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七十七章千佛岛降军复叛,黄河上双强对决
    且不说萧月被困毒阵一事,于高苑城两里之外的,如今却是杀声阵阵。

    对于这里情况,成风乘着“苍龙”号战舰赶来。

    他见到远处段峰着急样子,脸上布满懊恼之色,立刻对其喝道:“那厮究竟是如何闯入其中的?”

    这千佛岛位于黄河中心,四周皆是湍急河流,深达数丈有余,距离岸边最近的也有百来丈之遥,若是寻常人入了其中,少不得溺死其中,必须以舟楫横渡,否则寻常之人断然难以闯入。

    段峰回道:“那厮乃是自河底之下潜入,我等只只注意河面状况,却未曾注意到河底动静,如此大罪还请参谋长恕罪。”

    自从将那降军关押此处时候,他们便派遣麾下船队日夜巡逻,好确保岛上安全。孰料百密一疏,他们光顾着警惕周围了,却忘了监视湖底动静,故此便被郑鼎找到了机会,潜入其中。

    而今时候,这厮正率领麾下降军,朝着赤凤军叫嚣呢。

    成风一扫远处千佛岛,只见在那千佛岛之上,无数士兵纷纷叫喊着:“伏诛、杀、恶魔”一类的话语,显得情绪异常,偶然间更是将那些抢到的铳枪、虎蹲炮拿出来,对着他们所在的战舰射来,看起来当真是嚣张至极,一点都没有降军的萎蔫之象。

    这些火器,乃是他们叛乱之后,自把守的赤凤军士兵手中夺取的,现在却被用来当作对抗赤凤军的利器。

    “这般事情以后再说。你且随我一同前往,务必将这群降军给控制住。”成风轻哼一声,旋即喝道:“给我开炮!”

    “苍龙”号战舰立刻将船舷对准千佛岛上众人,战舰之上的士兵也忙碌起来,将一侧合计十八门虎蹲炮推出来,有朝着那黑漆漆的枪膛之内塞入上斤重的火药,等到填入石弹之后,便将最后面的引线点燃。

    嗤嗤作响的引线迅速消失,随之而来的是。

    “轰……轰……轰!”

    无边巨响立时在整个岛屿之上炸开,教凡是看到的人莫不是感觉心惊胆颤,纷纷退缩下去,却是再也不复之前的那般嚣张了。

    成风嗤之以鼻:“这帮子家伙,也只配当作那任人玩弄的棋子。若是这样,又岂会轻易绕过你们?”火炮未曾停止,反而越见凶横,炸的千佛岛整个都笼罩在火药浓烈的气息之中,一寸寸土地都似乎被整个翻了过来,空气中都充满着浓烈的火药味。

    稍待一会儿,炮声转歇,终于有了片刻的安歇。

    “嗯?”段峰聚声于目,仿佛千里眼一样瞧着远方场景,却是感觉有些奇怪:“对方不该是这样子才对!”

    以他长久以来的战斗经历,凡是遭到这样高强度炮火攻击的家伙,大多数都会因为无法承受炮击,而整个崩溃掉。

    但是这个时候,那千佛岛却是动静全无,就像是有什么人,正将这一切全都撑起来一样。

    成风冷哼道:“那又如何?就算对方实力强大,我等继续射击便是了。我就不信,那家伙实力当真高强如此,就连这连绵火炮都能挡住。”一脸桀骜,又是喝道:“给我继续进攻。”

    炮声隆隆,又是一轮新的火炮。

    岂料正等这炮声来到时候,一道凌厉刀光猛地乍现,顿时将那炮弹凌空摧毁。

    成风、段峰立时大惊,暗自赞道:“好强的实力!”凝神望去,却见于千佛岛之上,一人踏波而来,一身真元已然是催动极限,令他手中那柄长刀银亮无比,更似卷起无边狂风,便朝着整个战船压来。

    “尔等,绝不饶恕。”

    狠声中,似是宣告两人生死,那郑鼎手中长刀猛地一挥。

    刀芒立刻荡起无边浪涛,一道道足有数米之高,“轰”的一声拍在船身之上,令整个战船要摇过来晃过去,教上面的人实在是难以忍受的很。

    “这厮。好强的杀意!”

    成风段峰彼此互对,皆是感叹眼前这人的厉害。

    只凭一人之力,便可以撼动“苍龙”号战舰,其实力当时履至人阶巅峰境界。

    面临此人,“苍龙”号不敢懈怠,其上装着的虎蹲炮、铳枪一起射击,皆是朝着这郑鼎射来,然而铳枪虽利却难以穿透他身上穿着的重甲盾牌,火炮虽猛却始终无法锁定对方身形,根本未曾将此人挡住,反而让此人越来越靠近了。

    “风龙裂天斩,给我破!”

