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七十五章寻踪迹黑手乍现,深夜中又逢噩耗
    不过眨眼功夫,萧月已然来到粮仓所在地。

    此时此刻,在粮仓之外,正有三百余人荷枪实弹,庄严肃穆巡视四方,除却铿锵有力的脚步声并无丝毫异状。

    萧月这才送了一口气,纵身落定之后,那些人立刻反应过来,齐齐调转枪口,待到见是主事之后,方才放下枪膛。

    负责把守粮仓的粟宵有些诧异,立时屈身问道:“不知主事前来,还请饶恕。只是主事此来,不知有什么事情?”

    萧月且见粮仓并未遭劫,神色稍显轻松,便解释起来:“就在今天清晨时候,我军在早操之后回到军营之中开始就餐。但是孰料有人在那浓粥之内掺入了砒霜,让我军上千余人全都中了砒霜,如今他们正躺在床上,根本就没有战斗的力气。正式因此,所以我便过来问问,你有没有注意到什么异状?”

    “异状?”粟宵双目微沉,细细想着昨夜之事,却并未察觉有诡异之处:“昨夜时候,我将粮食送到军营之中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什么异状。”

    “你仔细想想,当真没有?”萧月轩眉蹙紧,分外紧张。

    粟宵挠挠头,回道:“若是当真认真考究起来,也不是没有。因为昨天前来和我们接洽的并非老赖头,而是一个新人。”说着,他抬起头看着萧月:“难不成会是他搞鬼?”

    “很有可能!”萧月回道:“若是这样,那你可记得那人长什么模样?”

    粟宵回道:“这个我记得不清楚了。不过我记得,那人看起来挺瘦的,而且脸色也很不正常,挺白的。”话甫落,眼色一亮,对着远处一人说道:“没错,就是他!”

    萧月顺着手指,立时注意到远处一个正躲躲闪闪的家伙,冷声命令道:“把他给我抓起来。”

    一瞬间,粟宵便领着数十人,如狼似虎一般,将那人给抓了起来。

    “说!是不是你暗中下毒,毒害同僚?”见到此人,粟宵急于表现,张口喝道。

    “不,不是我啊,真的不是我!”

    那伙夫顿时跌倒在地,连连磕头,一下一下的,磕的头皮都破了,溅出的血都将地板染红了。

    萧月瞧着怀疑,继续逼问:“不是你,那你为何这般模样来?”见到对方始终磕头,口中来来回回都是那一句话,她已然恼了,撩起腿便是一踢,立刻便让此人“哎呦”一声,整个被踢的翻倒在地。

    他正欲起身,却已然被萧月持剑抵住咽喉,继续逼问:“若是再不说,信不信我现在就割了你的喉咙?”

    这人这才恢复过来,双目透着惧意瞧着那长剑,口中沙哑着回道:“我,我也不是故意的!”

    “故意?告诉我,你究竟知道什么?那砒霜,究竟是从何处来的。”萧月又惊又怒,继续逼问。

    很显然,根据此人表现,只怕他知晓那砒霜究竟是从何处而来的,或许此人会知晓究竟是谁策划了这一切。

    伙夫这才解释起来:“昨,昨天时候,我被老赖头吩咐,说是酵头没有了,要去买一点回来。孰料却在路上遇到了一个方士,那人给了我一包东西,说是什么‘五石散’,服下去可以辅助修行,让人修为大增。我一时贪恋,便将这‘五石散’买了下来。”

    这五石散可以在短时间内提升武者真元,所以在南北朝时候甚是流行,只是后来因为知晓此物最善毁人根基,更兼难以炼制,所以就被人遗弃,只有一些偏门道家才有传承。

    萧月听着气恼,厉声喝道:“什么‘五石散’,这玩意根本就是毒药!”

