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百章大名府征战开启,问过往阴云密布
    重新回到大名府,萧月不免感觉茫然。

    犹记得第一次来此,她尚且是忐忑不安,唯恐一不小心,让自己的身份暴露。只可恨后来因为朱艳搅局,坏了他联络严实的大计,更是暗施手段令萧月斩杀严实,否则如何会有后来的事?

    幸亏当初有李璮暗中襄助,不然的话只怕她早已经饮恨江湖,又岂有今日剑修罗之名?

    紧握手中之剑,萧月傲立于城头之上,望着远方前来的大军,心头暗想:“不管面临什么样的险境,我都会将这只军队带出去,并且完整的交到主公手上。”

    而在距离大名府三里之外,自中都府起程的蒙哥和史天泽终于汇合,以合计七万兵力一起进攻,想要效仿当初静海一战一样,在这里一举歼灭赤凤军。

    萧月深知其中威胁,自然不敢懈怠,早就着手安排麾下士兵,并且发动城中百姓,于大名府之外连夜挖掘战壕,不到十日之内,便在城外挖掘了共计三条战壕、总计长度约上百公里,将整个大名府完全包裹起来,并且在每一个关键的节点之处安置火炮,作为抵抗蒙古大军的阵地。

    久经战火的赤凤军,早已经知晓应当如何发挥火器的威力,并且将这些积累的经验全都写成步兵操典,令军中的每一个人都日夜训练,将其烙入身体之内,成为自己的本能。

    唯有如此,方能战胜敌人。

    似是感到了临近战斗的氛围,成风一步一沉,似是在背后背负着沉重的沙袋。

    他凝目看着远方,只见远处无数黑影连成一片,宛如城墙一样,似是就连身后落日的余晖都全数挡住,沉沉的吸了一口气,正要说话。

    但萧月却快了一步,她问:“都准备好了吗?”

    “启禀主事,都准备好了。”

    成风双目凝聚,眸中透着几分踟躇,旋即问道:“只是主事,我不明白我们为何不离开此城?毕竟按照往常时候的计划,一般我们都会选择撤离,以免大军陷入困城之中,这也是主公为了保全实力不得已之下所采取的策略。既然如此,那我们为何却要在此死守大名府?”

    说真的,他直到现在,也弄不明白为何赤凤军必须要死守大名府,要知道按照往常习惯,只怕这时赤凤军早就弃城逃了。

    当初李璮被史天泽困在济南府之事,他们可是历历在目,全都明白的一清二楚,所以才奇怪为何此时,军中风向完全变了一个样子,竟然想要固守整个大名府?

    “没错。所以你认为原因是什么?”

    另一边,宇文威在曾生的护佑下,于城头顶部瞭望塔之上行下来,摇着手中扇子问道。

    成风轻咦一声,略显诧异问道:“这个,难道还有原因吗?”

    “末将以为,应当是受到了军中目前情绪所影响的,对吗?”另一边,于成风之后,那段峰、常俊、严申三人也一起来到此处,其中常俊略有忐忑,问道。

    宇文威回道:“没错。兵无将不行,将无兵不成。将兵一体,岂可两论?”重重的一声训斥,旋即便是神色庄重,异常严肃的嘱咐道:“你应当知晓,最近我等在这齐鲁一带征召士兵,迄今为止已有三万有余了?”

    “末将知晓。只是这个和现在谈论的话题有关系吗?”成风又是问道。

    段峰试探性的问道:“难不成是那些新兵所导致的?”

    “没错。他们虽是刚刚加入,但毕竟还只是一介新人。但是一旦这新人达到一定的程度,那便会对整体造成影响。正如盐加多了汤会咸的一样。短时间内,他们实在是太多了,而我们根本就无法镇压下来。”

    一声无奈的话语,萧月透着几分懊恼:“你应当知晓我军目前虽有四万兵马,但军中之人皆是本地之人,之所以加入赤凤军,便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保家卫国、重夺旧土。若是我等轻易舍弃大名府,只怕这些人便会心生不满,若是到时候又惹出石珪之事,若是这样的话那我就彻底的糟糕了。”

    “静海一战?”

