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九十六章再相见父子成仇,闹矛盾兄弟阋墙
    按摩到舒服的时候,窝阔台自口中吐出一阵阵舒爽的声音。

    这般如坠云端般的感受,他已经很久未曾体验了,便问道:“爱妃。你这手段究竟是从何处学的?为何我昔日里,未曾见你施展过?”

    “启禀陛下。这乃是我从一位波斯旅者学得的,唤作真圣元经。因为见到陛下劳累,所以便使用了其中的秘法,好能够一解陛下心中苦闷。”乃马真缓声诉道,青葱五指抚摸着那健硕的肌肉,点点圣力自指尖吐出,纳入血气之中后,更令整个血气运转更是迅猛。

    受到这刺激,窝阔台不由得张开口,发出一阵舒畅的声音。

    但他心中疑窦丛生,又问:“波斯旅者?真圣元经?既然如此,那他可曾说过此功的来由?”五指动作连连,总是恰到好处的触摸到窝阔台的敏感点,让其忘却了其中的威胁。

    乃马真一边摁着,一边回道:“我曾经问了那位波斯阻者。据他所说,这《真圣元经》乃是多少年前由此地一位天才所创。此人融会贯通当地一切武学,实力直逼天阶境界,号称此地最后一位真圣。为了能够扩充门下教徒,便将其简化一番,编为《日闪元经》,作为教中之人习练基础,传承至今也有六百余年。”

    “哦?”窝阔台听着好奇,又问:“六百年前?未曾想,居然也能传承至今?”

    乃马真颌首回道,手中动作继续,并未曾有分毫停滞,一下又一下的抚摸着眼前这位天可汗的肌肤,目中包含情意,轻启朱唇回道:“没错。之前曾有波斯旅者前来,我因为仰慕此地之学,故此向他学习此法,好能够一解可汗之忧。”

    “波斯旅者?他是谁?”窝阔台顿感疑惑,又是问道。

    乃马真低声问道:“此人唤作法提玛,若是陛下愿意,我这就叫她过来?”

    窝阔台嘿然一笑,却是一翻身便将乃马真整个拦在怀中,有些粗糙的大手在那如牛奶般白皙、丝绸般顺滑的肌肤上浮动着,粗重的呼吸扑面而来,口中更是有些着急:“叫他过来做什么?我现在只要你。”整个身躯旋即压下,也不管是否合适,立刻便在这香池之内奏响一阵鱼水之乐。

    待到云消雨散之后,乃马真面有晕红、气喘吁吁,躺在窝阔台怀中。

    她将头枕在那健硕的臂膀上,眼眸似水看着身边这位占据了自己的王者,轻轻的唤道:“陛下。”

    “叫我有什么事儿?美人儿!”窝阔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才感觉自己似乎重新回到年轻时候,想着之前威风的样子,更是得意无比:“之前若非得美人儿抚慰,只怕我可断然无法有这般神勇。”说着高兴,更是朗声大笑起来。

    乃马真抿住嘴唇,低声问道:“陛下之能,自然非是贱婢所能承受。”

    她这般模样乃是刻意所为,自然令窝阔台瞧着高兴,更是将乃马真抱着狠命一亲,若非初战方歇,只怕早就已经再次开战了。

    见到窝阔台对自己如此痴迷,乃马真目中柔情流转,闪过一丝得意,便道:“只可惜我那孩儿,却未曾得到陛下恩泽,如今时候依旧只能在外面流转,更未曾和自己的父亲见上一面。”

    “贵由?”

    窝阔台双眉微皱,见到身边乃马真殷切眼神,心中一软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连忙应道:“既然如此,那边让他回到都城里面吧。这些日子未曾见他,我也想念许多了!”

    乃马真立时笑了,旋即便巧笑嫣然,回道:“那臣妾就再次先谢过陛下了!”旋即便感觉身边男子情热如火,便挺起身子又是迎合起来,其中迤逦也不足道也。

    …………

    另一边,那蒙哥自退朝之后回到自家宫殿之中,细想朝堂之上发生之事,不免愁眉苦锁。

    正好仲威、速浑察因军中之事而来,见到蒙哥这般苦闷来,便朗声问道:“不知殿下因何生气?”

    “唉。还不是因为朝中之事,否则殿下如何会这般生气?”于朝堂发生之事,仲威历历在目,正是因此诉说时候更是透着一些愤怒:“那赤贼向来狡诈,向来都是狡兔三窟。我等费尽心思,方才将那祸首困住灭了,若要彻底诛灭赤贼,更需一些时日。若非之后发生李璮造反一事,如何会有今日局面?”