    被两人盯着,这伙夫甚是恐惧:“我,我想快些提升功力,所以贪念一起,就什么都不顾了。谁知道回去之后,我又被老赖头指使,说是去搬运粮食。等到回去之后,才发现‘五石散’没了。打听了一下,才知道被人当成了盐巴,丢入了锅中。所以才……”

    说道最后,他一想到那满堂哀嚎的士兵,两横眼泪已然落下,大声哭道:“我……我也……不知道……这不是……五石散,是……是我……害了……大家。”

    两行眼泪自脸颊之下流下来,哀嚎之声更显狼狈,却叫人听着无奈。

    而事情发生的一切,也终于水落石出了。

    只是这结果,却终究教人感觉不满,总觉得特别的堵心。

    “唉!修行一途,最重积累。哪有什么捷径可言。”粟霄摇头回道:“若有能够让这么多人修为增进的灵药,早就被蒙古等人抢去了,哪有你购买的份?那厮不过是看你好骗,方才编了这些浑话,故意骗你上当的。”

    只可惜虽是找出了下毒凶手,但是躲在背后策划这一切的凶手,却教人倍感害怕。

    那人很明显知道,以赤凤军的严格、紧密的军事制度,若是潜入赤凤军之中,不仅仅有暴露嫌疑,更有身陷险境的可能。

    到时候若被发现之后,很容易就被困在其中,难以逃脱。

    那人采取这般手段,想必也是了解到这方面的危险,所以才设下圈套,让这伙夫上钩,好成为自己用来实施计划的棋子。

    “蠢货一个,竟然被这小小伎俩蒙骗。”

    萧月信手一挥,利剑刺出已然将此人手筋、脚筋挑断,又对着粟霄吩咐道:“你且将此人看管,我去查看一下,到底是谁将这砒霜卖给这个蠢货,暗害我赤凤军。至于你这个家伙——”顿了顿,瞧着这伙夫,更是恨铁不成钢方:“届时你自己到宪兵处申诉,看看还有谁会相信你的鬼话。”

    这番话,立刻让这伙夫脸色瞬间苍白。

    他颓然坐在地上,大概也是想通了,纵然这一切有人背后操控,但是他作为执行者,终究还是要负上一定的责任,也许枪毙会是一个不错的结局,至少不会葬身荒野。

    待到听完那伙夫所介绍的那方士相貌之后,萧月又是化作清风纵去,准备搜查那厮究竟躲在哪里。

    …………

    高苑城,一处略显偏僻的小巷之中。

    赵柄看着城中四下奔走的士兵,立时笑了起来:“看来计划一切顺利。那些人现在果然如我们所料的,开始封锁城市了。”

    “赵兄弟,没想到你这打草惊蛇的计划当真不错,竟然让他们全数行动起来,这样倒是为我们接下来的行动制造了机会。”郑鼎哈哈笑着,透着一脸戾气。

    赵柄更是得意:“当然如此。要知道这赤凤军非同一般,我等若是潜入军中,少不得被对方困住,如此自投罗网之举,实在是愚蠢至极。正是因此,所以我才略施手段,让那蠢货替我完成了这一切,再加上城外突然出现的蒙古骑兵,他们肯定要为此调兵遣将。维持城中秩序的士兵,再到抗击外敌的士兵,以及那些照顾中毒士兵的人,如今的赤凤军已经是空门大开了。而这个时候,就是我们的机会。”

    “机会?你打算做什么?”郑鼎问道。

    赵柄狞笑着握住身后长枪,嘴角之中满是嗜血之色:“当然是斩首了!这个时候,只需要在这个时候除掉对方的首脑,那整个军队便会自行崩溃。到时候我们的机会自然会过来。”

    “斩首?”郑鼎听了一下,却是摇头:“你不怕那人实力强横,难以歼灭吗?”

    赵柄啧啧笑道:“呵呵!不过一介女流之辈,如何能够和我们斗?到时候,只需要你我一起出动,定然能够让对方措不及防,难以招架。届时杀了那小妞,你我也是大功一件。而且为了对付此女,我可是特意为她准备了一个大礼。”

    郑鼎虽是恼怒赵柄始终卖关子,却依旧忍不住好奇心,问道:“什么大礼?”

