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八十八章朱聪巧设反间计,陈老暗中布杀手
    朱聪微微一笑,对着众人便是侃侃而谈:“那赤凤军装备有火器,若是正面对抗,我等绝非对手。正是因此,须得以反间计,方能挫败对方威风。”

    “哦?你这是什么意思?”郑广问道。

    陈青军亦是颇感疑惑:“反间计?难道你已经在那赤凤军中安插了奸细?”

    朱聪摇摇头,回道:“那赤凤军军纪森严,纪律严明,根本是针扎不破、水泼不进,并非寻常军阀所能匹敌,正是因此我等需要另行手段,方能成功?”

    “什么手段?”王子清问。

    朱聪深吸一口气,却是起身对着陈长五、黎盛两人躬身一拜,恳请道:“这一次,还望你们两人能够有所助益。”

    “混江龙,难不成你是要我的兄弟们替你们去送命?我可警告你,我才不趟这趟浑水呢。”黎盛顿感惊讶,连忙便从座位之上跳起来,一脸错愕瞧着朱聪。

    陈长五亦是懊恼,低声喝道:“朱聪。你应当知晓我的脾气,若是不给出足够的解释,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你全家?”

    朱聪摇着头,丝毫为曾经陈长五的警告放在耳边,而是继续劝道:“并非是让你们送命,只是希望你们两人能够充当内应,助我等一起剿灭赤凤军!”

    “如何剿灭?”两人这才安定下来,继续问道。

    “据我所知,那赤凤军近日来便会展开行动,想要剿灭我等。而这个时候正是机会。”

    朱聪且见众人看过来,便感觉心中甚是得意,朗声回道:“到时候你们两人佯装和我等发生矛盾,然后诈败而逃,到时候那赤凤军为了能够找到我们踪迹,定然会接受尔等,以为内应。等到时候决战时候,你们只需趁着关键时候反戈一击,定然能够打的赤凤军措手不及。到时候便是我等胜利时刻。”

    陈青军立时拍手赞道:“此计甚好。我赞同!”

    “我也赞同!”那郑广亦是应声说道。

    王子清深吸一口气,却是有些困惑:“只是我有一个疑问,为何是陈长五、黎盛两人?”

    “我等之中,唯有陈长五、黎盛最是熟悉水战之术,便是自己的实力也远在众人之上,皆是交战时候,他们两人便可趁此机会,自赤凤军水军之内扬帆逃走。而你们包括我,皆对水战不是很熟悉,更不擅长近身格斗之术,如何能够和那赤凤军对抗?”朱聪解释道。

    其余人听了,皆是纷纷颌首,以为乃是至理名言。

    陈长五立时欢喜,哈哈大笑道:“如此计划,那赤凤军定然会手到擒来。”

    唯有那黎盛面容始终苦楚,也不知晓究竟在想着什么,只是不断的喝着闷酒。

    朱聪看着有些奇怪,便问:“黎将军,不知你有何想法?”

    “没有。只是有些烦闷,所以让我稍微休息一下吧。”黎盛应声回道,瞧着朱聪那自信面庞,心中冷笑不止:“就凭这等拙劣之法,莫非也能够骗过赤凤军吗?”举起眼前的酒杯,他一下又一下的喝着酒,虽是脑袋被这酒气熏得晕晕沉沉的,但是心中却是一片透彻,知晓之后之事,只怕并不会如同朱聪预料的这样顺利。

    翌日,海风阵阵,卷起无边浪花,拍在岸上。

    而那船帆也被整个鼓起,宛如离弦之箭一样,刺破洋面。

    也正如朱聪所预料的那样,于胶州湾之外早有十只战船横于洋面,一字儿排开面对着眼前的这些海贼,

    郑广心中震惊,咂舌回道:“这赤凤军当真行动迅速,居然如此快便来到这里了?”其余海盗见到那熟悉旗帜,也纷纷感到全身颤抖,小腿发软,险些就跌倒在船上。

    “诸位莫慌!”朱聪见着众人未战先慌,立时便运起内元,高声一喝,旋即拔起腰间宝剑,一声令下:“列位随我出阵!”随即百舸争流、千帆争航,皆是升起船帆,操纵者脚下战舰朝着赤凤军冲来。

    只是等到这些船只快要靠近赤凤军战舰时候,便见远处战舰之上腾起一阵阵浓烟,这浓烟甚是明显,黑漆漆的就和地狱里面跑出来的恶鬼一样,而随着一阵阵浓烟的升起,无数的炮弹横空而来,朝着袭来的船只砸去。