    于剿灭赤凤军一事,仲威不似他人,从一开始便参与其中,自然知晓赤凤军的厉害,若要将其剿灭更非一日之功。

    而在杀死萧凤之后,依照他们指定的方略,本该是彻查整个中原大地,抓捕所有潜伏下来的赤凤军余孽。

    孰料在这个时候,那李璮却借此机会造反,逼迫他们不得不放弃之前计划,全力以赴对抗李璮和宋朝,反而给赤凤军隐藏自己的机会。

    之前于中都府之中发生的阿合马遇刺事情,便是因此而产生的。

    蒙哥苦涩一笑,眉间中皆是困顿,摇着头回道:“虽是如此,但我等毕竟未曾剿灭赤贼,不是吗?”

    “但殿下已经尽力,又岂能将他人之罪归于殿下身上?”仲威有些懊恼,又是劝道:“依我看,殿下根本无须担心可汗的训斥,只需要行自己该行之事便可以了。”

    速浑察亦是诉道:“没错!而且你也知晓现如今可汗病重,稍不注意便会驾崩。届时你有我等支持,便是成为大汗也是犹未可知。到时候你携可汗之威,自然可以一清海内,重振天下。到时候区区一个赤凤军,又能闹出什么动静来?”

    蒙哥乍听此话,连连摇头,低声喝道:“你这厮又是乱来。这番话切莫再说,知道吗?”

    速浑察听着懊恼,别过头一脸恼意:“这又不能说,哪有不能做。那咱们在这里干啥?”

    “速浑察,你也应当知晓殿下难处。”仲威在旁劝道:“那窝阔台向来狠毒,若是知晓我等商议之事,只怕明日我等头颅便要被丢入草原,为群狼啃噬。此事事关重大,岂能如此儿戏?”

    他们两人自静海一战之后,便归入蒙哥麾下,由蒙哥统领。

    因为窝阔台惧怕蒙哥有心造反,仲威和速浑察便被一起召回哈剌和林,令这两人负责火炮冶炼一事,好为军中之人提供充足的火炮供应,至于其他之事,自然是不可能做了。

    正是因此,速浑察心中不忿,认为有打压嫌疑。

    蒙哥听了两人争辩,这才回道:“如今情况不明,我还需观察一些时日。至于你们两个——”复有抬起头,一脸严肃对着两人吩咐道:“谨守自己职责,莫要插手别的事物。至于那些暗手什么的,你们两人也给我收住,在没有我的指示下,不得有丝毫动作,知道了吗?”说道后面,已然沉重无比。

    速浑察、仲威两人听了,自然不敢反对,立刻便应允下来。

    …………

    另一边,乃马真和窝阔台云消雨散之后,也重新穿上衣衫,回到大殿之中。

    而在大殿之上,早见一人缓步踏上其上。

    此人身材略显矮小,脸色苍白,显得有些病态,更兼手足拘挛,看起来丝毫没有英主之象,反而透着几分猥亵之感。

    而跟随此人身后,却是宝相庄严、相貌堂堂,却是当今萨迦寺主持八思巴,自之前全真教、西藏密宗论道之后,那萨迦班智达圆寂之后,萨迦寺便传给了八思巴。

    窝阔台瞧见此人,也是露出几分不屑之感,问道:“吾儿,你今日为何会从西藏归来?”很显然,眼前这位面向猥亵、形容瘦削之人,正是当今蒙古大汗窝阔台长子——孛儿只斤-贵由。

    然而对于窝阔台来说,这位虽是他的长子,但是因为其形容太差,比之蒙哥、拔都以及忽必烈等人,气势差的太多,所以一直都不甚喜欢。

    今日若非乃马真相劝,他还当真不愿意见这位让自己丢脸的长子。

    贵由身躯一震,已然被这气势压得连连咳嗽,幸亏身后八思巴走上前,运转佛光之威,方才将其恢复。

    得此襄助,贵由这才回道:“启禀父王。孩儿虽是置身外面,但对父亲却甚是想念,故此方才恳请母后为孩儿央求,好能够和父王见上一面。”

    “那你现在不是见到了吗?”窝阔台轻哼一声,便道:“现在见到了,那是不是应该回去了?”

    贵由立时一愣,弄不清楚究竟是什么状况,双目已然泛泪,两膝一软已然跪倒在地。

    而在此刻,八思巴却是一步踏上,佛相庄严、声音宏大:“启禀可汗。正所谓夫妻是缘、父子是缘,因缘而聚、因缘而散,殿下对可汗素怀孺慕之情,方才于今日前来此地,和可汗见上一面。既然如此,那可汗何妨一见,总比恶缘相结为好。”

    被这一劝,窝阔台哑口无言,瞥了一下八思巴之后,便收起怒容,低声问道:“既然如此,那你且告诉我,你今日来此究竟有何目的?”

