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八十九章不知情黎盛入彀,目标所指陈家岛
    远处,陈长五和黎盛已然驾驶船只,踏着‘波’声航入汪洋之中。

    此刻乃是黑夜,天上星辰甚是稀疏,月亮也早已隐入云间,不见踪迹。而在远处,一溜的灯光异常醒目,却教他们知晓自己的目的地。

    瞄准方向,大约航行了约半个时辰,两艘战船距离赤凤军水军也只有三里之遥。

    正当两人想要继续靠近时候,忽见一道光柱横扫而来,正好落在他们船上,亮堂堂的光柱晃得人眼前一片‘迷’茫。

    被这光柱一照,陈长五立时叫了起来:“这,这是什么鬼玩意?”

    “莫要慌张,别忘了咱们的任务。”黎盛在一边警告道,微眯着眼瞧去,方才发现那光柱乃是自桅杆顶上‘射’来的,心中暗自惊讶:“这赤凤军果然奇怪,居然能够‘弄’出这等玩意。”正待下达命令时候,周遭立时溅起数道海‘浪’,吓得‘操’舵的舵手赶紧止步,唯恐被那凶猛的火炮给砸中。

    “尔等是谁,为何深夜来此?”

    于对面海船之上,一个宏大声音传来,虽是相距数里之遥,却依旧不减分毫,可见其人功力深厚。

    见着这般状况,黎盛立时令道:“升起白旗,不得有任何动作。”随后莫运一身真元,亦是朗声回道:“我乃是陈青军、朱聪麾下之人,因受到此人打压心中不忿,便趁夜逃离想要投靠贵军,不知贵军是否能够通融一下,让我和你们的将军见一下面?”

    然而除却涛声依旧,对面并无任何回应。

    等了大约有一个时辰,陈长五等的有些焦急,便问:“这帮子家伙,怎么这般拖延,居然拖到这个时候,还没有做出决定?”

    “不知道。大概是有些事情需要准备吧。”黎盛回道:“所以才这么缓慢。”

    正当两人胡思‘乱’想时候,对面又是响起熟悉的声音。

    “可以。待会儿我们会派出一艘小船,你们可以坐船来到我们这里,商量事情。不然的话,就莫要怪我等不客气。”

    听到这话,陈长五、黎盛两人皆感松了一口气,只要能够登船,那到时候他们便成功了一半了。

    话语落定,两人便听到有船只落水之上,而在那吵杂的‘浪’涛之中,也隐隐约约可以听到船桨划动海水的声音,越来越近直到最后已然能够看到对方的踪迹来。

    黎盛吩咐几人将绳索垂下来,让小船上的人爬了上来之后,便躬身问道:“列位官爷,不知接下来我要做什么?”

    “没错。若是要什么美‘女’啥的,咱们兄弟俩或许没有,但是美酒什么的,绝对管够。”陈长五亦是一脸谄媚,小跑来到了几位赤凤军士官棉签

    “官爷?”为首之人听着别扭,旋即有些厌恶的回道:“我姓周,你叫我周同志即可。莫要称呼什么官爷!”眉梢一皱,瞧见那陈长五嬉皮笑脸,便倍感恼火,背后之人也齐齐握紧背后铳枪,一副随时随地战斗模样,口中更是喝道:“还有你,少说废话,立刻跟我们走!”

    被这么一骂,陈长五一脸‘蒙’蔽,浑然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心中匪气顿现,正‘欲’张口反骂时候,却被黎盛连连扯着衣袖,指了指那些纷纷将铳枪取下,黑漆漆的‘洞’口直接对准众多警察,低声警告道:“别在这个时候跳,不然的话你想死吗?”

    陈长五甫一抬头,顿见无数漆黑‘洞’口皆是瞄准自己,顿时被吓住了,整个‘裤’裆都湿润了,一动也不动,任由赤凤军之人将他搀扶着,来到下来的那艘小舟。

    两个手臂被反缚在后面,身后亦是立着两位战士,虎视眈眈看着自己,更教人害怕。

    如此模样,就像是正在被押往刑场。

    初次面对赤凤军,两人昔日虽是骁勇善战额海贼,但终究还是忍不住心头惧意,低头垂目唯恐一个不小心,惹怒对方葬送了自己的‘性’命。

    那周同志亦是不发一言,只是令士兵划动小船,重新回到那巨大的战舰之上。

    “嗯?没想到这赤凤军的船只样式竟然如此古怪,和寻常战舰决计不同!”

