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七十八章宇文威智降郑鼎,尸瘟绝逼杀萧月
    黄河上,曾生和郑鼎斗得是难分难解。

    另一边,成风已然率领麾下士兵,将千佛岛之上的叛乱大军镇压下来。

    只是因为先前骚乱的原因,有很多人趁此机会,跳入了黄河之中,企图靠着自己的水性,游到岸边好逃脱升天。只是他们却未料到这黄河宽阔,更兼水流湍急,若是没有充足体力以及充分的准备,是绝难横跨的。

    这不,立时便有数十人手脚抽筋,已然整个没入河中。

    段峰瞧着不忍,低声问道:“我们要不要去救救他们?”

    “救他们?”成风摇了摇头,反而带着质疑,回道:“为什么要救他们?别忘了,这些人之前可是打着鞑子旗号的汉军,也是曾经杀死了众多同志们的敌人。”一想昔日石珪等人所作所为,成风便对这些降军恨之入骨,若是有什么能够手段能够灭掉这些降军的,他绝对乐意去采用。

    段峰立时哑然,只好束手在侧,漠然以对那些哀嚎的落水者。

    岂料这个时候,宇文威却发话了:“你若是要去救,那就去救吧。”

    “宇文先生,您这是什么意思?”成风顿感挫败,那些落水之人,曾经是和一大阻碍,未曾将其坑杀,已经算是赤凤军仁慈,若是拯救这些人,不免太过可笑。”

    宇文威又道:“自然是将这些人救出来。”目光瞧着远处的一位降军,不免有些紧张。

    这个降军看起来甚是年轻,约莫只有十来岁大小,身子骨看起来极为薄弱,如今置身于黄河之中,被那水流一卷,整个人顿时被弄得晕头转向,直接陷进了漩涡之中,无论如何都挣脱不了。

    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只怕他只有静静等死了。

    “遵令。”

    段峰立时颌首,旋即褪下身上军服,纵身跃入河中,将那少年自漩涡之中救出来。

    成风不免脸色有些难堪,低声问道:“这些人不过是降军罢了,他们既然要自蹈死地那边去死好了,为何我们反而要救他们?”

    “为何不救?”宇文威轻斥一声,喝道:“先前他们固然是拿着兵器的敌人,但是现在他们已然被缴去手中兵械,失去了作恶的手段。眼下不过寻常百姓,我等即为救民于水火的仁义之师,又岂能在一旁坐壁上观?自然要将他们救出来。”

    成风更是恼怒,反驳道:“但也没必要做到这种程度吧。”

    “毋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若是这些人全数淹死,我们虽是省了麻烦,但若是教别人以为我赤凤军乃是嗜杀之人,届时为天下众人所诋毁,到时候又该如何?”宇文威又是抬高数声,显然是有些不悦。

    将这些降军救下来,固然是因为他心中不忍,但是另一方面,也害怕这些降军若是就此死了,只怕所造成的谣言便会广播天下,以为乃是什么擅杀、残忍之徒,反而教赤凤军寸步难行,难以获得广大农民群众的支持。

    “我明白了。我自然会派遣士兵,前去救助的。”成风这才不情不愿,派出麾下士兵架着渔船将那一个个跌落湖中的人,一一救到岸上。

    宇文威瞧见这一幕,方才舒心下来,复有想着曾生和郑鼎战斗,便道:“只待他们两人分出胜负,那这次的事件就算是平静下来了。”

    而在远处湖面,那郑鼎因为先前横渡黄河,摧毁千佛岛岛上戒备,故此真元有所损耗,难以久持。曾生却是以静制动、后发制人,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然开始占据上风,数番争斗,都压得郑鼎不得不居于下方,唯有拼命格挡,方才争取片刻的喘息下去。。

    郑鼎瞧着这般状况,心中已然明了。

    若是他继续这样战斗下去,再加上此刻正置身于敌营之中,四周士兵很快的便会集聚起来围攻自己,到时候他极有可能身陷重重杀阵,绝难再有逃脱的可能。

    一念至此,郑鼎长刀一震,立时便将曾生震开,旋即落于黄河之上,一身元功尽数催动,周身风势越发亢奋,已将汇聚漫天水汽于一声,张口怒道:“风龙啸天斩。”一声长啸,整个人已被无数水汽裹入其中,旋即化身为龙,龙首高扬、似爪破空抓来,就要将曾生整个困杀再次。

