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百零三章问缘由根本难除,做准备南下汴京
    眼见最后一击未曾成功,萧月登时大怒,脏话破口而出:“好个蛮夷,居然在这时坏我大计?”

    并指如剑,数道剑芒划破天空,无远弗届瞬间射向眼前的蒙哥。

    蒙哥双眉蹙紧,心念一动周身登时便有无尽黄沙卷起,将那锐利剑芒纷纷挡下,道:“你的实力的确不错,但也仅限于此。”

    黄沙凝聚,却是化作道道长枪,纵然只是沙石凝聚而成,但在他那无匹力量催动之下,上面的黄色已然褪去,透着一股银灰色的色泽。

    这一刻,蒙哥竟然只凭着自己的力量,便将沙石之内的单质硅给提取出来,化作锐利长枪以为兵刃。

    “烽烟——千古征途!”

    长枪攒射而来,更有锐利风罡劈面袭来,更显威力惊人。

    “清锋濯世定日月。”

    萧月不敢懈怠,亦是一般运起无上剑诀,手上怒焰剑气如烈焰蒸腾,瞬间膨胀数十倍有余,足有十来丈之长。

    但见长剑凌空一挥,立时便将那射来长枪尽数摧破,其后更朝着蒙哥所在方向激射而去。

    然而任有剑气破体,蒙哥却是一言不发,簌然中化作一滩尘沙,随风飘散。

    “死了?”萧月心中疑惑,却感到有些怀疑。

    那蒙哥何等厉害,更是蒙古皇子,也曾是长子西征的战将,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就死了?

    旋即感到不远处熟悉气息再度现身,萧月立时扭过身,看着那出现在史天泽身侧的熟悉身影,满是愕然:“好个家伙,居然诳我!”

    不远处,蒙哥已将史天泽身躯抱在怀中,嘴角之处尚有一抹血红,显然也是受伤不轻。

    他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萧月,诉道:“你的确不错,只可惜下一次,我是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了。”撇过旁边手上的史天泽,手一番沙尘聚集,已然将史天泽护在其中,保证其不会被那剑气所伤。

    “我们走!”

    话音落定,他便带着史天泽化作一阵黄沙,旋即从此地离开。

    萧月立刻傻了眼了,张口破骂:“一群胆小鬼,就这么跑了?”虽是战意浓浓,但萧月还是晓得以她的实力,若要战胜蒙哥、史天泽任何一人,或许还有机会,但若要战胜两人联手,那就难上加难,根本就没有成功的可能。

    所以她很快的便熄了心中所愿,重新回到城头之上。

    穷寇莫追,终究还是有些道理。

    更何况对方是否就是穷寇,还是两说呐。

    …………

    回到军营之中,蒙哥将史天泽安顿好之后,便回到自己军帐之内,开始调养生息,好恢复体力。

    史天泽在恢复之后,也从身边侍从口中得知此事,心中充满愧疚的时候,便来到蒙哥军帐之前,为之前的行动而道歉。

    “殿下。多蒙你仗义相助,只可惜我实在是无能为力,未曾配合殿下,将大名府阵线撕开。”一脸惭愧,史天泽俯下身躯,对着蒙哥便是深深的一拜。

    蒙哥坐在座椅之上,坦然接受了史天泽的道歉,想着之前战时,便感到有些棘手,诉道:“这一次战斗,那萧氏姐妹实力远超你我想象,此番失败也是合力。更何况我等这次攻击,本就不在于是否能够歼灭对方,而是为了能够探查对方实力。如今看来,这赤凤军还当真是出乎意料的强啊。”双眉拧紧在一起,却是透着几分懊恼。

    这赤凤军自潞州起义之后,便如同那浴火凤凰一样,始终是缴之不灭、战之不亡,当真是让他们倍感难受,真真如跗骨之蛆,令人恨之入骨。

    而为了剿灭赤凤军,蒙古更是不知究竟消耗了多少民力、物力,麾下也不知道究竟牺牲了多少儿郎。

    如此重压,不仅仅让那些蒙古高层贵族埋怨不已,就连蒙古治下的汉地百姓,亦是纷纷反抗摊派下来的严苛重税,让整个中原都像是要沸腾一样,随时随地都会彻底爆发。

    蒙哥深知这一点,所以一直都是忐忑不安,唯恐一个不小心,而导致整个局面走向不可掌控的未来。

    “正如殿下所预料的那样,若要剿灭赤凤军,非是一朝一夕之事,只有将其连根拔起,才能根除。”史天泽重新站起,在蒙哥的示意下,找了一个座位坐下。

    他自觉乃待罪之身,自然不敢有所僭越。

    “连根拔除?”蒙哥念叨了几遍,抬起头看着史天泽,棕褐色的眼珠之内透着疑惑:“你觉得这可能吗?”

