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九十三章大明湖凡尘依旧,城隍庙枭雄末路
    “启禀元帅,李璮麾下之人已经被全数剿灭,不知我等接下来应该如何行动?”

    待到史天泽落地之后,宋子贞赶紧走上来,且见史天泽脸上隐隐现出一丝痛楚,便知晓之前那一战并非毫无伤势,眼前的元帅终究太老了,实在是无法支撑起这么激烈的战斗。

    史天泽喘口气,旋即回道:“那李璮虽是被我击败,但他生命尚存,更是最后的一丝力量遁走。你等现在派出麾下精锐,务必将其抓住,知道了吗?”

    “我等知晓。”宋子贞立时回道,只是脸上却现出一丝诱惑。

    地仙毕竟是地仙,纵然是遭受如此重伤,却依旧尚有余力逃脱,以他们的实力能够抓住李璮吗?

    史天泽知晓宋子贞顾虑,便道:“那厮一身功力皆被我所废,如今的他只是一介废人,论战力更是比不上寻常之人,便是能够逃出去,也断然逃不出去。以你等力量,无需担心此人威胁。”

    若以实力而论,李璮的黑狱之力强在力量以及速度,但若论塑体重生之法,却远远不及清净琉璃焰之神威,故此在被史天泽挫败之后,便很快的濒于死亡,甚至就连恢复伤势也决计不能。

    如今的他,根本就是形同废人。

    宋子贞既然得知消息,立刻便领着麾下之人出发,想要尽快将那李璮抓住,并且逼问他传国玉玺所在之地。

    此人能有今日之能,甚至修成黑狱龙体,也是全耐传国玉玺之威,这一点所有人都知晓,无论是史天泽亦或者是蒙哥、忽必烈等人,而他们此番前来也正是为了这个。

    …………

    济南,大明湖。

    此地因风景优美,向来为游客所欣赏,若是到了繁华时候,湖中便会有无数画舫穿梭其中,岸上也会聚集众多游人,他们居于杨柳之下,一边欣赏着湖上风景,一边吃着自带的小吃,自然是一件乐事。

    只是自战争开启之后,这番场景却许久未曾出现。

    而在这时,却自湖中爬出一人来。

    不过是简单的爬行动作,他却是耗费了甚多力量,想必是遭到莫大重创了。

    但是他却始终不肯放弃,努力的以手代脚,一下又一下,于身下拖出长长的水渍,方才钻入岸上的一个寺庙之中后,待到进入寺庙后,似乎是因为耗尽了全身力量,方才放弃,只是口中却传来一阵苦涩笑声,听起来甚至悲凉。

    “呵呵……没想到我枭雄一世,未曾想居然落到今日这般模样来?”

    长发散落,露出的面庞正是李璮。

    他看着眼前那一尊弥勒佛,又想起自己此生境遇,悲怆之中竟是哭诉起来,见到那佛堂之前,尚且摆着数根香烛,却是起了一些心思。

    此刻身躯勉强恢复了一些,李璮便努力的站起来,踉踉跄跄的走到了祭坛之前,将这香烛取过来点燃之后,恭敬的对着佛像鞠躬三下,随后才将这香烛插入祭坛之中。

    寥寥云烟,渐渐升起,却是迷惑了他的眼眸,依稀中似乎忆起往日场景,便伸出手想要抓住这一切,但是就连这云烟,都把握不住。

    权位、力量,还有财富。

    他所追求的一切,此刻,都没有了。

    枭雄末路,不过如此!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

    仰天长笑,李璮只觉得心中尽是悔恨,若是当初他放弃争霸天下的心思,若是当初他肯配合赤凤军一起进攻蒙军,或许这一切便不会如此,但时光流逝宛如长河,终究还是无法挽留,剩下的除却了愤怒、不甘、后悔外,便只剩下锥心刺骨的痛苦了。

    为何,会变成这样?

    弄不清、搞不懂,直到现在,李璮以及不明白,为何自己会失败?

    “抓住他,他就在这里。”

    寺庙之外,阵阵脚步之声传来,而顺着风儿,他们的声音一传来。

    “是追击的人吗?”李璮想着,便见自门扉之中,钻入了数十位将士,而为首之人则是木速蛮。

    那木速蛮见到李璮在这,立刻大喜:“终于叫我抓住你了。”身后之人纷纷走出,却是将李璮团团围住,只是却全都站在数丈之外,并不敢靠近。

    之前那场战斗,他们也曾经亲眼目睹,依旧为对方那震慑天下的力量而震惊,纵然知晓眼前这人实力已废、形同废人,心中依旧畏惧。

    “想不到我一生戎马,未曾想竟然会死在这里?”李璮张开双手、双目微阖,将自己的周身要穴暴露在众人眼前,诉道:“各位,若要李某项上人头,这就动手吧。”

    他遭受史天泽那一击,受伤颇重早已经是毫无力量,若要对抗这些精锐士兵,实在是力有未逮。

    木速蛮却是生疑,暗道:“此人如此作态,莫非尚有余力?我需得多加小心,以免中了对方奸计。”自背后取出长弓,却是拉弓对准李璮,口中狞笑:“既然如此,那今天便让你死在这里。”话甫落,便要松开强弓,将李璮整个射杀。

    却在这时,于远处忽起阵阵枪声。

    木速蛮身躯一阵,眼神涣散,旋即倒在地上,而脑袋之上却有一个血洞。

    其余人也敢惊讶,正欲回击时候,也是一样纷纷倒地,不复之前生机。

    “怎么回事?”李璮诧异无比,也为眼前一幕感到吃惊。

    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又究竟会是谁呢?

