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九十二章人心散去城终破,天降神雷灭黑龙
    七月流火,烽烟四起。

    昔日人文鼎盛、商业发达的济南府,如今时候却是哀嚎一片,触目皆是末日之景。

    街道之上毫无人烟,只留一地污秽,也没有人来打扫,闻起来透着一股恶臭之味;两侧的行道树也光秃秃的,上面的叶子也被全数撸去,尽数塞入腹中充饥用了;破烂的门扉随着微风吱呀吱呀的摇晃着,而里面也乱七八糟,凳子、椅子、柜子还有其他的东西,全都被砸烂,抽屉、瓦罐以及花瓶也被打破,只为了里面可能藏着的一些粮食。

    然而藏于更为隐秘的地点,却躺着一具具白骨,老的、少的、男的、女的,全都有,无一例外的便是,它们的骨头之上,皆是布满刀痕以及齿印。

    因史天泽封城之举,这里已经没有丝毫的粮食了。

    为了生存下去,城中的百姓被迫以野草、树叶充饥,等到这些东西也被吃完,那乱世之中最恶劣的现象也会出现。

    吃人!

    不知道是从何处开始,更不知晓从何人开始,直到发现时候已经有相当一部分的人开始了。

    李璮想要阻止,但他却毫无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幕惨剧被开启,因为制造这一切的,便是他曾经的部下。

    人一旦饿疯了,就什么也不会顾忌,哪怕是践踏人间的法律也如此。

    直到这时,整个军队彻底的失去了控制,所有人都开始参与其中,并且直到将整个济南府,彻底变成人间地狱,等到所有人幡然醒悟之后,才发现自己究竟铸造了何等的冤孽。

    “各位,接下来我们应当如何?”李璮看着眼前众将,神色漠然。

    当城中之事发生之后,他便知晓自己完蛋了,彻底的完蛋了,屠城一事尚且容忍,但吃人一事实在难堪,乃是人神共愤之举,也绝不是任何尚存仁慈之心的人能够接受。

    张邦直眼神躲闪,略有害怕,低声诉道:“小臣以为,我等此刻若是突围,或许尚有转机!”

    “转机?”李璮冷哼两声,诉道:“这天下已没有我等容身之地,还有什么转机?”

    “也并非如此,至少——”张邦直咽了几口吞没,压低声音回道:“至少我们还可以投奔南朝,再不济投奔赤凤军也可以。据臣所知,那赤凤军如今声势正隆,若是能够得到他们襄助,我等或许尚有活命的可能。”

    李璮眉梢皱起,低声诉道:“赤凤军?”

    “没错。正是赤凤军。”张邦直感到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不免低下头,眼神滴溜溜的转着。

    “虽是如此。但是你也应当知晓,那赤凤军向来以天命者自居,军中之人莫不是嫉恶如仇。我等造下如此杀孽,只怕那赤凤军根本就不可能接受我们。”于旁边,王文统朗声诉道,扫过张邦直的时候,更是带着排斥和愤怒,若是他们没有闹出这等吃人事件,或许赤凤军还会接纳,但如今他们闯出这种事情,只怕那赤凤军便会以此推辞。

    张邦直在一边劝道:“依我看,未必如此。”见众人看来,便朗声解释道:“尔等应当知晓,那赤凤军底蕴浅薄、实力不足,其部众虽是骁勇,但终究还是兵力不足,难以支撑。若是我等能够以此为条件,那对方为求能够对抗蒙古,应当会接受我等。”

    “非也!”王文统在一边插嘴回道:“昔日我曾奉主公之命,和对方接触过。知晓对方军纪严明、将士一心,人人皆晓孔孟之道,非是寻常之人所能匹敌。若教他们知晓我等曾经干的事情,只怕未必会接受。”感到李璮看来的眼神,他也只有连连摇头。

    以赤凤军行事风格,是断然不能容忍屠城食人之事的。

    “唉!”

    听罢之后,李璮只剩下长长的叹息,至于心中只剩下无边的后悔。

    当日时候,他如果能够在发现有人吃人的时候下狠心处理,或许还能够短暂的压制士兵欲望,撑到赤凤军到来时候,这样的话也不会有屠城食人的景象。

    众人皆感忐忑,两眼可怜望着李璮,皆是央求道:“只是主公,我等接下来应该如何行事?”

