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百二十二章艮丘裂地穴忽现,下决定身入地宫
    “我?居然失败了?”

    神色怔怔,赵秉文看着自己苍老双手,感觉喉咙像被人给扼住一样,想哭也哭不出来。

    两行浊泪自脸颊滑下,滴入了身下湖泊之上,溅起的涟漪缓缓荡开,也将他那早已经沟壑纵横、满面风霜的老脸映出,让他看清楚自己现在的模样来。

    满头白发乱糟糟的,脸上毫无任何神色,身上穿着的官服也特别的老旧,破破烂烂就像是刚刚从土里面挖出来的,而那瘦削的躯干,也没有了半点的精气来,完全就是一具披着人皮的骷髅罢了!

    至此时候,赵秉文知晓自己再无转圜余地。

    “殿下!老臣愧对天下,也愧对列祖列祖,现在便来陪你们了。”

    一声念下,他那曾经高傲的头颅,终究还是垂下来。

    随后,一道清光自残躯之中陡然升起,直冲云霄之外,斗牛之间。

    被这清光一扫,赵秉文残躯顿时化作漫天飞尘,消失无踪。

    而待到赵秉文死了之后,周遭八方庭院也在一瞬间开始摇晃,其中房舍、树林以及那些假山、溪水等等景象,就似那水中波纹一样,开始左右摇晃起来,直到最后“啵”的一下便整个消失无踪,就像是它们根本不存在一样。整个艮丘也似是地震了一样,一座座假山轰然倒地,地面亦是瞬间崩溃,裂出无数的裂痕来,甚至大块大块的地面直接陷入地底之中,就像是下面乃是空洞一样,而那湖面也出现许多漩涡,湖水沿着漩涡不断的朝着下方流淌,转瞬之间就不知晓消失到哪里去了。

    “这里是怎么了?”

    且看艮丘场景,众人皆是惊诧莫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依照典籍记载,集中十枚玉钥,便可开启艮丘法阵,取出其中传国玉玺。

    但为何他们集齐了十枚玉钥,这艮丘反而瞬间崩溃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敢轻易涉足其中,四人皆是立于空中,一脸忐忑的看着地面,想要知晓眼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咦?”

    轻咦一声,萧月顿感奇怪,暗道:“居然有地宫?”只因为她竟然透过那硕大裂痕,看到于地底之上,似有一些古老建筑物。

    “地宫?”孟珙也敢奇怪,诉道;“这不可能。我曾经侦查过整个汴京,其地下根本不可能有地宫的。”自来到汴京之后,他便一直派遣士兵搜索汴京方圆十里之内的动静,甚至自己还运用了神念之法,深入地底查看是否存在什么隐秘地方。

    若是在这艮丘之下有空洞,他早就应该知道了。

    另一边,忽必烈也感觉奇怪,问道:“张柔,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从那狂风肆掠、万物摧折的巨大声音之中,他隐隐中感觉似乎从里面听到一些熟悉的声音,兵戈挥动、甲胄磨蹭,更重要的是,其中还掺杂着战马踩踏的声音,这一点让忽必烈分外关心。

    “好象有,也好像没有。”

    张柔侧着耳朵,努力的去分辨传来的声音,但是周围声音太过宏大,却是将那细微的声音给盖住了。

    忽必烈也觉得自己似乎听错了,便道:“或许是我的错觉了!”

    “真的是错觉?”张柔隐隐之中虽感不妙,但是再无见到可能出现的场景,他终究还是不愿意去向,便问道:“只是殿下,你觉得我们现在应该如何行动?进去?还是不进去?”

    “传国玉玺尚未到手,当然得进去一探究竟。”忽必烈冷哼一声,旋即身化虹光,朝着那洞穴直冲而去。

    正当忽必烈快要靠近洞穴之中,却见一阵箭雨簌然而至,吓得忽必烈连忙运起一身玄功,方才将这箭雨全数击散,然后凝神朝着洞穴望去,就见自洞穴之中传来一阵阵马车碾压碎石的声音,眨眼间便自洞穴之中走出。

    张柔睁开双目,一脸诧异:“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但见眼前,无数的泥人塑像竟然好似活人一样行动。

    有的泥像手中握着锋锐的长戈,身上仅仅穿着厚实的青铜战甲,这些是长枪兵;有的泥像身上穿着寻常布甲,手上拿着则是约有半人高的弩弓,背上背着一个箭袋,这些乃是弓弩兵;而有的泥像手上拿着青铜剑,身下也骑着一匹匹战马,战马甚是高大,甚至比蒙古马还要高上三分,这些是骑兵;有的泥像身披战马身后拉着一辆辆战车,战车上面也有士兵手持弓弩,弓弩上安装着锋锐长箭,这些乃是战车兵。

    这些泥人,竟然组成了一直军队?