    成风蓦地捏紧拳头,身躯开始颤抖。

    对那曾经险些导致赤凤军全军覆没,甚至令主公也陷入沉睡,不得不借助蜗皇之力修复伤势,

    直到现在,他甚至还会在噩梦之中,重新回到了那满布血腥和死亡的地狱场所。

    萧月颌首回道:“当然如此。所以我们准备撤退,当然不是这个时候。不过在撤退之前,总得要打过一场,不然的话士兵是不会接受的。”

    紧随其后,那张元龙听了,不免撇撇嘴,倍感懊恼:“如此倒也甚好。只是却要让我们操劳了。”

    四万余人,为了令如此庞大的人员接受基本的教育,他和他的同志们一直在努力,让这些往日时候大字不识一个的糙汉子,也开始捧着书一字一顿的说话。

    好在参加的也有一些读书人,他们在感叹赤凤军与众不同的时候,也一样奉献出自己的力量,倒是让张元龙等人轻松了不少。

    “没办法。”

    萧月耸耸肩,回道:“若是主公在,她或许有手段让那些人接受,但是我等却远远没有这般声望。正是因此,所以我们才必须要打这一仗。证明我们依旧是曾经威震天下的赤凤军,而不是由他人冒充的。这一点,你应当明白。”说到最后,萧月有些心底不足,显得有些忐忑。

    平心而论,萧月若论修为,当为今时一流人物,便是学识,也是足堪秀才之名,可谓是钟天地之灵秀。

    但是,萧月的胸襟终究不比萧凤,便是那用人的能力,也非是萧月所及,更勿论如何带领整个赤凤军顺利突围了。

    宇文威在一边回道:“没错。所以这一次,我们必须要‘战胜’对方,至少证明我们曾经的实力,让对方知晓我们的厉害。明白我们并非那乌合之众,这一点明白么?”

    “我明白了。”成风若有所思的颌首回道。

    说实在的,她当初于会议之上也曾提出撤退,毕竟这乃是萧凤自潞州撤离之后整个赤凤军的既定政策,轻易间无法改变。

    但赤凤军兵力膨胀的太过厉害,从六千一口气涨到四万,导致了军中多数皆是新人,一方面对赤凤军军纪不甚熟悉,另一方面也欠缺训练,之所以会加入赤凤军,只是因为赤凤军能够帮他们出口气。

    萧月、宇文威、萧星等人也不想这样,但是包括史天泽、忽必烈、张柔还有蒙哥等人的大军就要来到,若是没有充足的战斗力作为保证,否则便会重现当初静海一战的故事。

    正是因此,所以他们才力排众议,将那些仰慕之人全都纳入军中,方才将军队扩展到现在的地步。

    至于这些新兵,他们只知道赤凤军数次挫败敌人,对敌人的强大认识不够,所以才会有此妄言。

    …………

    城外,军营之内。

    蒙哥脸色暗沉坐于帐中,扫过了眼前的史天泽。

    史天泽,自赤凤军占据太原城之后,便和赤凤军作战,甚至在潞州一战之后,更是直接耗尽赤凤军根本,逼迫赤凤军直接东征,走出了涉县踏入了更为广阔的天地之中。

    而在赤凤军重新复出之后,史天泽也是和赤凤军三番四次交战过,可以说是当世最清楚赤凤军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的人了。

    “史天泽!”

    蒙哥张口念了这个名字,这一下立时便让史天泽吊起了心。

    他有些忐忑看着蒙哥,眸中透着几分惧意,无论如何赤凤军之所以能够从之前残兵败将模式成长到现在的声势浩荡,皆和史天泽逃不了干系。

    史天泽身子一愣,眸中透着不可思议看着蒙哥,似是感应到了什么:“殿下,老臣在。”

    “之前你歼灭李璮,很好。”蒙哥嘴角微翘,露出几分赞许神色来:“若非你当机立断,选择击败李璮。那今日在这里和咱们对阵的,便是咱们的老朋友了。”很明显,老朋友三个字指的就是李璮。

    “殿下这般说辞,当真是折煞老臣了。”史天泽赧然笑道,透着尴尬。

    “非也。”蒙哥回道:“在小王心中,对你老一直以来都极为信任。若非史老一直奋战在前线之上,屡次挫败南朝北伐阴谋,我等又如何能够坐在这里?”说着,便将自己身前奶茶端起,对着史天泽便是一敬:“以先生大才,屈居我之下,实在是浪费了。”

    史天泽却面有愧色,连连摆手回道:“唉。我当时坐视赤凤军成长,实在是万死不辞,又岂能接受殿下恩准呢?”

