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七十六章图穷出凶手现身,匕首现毒阵诡谲
    “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身形一晃,萧月已然出现在那传令兵眼前。

    因为速度太快,她甚至被当作了女鬼,教这传令兵整个吓住,好一会儿方才回过神来,诉道:“是降军。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些人突然就开始骚乱,就连负责看守的人都无法压住。所以就让我来通知主事,好请主事出面降服。”

    “段峰呢?他们就没有注意到?”萧月眉间含煞,又是喝道。

    连日来的探察却毫无消息,已然让萧月对此甚是恼怒,再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一激,更是忍不住滔滔怒焰,直教人看着就感觉害怕。

    传令兵连忙诉道:“他们本打算将降军镇压下来的。但是无奈那降军之中,却有一人甚是厉害,身着三层铁甲,手持一方盾牌,便是铳枪也难以将此人击毙。以看守的士兵实力,实在是难以对抗。”

    “我明白了,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萧月听完之后,恍然大悟。

    自清晨时候士兵中毒之事,再到现在的降军骚乱事件,若是将两者联系起来,分明可以形成一条完整的线索。

    当初他们在中都府时候,曾经以这种方式混淆中书省众人思维,为夺取航海图创造了有力的条件。

    如今时候,对方依样画葫芦,却是针对赤凤军来了相同的手段。

    萧月不敢懈怠,立时便掠起轻功,朝着关押降军的地方奔去。

    否则的话,定然会让整个态势彻底恶化,再无转圜余地。

    关押降军的地方甚是偏远,距离高苑约莫有两三里路,乃是一个位于山中的狭窄峡谷,纵然一时失控,也可以把把守谷口,将降军困在这里,防止制造祸乱。

    这点接距离,以地仙惯常使用的遁光瞬移也不过是瞬息便至,但若要以轻功移动,则不免会多消耗一点时间。

    只是萧月却不愿暴露实力,叫人看破现在赤凤军的实力,故此她便按照寻常轻功手段,一路上踏着房屋前去。

    然而正等到她快要离开高苑城时候,却忽感自下方民居之中,一道疾风扑面而来,迅疾异常。

    萧月六识通透,神念一扫立时发现动静,虽是置身于半空中,却将腰间一拧,于分毫之间避开那直射而来的弩箭。

    这一箭虽未伤到她,却也让她从空中落下,不得不双足落地,却是被阻住了去路。

    萧月心中诧异,只道对方只是为了阻止自己,低声喝道:“是谁?”

    ‘‘你不是一直都在找我吗?怎么了?难不成在转眼功夫,你就忘了我了吗?’’

    声音甚是阴森可怖,更像是杂糅了无数人的低沉呓语,自四面八方一起传来,让人听着都感觉分外瘆人。

    然而举目望去,却根本不知道那人躲在何处。

    萧月素手一招已将身后长剑拔出,握于手中,喝道:“终于肯现身了吗?”

    ‘‘想找我?你就这么急切吗?’’

    话语落下,于街道之上忽然传来阵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更有阵阵阴风吹来,叫人感觉皮肤战栗,而在远处那黑漆漆的阴暗角落里面,一双双透着红光的眼睛猛地睁开,而且还越来越多,它们似乎是察觉到人类的惧怕,纷纷渐渐自黑暗之中走出,四面八方越来越多,直到将萧月困在中央。

    置身于莫名地域,萧月暗暗吞了一口口水,不由得握紧了手中长剑。

    “吱吱吱!”

    一阵尖叫声,那莫名之物蓦地一扑,径直朝着萧月脸上扑来。

    这一下,立刻便让萧月升起本难反应,手中长剑应声刺出,“唰”的一下,便将那诡异之物刺中,“噗哧”一声那东西跌落在地,自其中更有无数血珠溅射,吓得萧月赶紧后撤,方才避开那血珠。

    “是老鼠!”

    借着长剑折射出来的辉光,萧月扫了一眼那地上的尸体,只感到汗毛乍起。

    并非是惧怕,更多的是女性对诸如蟑螂、老鼠这等阴暗生物的本能厌恶,而那老鼠模样,也和寻常老鼠绝然不同。

    它们门牙整个凸起、显得特别的宽大,双目赤红、宛如红宝石一样,一身毛发全数掉落,整个身躯被撑的比之前大上起码一倍有余,身上的青筋也尽数浮现于表面,更是教人看着都感觉恶心无比。

    萧月虽是武力高超、实力超强,但毕竟还是女子,本身便是好洁之人,如今面对这些肮脏的东西,更是忍不住心中害怕,素手一挥漫天剑气横扫而出,欲要将这些老鼠尽数格杀!