    曾生瞧见这一幕,自是知晓对方已然施展全力。

    不敢懈怠,亦是一般催动极元,万千清华圣光护住周身一切,更于长刀之上,凝练一柄修长圣刃,光华直冲云霄,尽显一身浩然之力。

    “天元无极——圣剑破九霄。”

    话甫落,圣刃横空,对着那水龙猛地一挥,万千水汽顿时崩溃,圣光之力四散而开,登时将这水龙整个轰散。

    至于其中的郑鼎,更觉一身鲜血似是沸腾一般,直欲破体而出,饶是他根基深厚,却也忍不住呕出一口鲜血,显然已是身负重伤。

    “郑将军。以你如今的实力,你以为你还能够继续支撑吗?”宇文威瞧见那狼狈模样,却是张口诉道。

    “哈哈。你这厮不过只会躲在别人身后,搬弄口舌是非罢了。还是说,你以为凭借这般手段,便能够让我屈服吗?”虽是如此,郑鼎却依旧强撑着那昂藏九尺之身,昂然面对曾生:“再来!”苍白面孔如痴如狂,一提手中长刀,踏着波浪,又是迎面扑来。

    曾生无奈,唯有再次祭出长刀,亦是一般挺身面对。

    “这厮倒是一个豪杰。”段峰瞧见此人神勇,不免有些叹息:“只可惜,却投了鞑子之下。”

    他麾下士兵还在忙碌着,将河中正处于溺水状态的降军一一救出,并且用船只运到千佛岛之上,好让正在那里驻扎的军队将其救醒,而随着越来越多人苏醒过来,整个千佛岛之上,已然是哭声一片。

    自被赤凤军擒下之后,他们日夜担心,以为自己会被处死,早已经是一片哀鸣。

    等到郑鼎过来时候,他们又是心生希望,以为这样便能够活下去。

    岂料赤凤军反应迅速,众人纷纷跳水,本以为能够活下去,但是却险些溺死其中。

    如今两度经历生死、重归人世,他们念及自己此刻处境,不免感到世事难料,忍不住眼泪纷纷哭泣了起来。

    声音越来越大,已然压住了浪涛之声,甚至就连远处郑鼎也听见了。

    “你们对我的部下做什么?”

    惊怒之下,郑鼎奋起余力,格住曾生利刃,凝目朝着哀声之处看去,就见在岸边之上,正有无数人兀自哭泣,其声甚是悲伤,更让人感觉几分凄凉。

    宇文威盈盈一笑:“没什么?只是他们先前跳入黄河之中险些溺毙,所以我便派我麾下之人将他们救出来罢了。”

    “为什么?你等赤贼,为何要救自己的敌人?”郑鼎顿感奇怪,毕竟在他所听所闻之中,这赤贼可是凶残至极,破家灭户乃是经常的事,故此一直被汉家军侯所排斥,他忍不住心头诧异,立时问道。

    宇文威朗声诉道:“我等赤凤军,奉天下华夏正嗣,自当救华夏子民。”声音宏大,立时让郑鼎感觉心中一震,不免有些错愕。

    “谎话连篇!”

    不知为何,郑鼎张口便是反驳道,孰料因为他心神失守,手上长刀拿捏不住,立时便让曾生持刀强入,在肩膀之上添了一道伤痕,刺痛锥心、血流不止,更让他动作越发沉重,不复往常轻灵之状。

    曾生见状,亦是连连逼近,“铮”的一声那长刀整个崩断,旋即便被整个拍出,“轰”的一声跌落在千佛岛之上,和着他之前的部下,一起落在了一起。

    正当曾生欲要前往,将郑鼎击杀时候。

    宇文威却忽然喝道:“曾生,你且住手。”凝神望着那郑鼎,却是摇摇头,脸上具是透着无奈之色,“先前你等领兵前来,我本以为略加惩治一下,你等应当知晓大义。孰料你却在今夜时候做次偷袭之举,莫非以为我赤凤军当真如此歹毒?”声音停顿了一下,又是问道:“而且,我更不知道你为何对我赤凤军有着这般偏见?”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郑鼎一拧头,自是透着几分倔强。

    他虽是欲运转玄功修复身躯,无奈一身经脉,全数被曾生打断,内伤、外伤一起爆发,就连走动的力气都没有。

    宇文威神色沉默下来,又道:“若你当真以为我赤凤军乃是凶残暴戾之徒,那为何不问问你的部众,且问问他们在被关押时候,可曾受到严刑拷打?”

