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百一十九章神掌降世玄武碎,浮光掠影天地局
    “噗!”

    一抹鲜红,染红碧空。

    高踞九天之上,蒙哥遭逢烛龙这一击,立时如遭雷击,自天上跌落下来。

    见到自家主帅受伤,史天泽雷光一闪,瞬间摆脱应龙、穷奇纠缠,随后身形一闪便将蒙哥拦腰抱住,见到蒙哥脸色苍白、身躯之上亦是如遭火焚,心中急切之下,立时运转体内九霄阴阳雷术,助其将体内伤势压制下来,不至于损及自身。

    抬眼看着赵葵,史天泽已是骇然无比,想道:“好厉害的家伙,当真不愧是南朝双柱之一!”

    但那应龙、穷奇任未罢休,双翅猛地一挥,又是来到史天泽身侧,一左一右、一前一后锁住史天泽的位置,“昂!”蓦地一声咆哮,那狰狞巨口已然张开,片片牙齿宛如匕首,让人毫不怀疑,若是被这咬中,定让会被拦腰截断,凄惨而死。

    这一刻,史天泽只觉得全身寒毛乍起,鼻子之中所闻的莫不是那腥臭之气,若是按照一般人来说,只怕早已经逃了。

    但他此刻正在为蒙哥疗伤,根本动弹不得,若是要离开此地,便要卸去疗伤之力,届时蒙哥定然会因为伤势复发而彻底陨落。念及此刻,史天泽不顾身体内伤再催一身元功,无上之招再现寰宇,万千雷芒乍然现身,朝着两头巨兽轰去。

    首当其冲,那穷奇终究是经受不住,“轰”的一声炸成无数光点,合着那青铜鼎也一起化作飞灰。

    但应龙也不愧是神兽,竟然仅凭坚韧身躯生生抗住这一击,一张巨口依旧朝着两人咬来。

    但在此刻,又闻轰然一声,那应龙龙首却似被重锤轰击一样,“砰”的一声便被砸落地上,砸出一个硕大的凹坑。那应龙虽是反应过来,挪动着龙首又是朝着袭来之人咬来,但尚未等到它调转身体,便被一个十丈方圆大小的佛掌整个轰中,胸腹之处龙鳞翩翩飞舞,其中亦有鲜血浸染,显然也是受伤颇重。

    随后,应龙破碎,铜鼎也宣告终结。

    “德刚兄,多谢了!”

    史天泽瞧见远处一人,勉强张嘴一笑,却是呕出数点鲜红。

    这一次若非张柔及时救援,只怕他们两人都会被那应龙所杀。

    “你我皆是同僚,不用道谢!”张柔瞧见两人现在状况,连忙吩咐道:“你且带主帅离开此地,好生为他疗伤。至于之后战事,我和二皇子自会负责。”

    “我明白了!”

    听闻此话,史天泽身化遁光,挟着蒙哥一并朝着远处遁去,如今时候蒙哥已遭重创,为了助其疗伤,他只有离开此地。

    张柔见到两人离开之后,复有掉头看着远处赵葵,眸中战意十足,喝道:“而在今日,我定要你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一声沉喝,金光暴涨瞬间化作一具十丈之高的金刚罗汉,手中降魔杵轻轻一挥,荡起的万千尘沙,立时便让袭来众人纷纷倒退,难以靠近。

    赵葵一见,身上昊光再现,登时止住漫天尘沙,口中喝道:“就凭你这厮,莫非以为能够杀我?”身后玄武似是感应到他的愤怒,立时一挥身后尾巴,但这尾巴却被一张巨手生生拿住,分毫寸进不得。

    得此机会,张柔作势一扯,而那巨人也奋起巨力,将那玄武整个抬起,随后“轰隆”一声便朝着地面砸下,方圆十丈尽数崩裂,整个底层亦是下降三尺有余,如斯威力自是不可思议。

    紧随其后,忽必烈亦是运起一身绝学,万千狼影纷至沓来,一声声咆哮之声连绵不绝,朝着那赤凤攻去。

    之前赵葵强运绝学召唤烛龙,已然是耗尽大半真元,如今遭逢两人合招,立时便感甚是疲倦,虽是竭力抵抗,但终究难以支撑下去,于是那赤凤火焰小了三分,玄武之身亦是弱了三圈。

    见此状况,张柔登时一喜足尖一踏,已然是跃至千丈高空之中,一身佛光已将灼烈阳光纳于己身,令其好似金耀现身,随后对准地上那一头神兽缓缓摊开双手,“轰隆”一声自有万千赤芒凌空落下,纷纷落在玄武之上。

    灼烈光辉实难抵抗,立时便让这玄武难以承受,“砰”的一声瞬间崩碎。

    遭逢此击,赵葵登时受创,护身赤凤再难维持,亦是在漫天狼影吞噬之下,“砰”的一声和着那青铜鼎一起崩碎。

    “噗!”

