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百零二章烽火漫天造杀孽,剑仙纵横战双雄
    ♂

    立于城头之上,萧月见到这狂杀席卷而来,登时大怒:“好个贼头,当我好欺负吗?”话甫落,她的身形已然于原地簌然消失,再出现时已然来到风暴之前。

    “清锋神威斩千秋!”

    一声冷哼,万千剑芒自长剑之中簌然射出,具是于周身汇聚成型,一道道莫不是煞气十足,冷冽寒光摄人心扉。

    此招乃是萧月自踏入地仙一流之后,所创出来的群攻之法,一经使用便可化生千万剑芒,攻守随心、威力极强,如今用来对付这龙卷,正是刚好。

    招随心动,一时间剑如暴雨,朝着那硕大龙卷纷纷窜去,纵然是旋即便被气旋整个吸纳其中,但其射速犹未停止,始终不曾断绝,似是要将这硕大龙卷整个覆灭。

    但是龙卷始终旋转不定,直到万千剑芒被其全数吸摄,也没有半分动静。

    位于头顶之上,那史天泽却是恼了,见到萧月来此,轻哼一身亦是催动雷光,转瞬间挡在萧月身前,朗声笑道:“你这黄毛丫头,莫非以为就你这般本事,就敢在我面前猖狂?”周身雷芒攒动,旋即便化作数道雷球,朝着萧月射去。

    萧月立时凝眉,低哼一声撤了剑招,旋即纵身后撤避开雷球,见到那飞来的史天泽,沉声一喝:“你这老杂毛,什么时候也学会了偷袭的手段了?”素手一挥,于体内引出万千剑气,再度朝着史天泽射去。

    “对付你这等人物,若是不用偷袭之法,只怕还未必能够伤到你。”史天泽双掌挥动,无边雷芒应声射出,将这漫天剑气尽数击散,蓦地身躯簌然一动,已然出现在萧月身边。

    这一下,吓得萧月赶紧抽剑回访,“砰”的一声,手中之剑应声断裂,其余威震住,立时便让萧月感觉胸中沸腾,禁不住一口鲜血直冲云霄。

    史天泽见状,立时便欲追上,将萧月整个击杀。

    却在这时,那沙尘暴却陡升异变,无数剑气随着气旋直冲而出,只在空中转了一个弯,便朝着史天泽整个冲来。史天泽措不及防,虽是及时运起玄通之力抵御,但也被这漫天剑气射中,也控制不住呕血不止。

    望着远处萧月,史天泽一脸诧异:“好个贱婢,没想到你也会玩这种招数。”

    “合着你以为就能会玩偷袭,我就不会玩吗?”萧月轻挥手中长剑,哈哈笑道:“而且就结果而言,你这老杂毛只怕伤得比我还重。

    远处,那龙卷却也是似有反应,无数尘沙好似那喝醉酒的酒鬼一样,却在远处摇摇晃晃,似是完全失去了控制,直到最后轰的一声,无数沙尘朝着周围纷纷散去,更教人看着担心,虽有无数尘沙朝着萧月卷来,却被她体外剑气尽数挡住,根本未曾伤到内里分毫。

    “殿下?这是怎么回事?”史天泽在一边看着担心,张口问道。

    自沙尘之中,一个声音传来:“莫要慌张,你先挡住那妖女,莫要让她靠近我。”,只见那沙尘虽是快要崩溃,但是在左摇右晃之中,最终还是被控制住了,只是比之之前小了数圈,没有了之前气势磅礴、直欲吞噬寰宇的架势了。

    得此机会,于远方城头之上,一阵音波再次出现,又是将这沙尘暴给挡住了。

    “你这厮究竟做了什么?”史天泽回看萧月,张口怒道。

    萧月微微一笑,诉道:“当然借着之前架势,将剑气纳入风沙之内,趁着对方心神分散操控龙卷时候袭杀对方。”说到兴致的时候,却透着几分懊恼:“不过对方居然还有余力,当真是可惜了。”

    “既然如此,那就留你不得。”

    史天泽冷哼一声,纵身便朝着萧月冲来。

    “老杂毛。你以为我不敢杀你?”

    见到又是那厮,萧月怒意再生,五指并拢化作长剑,“嗡”的一声便有两道剑芒,自双手之中直冲而出,凡剑芒所到之处,云气为之泯灭,黄沙为之崩解,而起所射方向,正是那史天泽所在之地。

    史天泽瞧着惊诧,身形一纵已然后跃数丈有余,又见剑芒刺胸而来,连忙催动一身力量,雷芒飞窜打在了剑芒之上,这才让这致命剑芒整个崩碎,不复成形。

    他略有吃惊,扭过头看了一眼萧月,心中吃惊:“没想到这丫头,竟然有这般实力?”懊恼之下,又岂容自己如此战败?史天泽轻咬舌尖,这才让自己稍微清醒了一下,旋即喝道:“狂雷天狱,给我灭!”雷芒于身边闪烁不定,更有无数闪烁雷球点缀其中,教人看着宛如满天星辰,集于一人之身。