    如此近距离,黎盛这才发现赤凤军战船的奥妙之处。

    说实在的,赤凤军战船并不大,至少和朱聪、陈青军他们那长达三十丈的战舰相差甚远,只有二十丈长。但是这战舰却在旁边长着四个巨大的轮子,轮子瞧起来就和农庄之内用来汲水用的水车一样,只是每一片车轮都足有一人大小,外面则是用木板包裹,以免因为敌人的炮火而损坏,配合前头的龙首,看起来就和蹈海的巨龙一样,而这轮子便是强劲有利的龙爪。

    这个是车船!

    黎盛稍稍一想,便明白过来,这船只究竟是如何建造的。

    当然,除却了这四个明轮之外,于船上还立着三条桅杆,上面挂着用竹篾编制而成的硬帆,令其在明轮损坏的时候,也可以凭借海上的海风高速移动。

    似是察觉到小船靠近,自这战舰之上,垂下来两条绳索。

    “可以上去了。”

    周同志见到那垂下绳索,就将绳索系在小船两头,之后只见这绳索瞬间绷紧,然后就听到一阵咯吱吱的声音,将整个小船连同里面的人一起吊起来。

    置身其上,黎盛和陈长五均感脚下一阵晃悠,不免感觉脚底发软。

    等到“砰”的一声,小船整个落在战舰之上,两人方才放下心来,饶是如此背后也是一阵冷汗。

    “这里,便是赤凤军的战舰?”

    小心翼翼,黎盛缓缓直起身子,四下瞧着这艘战舰。

    和他记忆之中,那些海战用的战舰截然相反,这艘战舰并没有高大的楼阁,而是直接截掉,所以显得重心极低、不容易倾覆,甲板之上也没有应该设有的弓弩还有投石车,光从外表面看起来,就是一个寻常的商船。

    但是经过之前的战斗,黎盛却是知晓这艘船的强大。

    “或许那武器,乃是设置在甲板之下?”

    黎盛这样想着,又继续观察这艘战舰和别的战舰截然相反的地方。

    这一看,更教他倍感奇怪。

    不知为何,这艘战舰的桅杆极其高,足有十丈之高,远远超过任何船只高度。

    为了确保桅杆的强度能够支撑起船帆,还特意使用数根长木拼接起来,确保其拥有足够的强度。

    于桅杆上面,也设有数个瞭望台,而且还在上面装有特制的火炬,火炬乃是钢铁打制而成,里面填有煤炭,足以确保长时间燃烧,更在四面设有数面铜镜,彼此互相拼合起来,形成了一个凹面镜的样子,而在下方则是装有转轮装置,只需要转动拉杆,便可以令这简易的照明灯照亮海面,足以发现数里之外的敌人。

    “好一头狰狞巨兽!”

    黎盛见到这战舰,心中亦是生俱,完全是出于本能,他觉得眼前的这艘战舰,或许会改变整个海战局面。

    却在这时,远处传来冷漠之声。

    “两位,你们看够了吗?”

    黎盛抬起头,便见在两人之前,一个身穿蓝‘色’军衣、一脸冷峻看着自己的军人,知晓对方应当是这艘战舰的掌管者,他们两人立时跪下,口中连忙诉道:“罪臣黎盛/陈长五,今日来此便是为了投降贵军,还望将军能够接纳!”

    置身于对方治下,他们唯有谨小慎微,方能度过险境,完成朱聪、陈青军所吩咐的任务。

    “投降?莫不是诈降?”萧评眉宇微皱,冷声笑道。

    被这一说,陈长五双目凸出,几乎以为对方已然看破自己的计划,却闻身侧黎盛缓声说道:“对于将军来说,这一点重要吗?”

    “当然不重要。”

    萧评“噗哧”一声笑了起来,旋即说道:“因为对我来说,无论你们是投降还是不投降,都只有一个结局。而且我赤凤军军中自有规定,就算是投降者,也断然不能保留自己的武器。你们的战舰还有武器,全都会被扣押,而你们也会暂时被封禁、以待考察。不过是区区反间计,便想要抵抗天军?你们也想的太天真了。”

    那陈长五心中怒意,立时站了起来,口中怒骂:“干你老母,就连官军也未曾如此对我,你们这帮‘混’蛋,也敢这么做?”

