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八十三章定谋略意图深远,献益都南朝动心
    “真的?”

    李彦简一脸诧异,上下打量了一下宇文威,有些怀疑。

    宇文威阖首回道:“当然!”眼见对方神色犹豫,继续说道:“但是你也应当知晓,如今你父亲被史天泽率领大军团团围住,插翅也难飞。而那史天泽你也知晓,乃是一代名将。我等之前也曾经和此人交战过,若非其麾下忽生内乱,也断难战胜。面对这等敌人,自然得慎之又慎。”

    李彦简这才有所恍悟,又问:“这倒也是。只是你们打算怎么做?”

    这史天泽的实力有目共睹,作为曾经和其对阵过的敌人,赤凤军自然需要谨慎一点,以免再度和潞州一样,陷入重重危机之内。

    如同上一次的内乱,可未必会再次发生。

    “若以那史天泽性情,他既然知晓赵柄、郑鼎已经败亡,那便不会继续派兵,只会在历城、王舍人店镇、盘水镇、明水镇、普济镇诸地部下重重军阵。一者借此消耗我等实力,另一边也为歼灭李璮争取足够时间。”宇文威指着地图之上的图标,缓声诉道。

    李彦简听罢之后,顿感一阵恍惚,低声诉道:“那岂不是没有机会了吗?”

    这般布置,以入如今赤凤军的实力而论,只怕会在这连绵不断的军阵之中被消耗殆尽,而到时候史天泽便可以蓄势待发,以正处于完备状态的姿态一举进攻,彻底击败赤凤军。

    那史天泽并非赵柄、郑鼎这等驽钝之人,曾经和赤凤军交战之后的他对如何应付火器进攻相当熟稔,更通晓应当如何应对火炮,届时若是遇到战壕、火炮什么的,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的。

    以现今赤凤军的实力,可禁不起这样的消耗。

    “也并非如此。”宇文威摇头回道。

    李彦简连忙问:“是什么?”

    “很简单,围魏救赵。”宇文威面有嘲弄,旋即诉道:“我们只需要攻击益都府就可以了。”

    “益都府?”李彦简立时大喜:“没错。只需要攻下益都府,届时史天泽必然会为了夺回益都府而掉转头来进攻我们。到时候济南府就会城防空缺,到时候父亲便可以趁此机会逃脱升天了。”说完中,完全是眉开颜色的,仿佛下一刻便看到了那史天泽无奈放弃济南府,而他的父亲从城中逃脱的场景。

    宇文威却是摇摇头,直接说道:“这是不可能的。”

    “不可能?为什么?”李彦简顿时愣住,旋即反问道。

    宇文威一脸遗憾,摇着头回道:“那史天泽乃沙场宿将,应当知晓孰轻孰重。以他的性格,便是有人命令,也绝然不会就这样接受的。区区一个益都府,可不会让其轻易放弃。”

    “若是这样,那进攻益都又有什么意思?”李彦简一脸沉默,心中甚是懊恼。

    这益都府也是一路之府,其城防攻城并不下于济南府,城中兵马亦有数千人,而统领者正是昔日进言向忽必烈进言,让他警惕李璮造反的张宏。

    当然,就这么一点兵力,根本就不是赤凤军的对手。

    “当然有意义!”宇文威继续回道:“因为我的目的不是为了占领益都府,而是为了将此城献给南朝!”

    这一下不仅仅是李彦简,包括成风、段峰、严申以及萧月等人也是愣住了,纷纷看向宇文威,问道:“南朝?”

    “没错,南朝!”面对众人,宇文威庄重的颌首回道。

    成风立时皱眉,问道:“敢问主席,为何要将此城献给南朝?”

    宇文威并未急着回道,反而冲着在座的列位,问道:“以诸位而言,自上古以来这里便是膏腴之地,为兵家必争之地,然历朝历代,可有以此为根基而成事的?”

    “秦汉皆因据有关中,方有逐鹿天下之资。隋唐也因为得到关陇军阀襄助,方有匡扶天下之威。余者立国着虽多,却无一成事。”萧月旋即诉道,又问:“难道这和我等之后策略有所牵连?”