    踏浪而行,这郑鼎蓄积一身怒焰,冲破重重围阵之后,体内元功催至极限,一身真元尽数纳入长刀之中,令那刀芒陡然胀大三丈有余,直接朝着整个战舰砍来。

    面对这搏命一击,成风、段峰顿感浑身犹如置身于龙卷一样,无形压力压迫全身,更令他们浑然动弹不得,只能就地等死。

    正在这一时,于另一边忽有昊天圣光破空而来,正好将这刀芒整个挡住,“砰”的一声整个碎裂,除却激起无边浪潮,却是未曾对战舰造成丝毫影响。

    成风、段峰这才送了一口气,低下头一看,便见于“苍龙号”战舰之前,一条渔船已然挡在之前,而在这渔船之上,正是持刀守卫的曾生。

    他们心中感念之下,便对着身前站着的曾生躬身一辑:“多谢主簿挺身相救。”

    “不用了。你们两人先去镇压降军把,至于此人我来处理。”居于曾生之后,宇文威缓声诉道。

    他如今年岁已久,虽是得到消息,但却因为体力不止,实在是难以承受长途奔波,故此迟了一些,但是却终究还是及时赶到,并且将那足以威胁到战舰的刀芒挡住,令赤凤军未曾遭受莫大的损失。

    那曾生也未曾回答,只是一脸沉重瞧着立于湖面之上的郑鼎,手中长刀亦是一样,透着灼眼之光,好防备此人暗中偷袭。

    郑鼎虽是诧异赤凤军之内,竟然藏着这等好手,但是却也不敢懈怠,连忙纵身一跃,已然落在另一艘渔船之上,对着那曾生、宇文威两人喝道:“好家伙,你是谁?居然能够挡住本人的刀决。”

    “能够挡住很困难吗?”宇文威不动声色,只是藏在曾生之后,看着郑鼎。

    郑鼎一愣,仔细一看宇文威,便发现此人不过寻常老者,体内并无半分真元存在,旋即喝道:“这河东之内能挡我招数的,只有一指之数。你这厮既然能挡住,想必也不是寻常之人,为何不在此爆出家门?”

    “哦?你可知晓,这天下向来都是人杰辈出,兴许自某个地方,便有能够超过你的人。你,终究还是小看了天下英杰。”摇着头,宇文威一脸的嘲笑,复有低声诉道:“而且居然委身那鞑虏麾下,岂不是可惜了你这一身的本事?”

    此番说辞,再加上他那平凡之身,更是惹怒郑鼎。

    “好个贯会捉文弄嘴之徒。既然如此,那我看看你究竟如何才能说服我手中的刀!风龙倾瀑斩!”郑鼎旋身跃起,一柄长刀宛如风暴,于江中汲取无数江水,汇成万千飞箭,真元灌输之下,绝不亚于铳枪之威,于诡谲之处更是厉害三分,直接朝着两人所在的渔船射来。

    “天元无极——圣辉照古城。”

    曾生不慌不忙,长刀直刺苍穹,万千清光皆是涌出,也是一样将周遭湖水全数汲取而出,再被清圣光辉牵引之下,却是汇成一个椭圆形的水球,水球虽是迎风晃动,但是外壁却坚韧无比,竟然将这漫天飞箭全数挡住,分毫寸进不得,却是将宇文威保护的极为妥当。

    待到将宇文威护住之后,曾生也是恰如飞箭一般,整个射出,却是正好将郑鼎挡在身前。

    甫一交锋,狂风肆掠,立时便让两人心中一震,皆是明白遭遇此生难敌强手。

    郑鼎顿感心中热血沸腾,高声一啸:“好!好个家伙,看来你值得我一战。风龙绝杀斩!”身形乍落时候,双足猛地一踩湖面,却是再次跃至半空,望见远处曾生,数道刀芒横空而来,正好将曾生纳入其中。

    “天元无极——圣光耀苍穹。”

    曾生低沉一吼,足下波浪翻涌,尽数朝着周遭推开,全身皆被清圣之光覆盖,便是那一柄长刀,也似天上星辰一般,陡然发出摄人之光,对着那凌空射来的凌厉刀芒,便是猛地一劈。

    “砰”

    万千浪花纷纷溅起,无数浪潮纷纷推开,于天空之中,却是形成一阵点滴小雨,更是将阳光折射出绚烂光彩。

    “好个家伙。没想到你这厮居然厉害至斯,只可惜你却跟在这废物身边,当真可惜了。”郑鼎诧异之下,更对曾生有了几分欣赏,只是一见旁边正处于水泡之中的宇文威,便不免有些不忿。

    对他来说,屈居这等弱者之下,实乃一种羞辱,故此对曾生这毕恭毕敬的态度感到不屑。

    曾生顿生敌意,手中长刀横出,低声怒吼:“他是我的师尊,容不得你置喙。”脚下踏波而来,却是径直朝着郑鼎所在之处奔去,手中长刀更是透着凌厉战意,已然是透着莫名敌意。

    对他来说,宇文威曾将懵懂之中的自己唤醒,实在乃是如同恩师一般的存在,实在不应当被别人质疑。

    郑鼎之前真元已然是由阳转阴,正是气力回转时候,再也难以撑持,立时从空落下,旋即持刀挡住曾生一击。

    一时间,刀光交错,不仅仅搅动漫天风云,便是这黄河,也被搅得天翻地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