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八十四章忆往昔盟约定立,蒙古内异变开端
    “这赤凤军,究竟是什么意思?”

    收到夏贵传来信函,赵葵望着身侧两人,张口问道。

    张世杰漠然无语,作为昔日效力存在,他总觉得自己应该避嫌,以免被别人以为自己乃是徇私舞弊之徒。那吕文德但见赵葵看来,便说出自己所想:“依我看,只怕那赤凤军此番目的,应当只是为了保全自己,故此方才和我等联系。”

    “为何?”

    “因为当日我和张世杰一同前往时候,便见那赤凤军虽是士气十足、精锐不凡,然使用兵械莫不是带着伤痕,而手中之枪亦是磨损许多。而他们所占据的登州一代,并非煤铁所产地区,若要在短时间内补充,那断然不可能。”吕文德且见赵葵询问,便将当初他来到登州,面见萧月、宇文威场景一一说明。

    赵葵听罢之后,也有所恍悟:“若是这样,那倒还是说得通。”

    “既然如此,那不知赵相公因何苦恼?”吕文德却觉奇怪,依照常理来论,若是有人前来投靠,赵葵应当便会欣喜无比,甚至会亲自前来接见。

    当初他和余阶以及张世杰,便是因为这种原因,而被赵葵自军中提拔出来。

    为何今日,赵葵乍闻赤凤军投靠之意,却有这般迟疑之色?

    赵葵缓声诉道:“非是我疑心,只是这赤凤军所行之事,实在是奇怪至极,却和往常他人决计不同?”

    “有何不同?”吕文德又问。

    “唉。你却是不曾知晓,于二十年前金朝尚未覆灭时候,那场连绵十余载的战争。在那场战争之中,也如同今日一般,涌现出诸多强者。譬如史天泽、张柔这等英杰不甚繁多,犹如胡沙虎、术虎高琪、蒲鲜万奴、耶律留哥一般一代枭雄亦是纷纷涌现,至于如同张惠、完颜合达、完颜陈和尚与移剌浦阿诸般名将,也是一时英雄。譬如杨安儿、李全以及彭义斌这等乱世草莽,更是数不胜数。而他们具是在这中原之内征战四方,以至于弄得涂炭生灵,百姓民不聊生。”

    见到吕文德问起,赵葵眼眸之中顿时浮现过往之事,彼时时候他正值年轻有为时候,便随同其父赵方、其兄赵范一起领军,共同对抗金朝诸将。

    也正是在这场战争之中,赵葵方才因缘际会,成就地仙一流,更在当时立下“一门三地仙,三赵共撑天”的名号。

    无奈时光流逝,他的父亲赵方积劳成疾于二十年前已殁,其兄赵范也在两年之前,因昔日旧伤复发而告陨落,只剩下赵葵一人屹立于国朝之内,支撑起半边国土。

    昔日三赵之名早已落寞,唯今时候只剩下双柱鼎国之威罢了。

    对于这些事情,吕文德和张世杰于坊间时候也曾听闻,只是当时他们正是年幼时候,很多事情并不了解。

    如今时候,听到当事人将昔日盛景一一诉说清楚,便不免心生向往、神魂为之摄动,更为当时候那风起云涌、波涛汹涌的万千姿态,而倍感憧憬,几乎以为仿佛置身其中,不能自拔。

    待到听罢之后,张世杰有所好奇,便问:“相公所虑之事,莫非便是害怕这赤凤军,会成为下一个李全?”

    “没错。”

    赵葵毫不掩饰自身担心,诉道:“当初时候,我等未曾察觉李全野心,故此铸成大错,令其投入蒙古麾下,以至于失去重新收复故土之机。而这赤凤军虽是有意缔结,但就怕他们所求,并非只是安居乐业,若是在其中暗藏祸胎,遗祸我朝,到时候又是如何?”顿了顿,复有诉道:“而且你也知晓,那萧凤不过双十便是地仙之躯,其麾下弟子萧月、萧星,这两人虽是女子,然其修为也不再你们两人之下。现如今,这两人做出这番决定,实在是令我费解。”

    而那萧月、萧星虽是女子,但其修为却丝毫不亚于自己,更于二八年华便创此佳绩。

    至于这两人师尊、一手草创赤凤军的萧凤,更是经天纬地之才,其实力当时罕见,更能以一敌二对阵张柔、史天泽连手,便是杨惟中、姚枢、蒙哥、忽必烈四人连手,也被她以霍命之举重创,甚至保全麾下军士。

    如斯实力,可谓是举世罕见。

    以南朝之内来论,只怕也只有赵葵、孟珙两人,方才能够和其匹敌。

    既是这样,为何这两人会做出这般决定,让赤凤军归于南朝军中?