    李璮身形一顿,复有恢复镇定,吩咐道:“即使如此,那你等今日便吃饱喝足,等到明天时候诸人随我一起出征务必突围出去,保全性命。”如今时候正值最危险的时候,为求能够生存下去,也只有放手一搏了。

    待到晚上,诸军吃饱喝足准备完毕之后,便在城头之前聚集完毕。

    李璮来到城头之上,看着眼前这些士兵,相较于起事时候的数万兵马,如今时候也只剩下眼前不到六千兵马,而此刻这些士兵也莫不是神色恹恹、一派无神模样来,更无半分的精气神。

    之前城中食人事件太过骇然,早已经摧毁了每一个士兵的魂儿。

    对此,李璮也没有什么高谈大论,只是淡淡的说道:“各位,尽力求生吧。”手一挥,高大城门应声打开,城门之外早有无数精锐派兵布阵,为首之人正是那史天泽。

    “松寿公,你终于肯出战伏法了吗?”史天泽目光微抬,且看到李璮正当前面,口中冷笑问道。

    “非也!”李璮高声一喝,勒住胯下战马,挑衅道:“我本以为你这厮能够幡然醒悟,随我一同推翻蒙元王朝,没曾想你却是狡诈如斯,浑然忘却了我等约定。”

    史天泽大笑一声,亦是朗声回道:“松寿公。我本以为你也是一代豪杰,故此方才布下这等阵势,只求你能够看清行事,若是愿意幡然醒悟,我还可以在天可汗之前为你美言几句。但是你却以此话题辱我,莫非你已经丧心病狂到如此地步了吗?”说到此时,却是啐了一口吐沫,骂道:“似你这般食人狂魔,竟然也能和我匹敌?当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你!”

    李璮脸色一红,口中更有腥甜之感,强行压下去之后,猛地一声“杀”字,顿时让众人皆感心中一震,旋即拔起身边长矛,首当其冲便是拍马赶来。

    史天泽纵身跃起,口中亦是喝道:“今日,便让你这食人狂魔,知晓我九霄阴阳雷的威力。”素手一招,万千雷光尽数凝结于掌,旋即朝着李璮拍去。李璮自感磅礴雷光临身,急运手中长枪,枪芒直奔而出,具化一条长龙,舞动咆哮之下立时便将这漫天雷光尽数扑灭,不留丝毫痕迹。

    “嗯?没想到你犹有余力?看来你这厮,应当是将那玉玺之中的能量全数吸收了?”史天泽瞧着惊讶,对眼前之人也是高看几分。

    李璮冷哼一声:“当然!”旋即莫运一身真元,万千黑芒纳入长枪之内,口中低沉一喝:“龙战于野,气纳八荒。将军令出,群雄慑服。”话甫落,便将手中长枪忽现变化,本是坚硬镔铁却犹如长蛇一般柔韧无比,更见枪尖融化,于转瞬间化作一张骇然巨口,昂然之声自其中狂啸而出。

    “昂!”

    一声龙吼,震慑天际,旋即便将李璮手中兵器,亦是伴随他征战四方的将军令腾空而出,化作一条十丈长、背生双翅、全身漆黑如墨的应龙,且看其麟角分明、胡须勃发,当真是栩栩如生,至于那四只利爪,亦是锐利无挡,分金断玉不在话下。

    “好!好一个北地枪王。如今看来,你倒是不虚曾经名声。若非如此,又岂能让我亲自出手?”史天泽仰天长啸,万千雷芒尽数加身,令其仿佛那司职天罚的雷神一般,要将眼前之人诛灭。

    李璮冷声一笑:“杀我?那倒要看看你是否有这个实力!”纵身一跃,已然落于黑龙之上,此刻人龙合一,随后猛地一吼。

    这一吼,立时便让济南府之内,无数泉水皆似受到召唤一般,齐齐将那泉水喷出空中,却被黑龙凝聚开来,聚拢于身侧周围,更有阵阵狂风呼啸而起,转瞬间天空那一轮赤日已被遮住,只剩下一片漆黑乌云,遮住漫天光辉。

    “噼里啪啦”,一时间无数雨点自天空落下,砸的人生疼生疼的,其中更是搀杂着莫大冰雹,若是被砸中,那整个脑袋便会被整个劈开,更显凶险。

    史天泽顿感不妙,当空便是一拳:“莫要搬弄这些邪术,你与我单独对阵。”

    这一拳自是厉害非凡,但依旧被李璮挡住,虽是如此却也令李璮感觉心脏巨震,险些支撑不住。他终究不似萧凤,拥有不死之身,对于这威力甚是厉害的九霄阴阳雷,自然是难以招架。