    恰逢此刻,那些被赤凤军自水中救出来的人也幽幽醒转起来。

    他们看着郑鼎那狼狈模样,纷纷劝道。

    “将军,还是不要抵抗,就这样投降吧。不然就你的伤势,只怕今天就——”

    “他们虽是将我等兵器关押在这,是为了借助水路将我们送往登州,编为屯军罢了。”

    “没错。这赤凤军并非传闻之中那般凶神恶煞,反倒颇有昔日岳家军之风范。”

    “…………”

    诸般劝谏之话,自这些昔日敌人、如今俘虏的口中说来,更比宇文威的数番话语打动人心,也让郑鼎眼中透着迟疑。

    先前他一意拯救降军,便是因为听信了赤凤军屠城杀俘的传说,害怕自己的部众被杀害,故此闯入千佛岛,意图救下自己的部众。

    然而今日看来,他却是见到和传闻之中截然不同的军队。

    一个愿意在敌军置身危境时候,愿意伸出援手的军队,这样的军队有究竟是藏着什么信念,能够支撑到现在?

    不明白,不清楚,只是郑鼎觉得,自己似乎弄错了什么。

    他嗫嚅着嘴,露出几分迟疑:“我——”眼神暗淡,显然是透着一丝茫然无措。

    若是他的部众不需要他的救助,那他来此又有什么目的?

    “段峰,且将郑将军带回去,先帮他疗伤。至于之后的事情,我自然会处理。”宇文威瞧着对方模样,嘴角翘起一丝弧度,带着引人入彀的自信,便吩咐起来。

    段峰立时颌首,旋即便亲自前往,将这郑鼎给擒下来。

    幸亏此人已经重伤,绝无半分抵抗能力,否则以他的实力可断然不敢靠近。

    见到这里事情已了,成风松了一口气,只要这郑鼎被擒,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但是旋即一想当初领军之人分明有两个,顿时惊住,纵身一跃便将段峰拦住,对着那郑鼎喝道:“我记得你还有一位同僚。告诉我,你那同僚现在何方?”

    “他?”

    郑鼎立时皱眉,眼见几人神色凶恶,又见自己已然被擒,便回道:“据他所说,打算暗中伏击你们的两位主事。至于他现在在哪里,我也不甚知晓。”

    对于赵柄此人,他虽是有些同僚之谊,但乱世之中各有心思,却远远不是那种能够肝胆相交的人。

    听到这消息,成风立刻惊道:“糟糕,萧主事有危险。”

    眼前之人已然能够和曾生匹敌,若是另外一人,只怕其实力也和郑鼎相当,若是他暗中偷袭的话,只怕萧月就有生命危险。

    念及于此,成风、段峰两人立时便打算率兵出去,支援萧月。

    宇文威却是摇摇头,阻住两人行动,望着远处的高苑城,笑道:“以萧主事的实力,自然能够逢凶化吉的。”

    …………

    高苑城之中。

    萧月随手一剑,便将袭来的尸瘟脑袋整个洞穿。

    孰料这尸瘟异常诡谲,纵然是被击穿脑袋,依旧能够继续行走,而自那伤口之中,一滴滴尸液滴落地面,更是透着一股腥臭味道,教人闻了都感觉恶心无比。

    “这些都是什么东西?怎么杀之不得?”

    萧月连连催动剑气,瞬间便将眼前的三只尸瘟整个斩断双腿、双手,就算是那脑袋也被一并砍掉。

    孰料眼前却显出一副惊人场景。

    那断裂的双腿、双手还有脑袋竟然全都汇聚一处,就连身躯也被拼凑起来,很快的便形成了一个有着六手、六脚、还有三个脑袋的奇怪生物,张牙舞爪的朝着萧月再次冲来。

    萧月心中一紧,又是催动剑气,将这怪物再次切成碎片。

    孰料这尸瘟却似不死之身一样,断裂的肢体完全重新组合起来,并且形成一具具形态各异的怪物,而且还继续朝着自己冲来,一副根本不怕死的样子。

    “看明白了吗?”

    置身于重重身中毒瘟的尸瘟之中,赵柄的声音异常渗人:“这就是我最杰出的作品——九幽毒蛊。若是叫这九幽毒蛊侵入体内,那除非将整个身躯全数摧毁,否则他们便可以持续进攻,直到将敌人彻底撕碎。”语及此处,又是瞧了瞧萧月,口中啧啧说道:“你剑气虽利,但是莫非以为就凭这点手段,便能够灭掉这九幽毒蛊吗?”

    长枪一指,那数百只被他的九幽毒蛊所侵入的尸瘟纷纷迈开步伐,径直朝着萧月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