    赵葵毕竟久经世事,自是不肯轻易信人,对赤凤军有此疑惑也是应当。

    张世杰听出其中疑虑,立时劝道:“相公有所疑虑,自是应当。但是我昔日曾于赤凤军之中待过,知晓草创赤凤军的萧凤并非利欲熏心之辈,至于其两位徒弟,虽是良家女子,然其性情却是刚烈,决计不可能和蒙古有所勾结。”

    对于他和赤凤军之中隐情,张世杰不曾隐瞒,故此早就被赵葵知晓。

    赵葵微抬眼角,问道:“当真如此?”

    “属下愿意以此躯担保。”张世杰银牙一咬,旋即俯身拜道。

    昔日时候,他曾得赤凤军襄助而逃脱升天,更有火道人、尘漓道人传授玄功,方有今日于南宋之内斩头露角的张世杰,而今时候为求能够一还昔日之情,张世杰愿意以此身作为筹码,赌赤凤军之事。

    赵葵剑眉并拢,眉头之上皆是思虑,等到有些时候,方才叹声气回道:“即使如此,那我便信你一次吧。”

    “那多谢赵相公了。”

    张世杰一听不掩心中之喜,连忙道谢。

    他自加入宋朝之后,不过才一年有余,便从一介小兵一路升到如今的主簿阶段,虽然还不能够领兵一方,但却能够得到赵葵亲身教导,当真是羡煞旁人,而日后若有机会,便是飞黄腾达、履足朝堂之内,也是有可能的。

    赵葵且见两人欢喜,立时警惕两人,好叫这两人有所防范:“当然。只是你也要知晓,我虽是同意和赤凤军联合,但是那赤凤军敌友不明,依旧要提防警惕,知道了吗?”

    …………

    赤凤军、宋军皆有动作,于蒙古之内,亦是暗手连连。

    为了便于指挥两淮的大军,忽必烈日前正驻扎在南京路开封府之地。

    此地乃是昔日北宋首都所在,虽无长安、咸阳辉煌大气,但是累经数百年积攒,其中气象万千、风格多姿,自有一番风味,却是丝毫不坠皇城之姿,依旧透着往日时候的煌煌上国之威。

    只是经历数十年战乱之后,更经过黄河浇灌,城中房屋早已经破败不堪,道路之上皆是淤泥之物,透着一股凄凉之景。

    然而此刻,忽必烈却无心城中之事,正呆在往日宋朝黄帝处理政事的文德殿之内,双目紧闭、神念存于身躯之中,于周身之处更有千狼咆哮、万千云气萦绕,偶然其中更是道道龙声怒啸,啸声洪亮直入云霄,更让听到此声之人皆是心神震惊,只想要快点逃离此地。

    如此场景,应当正在调养生息。

    “呼!”

    自口中,一股浊气喷吐而出。

    忽必烈终于睁开眼睛,侧目看向旁边姚枢,便问:“在我闭关休养生息时候,又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自静海一战之后,他和其兄蒙哥,还有杨惟中、姚枢两人,皆是被萧凤最后一招“凤凰涅槃末世劫”所重创,以至于身躯受创严重、根本难以继续鏖战,为此不得不卸去身上之责好觅地恢复身躯,于是便暂时将军权交由张柔、史天泽两人负责统御。

    其兄蒙哥,尊奉窝阔台之命,回到哈剌和林之地休养生息。

    而忽必烈便来到汴京之地,一方面在这里休养生息,一方面也企图能够找寻昔日艮丘之地,好开启其中辛密,得到那藏匿其中的传国玉玺,好能够弥合身躯创伤,甚至能够让修为突飞猛进,至少能够对抗萧凤这般强者。

    “启禀殿下。”姚枢朗声回道:“根据史天泽所述,那赤贼并未被剿灭,他们反而又是出现了。而且——”说及此处,他又是顿了顿,且看到忽必烈一副探求模样,方才继续说道:“而且他们还闯出了更大的祸事来。”

    忽必烈登时惊怒,低声喝道:“赤贼?他们不是在静海一战,彻底被灭绝了吗?”