    “父亲!”

    远处一人纵步踏来,转瞬间已然来到李璮身前,将整个李璮整个抱住。

    李璮立刻愣住,脸上露出些许柔情,低声呢喃道:“是简儿?”

    “没错,正是简儿!”李彦简抬起头,看见李璮身上尽是鲜血,更觉大恸:“父亲,我已经招来了救兵,这就过来就您了。”

    李璮复有抬头,便见眼前正有一个女子,想起当初做主放走的那道身影,他露出一些庆幸来,诉道:“救兵吗?没想到居然是你?”

    萧月点头,回道:“当日你救我一命,今日我救你一命,如此应当是功过相抵了吧。”

    “这倒也是。”李璮眉头微皱,扫过怀中李彦简,却道:“但是我如今身负重创,实在是走不了多久,也不算是被你所救。这般说来,你其实应当欠我一个人情?对吧!”

    “没错。”

    萧月轩眉凝住,感到一丝排斥,自此人口中,她却感到一丝威胁之意。

    李璮这才诉道:“既然如此,那你等可否同意,让我儿能够加入你们赤凤军?如何?”

    李彦简立时怔住,旋即喝道:“父亲,你不如和我一起离开,待到日后或许还有东山再起的时候。”双手紧抓对方手臂,眸中更是透着希望。

    “什么?”

    萧月有点诧异,感到不解:“若你当真想让你儿子保全性命,那边该劝他离开此地,就算是潜入南朝,也总好比加入赤凤军。你为何做出这般决定?”

    “天下之大,又岂有安全之地?”

    李璮摇头回道:“我观那南朝虽是庞大,然上下不一、彼此冲突比比皆是,不到三十年定然也会灭于蒙古之内。届时南朝一灭,又有何处能退?而你们赤凤军,虽是起于苍漠之中,但越挫越勇,更曾数度挫败蒙古精锐,当为此世之枭雄。便是你等主公陨落,依旧尚有你等精诚一体,奋战至此。当时之间,可于蒙古争锋者,应当只有你们了。既然如此,不如令我儿加入,至少也能为我复仇。”

    李彦简却不甘心,继续劝道:“但是父亲,若是没有你的指点,孩儿如何能够复仇?”

    对于蒙古,他自然是刻骨铭心,又亲眼见父亲死于身前,怎么可能会因此放弃复仇?

    “哈哈!你却不知晓,我为了能够生存下去,可是亲手摧毁了这座城市,实在是罄竹难书。”李璮摇着头,目光扫过一圈,且望着那湛蓝天空,他回忆起之前的决定,更是觉得后怕至极。

    若非他受人蒙蔽,做出那些错事来,如何会变成这般样子。

    于是李璮继续劝道:“可以说,我这一生甚是驽钝,未曾有一日看清世界。自幼时沉迷于复仇之中,其后又沉迷于权势当中,后又沉迷于霸业当中,所行之事更是荒唐,否则如何会变成今日德行?你日后纵然要复仇,也许谨记于心,也切不可学为父,再次做出这等糊涂之事来。”

    一声声,一句句,当真是情真意切。

    “孩儿记住了。”

    李彦简听着悲切,两行眼泪自脸颊落下,已然将衣衫润湿。

    立在一边,萧月耳朵微动,听见远处动静,便道:“敌人快到了,我们应该走了。”说着便伸出手,想要将李彦简带走,至于那李璮,她却是没有多加注意。

    李璮眉梢微动,却自怀中取出一个玉钥匙,察觉到萧月扫来的目光,便缓声诉道:“若我所料没错,你此来目的应当是这个吧。”

    萧月心中迟疑,低声问:“你想要做什么?”

    “此物我留之无用,不如就送给你吧。至于你们会怎么做,我相信你们会给出答案的。”李璮缓声诉道,双目便已然阖上。

    感觉怀中之人温度皆无,李彦简立时大恸,将其抱在怀中放声大哭。

    萧月无奈将玉钥匙揣入怀中,信手一挥便将李彦简打晕,喝令旁边士卒将其扛起,便朝着远处奔去。

    此时他们是趁着两军交战混乱时候方才混入城中,若是等到对方全军都注意到,那就糟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