    史天泽见到对方竟然选择硬抗,不免感到诧异,随后便见那头黑龙扭过头,双目赤红、张大嘴巴,口中更有浓郁黑芒,让人感觉有一股不详之气。

    他不敢迟疑,立时纵身离开随后便见那道黑芒落于地上,直接就在地上溶出一股足有数丈之宽,不知深浅的巨坑。

    “好歹度的力量,这便是你屠城的理由?”自其中,史天泽分明感受到了万千冤魂的愤怒。

    李璮神色暗沉,冷哼一声:“此事与你何干?”神念一动,且见足下黑龙再次咆哮,身躯之上顿现万千黑芒,黑芒纳入雨水之中,旋即便让身中黑水之人倍感痛苦,以为有人正在拿针刺人一样,让人难以忍受。

    受到这黑水影响,城外蒙古大军阵势顿时混乱,却是露出了一个缝隙来。

    见此机会,以张邦直、王文统为首的剩余残兵纷纷纵马赶来,意图趁着这个时候冲破此阵,逃了出去。

    史天泽麾下众将见了,也不敢怠慢,亦是一样驱策麾下兵马重新布阵,务必确保将这些残兵挡住,不得让他们有任何逃脱的机会。

    一时间,两军杀声阵阵,更令整个战场充满血腥之气。

    至于那黑龙,也似被这漫天杀伐之气所影响,又是膨胀数分有余,瞧着远处史天泽,一对猩红龙目亦是透着愤恨之色。

    身为李璮具现化的黑龙,自然继承了他争霸天下的欲望,但是之前被困济南府的郁结,也令他对制造这一切的史天泽恨之入骨,一直都想要杀之而后快。

    李璮嘴角狰狞,高声笑道:“放心吧,在击败你之后,我会将你所保护的一切全都摧毁,一个都不剩。”足下黑龙猛地一振,身似雷电一般,立刻便朝着史天泽咬来。

    史天泽自是知晓这黑龙厉害,身形一纵连忙躲开。

    但那黑龙速度却是分毫不差,背后双翅猛地一振,便于刹那间出现在史天泽身侧,张开巨口便将史天泽整个纳入口中

    只是正当嘴巴合拢之后,“轰隆”一声便将其整个炸开,片片鳞片四飞,更有漫天黑血四溅,而那浑身覆满靛白雷芒的史天泽身似火箭、直冲云霄,总算是挣脱黑龙追击。

    黑龙受了这一击,不免有些沉闷,只是摇了一下脑袋,身后翅膀猛地一挥,便是重新稳住身形。

    此刻,李璮下半身已然融入黑龙之内,只余上半身立于黑龙头颅之上,瞧着那史天泽一身雷力聚身,更是愤怒不堪:“好一个狂雷天君。只是今日,不知道究竟是你这九霄阴阳雷厉害,亦或者我这黑狱龙体更甚一筹?”

    此时此刻,已然说不清楚李璮究竟是化为了巨龙,亦或者是巨龙吞噬了李璮的理智,唯一能够让人铭记于心的,便是那彻骨的愤怒,还有濒于极致的咆哮。

    这一次,李璮誓要眼前之人,付出代价。

    愤怒驱使,那巨龙双翅猛震,径直朝着史天泽冲去。

    立于九霄之上,史天泽莫运体内玄通,周遭皆是靛白色雷霆之力,而且这雷霆之力连绵不绝,未曾有消散时候,反而越来越盛,令其宛如烈阳一般,照的人眼花。

    且见那李璮直冲而上,他口中喝道:“逆贼,今日定要你彻底伏诛!”

    话甫落,烈阳自九霄之上猛地一压,犹如陨石坠地一般,直接朝着黑龙撞来。

    黑龙亦是张开巨口,无数黑芒尽数纳入其中,“昂”的一声便是瀑布一样,自口中尽数吐出,想要将这烈阳彻底熄灭,无奈这烈阳太过强盛,一路上竟是将这无数黑芒全数烧灭,虽是小了数圈,但威力却依旧强横,旋即自巨龙口中纳入其腹中。

    “轰隆”一声,自巨龙腹中,无数雷芒尽数吐出,顿时将这头巨龙整个炸裂,漫天黑水亦为之驱散,光华重新洒落地上,却有让人再次感受到那温暖的阳光。

    自其中,史天泽缓缓现身,只是一道黑芒自那黑龙之中疾射而出,却是转瞬即逝。

    地上,张邦直、王文统等人瞧见这一幕,整个人立时愣住了:“主公失败了?”

    黑狱龙体,乃是李璮最强的招数,如今时候却被史天泽以天雷灭之,他们的兵力、斗志都远远不及对方,可以说胜负已分了。

    见到这一幕,他们麾下的士兵亦是布满绝望,甚至就连手中兵器都丢了,静等着对方的屠戮。

    一切,都将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