    随后,雷网密布,当空中便朝着萧月罩来。

    “清风鸣威荡乾坤。”

    萧月轻斥一声,万千剑气纳入身躯之内,转瞬间整个躯体,尽数为剑气包裹,却是身化长剑,直接朝着那狂雷天狱射去。

    剑锋所到之处,雷芒纷纷断裂,便是那雷球狂暴,亦是不曾靠近分毫,也被其中蕴含的莫大剑气,整个击溃、不复所存。

    这一招虽是护体之招,但自有勇往无惧之意,更有以杀止杀之心,除非对阵者有正面杀敌的决心,否则定败无疑。那史天泽眼见自己得意招数被破,早已经是骇的心神崩溃,难以自持。

    不敢抵御,他只好架起雷芒,“簌”的一声便凭空挪移到数里之外,看着远处萧月,心中暗想:“这厮虽是女子,没想到这杀性竟然如此之狠,犹在萧凤之上?那个妖孽,究竟找了什么样的家伙当徒弟?”

    “哼!”萧月身形笔直、犹如长剑,傲立长空之中,对着远处史天泽冷笑道:“没想到你的命居然还是如此硬,还有逃跑的可能?”轻蔑之意,存于嘴角之中,对于这临阵退缩之人,更是充满讥诮。

    但史天泽城府深沉,又岂是这般话语便会激怒的人?

    他胸膛微微起伏,最终归于平静,“啪啪啪”的鼓掌声响起,更让萧月疑惑此人究竟准备做什么?

    良久之后,史天泽方才诉道:“的确。你的实力确实很厉害,但是你的部下呢?以他们的实力,可未必是我蒙古铁骑的对手。”目光一转,却是指了指地下。

    萧月顿感起火,轻轻低下头,双目一扫地上景象,登时额头血管鼓起,低声喝道:“你这厮,当真该杀!”

    不知何时,那尘沙早已经散去,却是露出了第一条战壕的景象。

    斑斑兵甲、无数残尸横躺其上,举目望去除却了死去的尸体,便只剩下残破的长剑,而那布满凹痕的盾牌,也被整个丢到一边,再也无法发挥曾经的功用,于战壕之中,无数的尸体颓然躺在壕沟之内,汩汩血液自尸体上流出,已然在战壕之中汇聚成溪,最终汇入那浅浅的水洼之中,嫣红嫣红的瞧着就像是宝贵的红宝石。

    但生命岂是宝石所能衡量的?

    死去的士兵终究无法回来,萧月向来都明白这一点。

    “两军对垒,向来如此。”史天泽朗声笑道:“你若想要救你的部下,可以!只是这样的话,你就无法阻止风暴了。”双手抱拳在胸,他更是胸有成竹的诉道:“而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决心了。”

    “我的决心?”

    萧月一脸戾气,看着史天泽那得意洋洋的脸蛋,她更是想要将其完全扯碎,然后在和着牛粪、沥青等一系列易燃物混合在一起,然后点一把火,完全烧掉。

    “那就是用这柄怒焰,灭了你们这群混蛋。”

    但见萧月素手一招,地上兵刃皆有莹莹光芒浮现,旋即直冲云霄,却是纳入手中。

    这些乃是一柄兵器的精粹,可谓是百炼千锤的绝佳上品,如今时候被萧月摄取之后,却是凝聚成为一柄赤剑,赤红如血,完全是以鲜血染红。

    且见这柄怒焰之上,焰气缭绕、血光沸腾,更有无边啸声、摄人魂魄,每一声皆是在诉说他们死难之前痛苦,以及直到最后,对鞑子的诅咒。

    “杀!”

    一声怒杀,再度开启新的战斗。

    但见萧月只将手中怒焰轻轻一挥,赤红剑芒立时划破空中,更有无边啸声呼啸而过,朝着史天泽直冲而去,纵然被其挡住,但犹有余威撞在身躯之上,令其口中吐血,再添伤势。

    史天泽心中震惊,对之前挑衅之举,更是有了几分后悔:“本以为能以激将法乱其心智,没想到竟然反让对方实力增进如此?看来是我失算了。”见到那连绵剑气,他不敢懈怠,连忙催动无上雷法,将这些剑气纷纷轰散,但雷芒不比剑气,终究胜不过萧月年轻有为。

    心思稍微一松,那剑气便透过缝隙,打在身躯之上。

    史天泽虽以秘法愈合伤口,但依旧难以招架,只能且战且退,好为自己争取时间。

    “砰!”,一击剑气自手臂掠过,登时让史天泽手臂残废,留下无数血花。

    “轰!”,又一道剑气穿过小腿,立时让史天泽小腿破碎,溅起道道血渍。

    感到身体越发虚弱,史天泽虽是勉力支撑,但终究还是撑不过,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一道赤红剑芒,朝着自己额头径直冲来。

    “我命休矣!”

    史天泽不由闭眼,静待之后结局。

    却在这时,自周围万千尘沙簌然汇聚,却在史天泽身前汇成一柄硕大盾牌,“轰”的一声便将这剑芒整个挡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