    “自然。”宇文威颌首抚须,继续说道:“这山东一路,虽是人杰地灵、物产丰腴,但因为地势缓慢,并无山险相阻,也没有水利格挡,四面八通的,若要守住实在是难上加难。若是南北相抗,则此地便会沦为兵锋交战之地,更非立足之地。既然如此,那诸位以为那益都府,咱们就守得住吗?”

    成风听罢之后,喟然叹息:“自是不能。”

    对于他来说,早就已经明白过来守城一事究竟如何艰难,不仅仅会完全消耗掉士兵的精气神,更是等同于自陷死路。之前萧凤率领全军离开潞州,便是因为这个原因。

    “没错。既然无法把守,那我等为何还要执着于一个城池的改变呢?”宇文威这才朗声回道,语气之中皆是浓浓自信:“不如将这个城池送给南宋,换取我等必须的粮饷。以南宋好大喜功的特性,定然会接受此城的。如此互惠互利之举,想必他们也定然会接受的。”

    萧月这才明了此种计划,也是笑道:“这么说来,你是打算祸水南引?以南宋来牵制蒙古,好为我等行动争取有利的机会?”双眉紧皱,却是有些怀疑:“但若是对方不上当,我等又该如何?”

    “放心吧,对方肯定会接受的。”

    宇文威更是自信,目中已然透着看破世事的睿智:“你要知晓,对于那些南朝官员来说,匡扶中原、再兴中华,乃是毕生宏愿,也是官家累日累积的不甘,若是听闻有人愿意将此城奉上,纵然他有所怀疑,那些谏官也会群情汹汹,令其无法下台。故此无须担心南朝是否上钩。”

    李彦简听着虽觉奇怪,但是有人愿意帮忙总比无法帮助要好得多。

    虽是心中焦急,但他为求赤凤军帮助,便只好停止插嘴,以免惹恼了这群豺狼虎豹。

    念及此处,李彦简此刻已然有些后悔。

    宇文威自是不知李彦简的心思,便对着参谋部众人躬身一辑,诉道:“若是这样,那边有劳各位了。”

    “宇文先生所说,我等定当实现。”众位将士齐齐回道,更是声震如雷。

    …………

    另一边,自夺取邳州之后,夏贵便率领大军继续进攻,目前已然攻陷徐州一城。

    正当他意欲继续进攻,却于此刻遇到于北方而来的传令兵。

    握着手中信函,夏贵有所疑惑,看向眼前的秦长卿:“你是何人?为何会来到此地?”

    “我唤作秦长卿,乃是赤凤军之人。今日来此,乃是为将军奉上一个大富贵的。”秦长卿朗声笑道。

    自加入赤凤军之后,他便跟随在宇文威身边,好学习其治国精神,如今知晓赤凤军意欲祸水东引,便向宇文威请求,自己亲身前往宋朝之地,达成此事。

    而这夏贵,便是他的第一个目标。

    “大富贵?”夏贵哈哈一笑,却是摇起头来,满是不信:“你这厮倒也敢说,但是你就不怕说得太满了吗?”旋即轻哼一声,充满不屑:“至于你说的那大富贵,难不成还要比我这攻城略地,开疆拓土还要大吗?”

    “非仅如此。”秦长卿一脸笑容,朗声说道:“若是将军愿意,便是他日封疆拜侯,也未必不行。”

    夏贵顿感稀奇,旋即问道:“哦?那你且说来听听?”

    “当然。”秦长卿见夏贵露出好奇神色,便说道:“以卿来看,济南府如何?”

    “济南府?”夏贵立时摇头,一边笑着一边诉道:“依我看,你这厮果然只会开口。那济南府乃是山东西路府州之地,其地文章之盛、物产之丰冠绝群伦,如今正被李璮所握,更有史天泽令大军,将其困住。你难不成想要以此城诳我?”语及史天泽时候,他目中露出几分惧意,更是连连摆手。

    若要对付这史天泽,唯有其顶头上司赵葵方有可能。

    以夏贵的实力,可没有这样的实力。

    “自是不可能。不过若是益都府,不知将军以为如何?”秦长卿退后一步,又是说道。

    夏贵登时一愣,低声喝道:“益都府?你这是什么意思?”