    “是兵马俑?”萧月更觉奇怪。

    他知晓在先秦时代流行殉葬,但那是人乃是重要的劳动力,不可轻易消耗,所以便以人俑代替,而瞧着眼前这支军队,只怕便是其中某位君王用来殉葬的人俑罢!

    “只是他们究竟是怎么出现在这里?又是为了什么目的?”萧月心中暗想,已然运起一身剑气,以防遭逢不测。

    而正待她尚未准备完毕时候,地上人俑早已经排兵布阵,对准萧月便是攒射而来,那弓箭也不知晓究竟是怎么回事,其速度竟然比寻常弩弓厉害许多,丝毫不逊色于铳枪威力。

    这一击,立时让萧月勃然大怒,只将长剑一挥,漫天箭雨尽数瓦解。

    但是地上兵马俑,却并未停止动作,反而朝着萧月继续射击,而从洞穴之中,这些兵马俑越来越多,转眼间便有五万余人,分别排成五个军阵,不仅仅朝着萧月展开攻击,就连孟珙、张柔乃至于忽必烈,也一起在进攻范围之内。

    且见这般模样,忽必烈虽欲抵抗,但无奈他之前经过和赵秉文、萧星、赵葵等人一番鏖战,其力量早已经流逝大半,根本无力支撑。而在这是,自远处汴京之处传来阵阵马蹄之声,为首大将瞧见这幅模样,又见忽必烈陷入敌军重重围困之中,连忙纵马问道:“殿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忽必烈立时大喜,喝道:“尔等来的正好,且助我将这群兵马俑彻底灭了!”

    话音落下,领头的蒙古将帅立刻齐声喝道,然后率领麾下骑兵朝着这先秦时候的兵马俑展开冲锋。

    一时间,弹丸飞射、刀光交错,立时便将这先秦兵马俑战争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当头一列士兵更是禁受不住火炮打击,瞬间崩溃变成一滩泥土。

    另一边,萧月也已然摆脱兵马俑纠缠,落在前来支援的赤凤军之中。

    且见眼前一幕,萧星忍不住心中惊讶,张口便问:“这是怎么回事?你有没有拿到传国玉玺?”

    此刻赵葵伤势已然恢复,但力量消耗殆尽,尚且难以继续战斗,而她因为赵葵保护,故此没有受多少伤,便等到恢复之后,便带着军队来到艮丘这里,想要阻挡蒙古大军夺取传国玉玺。

    孰料现在,他们没和蒙古打一仗,反而在这里和兵马俑做过了一场。

    “我也不清楚。不过我猜测,那传国玉玺只怕就在这洞穴之中。”凝神瞧着那洞穴,萧月有些跃跃欲试。

    萧星有些迟疑,她着看了看那些洞穴,感觉其中似乎隐藏着什么凶险东西,便有些忐忑,劝道:“姐姐,你确定?这地穴深浅不明,至于其中藏着什么东西,我等也不甚明了,若是进入其中,只怕是难以逃生啊。”

    “不管如何,我一定要救回主公!”但萧月却是下定决心,就准备踏足其中。

    萧星一见,连忙跨步向前,一手拉住萧月衣襟,诉道:“但是你如何确定这里面便有传国玉玺?”

    “昔年,宋徽宗于此地修建艮丘,并且将传国玉玺封入此地,这件事情应当是千真万确,不可否认的事实,否则他们是断然不会出现在这里的。”萧月深吸一口气,缓缓的解释道:“但是我们集中十枚玉钥开启了法阵之后,这艮丘却变成这般模样,只怕也和那传国玉玺有着莫大的关系。既然如此,那我又岂能放弃这个机会呢?”

    “但是,如果你陷进去呢?”萧星神色一愣,眼中透着担忧。

    萧凤自陨落之后,她虽非是以泪洗面,但每逢见到死难士兵时候,便有些担心,如今见到姐姐这般坚持,更是害怕就连自己至亲至信之人也离自己而去。

    萧月身形一晃,搀住萧星肩膀,她神色怔怔瞧着这位和自己一般相似之人,露出一丝怀念来,便将萧星抱在怀中。

    微热的身躯,让她素来冷漠的心稍微暖了一下,而淡雅的气息,也让脑中纷乱的想法稍微静了下来,这一刻萧月已然知晓自己究竟应该做什么,因为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她便会后悔终生。

    这一次或许会一去不复返,那就趁着这个时候,多多珍惜这一段相处的时光吧。

    萧星被这一抱,也不由得僵住身子,两行清泪沾湿了衣襟,亦是贪恋鼻息之间的气息,将萧月紧紧的抱住,却是不愿意其就这样离去。

    这一刻,她突然觉得如果自己放开,或许身边的人儿便真的会就此消失,和萧凤一样,再也回不来。

    等了一会儿,萧月松开萧星,神色已然严肃许多,诉道:“放心吧,我会回来的。”说着,便转过身来,想要单身一人踏入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