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百一十四章斗玄通乾坤挪移,孟珙出彦诚俯首
    既已得到玉钥,两人正打算离开此地,将玉钥送回军营。

    却见九霄之上,数道刀芒宛如雷霆乍现,瞬间落在两人身前,阻住了两人去路。

    “是谁?”

    杨惟中、姚枢两人立时一惊,旋即抬头看向天空。

    而在云霄之上,一个黑洞乍然现身,自其中一道傲然身影凌然现身,狂风肃杀、群山为之俯首,尽显此人超凡拔俗之姿,更有轰鸣雷声搅动云海,向着两人诉道。

    “两位!既然我已经来到这里,何不将两位手中之物物归原主?”

    “孟珙?”杨惟中顿时惊讶,伴随着清圣之光闪现,万千字符旋即现身,只在周身萦绕,低声诉道:“你怎么出现在这里了?”

    姚枢亦是懊恼不已,周身亦有千万兵刃现身,护住身体周围高声喝道:“好个狂妄的家伙,你这厮莫非以为我两人乃是那曲意逢迎之辈?会将这辛苦得来的东西白白送到你的手里面?”

    “哦?这么说来,你们是不愿意归还了吗?毕竟此物乃是我朝徽宗所制,虽是被他人夺去,但依照常理来说,本就应该归还给苦主!你们两人意图将其占据,又是什么道理?”

    孟珙略有诧异,稍稍俯下身子,居高临下看着两人,口中虽是不咸不淡扯上了几句话,但神态极其淡漠,简直就是将对方视作蝼蚁。

    “笑话。此物乃我等从这傲徕峰之上所得的,何时成了你的东西了?”杨惟中语气一凝,旋即高声喝道:“更何况这东西自百年之前,便是他人所有,何时轮到你南朝来争?”

    孟珙笑意更浓,又道:“哦?彼时此物尚在艮丘时候,便是我朝所有之物。后来若非有歹人闯入其中,暗中以莫名手段将此物夺走,我等何至于四处搜寻而不得?更何况你不告而取,便是君子之行吗?”

    被这一呛,杨惟中顿时无语。

    另一边姚枢却不罢休,继续争辩道:“天下之物,自当有德者居之。此物为我们所得,你却前来争夺,又是什么道理?”

    “道理?”

    孟珙朗声大笑,旋即低下头悠悠看着两人,口中更是诉道:“我以为尔等身为儒学大家,也当有什么高论,原来也不过如此?既然如此,那我便问问你,当年金朝攻破汴京,强押我朝宗室北上,可称得上是有德之人?昔年蒙人自我朝借道攻伐金朝时候,以求取钱粮为名,屠戮我四川之民,可称得上有德之人否?我道你二人乃儒学大家,应当知晓仁义道德,未曾想也就这么一点水平。若是这般,那我便将此物夺来自尔等手中夺来,你们两人又有什么理由阻止?毕竟,此物乃有德者居之!”

    被这一说,姚枢、杨惟中两人俱是哑口无言,只是面皮涨红,一脸愠怒看着孟珙。

    对于这两人,孟珙更不客气,“呸”的一下啐了一口唾沫,继续讥讽道:“依我看,就凭你二人的水准,如何能够担当儒学宗师,还不如就此回家卖红薯得了。省得继续待在这里,祸害我汉家儿郎。”

    “好!好一个孟珙,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如此挑衅,以杨惟中、姚枢两人自命不凡的性情,又岂肯擅自罢休?

    且见两人同运玄功,一身真力运至极限,万千字符、锋锐刀刃一一现形,其上浮华闪现,透着森冷肃杀之气,俱是浮于身前。

    “一笔写春秋!”

    “兵戈止战国!”

    一出手便是绝招现身,清圣光辉亦是直冲云霄,宛如那擎天之柱,搅得整个云海烟云尽散,天空中亦是澄净一片,万里碧波,唯有那孟珙依旧身姿拔俗,傲然立于九霄之上,至于眼前这足可撼动苍穹之雄浑之招,竟然是丝毫未曾放在眼中。

    “就凭这点手段,莫非也想要击败我?”

    虽是面对当世两大地仙出手,但孟珙却神色依旧,宛若这足以劈山裂地的一击,和那拂面旭风一般,毫无区别。

    “这家伙居然如此心大?既然如此,那便趁着这个时候,彻底铲除此人。”姚枢且见对方不闪不躲,心中快意十足,立刻便运转十成之力,意图一举困杀对方。

    但是那杨惟中却心中疑惑,暗想:“这孟珙乃是南朝名将,岂会如何冒险?难不成在这里面,存着什么诡计不成?”心一动,万千字符又是倍增,但其中氤氲之气却消减许多,分明是存了后手,以免中了对方诡计。

    待到那万千字符汇成锁链,自四面方天地,将孟珙整个困入其中,确保其绝对逃不了,紧随其后那斩天利刃簌然而下,要将困入其中的孟珙彻底斩杀。

    面对这一切,孟珙轻轻迈出一步,终究还是动了。

    这一动,似是凭空自原地消失,刹那间便从锁链困阵之中走出来,神色平静如常,绝无半点汗水。

    随后,孟珙又见那一柄斩天利刃簌然落下,便将手轻轻一抹,这斩天利刃瞬间消失,随后出现在那重重锁阵之前,然后骤然麾下。

    “砰!”