    自袖中取出一方印章,秦长卿一步踏前,已将手中印章抵到夏贵之前,躬身诉道:“此为益都府府印,而益都日前已被我军攻克,城中包括守将张宏还有其麾下三千兵马尽数覆灭,无一存还。而我军愿以此府印换取贵朝支持,不知将军可愿意引荐一二?”腰背虽是拱着,然脸上神色却是庄重非凡,透着一股自信来。

    “这——”

    夏贵顿时僵住,连忙走上前来将那印章取来,仔细的瞧上一瞧,方才满是吃惊看着秦长卿,说道:“竟然真的是益都府。”

    瞧着此人,他却是感到有些恐惧,一者是为那赤凤军居然尚存攻克益都府这等坚城的能力,另外也是为赤凤军竟然能够将此城献给宋朝的决心。

    秦长卿重新立直,自有一股傲气:“自然!”

    夏贵思索一会儿,复有抬起头,死死盯着秦长卿,问道:“若是这样,那你可否告诉我等,为何要将此地献给我们?”这益都府非是寻常之地,乃是山东东路府州之地,若是控制此地,便可以将整个山东东路纳入宋朝管辖境内。

    而这般战功,自宋朝南渡之后,便未曾有过。

    夏贵虽是充满渴求,但也明白似这般战功,绝非他一人所能独吞,更何况其中是否藏着什么玄机,还尚未可知呢。

    “自然是为了和尔等讨要一块地,好让我等能够休养生息。“秦长卿直言不讳,直接将赤凤军目的诉说明白。

    宋朝之内能人无数,若是试图以阴谋诡计欺骗对方,少不得被对方看破,故此他便直接了当说出缘由,好教这些南朝之人能够信任自己。

    夏贵皱眉,又问:“休养生息?却不知道你们究竟是什么意思?”

    “唉!”

    秦长卿一声哀叹,旋即诉道:“我等自潞州起事以来,虽是屡次挫败蒙古,然而无奈军中匮乏,为求生存只能转战千里。如今将士疲惫不堪、军械难以堪用,为求能够继续生存,便期望贵朝能够提供一块地方,让我等能够休养生息,至少也能够颐养天年。”说及之后,念及自己曾险些被蒙古所杀,已然是潸然泪下,难以自持。

    他本就是北方之人,因为亲眼目睹战乱频频,故此在听闻忽必烈设中书省,招揽汉族精英,便加入其中。

    但是未曾料到这中书省只是蒙古压榨汉人心血的机构,并非那等能够拯救世人的机构,所以便从中叛出,加入了赤凤军之内。

    等到秦长卿恢复之后,夏贵方才问道:“所以你等便欲要将益都府交与我们吗?”

    “并非只是益都府,日后凡是我军攻克的城池,皆可送给尔等。只求尔等能够应允,划出一个地方让我们能够有一个安歇之所。”秦长卿朗声诉道:“只是我军目前粮草匮乏,只怕还需要贵朝襄助,否则若是因粮食缺乏,而被那蒙古剿灭,却是无奈了。当然,若是尔等认为不妥,我等也可以和尔等签订盟约,愿意以城池换粮草。不知这般做法是否可行?”

    “只需要粮草?”夏贵有些疑惑,又问。

    秦长卿立时回道:“当然。毕竟我军粮草匮乏,若无粮草供给,实在是难以支撑。”

    夏贵思考了一下,立时回道:“汝等心思我自知晓。只是这等事情,非是我一人所能做主,尚需禀报朝廷,待到朝廷大臣商议之后,我等方可行动。”

    对他而言,无论是否能够得到益都府都不重要,只需要知晓于山东之外,尚有另外一支军队牵制蒙古大军,那便是最佳的场景。

    若是两军能够南北呼应一起进攻,那便是击败蒙古大军也犹未可知。

    当然,这般事情也并非夏贵一人所能够决定的,所以他立刻便将赤凤军来信送给赵葵,并且禀报朝廷,而只需要等到决定一下,那边可以南北夹击,一起歼灭蒙古大军了。。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