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百零七章争时间忠勇消逝,长虹入剑断苍穹
    “他们不过是一群蛮子,既不知中华礼仪,也不懂华夏文化。对付这帮人,我们又何须废话。”

    另一边,段峰等人见到地上躺倒之人,早就怒气冲脑,当空一喝:“我们一起上,干掉他!”背后铳枪立时入手,三人齐齐对准阿术,然后扣动扳机,子弹锐利无当,直直射向阿术。

    秦长卿和王著这才恍悟,也是各自挥动手中兵刃,自左右两人朝着阿术攻来,想要将其困在中央,令其动弹不得。

    面对三人进攻,阿术虽感压力陡增,但神念横扫之前,已然将周遭环境纳入心中。

    但见他面临秦长卿、王著两人围攻,也不躲不闪,反倒是蓦地欺进,足尖只在刀刃之上轻轻一点,便一跃而起,紧接着双足在秦长卿、王著背后轻轻一点,立刻便让两人失去平衡,朝前扑去。而在这时,段峰三人所射子弹也已然扑来,观其轨道其目标,正是秦长卿、王著两人。

    “什么?”

    秦长卿心中大俱,手中长剑蓦地刺出,“叮”的一声便将那子弹整个击碎。至于那王著也是反应及时,早将长刀横在胸前,“砰”的一声将整个子弹挡住。

    不远处,阿术瞧见这一幕,当即笑了:“说什么华夏、说什么中华?就在刚才,你们两人可是险些便被他们给杀了啊。”

    “好个蛮夷,当真是伶牙利嘴。”

    段峰见了,连忙呵斥起来,更对着王著、秦长卿两人深深一辑,回道::“两位,未曾料到这种状况,实在是抱歉了。”看着远处的阿术,却是更恨了。

    若非这家伙暗中搞鬼,他又怎么可能险些错杀了自己的战友呢?

    “人有失手、马有失蹄。这点事不碍事的。”王著摆手回道。

    秦长卿亦是说道:“而且对方实力强大,并非闹事之时。”忐忑这看着对方,他更是不由自主握紧手中宝剑,诉道:“若要击杀此人,我等需要齐心协力,方能对抗这等强敌。列位,注意了!”语罢,长剑之上剑芒乍现,便朝着阿术刺来。

    那阿术揉身后退,双足连连踹出,虽是寻常腿脚,但在真元灌输之下,其坚硬程度,丝毫不逊于铁板,当机就将长剑整个挡住,未曾让自己受到任何伤势。

    一个腿术无双,一个剑法精妙,倒也斗了个旗鼓相当。

    王著眼见对方正在对付秦长卿,心中也自以为找到了命门,但见对方似是处于下风状况,便一跃而起,置身于三丈高空之中,旋即运转一身真元,尽数纳入长刀之中。

    长刀之上,刀芒乍现,又是朝着阿术冲来。

    阿术哈哈一笑,喝道:“便以为这般手段,能够战胜我吗?”蓦地旋起,双足对准那刀芒猛地一踢,立时便将这刀芒整个踢碎,之后罡风凝练,更是直接轰在王著身上。

    “噗!”

    被这罡风一打,王著只感觉胸口疼痛难忍,口一张万千鲜血尽数吐出。

    段峰连忙奔上前去,将王著整个揽住,抱在怀中喝道:“王将军,你还好吧?”其余人见到阿术想要靠前补刀,皆是冲了过来,万道枪雨横扫,立刻逼得阿术揉身后退。

    阿术虽是武功高强,但也只能挡下少数子弹,若是遇到大量的弹雨,便无法挡住只能后退。

    另一边,王著深吸一口气,已然将体内伤势彻底压了下来,对着段峰勉力一笑,透着几分苦涩:”看来我的实力还是差的太多!”随后便再次勉强自己站了起来,对着那阿术亦是透着几分灼灼杀意。

    阿术见到周围数十人一起涌来,却是丝毫没有畏惧的,反而越见猖狂,高声笑道:“就凭你们这群虾兵蟹将,莫非也想要挡我?”重新落地之后,他也不顾自己一身真元是否会耗尽,双足犹如那书写生死薄的判官笔一样,凡是被打造的人莫不是口吐鲜血,只能无奈退场。