    昔日时候,他为了能够剿灭赤凤军,可是着实费了不少功夫,更是追着赤凤军后面奔波劳碌数年功夫,本以为能够一战定鼎,孰料这赤凤军却似那打不死的小强一样,始终顽抗如蒙古这般劲敌,并且依旧生存下去。

    这番毅力,当真是让人讨厌啊。

    “没错。而且若是按照之前我的调查,只怕他们在静海一战之后,便一路北上,甚至曾经在中都府之内,杀了阿合马,甚至险些废掉整个中书省。”姚枢无奈一叹,只觉懊恼无比。

    忽必烈也是惊愕:“难怪当初那阿合马死的那么蹊跷,甚至险些让我军陷入困阵之内,原来是他们做的?”

    那时候,他因为李璮反叛不得不在外出战,以至于中都府毫无防守,故此方才早就今日场景。

    “应当如此。”姚枢一脸的可惜。

    忽必烈又问:“那他们又是如何躲开我军搜捕?”

    “应当是乘坐海船,跑到了汪洋大海之上去了。”姚枢回道。

    “汪洋大海?”忽必烈皱眉,一脸恼火:“这帮子赤贼,当真是成精的老鼠了吗?居然就连大海也下去,难怪我未曾找到对方。”毕竟这大海宽广无垠,若要在一望无际的汪洋之上寻找船只,那简直就是噩梦。

    姚枢诉道:“唉。也是我等未曾料到,方才被这群家伙逃了出去。”旋即俯身拜道,却是道歉起来:“此番罪责,小臣实在是罪无可恕,还请殿下责罚。”

    忽必烈一挥手,以示姚枢起身,口中也是说道:“此事乃是我心中急切,未曾细细斟酌,故此方才被赤贼所称,酿成今日之事。与你无关,你无需多虑。只是那赤贼既然现身,那我等便决不能够留下他们,让这些灾星继续造孽。”愤恨之声尽数彰显于眼眸之中,口中亦是充满杀气:“不知先生,又有何计策?”

    姚枢细细想来,诉道:“以我等现在实力,若是歼灭赤贼自然是绰绰有余,但若是加上一个宋朝,那就尚有疑虑了。正是因此,我只怕他们很有可能和南朝联合,如此一来便可以南北联合、里应外合,将整个江淮一带彻底占据。”

    “若是这样,那当真是无比棘手。”忽必烈粗眉如刀,透着阵阵煞气:“我本以为这宋朝自上次之后,应当已经知晓我蒙古厉害,未曾想他们居然趁着这个时候前来袭击?”信手一拍,手中煞气贯透案桌,登时将手下案桌整个拍碎:“这帮南蛮子,当真是卑劣无耻。”

    一地木屑纷纷飞溅,亦是现出忽必烈心中之怒意。

    姚枢微微摇头,劝道:“但是殿下。自经过之前两番鏖战之后,我军士兵疲惫不堪,军中武器亦是损耗甚多,若是在这个时候和宋朝开战,只怕胜负难分。”

    自赤凤军起义以来,为了能够剿灭赤凤军,蒙古先后派遣三路人马,合计十多万大军,意图将其消灭。

    但是连续接近三年时间,蒙古连续折损士兵多达十余万人,虽然大多数都是汉签军,但是其中色目人、蒙人等人也是死伤甚多,足有两三万余人。

    这对于多达数以千万人计的汉人来说,不过九牛一毛,但对于蒙古这等人口不过百万余人的部落来说,已然算是一个庞大的数字了。

    至少在蒙古当中,对忽必烈、蒙哥这两位领兵之人,已然是争议不觉,甚至有污蔑轻视之举,连带着就连当今天可汗窝阔台,亦是饱受指摘,认为早就这番损失,实在是罪大恶极,应当惩治一番方能罢休。

    忽必烈自是知晓这些事情,故此他之所以留在中原开封府之内,而不是回到哈剌和林,便是为了避开那些风言风语。

    “那按照先生之意,我应该如何行动?”忽必烈想着自己如今处境,对传国玉玺的力量更加渴望。

    他虽是厉害,已然跻身地仙之境,但蒙古之内群雄辈出,于西征之中更是涌现诸多英杰,其中不乏因缘际会得到机缘而踏入地仙之中的人物,那些人的实力可丝毫不逊色于他。

    若要能够和这些人对抗,忽必烈需要更强的力量,传国玉玺是唯一的选择。。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