    “到时候你自然会知晓。”赵柄摇摇头,却不打算现在就开始诉说,显然是打算将其作为王牌来用。

    “那就先助你一路顺风吧。”郑鼎猛地站起来,高大的身材甚至将整个巷子都遮住,又将身边两把大刀拔起来,插在自己的背后诉道:“至于我?我打算将我那一票被关起来的兄弟救下来。他们陪我征战沙场这么多年,我不能就此弃之不顾。”言罢,又将一件大袄扯过来,将整个身躯裹在里面,好遮住自己的武器。

    他随后迈开双足,朝着远处奔去。

    “那就助你旗开得胜了。”

    赵柄笑了笑,复有抬起头来望着远处飞掠的萧月,低声笑道:“至于你?我会让你尝尝百步银蛇枪的实力的。”

    身影隐入黑暗之中,他已然瞄准萧月所到之处,打算将此女给灭了。

    于江湖之上行走多年的赵柄,自认为有这个实力对付如萧月这般强大的女子。

    …………

    “难道那人已经自高苑城中离开了?”

    自清晨直到傍晚,萧月始终未曾找出那可能的家伙,所以便有些心急了。

    那厮能够策划出清晨时候的士兵中毒事件,下一次便有可能策划出更严重的事件,若是不将这家伙揪出来,她是断然不会安心的。

    然而整个高苑城被折腾了一日,不仅仅城中的居民疲惫了,就连那负责巡逻的士兵也有些倦意,除却保留基本的哨兵之后,所有人纷纷沉入睡梦之中。

    只有始终惦念此事的人并未合眼,并且打算在这深夜时分,策划出更为轰动的消息。

    拖着疲倦的步伐,萧月踏入闺阁之内,房屋之中萧星也终于从案桌上的卷宗挪开,这一日为了照料那些中毒的士兵,可着实消耗了不少的物资,她可得及时记录在册,好及时掌握军中的状况。

    “抓到了吗?”

    萧星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口中还打着哈切,走到里侧的卧铺之中,也开始拾掇床褥,准备解衣安睡。

    萧月摇摇头,随手将手中长剑丢到那武器架之上,脸上还带着恼意:“没有!”

    她倒想问问宇文威那人接下来的目的,但是既没有对方身份消息,也没有对方行动目的,在什么情报都没有的情况下,这叫他们如何推测?

    “那人既然策划了这一切,那必然是有目的的。甚至就连姐姐你的反应,或许都在对方的算计之中。”褪去军服,萧星身上仅穿一件略显轻薄的淡蓝色雕花抹胸,又将头上盘着的秀发解开,这一下如瀑布一般柔顺丝滑的秀发,顺着白皙的肩头纷纷散开,却让她透出和白日时候截然相反的柔弱之色,惹人怜爱。

    萧星坐在雕花木凳之上,眼神柔柔的看着铜镜之中的自己,却是痴了。

    只是那替自己梳妆打扮的那人,却终究还是不在了。

    消失的身影,教她始终难以忘怀,只是不知究竟什么时候,才有再次出现的时候。

    萧月似有感叹,踏步来到萧星身前,将那木梳取过来,一边帮萧星将那满头秀发梳直,一边回道:“或许是我太紧张了吧,总感觉有什么人藏在背后,对着咱们暗中谋划事情。”

    “就算那厮有所谋划,他又能做什么呢?到时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自然能够将其解决。”萧星露出一丝恼意,扁了扁嘴诉道:“依我看,姐姐你还是歇息片刻比较好。免得整日里疑神疑鬼的。”

    萧月脸上冷色顿时垮了,回道:“或许你说的对吧,我也许是应该休息一下了。”嗅了嗅自己的衣衫,却感觉有了一些汗臭味,便打算前去浴池,将自己身子清洗一下。

    整日里在军营之中,她因为女子身份,终究还是有些不便。

    所以在来到这高苑之中,萧月便打算烧些热汤,好清洗一下身子,祛除身上的倦意。

    恰逢此刻,于窗外却有阵阵疾声传出。

    萧星顿时惊住,凝神望去暗想:“又发生了什么事情?”眼一花,房中之人早已冲出,鼻息里满是那空谷幽兰也似的芳香,但是触目之中却是空荡荡的。

    “唉!”萧星叹道:“姐姐你总是这般雷厉风行!只是就怕那厮刻意针对你,却是不得不防。”素手一拢,被褪去的衣衫重新将身躯遮住,她旋即也从闺阁之中冲出,一问又发生了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