:“暂时不急。毕竟这赤贼没了三萧之后,其军中高手极少,之所以挣扎至今,全靠火器。现在我朝已然开炉筑造,一日便可有一百有余,到时候火炮配齐,莫说是这赤贼?便是南朝,也会灰飞烟灭。只是我有些担忧,若是她们当真寻到传国玉玺,甚至以传国玉玺将那妖女复活,我等又会如何?”

    若是针对赤凤军,忽必烈自恃兵多将广绝不害怕,但对三萧尤其是萧凤此人,却是忌惮许多,尤其是此女传播的诸多谣言,更是直接指出蒙古本质,是能够彻底颠覆蒙古统治的存在。

    正是因此,他纵然知晓萧凤早在静海一战之后消失匿迹、再无踪影,但依旧对此女存有忌惮。

    若是被萧星、萧月寻到传国玉玺,甚至那萧凤也因此复活,那到时候此女若是重新现世,那整个蒙古或许便真的会踏入毁灭的道路之上了。

    对于这一点,忽必烈十分相信。

    张柔听着,也是皱起眉梢,对萧月、萧星亦是暗恨不止,诉道:“若是这样,那我等也只有一起进入了!”若非这两人胡搅蛮缠,自己何至于变成这般德行?

    对那两个罪魁祸首,张柔亦是想要杀之而后快!

    “没错。纵然真的有传国玉玺,这传国玉玺也只能是我所有的,绝不能被他人所得。”忽必烈一脸狰狞,竟然也尾随萧月、萧星身后,朝着那地穴飞去。

    瞧见这般模样,张柔暗叹一声,想道:“希望这地穴之中不要有什么危险。”这地穴深浅不知,位置也不知晓,其中究竟藏着什么危险,众人更是不知晓。

    但忽必烈已然进入,那他身为属下,岂有逃脱之理?自然也是身化遁光,紧随忽必烈身后,也是一样踏入地穴之中。

    见到先后有四人冲入其中,孟珙不免诧异,便对着李庭芝等人嘱咐道:“此地已然不安全了。为了保全力量,尔等立刻率领大军撤回襄阳一脉,务必守好襄阳不得有任何闪失,知道了吗?”言讫之后,竟然也一样身化遁光,窜入地穴之中。

    李庭芝听罢之后,立刻便接掌军队指挥权,开始准备撤退一事。

    就凭眼前模样来说,汴京算是彻底守不住了,而艮丘法阵也被打开,曾经的秘密也烟消云散,再也维持不住曾经的神秘。

    而在孟珙离开之后,以他们的实力是断然难以守住汴京的,那为了保存有生力量,就只有从汴京撤军这一选择了。

    正是因此,孟珙才会有此命令。

    一瞬间,五人皆是踏入地穴之内,想要一探其中究竟。

    然而正当五人消失之后,这地穴又是出现莫名变化,就像是一个嘴巴一样,缓缓地闭合了起来,并非是单纯的被砂石所堵塞,而是那里被整个抹平一样,没有丝毫的痕迹,只留下一片深深的凹坑,而这个凹坑也被湖水很快淹没下来。

    李庭芝在旁看着,也是惊诧莫名,暗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不清楚,不过这些兵马俑倒是停止了动作,难道它们也是那地穴之中的一员?”张世杰摇摇头,然后望着远处那正和蒙古大军厮杀的兵马俑军阵。

    不得不说,这些兵马俑军阵当真厉害,其训练严苛毫不逊色赤凤军,其中配合程度亦是娴熟,再配合它们那毫不畏惧生死,以及一身近乎不死的泥塑身躯,居然将蒙古大军杀得连连败退,就连赤凤军还有宋军,也一时间只能后退,暂避其锋。

    但随着地穴封闭,这些兵马俑也像是雪人一样,被那太阳一晒,便整个崩碎、化作尘沙,就这么凭空消失了,就连那满地的泥塑手臂,还有跌落的青铜兵刃,也是一样迅速风化,不复所存。

    见到这一幕,成风不由惊住:“消失了?她们跑到哪里去了?”

    这情况实在是太过惊人,以至于他们全都满脸不可思议,浑然不知究竟应该如何去办。

    静海一战,萧凤进入休眠状态,赤凤军也因此失去了主公;汴京一战,萧月、萧星又是消失于地穴之中,赤凤军也因此失去了主事,作为最高领导者,屡屡遭到外界重创,如斯场景已然让所有人全都懵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管怎么样,我们应该撤军了。”宇文威静静的立在一边,他见到众人莫不是一脸茫然,便张口打断了众人的思索。

    郑元龙一副无神的样子,诉道:“撤军?”

    “没错。这里不适合我们,所以我们应该撤退了。”宇文威又道。

    成风眼中充满茫然,他看着周围,这才发现自己已然是孤独一人,便问道:“那我们应该撤往哪里?”汴京附近地势平坦,并非久留之地,而南朝之中情况不明,赤凤军之中自成一体,若是加入南朝之中,不免遭朝廷拆解,也不适合去。

    若是这样,那众人又该前往何处?

    所有人全都无助的看向宇文威,想要他的解答。

    宇文威诉道:“河南府。我们撤往河南府吧。那里人口众多,物产丰饶,足以确保我们坚守下去。”复有看着那些躺在地上的尸身,他又露出一些伤感来,诉道:“当然,在离开之前,我们还是先将这些死难的士兵埋葬下去吧,至少不能让他们就这样暴尸荒野。”

    “我们也该撤退了。”

    见到眼前这里终于停歇,李庭芝一扯身下战马缰绳,便带着众人朝着南方继续走去。

    张世杰最后看了那艮丘一样,声音叹息:“是的,我们也该走了。”复有见远处赤凤军伫立不动,所有人皆将铳枪指天,三十六门虎蹲炮亦是齐齐发炮,轰鸣之声响彻天际,不免有些惋惜,又道:“希望以后,还能够有见面的时候吧。”说着,一拉手中缰绳,亦是跟在李庭芝后面,朝着南方走去。

    这汴京距离南朝太远,他们为了这次北伐,已经耗费许多物资,如今朝廷已然撑不下去了,自然只有撤军一途了。

    远处,蒙古大军先是和赤凤军、宋军交战,其后更是和那群兵马俑打了一仗,虽然每一次战役都宣告成功了,但他们军中士兵早已经疲倦不堪,手中兵刃还有炮弹,亦是损耗甚多,根本就难以再战。

    战火之后,只余伤悲,其中多少无奈,又有何人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