    洋面上,无数水花溅起,立时在这片宁静的海域之上,掀起了一阵狂澜。

    这炮弹甚是厉害,若是落到战舰之上,“砰”的一声便能将整个战船砸出一块大洞,无数木板应声破碎,不仅仅叫旁边的士兵纷纷哀嚎着跌入海中,也让海水尽数灌入其中,然后迅速的沉入海洋之中,只留下一连串的木板碎屑。

    如斯神威,立时便让所有海盗吓住了,纷纷喝令停止继续攻击,反而调换船头重新回到胶州湾之内。

    回到山寨之中,众人莫不是惊住了,只因为这赤凤军实力太强,竟然也没有冲锋,就是靠着一连串的火炮,就让他们损失惨重,之前的那场战争,损失的船只只怕不再五十艘以下。

    清点一下人数之后,朱聪便发现自己麾下起码损失了三十来艘战船,人员也有上百来人损伤,至于其他人也是损失惨重,尤其以陈长五、黎盛两人最为惨烈,除却了自己亲自控制的战舰,其他的全都折损在之前的战斗之中。

    这般损失,已然超过所有人的承受范围之外了。

    这不,那陈青军便是叫嚷了起来:“那些赤凤军怎生这般厉害?居然打掉了我二十来艘,要不然我们撤退?”心疼自己的损失,他心中已经有些动弹,想要在这时壮士断腕,以免损失继续扩大。

    此番战役,若以损失而论,最惨重的乃是朱聪。

    毕竟这一次联合之事,乃是朱聪提出的,为了能够让其余海盗信服,所以朱聪的舰队冲的最前,理所应当遭受的损失最多。

    而就现在状况,朱聪都尚未说话,此人便已然骂将开来,可见此人究竟是何等的奸猾小气。

    “如今时候,那赤凤军已然将胶州湾给封住了。我们骑虎难下,若是不和对方对抗,如何能够逃出生天?”朱聪虽是听着厌烦,但是陈青军的舰队乃是主要实力,他可不敢在这个时候惹怒对方,于是便继续解释起来:“依照现在时候,我等唯有背水一战,才能够取得最后的胜利?”

    王子清轻声一叹,感慨道:“我本以为那火炮不过如此,孰料这玩意竟然这般厉害,当真是鬼神莫敌。”想着之前冒着弹雨冲锋的场景,他依旧感觉全身战栗,仿佛随时随地都会被那弹丸给砸成肉酱。

    “没错。那赤凤军来势汹汹,岂是相与之辈?我等今日若是不将其除去,那日后便再也难有翻身的余地了。”郑广在一边鼓舞到,他乃是罪恶滔天的恶人,曾经将一整个农村都屠了,若是落入赤凤军手里,那少不得会被判一个死刑。

    朱聪沉声回道:“若是如此,看来只有实行之前定下的计划了。”随后,目光灼灼看向黎盛和陈长五,吩咐道:“至于时间,那边今天晚上吧。”

    黎盛顿感踟躇,正欲上前说话,便见那陈长五已是面目狰狞,一副对赤凤军恨之入骨段的样子:“很好。到时候我便让那些家伙知晓知晓我的厉害。并且让他们知晓,究竟谁才是大海的主人。”

    “好。那我等现在就去准备!”

    朱聪大喜,立时就吩咐属下之人,前去将所需东西尽数准备好。

    至于胶州湾之外的赤凤军水军,依旧是横在港口之前,静等着黎明的到来。

    此刻乃是晚上,而晚上黑漆漆一片,只有星辰、月光,稍微照见一点光辉,而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士兵们的准确率远远低于白日时候,并不是很好的交战环境。

    而在胶州湾之内,虽是知晓已经快要到出发时候,但是黎盛却依旧逡巡,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执行这一项任务。

    他对赤凤军知之甚少,根本不知道其内部状况究竟如何,而这一去若是一不小心露了马脚,那只怕便有殒身毙命的危险。

    所以为了舒缓自己心情,黎盛便找了一个海滩,好排解自己心中苦闷。

    然而这时,他却见到远处有两人朝着这边走来,仔细一看却是陈青军和郑广两人,心中顿生疑惑:“这两人深夜来此,究竟所为何事?”心中想着,便寻了一个礁石,将身形藏起来,以免被两人发现。

    伴随着一阵海风拂过,两人说话之声全数传来,却叫他听得异常分明。

    …………

    走于海滩之上,陈青军不复白日斤斤计较的商人本色,反而透着一股枭雄之姿,问道:“郑广,你觉得以我等实力,可否对抗赤凤军水军?”

