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百一十章半夜中问策艮丘,玉英阁再说往事
    待到赤凤军安顿妥当之后,已然是三更半夜。

    而在这本应该是沉睡时候,于那假山之上的小亭之中,萧月、萧星却是对立而坐,桌上摆放着一些茶点,似是在等着什么人。

    终于,在那廊桥之上,一人缓步走来,身上洒满漫天星光,脚下踏着皎皎月华,来到了两人之前,正是之前未曾现身的宇文威。

    “先生,为何之前入城时候,你未曾现身?”萧月有些疑惑,问道。

    宇文威摆摆手,有些无奈:“我昔日时候,曾和那两人有些矛盾,故此不便现身。只是今日前来,乃是嘱咐你们两人一些事情。”

    “什么事?”萧星心中一紧,连忙问道。

    宇文威顿了顿,旋即诉道:“是关于艮丘和和氏璧的。”

    “艮丘?你是说这一次对方前来,乃是为了我们手上的玉钥?”萧月立时恍悟,问道。

    “没错。”宇文威接着说道:“你们两人曾经因传国玉玺成就地仙,应当明白这和氏璧的威力。而他们两人此番前来,一者是为了匡扶旧都,另一者便是为了解开法阵获取其中的传国玉玺。毕竟这传国玉玺关系甚大,乃是决定一国命脉之重器,以那官家性情,可断然不会轻易舍弃的。”

    萧月立时凝眉,诉道:“这么说来,若要复活主公,只怕还会有些周折?”

    “没错。”宇文威点点头,继续诉道:“毕竟这和氏璧干系甚重,又岂容常人染指?依我所料,对方之前或许会为了得到你的玉钥而做出允诺,但若等到艮丘法阵开启,得到和氏璧之后,那便会彻底反目。至于之前应允,只怕也会全数作废。”

    萧月顿感恼火,张口便问:“如此行径,他们难道就没有丝毫信义可言?”

    “你们啊,还是太过年轻了。”冷哼一声,宇文威摇头回道:“在家国之前,所谓信义何曾算过数?而且若是换做你们,你们会甘愿将赤凤军主导权让与别人?”

    萧月顿时哑然,之前她与李檀联合时候,也是虚与委蛇,多有糊弄作假之举,若这般说来,自己也是没多少立场指责对方。

    “那依照先生所言,我等应当如何?”萧星又问。

    对于宋朝会如何对待赤凤军,她并不关心,只是在乎这一次,究竟应当如何才能令主公复活。

    宇文威稍显迟疑,见两人一脸期待,便有些试探性的回道:“若要得到和氏璧,只怕这一次却是需要接住蒙人的力量!”

    “蒙人?”两人顿时惊叫起来,面色透着难堪。

    若非所言之人乃是宇文威,只怕这一次她们便会立即破口大骂,而非眼下的迟疑。

    宇文威阖首回道:“没错。正是蒙人!若要对抗宋朝,也唯有蒙人才有这样的实力。也只有将整个局面彻底搅乱,我们才有从中获利的可能。”

    “但那蒙人和我等向来都是仇深似海,若是和蒙人联合,那教军中士兵如何看待?”萧星却是有些担心,唯恐这消息暴露之后,会惹得军中士兵的反对。

    宇文威爽朗一笑,不以为然的回道:“这一点你等无须担心。依照我的推测,那蒙古三皇子忽必烈,此人向来觊觎中原,艮丘之所以被开启,便是此人所为。而他既然将此城拱手相让,那定然是早有谋划,我等只需静观其变便是了。”

    “原来如此。若是这样,那我便放心了。”萧星放下心来,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萧月亦是握紧手中玉钥,眸中透着几分坚决:“既然如此,那暗中行动便有先生策划。至于明面上的事情,我两人自会处理妥当。”

    宇文威见到两人俱是一脸期颐看着自己,虽感责任沉重,但一想到能够一挫南朝和蒙古威名,便倍感兴奋,旋即诉道:“放心吧,老朽定然会让主公自沉睡之中唤醒的。”

    三人定下之后计划,便各自回房歇息,等到第二日之后,门前早有宋军之人前来,邀请两人前往凝和殿玉英阁之中一叙。

    萧月、萧星早有准备,立时便应允下来,在宋军的带领下,来到玉英阁之中。

    而在玉英阁之前,孟珙、赵葵早已备好酒席,上面摆的也就是一些蜜饯、果脯,外加一些清炒蔬菜,中间还有一些清炖鲫鱼汤、红烧鲤鱼等荤菜,食材全都是从旁边黄河之中所捕,虽是显得有些简陋,但也比之寻常时候也算是丰盛许多,就等着两人入席。