    史天泽顿时愣住,想了半响之后,只好一脸懊恼摇着头回道:“不可能。”

    他们都知晓,会加入赤凤军的,莫不是置身于最底层的穷苦老百姓。

    这些老百姓饱受军阀、蒙古贵族还有封建官僚三座大山的重压早就苦不堪言,而且赤凤军更借着之前围剿,早将自己的触须伸向汉地每一个角落。

    到时候只需要赤凤军振臂一挥,这些人便会纷纷窜出,汇成一股足以毁天灭地的力量。

    正是因此,所以蒙哥、史天泽等人才知晓,剿灭赤凤军不过其次,如何安抚百姓,那才是最关键的。

    想到这里,两人对视之下,皆是摇着头,透着无奈。

    自军帐之中离去,史天泽回到自己军帐之内,想着现在状况,不免有些困惑。

    而那宋子贞见到史天泽一脸茫然,便感到奇怪,问道:“将军,不知你究竟是在为什么而困惑?”

    “哎!”长声一叹,史天泽双目迷茫收敛下来,回道:“还不是关于赤贼的事情?”

    宋子贞顿时一愣,目中流转似有所想,复有低声问道:“将军,不知你为何总是关注赤贼?要知道这赤贼甚是顽固,根本就是蒙古自身造孽而产生的。以将军之身份,何苦踏足其中,反使自身清誉受损?”

    自史天泽开始剿灭赤凤军时候,因为三番四次未曾竟功,朝中之人早已经是议论纷纷,甚至有人暗中造谣,认为赤凤军之壮大,乃是史天泽一手造成。

    就算在民间之中,史天泽多年积累的声望,也因为数次和赤凤军作对而被贬低许多。

    正是因此,宋子贞方才有此言论。

    史天泽听了之后,立时大怒,张口便道:“这赤贼悖逆忘伦,荼毒天下,若是不将其摧毁,日后只怕会遗祸苍生。我为蒙古忠臣,岂能轻易退却?”

    “将军。我且问你,这赤贼是否真的十恶不赦?否则的话,为何还有那么多的人参加?甚至可以坚持到现在?”宋子贞却摇摇头,一脸的沉重。

    史天泽顿时愣住,旋即低声喝道:“这些事你私下里想或许还好,但切不可和他人诉说,知道了吗?”言罢,袖手一挥便直接让宋子贞离开此地。

    宋子贞只是心中暗想:“纵然能堵住自己的口,但如何能够堵住天下之口?”说罢,也没有继续争论的心思,便自军帐之内走出去。

    …………

    大名府,城头之上。

    见到萧月自空中落下,萧星方才吐出胸中浊气,埋怨道:“姐姐,你又肆意妄为了。莫不是忘了我们之前的计划了吗?”

    依着他们先前制定的计划,第一线战壕只是作为陪衬,其目的乃是为了将敌人诱入城头之前,到时候从两边一起进攻,自然首尾攻击,彻底消灭敌人。

    但被萧月这一弄,整个计划算是失败了。

    立在一边,宇文威笑了笑,回道:“其实这样也好。毕竟那蒙哥的实力也不可小觑,其施展的手段,我们也未曾见过。若是当真让他们靠近大名府,只怕到时候真的会被对方打破城墙、闯入城中。届时纵然将对方赶出去,只怕又是一场潞州之战了。”回想起第一线战壕损失的士兵,他却是露出几分哀伤。

    那沙尘暴甚是厉害,其遮蔽视线的能力,足以让任何士兵抓瞎,乃至于丧失抵抗能力。

    若是连目标都看不见,那还如何战斗?

    段峰亦是一脸苦涩,回道:“没错。虽然第一线战壕的士兵不多,只有三千多人,但是经过刚才一役,至少一半以上全都负伤,而死亡人数只怕也有近千人。”

    想着之前战斗场景,他若非及时跑到堡垒之中躲起来,只怕也会彻底死亡。

    听到这消息,众人顿时沉默下来,心中默念往生经,为那些死难的士兵超度。

    “所以说,有的时候计划还是要变通的。”萧月叹声气,有些:“兵法有云:因势利导、顺势而为。若是没有我挺身阻挡,只怕这损失还会继续扩大。”

    萧星哑然,只能颌首回道:“这倒也是。”眸中虽有担心,但却终究未曾再说。

    对于生死安危,她相信自己姐姐的判断!

    “只是我们接下来又该如何行动?”

    战事停歇,众人心中皆有疑惑,便抬起头看向宇文威。

    宇文威缓声诉道:“李璮之事,殷鉴不远。为了避免被对方困住,我等不如离开此地,就此南下如何?”

    萧月听了,连忙问道:“就这样南下?不准备歼灭对方吗?”

    “当然。”

    宇文威颌首回道:“那蒙哥虽是年轻,但也是当时名将,其实力亦是傲立群雄。我等若要和对方做出决战,那非得耗上三五年功夫,并且付出数万兵马消耗,才能够战胜对方。似我等这样,挫败对方已然是上佳之选了,但若要歼灭对方,那便是难上加难。”

    萧月若有所思,想起之前蒙哥撤退一事,旋即诉道:“那厮说撤兵就撤兵,倒也有些魄力。若要战胜这般对手,只怕很难。”

    宇文威微微一笑,旋即诉道:“更何况此刻我们的目的并非歼灭对方,乃是为了抵达汴京,夺取和氏璧复活主公,然后得到一块稳定的根据地,各位可别忘了,这个才是我们现在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