    孰料那些老鼠却似早有准备,蓦地朝前一窜,竟是似有察觉,避开了这锐利无比的剑气。

    萧月银牙一咬,狠声骂道:“好个混蛋。等本姑娘将你抓到之后,看我不将你剥皮抽筋,扔到油锅里,将魂儿都炸出来。”以她的脾性,都忍不住开始骂人,由此可见这些老鼠,究竟有多么恼人。

    不敢懈怠,萧月身形宛如柳絮浮动,长剑化作剑光,犹如满天星辰,立时便将那一只只窜来的老鼠整个戳死,以免被这些老鼠欺身,就连那飞溅的鲜血也刻意躲避,以免自己被沾染上了。

    以这些老鼠的样子,她实在不敢保证,上面是否蕴含强烈毒素。

    幸亏这些老鼠只是行动敏捷,并非那身负坚甲的穿山甲,倒是很快的便被萧月尽数击杀。

    只是它们那留下来的黑血,却叫人闻起来特别的恶心,感觉就像是沤烂的腐肉,然后再加上三伏天时候的肉汤混在一起一样,让人闻上一闻就感觉特别的反胃,只想要快些逃走。

    萧月自然不欲在这里多耗费时间,便立刻纵身离开此地,岂料正当她准备离去时候,于远处却有一道火球划破天空而来,直接朝着她所在位置轰来。

    “是霹雳炮!果然是敌军的计划。”

    萧月立时恍悟,旋即一脸怒容,长剑一挥,无形剑气凝炼成行,“咻”的一声,便将射来炮弹整个摧毁,剧烈的爆炸声震惊百里,教所有人都感觉浑身一颤。

    这一下,便似一道惊雷一样,顿时将那本来沉睡的人以及生物尽数唤醒。

    于是,就在萧月不远处的一个砖房之中,门扉被整个推开,自其中走出来一个约莫有五六十来岁的老伯。那老伯颤颤巍巍迈着步子,似乎是想要看一下在自己的家门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老伯,快些回去,外面危险。”

    萧月低声喝道,神念已然射出,不断的搜索周围,欲要将那人整个揪出。

    但是那老伯却有些奇怪,明明听到萧月嘱托,却还没有回到家里面,反而一步步的走着,等到约莫距离萧月有一步之遥,便猛地抬起头,眼珠子和那老鼠一样,也是鲜红鲜红,口角之处流着涎水,身躯显得膨胀无比,奋起力量猛地一扑,就要将萧月仆倒在地。

    甫感风压临身,萧月便纵身避开,只是一扫那老伯,不免就一脸错愕:“什么?”

    只见对方又是扑来,她手中长剑应声一挥,立刻便将这老伯头颅整个砍下,透着喷薄的血雾,那本是有些素冷的脸庞,已然是杀机重重。

    四周围,所有的民居齐齐打开,自其中无数人影闪现,就连那居民饲养的狗、鸡、鸭、牛、羊之类的牲畜,也是一样从笼中跳出来,跟随着那大队的人群,全数朝着萧月所在的地方冲来。

    很显然,他们的目标便是萧月,而这里也是精心为萧月准备的毒阵,

    萧月望见这一切,也终于变得冷静下来,只是冰冷的面容之下,更是透着杀意:“看来这就是你的目的吗?为了击杀我,耗费如此之多的毒药,并且控制了这么多的生灵,不得不说你这家伙,当真让人憎恶啊。”

    “啪……啪……啪……”

    一声又一声,随着声音,那赵柄也终于现身了。

    他看着萧月,又是扫过地上尸体,嘴中透着讥讽说道:“呵呵!没想到吊民伐罪的赤凤军,也是这等屠戮人民的罪魁祸首。我说你,当真以为自己是什么救世的仙子吗?”

    “哼哼!”萧月冷笑道:“似你们这般卑劣之人,也就只有这般手段吗?以他们目前状况,不过是你手中傀儡,若是不尽早处置,若是散播出去,只怕全城都要被波及到。既然如此,我就杀了他们又如何?”

    赵柄有些诧异,上下打量了一下萧月,赞道:“好个伶牙俐齿。看来是我小看你了。”神念一摄,一柄长枪于远处破空而来,旋即被他握住,妖异之气灌入其中,却叫这柄长枪透着诡异般的蓝色枪芒。

    这枪芒,蓝的摄人,蓝的诡谲。

    “此为百毒邪枪,还望赐教。”

    赵柄一提手中邪枪,枪尖隐隐对准萧月,却是透着几分兴奋之色。

    “赐教不敢,然今日你又是早就如此杀孽,那断然饶不了你!”

    眼见这一幕,萧月亦是一样尽提一身真力,于苍穹之上引纳无数月华之力,尽数凝练于长剑之上,亦是一般对准对方。

    一者志在劫杀,一者意图寻凶,彼此之间更是性别各异、互为敌手,如今正面对决,正是针尖对麦芒,就等着最强烈的对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