    只闻连绵枪声,陈长五立时身中数枪,眼中惊愕无比,似乎完全没想到,对方在知晓自己“投降”之后,还会做出这番动作来。身子轰然倒地,旋即就被士兵抬起来,丢到了汪洋之中,除却了甲板之上的血迹之外,便没有了任何存在的痕迹。

    “你们,就这样对待投降的人吗?”黎盛身子抖动,强压着内心颤抖,低声问道。

    “当然。”萧评回道:“对于这种怀着秘密任务的人来说,我们唯有如此,才能够活下去。”坚毅面庞,透着钢铁般的‘色’泽。自静海之后,所有幸存下来的赤凤军战士,都明白了一个事实。

    降军,不可取!

    正是因此,赤凤军对待降军,从来都是如此苛责,就算是要得罪对方,也唯有在确定对方当真愿意之后,方才会准许加入其中。

    而在这个郭城当中,一经发现,立刻处死,绝不容忍丝毫痕迹。

    黎盛喉头微动,‘胸’膛急剧起伏,努力了半响,方才让自己恢复平静,

    这一刻瞧见对方神‘色’,他便知晓今日若要安然离开,完全是痴心妄想。

    只是不甘心就这般被囚禁于此,黎盛又说:“即使我有重要的情报,你也不需要吗?”

    “对我来说可有可无,但是对你来说,这很重要。至于你的下场,完全取决于你提供的信息。”萧评回道。

    黎盛沉思良久,旋即便朗声诉道:“我会将我知道的一切,全都告诉你们。”随后,便在周围之人的监视之下,开始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缓缓道来,无论是陈青军暗藏火炮的一事,亦或者朱聪的造船厂所在地址,全都诉说出来,教人知道的一清二楚。

    听罢之后,萧评顿时笑了:“没想到你们这群海贼还有些实力,居然暗地里藏着这么多的东西。”只见远处天边,一轮红日自汪洋之中跃起,万千红霞洒满天空,他立时下令。

    “全军出动,目标陈家岛!”

    只见船头转轮被三位士兵整个推动起来,巨大的锁链也被收起来,将那船锚整个提起。

    紧接着,四具明轮一起转动,令整个战舰原地转向,船头对准远处陈家岛方向,巨大船帆开始转动,并且在海风的鼓‘荡’下,令整个战舰越来越快,径直朝着陈家岛冲去。

    只闻连绵枪声,陈长五立时身中数枪,眼中惊愕无比,似乎完全没想到,对方在知晓自己“投降”之后,还会做出这番动作来。身子轰然倒地,旋即就被士兵抬起来,丢到了汪洋之中,除却了甲板之上的血迹之外,便没有了任何存在的痕迹。

    “你们,就这样对待投降的人吗?”黎盛身子抖动,强压着内心颤抖,低声问道。

    “当然。”萧评回道:“对于这种怀着秘密任务的人来说,我们唯有如此,才能够活下去。”坚毅面庞,透着钢铁般的‘色’泽。自静海之后,所有幸存下来的赤凤军战士,都明白了一个事实。

    降军,不可取!

    正是因此,赤凤军对待降军,从来都是如此苛责,就算是要得罪对方,也唯有在确定对方当真愿意之后,方才会准许加入其中。

    而在这个郭城当中,一经发现,立刻处死,绝不容忍丝毫痕迹。

    黎盛喉头微动,‘胸’膛急剧起伏,努力了半响,方才让自己恢复平静,

    这一刻瞧见对方神‘色’,他便知晓今日若要安然离开,完全是痴心妄想。

    只是不甘心就这般被囚禁于此,黎盛又说:“即使我有重要的情报,你也不需要吗?”

    “对我来说可有可无,但是对你来说,这很重要。至于你的下场,完全取决于你提供的信息。”萧评回道。

    黎盛沉思良久,旋即便朗声诉道:“我会将我知道的一切,全都告诉你们。”随后,便在周围之人的监视之下,开始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缓缓道来,无论是陈青军暗藏火炮的一事,亦或者朱聪的造船厂所在地址,全都诉说出来,教人知道的一清二楚。

    听罢之后,萧评顿时笑了:“没想到你们这群海贼还有些实力,居然暗地里藏着这么多的东西。”只见远处天边,一轮红日自汪洋之中跃起,万千红霞洒满天空,他立时下令。

    “全军出动,目标陈家岛!”

    只见船头转轮被三位士兵整个推动起来,巨大的锁链也被收起来,将那船锚整个提起。

    紧接着,四具明轮一起转动,令整个战舰原地转向,船头对准远处陈家岛方向,巨大船帆开始转动,并且在海风的鼓‘荡’下,令整个战舰越来越快,径直朝着陈家岛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