    利刃对锁链,交撞出无尽神光。

    昔日曾经坚韧无比,甚至足以困锁萧凤的锁链齐齐断裂,至于那一柄斩天利刃,亦是整个崩碎,化作片片碎片,消失在空中。

    “这是怎么一回事?”

    姚枢、杨惟中顿时愣住,一脸痴呆状的看着天上孟珙,脑中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对方此刻已经从两人合招之中完全逃出,甚至就连衣抉都没有损伤。

    而他们两人的招数,却在一瞬间便被破掉,甚至就连阻挡对方都做不到。

    “现在,能将玉钥给我了吗?”

    悠悠然,孟珙已然从天下落下,就站在距离两人一丈之外,对着两人伸出自己的右手。

    其神情看似请求,但却带着一股不可置否的命令!

    “嗯!”

    杨惟中立时紧张起来,左手紧紧握着玉钥,这玉钥好似内蕴寒气一般,让他感觉自己心境一片澄清,暗自下定决心之后,便走到了姚枢身边,将那玉钥塞给了姚枢。

    姚枢顿感诧异,正欲询问,却听杨惟中高声一喝:“快走!务必将此物安全带回,送给殿下。”旋即猛地一推,便将姚枢朝着外面整个推去,犹如长虹一般,眨眼间便被丢出数里之外。

    孟珙见到这一幕,却并未急着追赶,只是有些诧异看了一眼杨惟中,诉道:

    姚枢这才明白杨惟中用意,诉道:“没想到,你这厮倒也有些勇气。只可惜仅凭你一人,可断然不是我的对手。”

    杨惟中冷哼道:“这可未必!”再运一身玄通之力,万千字符尽数射出,每一道字符皆是蕴有无上之力,或是镇压、或是呵斥、或是训责、或是命令、或是引导……,仿佛在这字符之中自然蕴有圣贤教化众生的力量,待到来到孟珙身前时候,这些字符立时崩溃,引动万千天地之力,化作一道道锐利无匹的厉芒,朝着孟珙轰来。

    这一下毫无保留,正是杨惟中豁尽全力的一击。

    “你这招数倒也有些奇妙之处,只可惜对我来说无用!”

    孟珙冷然一笑,却将这骇人光波视若无睹,只将手轻轻一挥,于其身前之处,一道丈许方圆的黑洞陡然现身,瞬间便将这无穷光波全数吞没,也不知晓究竟被这空间缝隙转移到和出去了。

    “怎么可能?”

    杨惟中诧异之中,正欲仔细感应万千字符,却发觉身侧地方,正有无穷力量席卷而来,乃是他之前轰出的豁命一击。

    骇然力量骤然加身,纵然杨惟中乃是地仙,也万难承受。

    “轰!”的一声,杨惟中再也难以支撑,身形立时便被这无穷能量整个席卷其中,就连逃跑也没有逃跑的可能,只能被其整个吞没,而且毫无抵抗的可能。

    这一击,宛如地震一样,让整个泰山也为之抖了三抖。

    待到烟尘消散、震动停止之后,两人所立之地已然出现了一道狭长裂痕,深及数十丈有余,宽度也有两三丈左右,看起来就像是整个山峰都被整个劈开,可见这一击究竟有多厉害。

    而在裂痕尽头,却有一具通体漆黑、宛如焦炭的身躯争努力的站起来,只可惜却因为身躯受创深重,终究还是“啪嗒”一下,跌倒在地上。

    史天泽却有些诧异,身形一纵出现在这具焦黄尸体之前,上下打量道:“你这厮居然还活着?不过你这样子,估计也活不长了。”

    “呵呵!”

    虽是匍匐在地,但杨惟中却努力的抬起脑袋,两点厉芒死死的盯着史天泽,沙哑着声音说道:“但是你永远也别想要得到玉钥。而开启艮丘,获得和氏璧之后,殿下定然会一统江山,将你们这群南狗全都杀了!”

    “唉!”

    史天泽且看杨惟中临死之时,依旧是如此忠诚,不免感到有些可惜:“那些鞑子终究只是异族,正所谓非我族内其心必异!你这样为他们卖命,何苦呢?”

    又见对方双目圆睁,似是无比愤怒,史天泽又是说道:“而且我没得到玉钥也没关系。因为我一开始的目的,便是杀了你们。毕竟你们人数众多,仅仅是地仙修为的,便多达六位之众。若是不杀了你们,如何能够改变双方势力变化?虽然逃走了一个,不过今天能够在这里灭了你这厮,那也算是值得的。更何况那厮是否能够逃走,也是两论呢。”

    随后孟珙信手一点,便将杨惟中脑颅戳穿。

    这一下,灵台崩碎、识海破灭,位于脑中的神魂,亦是整个崩溃,再无生还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