    待到萧月、萧星入席之后,孟珙便举起手中酒杯,对着两人敬道:“城中物资甚是匮乏,只能整治一些寻常菜肴,故此有些寡淡,还请两位莫要怪罪。”

    “无碍!”萧月一见满桌酒菜,目中不觉泛起哀伤,回道:“我等本是乡野农夫,之所以征战沙场不过是为了争一席安康之地,能有一碗饭、一锅汤聊以充饥,便已经心满意足。如此宴席,却是许久未曾见过了。”

    久居军营之中,她们早已习惯了粗茶淡饭的日子,年幼时候的锦衣玉食,也成了过去的记忆,如今见到这一桌酒菜,却也被勾起往日的景象。

    “即使如此,两位却为何不曾动筷?难不成这些菜肴不合胃口?”赵葵见两人坐定却并未开吃,就有些疑惑。

    萧星闻言,立时长叹一声,回道:“非是不合胃口,只是一想目前军中士卒所食之物不过糠菜,而我等却在此地大鱼大肉,便感觉分外难受。”见到两人若有所思,她连忙回道:“若是有什么唐突的,还请列位海涵。”

    孟珙听完此话,眉头一挑,不禁放下手中竹筷,面有戚戚的回道:“看来是我忽略了军中士卒的感受!”旋即唤来李庭芝,吩咐道:“你且将这些饭菜端下去,分于众位士兵。”想了想,又觉得这些饭菜有些稀少,又加了一句:“还有!我记得附近有渔夫进献咸鱼三千斤,那就将这些咸鱼添入锅中,煮一锅浓浓的咸鱼汤,也让他们尝尝这佳肴滋味。”

    于是,桌上之物被很快的端走,只剩下萧氏姐妹还有孟珙、赵葵四人在这里。

    直到这时,赵葵且见周遭已是人烟俱无,这才自怀中取出一方玉印。

    这方玉印样式并非传国玉玺模样,但其中却散发着和那传国玉玺一般模样的能量波动来,却是叫人倍感奇怪。

    萧月感到奇怪,立时开口问道:“这是?”

    “没错。这里面藏着的,便是能够开启艮丘法阵的玉钥。”赵葵看着这方玉玺,似是陷入昔日场景之内,将自己族中发生的事情一一道了出来。

    “当年徽宗为汲取传国玉玺的力量,分别搜集各种奇珍异宝打造艮丘。只可惜艮丘未成,自己却遭和氏璧反噬,以至于种下祸根,导致后来的靖康之耻。其后因汴京为金兵所破,那徽宗方才良心发现,将关键的十枚玉钥取出,封入他曾经伪造的十枚传国玉玺之中,并且分别派遣麾下之人,将这传国玉玺带走,防止和氏璧被金兵夺取,彼时我爷爷赵鼎便是其中一员。但那金朝却始终觊觎和氏璧,更是暗中勾结秦桧,想要从我爷爷赵鼎手中将此物抢过去。无奈之下,爷爷赵鼎只能将传国玉玺毁掉,取出其中玉钥,封入这方玉印之内。”

    诉说时候,赵葵一脸真诚,话语中也是透着对那段岁月的憧憬,以及其爷爷的向往,而在说到秦桧时候,却是面有嗔怒,口中亦是充满愤怒,显然对这等悖主叛国之人甚是不屑。

    “而我自父亲手中得到此物之后,便试图四处搜寻传国玉玺。无奈当年战乱,许多资料皆以遭到毁弃,实在难以搜寻。如今时候,也只在十年前攻破汴京时候,从那金朝皇帝手中得到一枚。”

    似是印证赵葵之话,孟珙亦是从怀中掏出一枚玉钥,回道:“没错。这一枚便是我曾经自那金朝皇帝手中所得。当初时候,那厮也曾经试图强行破开艮丘,只可惜他天命不够,玉钥也是不全,终究还是被法阵反噬而死!”

    萧星眉心一动,连忙问道:“死了?”

    “没错!”孟珙回道:“此处法阵,乃是以和氏璧为核心,其后集中当时八大强者,和两仪之数、定八卦之分,一旦阵成便可自成一体。平日时候貌似温和毫无杀机,但若是有人强行破阵,那边会遭到反噬,进而灰飞烟灭。当初金朝最后的三大强者,金哀宗、赵秉文以及蒲察官奴便是因为想要强行破阵,而被法阵反噬而死。”

    “原来是这般缘由?”萧月在旁听了,方才知晓这其中究竟藏着多少恩怨情仇,又道:“那你今日所来,便是为了开启艮丘,取回和氏璧?”

    赵葵阖首回道:“没错。这和氏璧关系甚大,若是继续被留在这,只怕会沦落到狄夷手中。到时候,他们若是能够得到这和氏璧,那只怕会如虎添翼,皆是莫说是整个中原,只怕我宋朝,也是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