    这郑广虽是凶悍,但是却在面对陈青军的时候,一副畏惧样子,似是已经视其为主:“若是位于辽阔海洋之上,胜负难分。但若是我等能够将其诱入胶州湾之内,便可以群起而攻之,直到那时对方必败。只不过到时候只怕我等也要损失惨重,至少要损失一半以上的兵力。”

    “既然如此,那朱聪为何聚集我等,共谋抵御赤凤军呢?”郑广带着困惑问道。

    陈青军冷笑一声,回道:“自然是为了趁此机会,将我等全数铲除。到时候赤凤军即灭,而我等也损失惨重难以成军,届时整个海域只剩下他一人,那带来的利益便可以弥补这些损失。”

    听到此言,黎盛心中一惊,更是凝神倾听,不敢遗漏丝毫信息。

    随即,郑广便是笑道:“那按照陈老的意思,莫非是要在这次之中,弄死朱聪?”

    “没错。”陈青军微微颌首,脸上笑容更是灿烂:“这厮三番数次跟我纠缠,好几次都坏了我的好事,既然如此那我岂能容他成此美事?若是不教他知晓我的厉害,那我还如何在这海上混?”

    郑广眼中一亮,立时拍手笑道:“陈老果然好计策。挑动赤凤军和朱聪互斗,而我等坐收渔翁之利,如此计策当真了得。”

    “那是自然。”陈青军手中纸扇轻轻一扬,又道:“那朱聪以为这天下就只有赤凤军一家才有火器,但是这天下如此广阔,又岂止一人?这火炮虽是稀奇,但是我耗费千金可是自宋朝之内购得火炮百门,其火力远胜赤凤军。到时候,赤凤军、朱聪一灭,这片海域便只有我一人。”

    言及于此,陈青军只觉得自己胸中豪气干云,立刻便朗声笑道。

    郑广立时惊道:“陈老果然厉害,竟然就连这等东西都能弄到?”

    那火器之利,他在昨日便已然见到,本以为就靠着六人合力,还未必能够战胜赤凤军,但今日却听到这个消息,便感觉身躯之内热血沸腾。

    “那是自然。”

    陈青军一脸得意,哈哈笑道:“你要知道,有钱能使鬼推磨。而那火器虽是厉害,但是又岂是稀罕之物?据我所知,那南朝还有蒙古目前皆以成功,而且其威力也丝毫不逊于赤凤军。否则我如何能够购得此物?”

    郑广一脸谄媚,又是问道:“既然如此,那能不能匀一点给我?也不需要太多,三十门便可以了。”

    “三十门?”陈青军口中念叨,蓦地冷哼一声:“这些乃是我耗费千金购得,你就凭一句话便想要得到三十门?你的胆子也未必也太大了吧。别忘了,你现在的命可是捏在我的手中。”说着,却自怀中掏出一个小药瓶,缓声诉道:“算起时日来,这个时候你应该是发作了吧。”

    果不其然,那郑广见到那小药瓶,脸色顿时难堪起来,旋即身躯之上尽数发痒,痒的他实在难受,只好苦苦央求,方才让陈青军自药瓶之中倒出一枚弹丸,服下之后方才恢复过来。

    两人诉说至此,已然没了对话兴致,便各自离开。

    黎盛听这言辞,已然是吃惊不已,待到两人远去之后,方才找了一个狭窄小径重新回到聚义厅之中。

    他也不敢将此话告之朱聪,毕竟那朱聪也是祸心暗怀,谋求能够灭掉其余之人,独霸整个海域,若教此人知晓,只怕也会以散播谣言为名,处置自己所以便揣着心脏,来到了自己的战舰之上。

    船上之人看着虽是奇怪,却也不敢置喙,只是在忙碌着手上的工作。

    比如说在战舰之上刻下一道道刀痕,还有用弩炮以及弓箭制造出一个个小孔,好让这艘战舰看起来就像是刚刚经过一番大战一样。

    很快的,战舰便在士兵的操弄下,换了一副模样。

    至于那朱聪也已然带着其余海盗一起来到这里,对着执行人物的黎盛和陈长五诉道:“此此前往赤凤军,还望两位小心一点,以免被对方看穿我等计谋,知道了吗?”

    陈长五当机回道:“朱大哥放心,到时候我必然里应外合,让那些赤凤军全都滚到海里喂鱼。”唯有黎盛,心不在焉的随口应道,便下令士兵扯开船帆,操控着手下战船,开始行动。

    朱聪见到两艘战舰拉起船锚,而那海风也将船帆吹的鼓鼓的,便感觉心中甚是宽慰,朗声笑道:“希望这一次,他们能够顺利成功。”

    “当然。只可惜到时候获取胜利的人不是你,而是我罢了。”位于朱聪之后,陈青军若有所思的扫过朱聪,眸中得意一闪而过。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