    这边厢打的倒是热闹,但对于郑鼎和廉希宪来说,两人这一番生死相博,当真是凶险无比。

    且见廉希宪掌上自有万千煞气,烟云寥寥、凝而不散,每一次拍出,莫不是宛如荡起无尽罡风,吹的整个地面都被剥了一层地皮,漏出了那枯黄干燥的泥土。

    面对此人,郑鼎深知绝不能轻易妄动,以免中了对方的奸细。

    他当初供职于史天泽麾下的时候,对廉希宪此人也甚是熟悉,知晓此人乃是蒙古之内数一数二的强者,绝非一般手段所能击败的。

    那蒙哥既然将此人派出来,便代表有足够的信心。

    廉希宪见到郑鼎不发一言,不禁笑了起来:“好个郑鼎,未曾想你倒也有这般武功。当真是让我看走眼了。”说话间,双手之间云气凝结,宛如乌云一般,径直朝着郑鼎袭来。

    气息收敛于刀锋之中,郑鼎且见云气袭来,立时稳住身子下盘,旋即长刀猛地一挥,自有呼啸之声,那缭绕云气顿时溃散,阳光重新散满天下,方才将这一招整个击散。

    廉希宪顿感吃惊,问道:“本以为你不过如此。没想到不过数月才过,你便提升到如斯境界?”

    之前郑鼎本来是弱于廉希宪的,彼此在军队之中也熟悉对方的招数,谁想到这些日子过去,眼前这人却似变了一个人死的,其实力竟然隐隐之间可以和他相提并论了。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以为我还是从前的那个人吗?”

    郑鼎哈哈大笑,长刀在手之后,已然是运足一身真元,双足踏在地面之上,身形已似猛虎下山一般,不过刹那便来到宋希濂之前,想要将其铲除。

    廉希宪轻哼一声,素手一挥周遭水珠全数用来,居于胸前汇成了一个大大的水球,随后双掌猛地一戳登时将整个水球爆裂开来,化作漫天云雾,遮住眼前之人的视界。

    云雾缭绕,终究还是无法避开郑鼎的神念扫射。

    郑鼎只需稍稍闭上眼睛,便可以感受到对方那极其强烈的位置所在地,至于手中长刀,也似老虎一样发出莫大的声音,似是要向世人宣布自己的实力。

    刀锋所向,群雄披靡。

    但是,这宋希濂却在刀身临身时候,身形骤然散开,却是一分二、二分四、四分八,转眼间不知道变成多少人儿,就这样分散在郑鼎周遭。

    郑鼎立时愣住,便听那宋希濂甚是得意的说道:“你以为我是想要借此逃走?不,这一次是专门来杀你的。”话音落下,那无数人影纷纷动弹,却是一并轰在郑鼎身上。

    这一下,拳势极重,立刻便让郑鼎口吐心血,已然身手重创。

    但郑鼎倒也不愧是响当当的汉子,不顾身躯重伤,猛地催动至极真元,手中长刀龙吟再现,立时便将周围云雾尽数震散,当然也逼得宋希濂只能收起招数,退到三丈之外的地方去。

    “嗯!”

    强压身躯伤势,郑鼎刚一迈步,便感觉步履踉跄险些跌倒在地,他知晓自己伤势如何,只能停止行动,仅靠手中长刀支起身子,不至于跌落在地上。

    “你这厮当真好顽强。只可惜,却终究还是归了赤贼。”

    远处,廉希宪长叹一声,透着几分懊恼。

    他们两人毕竟是同事一场,昔日相处时候也有些情分,若是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就此死去,心中当然有不忍之处。

    但考虑到如今赤凤军、蒙古乃生死敌人时候,廉希宪只能痛下心肠,斩杀郑鼎了。

    此刻,郑鼎也知晓自己的状况,但他却依旧昂着脖子,一脸不屑:“正所谓可一可二不可三。我第一背叛了义军,投靠了蒙古,第二次背叛了蒙古投靠了赤凤军。如今时候我若是再背叛第三次,那和昔日三姓家奴有何区别?”口中满是鲜血,步履亦是蹒跚,虽是如此却将那一柄长刀轮的飞起,化作最后一道刀芒,径直朝着廉希宪杀去。