    贵由这才敢直起身子,瞥了一下身边的八思巴。

    那八思巴立时颌首,旋即便打了一个稽首,却自怀中取出数方玉印,诉道:“此为昔日吐蕃所传之玉印,乃是当年唐朝册封。今日得贵由斡旋,吐蕃诸部已然降服敬献玉印,愿意为我蒙古之臣。”旋即便俯首下去,将那数方玉印呈上。

    “吐蕃?”

    窝阔台顿感诧异,撇过了那有些畏惧的贵由,便重新落在八思巴身上,回道:“未曾想你却将这吐蕃诸地降服,却是我小看你了。”嘴角似笑非笑,很显然透着几分不屑。

    以窝阔台的智慧,岂会不明白这其中的机关?

    若非有八思巴襄助,以贵由的身躯,可断然支撑不了这些时日来。

    而这八思巴既然插手这件事情,很显然他们作为西藏密宗,也是察觉到了蒙古帝国的变化,便选中了贵由作为自己的代言人,好从中谋取利益。

    贵由灿灿一笑,有些心虚的回道:“多谢父王夸奖。”

    “既然如此,那我便将吐蕃赠与你,作为你的封地,也算是我的一片仁德。”窝阔台朗声诉道,旋即便将吐蕃封给了贵由,至于贵由会如何处置其封地,那就看他自身的能力还有造化了。

    当然,更重要的是吐蕃此地不比他处。

    此地海拔之高、举世罕见,若是汉地之人上去,便会感觉气息凝滞,几有窒息之感,若是长久活动,更会危及性命,就连蒙古之人也不敢闯入此地,以免害了自己的性命。

    而且此地甚是贫瘠,举目皆是冰川戈壁,没有一块可供耕种的土地,就连放牧用的草原,也没有。

    亘古以来,只有当地之人,才能在这人迹罕见的高原之上,靠着养殖藏獒还有种植靑稞草,方才能够在这里繁衍生息,延续生命。

    正是因此,若有人想要进攻此地,便会因为地域严酷还有补给难以保证而彻底失败,就连蒙古也不敢轻易用兵,以免平白无辜折损兵力,这才让吐蕃诸部存活至今。

    姑且不论贵由究竟是通过何种手段解决问题,但的确是为蒙古除一劲敌,于情于理都应该封赏赠与,如此才是蒙古本色。

    …………

    万安宫之内所发生的事情早已传遍整个哈剌和林。

    得知这消息,忽睹都已然稳不住,连忙便来到蒙哥殿中,想要找他商量事情。

    蒙哥这才有些诧异,诉道:“贵由回来了?”

    “没错。这个病秧子回来了。”忽睹都有些焦躁,在殿中来回的走动着。

    蒙哥无奈,只好走上前,将其安抚下来,回道:“既然回来了,那便是喜事一桩啊。毕竟他和父亲相隔许久,如今能够相聚,也是好事一桩!”

    “好事个屁。”忽睹都却是一脸狰狞,回过头直接盯着蒙哥,眼神透着愤怒:“大哥,你究竟明不明白这件事意味着什么?”

    蒙哥深吸一口气,面色严肃问道:“意味着什么?”

    忽睹都蓦地张口,高声喝道:“意味着那厮改主意了,不打算将本来应该属于咱们父亲的汗位传给我们。而我们也从此和汗位彻底隔绝,再没有继承汗位的可能。而等那个病秧子上台之后,咱们俩全都会完蛋了。明白吗?”

    “这又如何?毕竟那汗位本就应当有德者居之,而且那贵由更是解决吐蕃诸部,实在是大功一件。既然如此,那由他继承汗位有何不可?”蒙哥瞧着忽睹都一脸狰狞,心中暗自担心,连忙走上前苦口婆心的劝道:“而且二弟,你可别犯糊涂,做出愚蠢的事情。”

    忽睹都不屑一顾,冷笑连连:“大哥。我曾以为你之所以会这般驽钝,只不过是你的伪装罢了,没想到你竟然真的这么愚钝?竟然就连这一点都看不出来?我本以为你之所以呆在窝阔台身边,便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取代他,没想到竟然真的坐视不管,任由那窝阔台传给贵由吗?”

    “贵由乃当今可汗之子,他自然也能继承汗位。”蒙哥肃声回道,更显严厉。

    忽睹都却是不信,讥讽道:“但是我接受不了。若是被他继承汗位,到时候他还有可能将汗位传给我们吗?不,她会杀了我们,正如他的父亲一样杀了所有竞争者,而我可不甘愿就此罢休。”自殿中走出,只留下一片猖狂的笑声。

    蒙哥一脸愁容,栽倒在地,暗道:“唉。弟弟啊,为何你始终就不明白我的苦心?”想着那强大而且叵测的可汗,他心中更惧,唯恐此人发飙,将自己一族全数夷灭。

    以窝阔台的性情,只怕会当真做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