    “非也!”

    蒙哥却道:“以小王愚见,当时候史老已经将李璮团团围住,就等着一鼓作气将其拿些,若是因赤凤军而自废阵法,岂不可惜了?小王也非愚钝,亦是粗通兵法,自然知晓兵分两路甚是危险,稍不注意便会全军覆没。当初史老若是放弃围剿李璮,转而注意赤贼的话,那只怕便会陷入李璮、赤贼双面夹击的状态,于国不利,更有倾覆可能。”

    顿了顿,蒙哥继续说道:“正是因此,当初史老决定先行铲除李璮,乃是正确的走法。唯有在剿灭李璮之后,方才可以集中全部力量,投入到剿灭赤贼的活动中。”

    “只可惜我年事已高、身体衰弱,已然并非那赤凤军对手。”想着之后发生的事情,史天泽立时露出一些苦楚来。

    他并非未曾和赤贼发生过战争,只是当他在剿灭李璮调转兵力,准备全力以赴扑灭赤贼之后,却遇到了滑铁卢,自己反而被赤凤军摆了一道,不仅仅麾下士兵损失惨重,就连自己也重伤许多。

    “正是因此,所以小王才将史老请来,便是想要一问那赤贼究竟是何来头,为何这般厉害?”蒙哥深吸一口气,神色复有严肃起来。

    史天泽双眉拧紧,于脑中竭力寻找当初记忆,便道:“当初将我打伤的乃是两位女子。而根据情报显示,这两人和赤贼先前主公萧凤极为亲密,彼此之间亦师亦友,生活中更以姐妹相称。”

    “女子?我本以为那萧凤已然是有够出格了,没想到她手下,竟然还藏着这两位?”蒙哥顿感诧异。心中问道。。

    史天泽深吸一口气,庄重诉道:“没错。而且这两位女子,皆是已然修成地仙。”念及当初战况,他心中恐惧更甚:“其中一人唤作萧月,其剑法超群,锐不可当,非凡兵所能抵御,另一人唤作萧星,通晓音律,惯以音律惑人心智,并且能够操控万物。两人互相配合,更是远胜常人。”顿了顿,他想着当初逃跑场景,不免有些迟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诉说。

    只见蒙哥一脸期待,史天泽方才诉道:“当初时候,我一时不慎,被那萧月一剑伤到内府,其后更被萧星以旋律之术,引动身躯血气上涌,这才惨败对方手中。若非有姚枢还有麾下东平四子襄助,只怕这一具身体,也不复存在了。”

    摸了摸自己的心脏,史天泽透着一些庆幸。

    “是了。也唯有如此,才能将史老重创。”蒙哥一声叹息,却为史天泽感到有些悲怆。

    史天泽这一生纵横南北,纵然是遇到了赵葵、孟珙这般名将,也未曾露出丝毫胆怯,孰料临老时候,先是遭遇萧凤这样开挂的存在,其后又是撞入了萧月、萧星手中,弄得整个人狼狈逃窜,可以说是名声尽扫,成为了整个蒙古之内的笑柄了。

    语及此处,蒙哥更为奇怪,又问:“只是你可曾知晓,那两位是如何成就地仙的?”

    “地仙?”史天泽立时愣住,

    只见蒙哥一脸期待,史天泽方才诉道:“当初时候,我一时不慎,被那萧月一剑伤到内府,其后更被萧星以旋律之术,引动身躯血气上涌,这才惨败对方手中。若非有姚枢还有麾下东平四子襄助,只怕这一具身体,也不复存在了。”

    摸了摸自己的心脏,史天泽透着一些庆幸。

    “是了。也唯有如此,才能将史老重创。”蒙哥一声叹息,却为史天泽感到有些悲怆。

    史天泽这一生纵横南北,纵然是遇到了赵葵、孟珙这般名将,也未曾露出丝毫胆怯,孰料临老时候,先是遭遇萧凤这样开挂的存在,其后又是撞入了萧月、萧星手中,弄得整个人狼狈逃窜,可以说是名声尽扫,成为了整个蒙古之内的笑柄了。

    语及此处,蒙哥更为奇怪,又问:“只是你可曾知晓,那两位是如何成就地仙的?”

    “地仙?”史天泽立时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