    一仰首,万千鲜血洒满沙场,赵葵脚步漂浮,已然是难以站立。

    而在远处,数道箭影凌空射来,正是那忽必烈想要趁此机会,将赵葵彻底击杀。

    然而炫音再起,无形声波立时震碎长箭,萧星自那青铜之中窜入,已然挡在赵葵之前,冷目看着远处的张柔、忽必烈两人,口中喝道:“你二人若要继续厮杀,还得先过我这一关!”

    “好个贱婢,居然敢对我这般口出狂言?”忽必烈冷笑一声,正欲拉弓再攻,但张柔却从一边劝谏道:“殿下,如今时候我等占领艮丘才是正途,否则若是被对方拖延时间,将那传国玉玺夺了,那便是麻烦了。”听闻此话之后,忽必烈当机颌首回道:“那就听你一次。”

    随后,两人皆是化作遁光,朝着远处艮丘射去。

    见到两人离去之后,萧星方才送了一口气,又见赵葵满身皆是鲜血,连忙运起一身玄力,助其调养体内气脉,好维持生机。

    得此襄助,赵葵脸色瞬间充满红色,旋即口一张,又是呕出数点血渍,这却是体内淤血,如今时候被内功逼出之后,伤势倒是好了很多。而直到这时,赵葵方才悠悠苏醒过来,感应到那输入体内的真元,他便诉道:“多谢萧主事襄助,否则只怕我早就因为反噬而命陨黄泉了。”

    “赵老相公严重了,说实在的,若非赵有老相公护持,我也应当是不在世上了。”萧星诉道,眼中甚是关切看着赵葵。

    “这倒也是。”赵葵脸上浮现一丝懊恼,又见之前两人的行踪,便道:“只可恨那两人已然冲破防线,朝着艮丘奔去了!而就凭我们两人现在的状况,若要阻挡他们实在是困难无比!”说完之后,他不免牵动身体伤势,便咳嗽了起来,一声又一声的,让人甚是关心。

    正在此刻,于远处一道剑光簌然而至。

    待到遁光消失之后,正是曾经前往泰山的萧月。

    她一见眼前场景,立时惊诧起来,见到萧星相安无事之后方才松下心来,又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于天空之中,一道黑洞转瞬即逝,孟珙亦是从里面钻出来,对赵葵伤势亦是惊讶无比,问道:“你这伤势又是怎么来的?”

    “是张柔和史天泽两人做的!”

    萧星立时回道,想起两人奔向位置,她更是紧张无比,诉道:“那两人已经前往艮丘,还请你们两人快些阻止,莫要让这两人将那传国玉玺夺了。”

    “我知道了。”

    萧月颌首回道,凝目看着远处艮丘方向,整个人瞬间化作一缕剑光,划破整个天际,朝着艮丘飞去。

    至于孟珙,亦是一样钻入黑洞之中,从原地瞬间消失,再回首眼前正是艮丘,碧波荡漾、云霞明灭,似乎未曾受到战事影响,依旧是人间仙境。

    “那两人,藏在什么地方?”

    皱起眉梢,孟珙一扫眼前场景,心中已然是万分警惕。

    按照萧星、赵葵两人所述,张柔、忽必烈两人已然来到这里,但他却始终未曾见到对方身影,不免就感到几分疑惑,开始警惕这两人是否藏着什么别样的心思。

    而在这时,远处剑光倏现,正是萧月也一样来到此地。

    一对剑母扫遍整个艮丘,萧月声音之中带着杀意:“那两个人呢?”

    孟珙无奈摇头,又是嘱咐道:“不知道。不过这两人应当是潜伏下来,想要趁着我们开启艮丘时候,从中夺取和氏璧。正是因此,我们两人须得小心一点,以免中了对方的诡计。”

    “我明白!”

    萧月应道,周身已然为剑气覆盖,神念放出周遭场景皆存于心,足以确保就算是一只蚂蚁也难以逃脱她的锁定。

    然而无论两人百般寻找,却始终未曾找到两人踪迹,对此两人目光皆是落在那已然开启的庭院之内,想要一探其中究竟。孰料就等两人一步踏入那浮光掠影之中,顿感眼前场景一变,却是瞬间来到一处宏大棋盘之上。

    “这里是什么地方?”

    萧月顿时一惊,旋即抬头便见棋盘另一边,正是张柔、忽必烈两人。

    如今时候,这两人亦是和他们一样,满脸困惑看着周围,显然也是很搞不清楚状况。

    然而对于孟珙来说,却是更觉诧异,只因为出现在眼前的人,应当是早已死去之人。

    “赵秉文?为何你还未死去?”满怀诧异,孟珙且看眼前这位白发老者,心中警惕更甚,低声诉道:“而你今日来此,又是为了什么?”

    赵秉文幽幽一笑,一扬手上所握玉钥,诉道:“若非为了将尔等集中于此,我又何必将那玉钥广播于众?如今时候,你等唯有下完眼前棋盘,方能得到这枚玉钥。”

    直到这时,萧月方才发现自己随身所携玉钥竟然在一瞬间消失,被眼前这人给取走了。

    这个人,究竟是谁?

    而他安排的这一切,又究竟是为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