    廉希宪眉梢微皱,旋即狠下

    这边厢打的倒是热闹,但对于郑鼎和廉希宪来说,两人这一番生死相博,当真是凶险无比。

    且见廉希宪掌上自有万千煞气,烟云寥寥、凝而不散,每一次拍出,莫不是宛如荡起无尽罡风,吹的整个地面都被剥了一层地皮,漏出了那枯黄干燥的泥土。

    面对此人,郑鼎深知绝不能轻易妄动,以免中了对方的奸细。

    他当初供职于史天泽麾下的时候,对廉希宪此人也甚是熟悉,知晓此人乃是蒙古之内数一数二的强者,绝非一般手段所能击败的。

    那蒙哥既然将此人派出来,便代表有足够的信心。

    廉希宪见到郑鼎不发一言,不禁笑了起来:“好个郑鼎,未曾想你倒也有这般武功。当真是让我看走眼了。”说话间,双手之间云气凝结,宛如乌云一般,径直朝着郑鼎袭来。

    气息收敛于刀锋之中,郑鼎且见云气袭来,立时稳住身子下盘,旋即长刀猛地一挥,自有呼啸之声,那缭绕云气顿时溃散,阳光重新散满天下,方才将这一招整个击散。

    廉希宪顿感吃惊,问道:“本以为你不过如此。没想到不过数月才过,你便提升到如斯境界?”

    之前郑鼎本来是弱于廉希宪的,彼此在军队之中也熟悉对方的招数,谁想到这些日子过去,眼前这人却似变了一个人死的,其实力竟然隐隐之间可以和他相提并论了。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以为我还是从前的那个人吗?”

    郑鼎哈哈大笑,长刀在手之后,已然是运足一身真元,双足踏在地面之上,身形已似猛虎下山一般,不过刹那便来到宋希濂之前,想要将其铲除。

    廉希宪轻哼一声,素手一挥周遭水珠全数用来,居于胸前汇成了一个大大的水球,随后双掌猛地一戳登时将整个水球爆裂开来,化作漫天云雾,遮住眼前之人的视界。

    云雾缭绕,终究还是无法避开郑鼎的神念扫射。

    郑鼎只需稍稍闭上眼睛,便可以感受到对方那极其强烈的位置所在地,至于手中长刀,也似老虎一样发出莫大的声音,似是要向世人宣布自己的实力。

    刀锋所向,群雄披靡。

    但是,这宋希濂却在刀身临身时候,身形骤然散开,却是一分二、二分四、四分八,转眼间不知道变成多少人儿,就这样分散在郑鼎周遭。

    郑鼎立时愣住,便听那宋希濂甚是得意的说道:“你以为我是想要借此逃走?不,这一次是专门来杀你的。”话音落下,那无数人影纷纷动弹,却是一并轰在郑鼎身上。

    这一下,拳势极重,立刻便让郑鼎口吐心血,已然身手重创。

    但郑鼎倒也不愧是响当当的汉子,不顾身躯重伤,猛地催动至极真元,手中长刀龙吟再现,立时便将周围云雾尽数震散,当然也逼得宋希濂只能收起招数,退到三丈之外的地方去。

    “嗯!”

    强压身躯伤势,郑鼎刚一迈步,便感觉步履踉跄险些跌倒在地,他知晓自己伤势如何,只能停止行动,仅靠手中长刀支起身子,不至于跌落在地上。

    “你这厮当真好顽强。只可惜,却终究还是归了赤贼。”

    远处,廉希宪长叹一声,透着几分懊恼。

    他们两人毕竟是同事一场,昔日相处时候也有些情分,若是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就此死去,心中当然有不忍之处。

    但考虑到如今赤凤军、蒙古乃生死敌人时候,廉希宪只能痛下心肠,斩杀郑鼎了。

    此刻,郑鼎也知晓自己的状况,但他却依旧昂着脖子,一脸不屑:“正所谓可一可二不可三。我第一背叛了义军,投靠了蒙古,第二次背叛了蒙古投靠了赤凤军。如今时候我若是再背叛第三次,那和昔日三姓家奴有何区别?”口中满是鲜血,步履亦是蹒跚,虽是如此却将那一柄长刀轮的飞起,化作最后一道刀芒,径直朝着廉希宪杀去。

    廉希宪眉梢微皱,旋即狠下心来,双手一阵舞动,再次集纳万千云气,汇成一道水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