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七十四章心不甘再入高苑,早操后毒计肆掠
    且不论赤凤军之内,关于降军的讨论。

    于滨州十数里之外的小树林之中,那赵柄、郑鼎正藏匿其中,身边跟随的士兵也只剩下数十骑了,场景异常凄凉。

    “喂。你说接下来,咱们怎么办?”背靠大树,赵柄面目有些狰狞:“像我们这样子回去,铁定会被元帅枭首示众的。”诉道史天泽时候,他目中尽是惧意,显然知晓自己若是就这样回去之后的下场。

    以一倍兵力攻打对方,却被对方正面击溃,死难者超过一半,其余人直接逃走,丢失辎重无数,就连军中的三十余门霹雳炮也一并丢失。

    这般局面,纵然史天泽知晓其中缘由,少不得也要取下两人脑袋,好平息军中愤怒。

    郑鼎捏紧手中长刀,屁股坐在树墩之上,而那黑漆漆的眼珠子直愣愣的盯着远处,身躯还在发抖。

    直到现在,他还没有从之前被虎蹲炮瞄准,置身于炮火之中的濒死状态恢复过来。

    “喂!我问你话呢。”赵柄手指一抖,射出一道劲气直接打在那大刀之上,清越刀鸣立时让郑鼎恢复过来。

    郑鼎摸了一把额头,只觉得触手下一片冷汗,不免叹声气回道:“对不起,我有些魔症了。没注意到你的问话。”复有看着手中长刀,他不免有些茫然:“只是没想到以咱们的实力,居然就连对方主帅都没看到,便败得如此干脆?看来,单纯靠武勇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唏嘘的话音久久未落,却是让两人全都沉默下来了。

    那铳枪、虎蹲炮威力虽是凶猛,不亚于蹶张弩、投石车这等灭敌利器,但是以两人实力,若要抵御却也不难。

    但若是将这些武器集中起来一起使用,就足以产生本质性的变化,足以让任何地阶一下的武者根本难以抵抗,只有退避一条道路可言。

    他们之前也不是不想要奋勇杀敌,实在是因为赤凤军火力凶猛,所以才只有战略性撤退。

    许久后,赵柄自嘲道:“这倒也是。”想着先前那凌厉的火器,他不免有些惧怕:“不得不说,那火器当真厉害。难怪这赤凤军能够依仗此物和蒙古硬撼,并且生存到现在。”

    在这之前,对于赵柄来说,这火炮也不过和弩弓、投石车一样,是用来打破城墙,让人能够由此冲过去,斩杀敌人罢了。

    战场之上,决定胜负的终究还是要靠着手中的兵刃。

    但是这赤凤军却截然相反,他们向着自己还有世人宣布,这火器还有另外一种使用方式,而且其犀利程度,更是足以让所有的冷兵器军队为之胆寒,就连当世最强悍的蒙古铁骑,也是如此。

    郑鼎木然,最终化作一声叹息:“唉!看来我们两个,也是生不逢时啊。”

    双目以对,他们两人皆是倍感凄冷,俨然看出当着火器被大规模推广之后,在未来的战场之上,只会依靠自身武勇的他们,又会遭遇什么样的对待。

    在火器到来之后,武者的时代,终究还是会过去!

    赵柄压下心头思虑,想着现在自己处境,依旧不甘心就这么被淘汰掉:“那你觉得咱们之后应该如何做?”扫了一下周围仅剩下的近百人,耳边似乎还响着史天泽那抑扬顿挫的喝令,自嘲道:“继续执行任务,将赤凤军拖在这里吗?”

    郑鼎摇摇头,直接了当的回道:“这不可能。”

    “没错。但是你也应该知晓,史元帅是断然不会接受我们这样灰溜溜的回去的。以他的性格,咱们两人只怕会身首异处。”赵柄蓦地直起身子,双目恶狠狠地看着郑鼎,低声问道:“除非咱们……”

    “除非什么?”

    郑鼎感觉有些紧张,双手攥紧刀柄。

    赵柄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庄重诉道:“除非咱们将赤凤军主事给暗杀了。”

    “暗杀?”郑鼎睁大眼睛,却是有些诧异。

    “没错。暗杀!”

    赵柄猛烈的点着头,回道:“你应该知晓,这只赤贼虽是厉害,但是却也不过是残孽罢了。他们的主公早就葬生静海,之所以能够支撑到现在,全耐军中的火器。至于军中高手,实在是不足称道。否则之前时候,对方高手就应该冲出来,趁着那个时候,将咱们给灭了。”

    他一边说着,还一边比划着,尤其是说到最后,更是做出一副砍杀模样来。

    “你是说……”郑鼎若有所思,眼中不免有些异色。

    但以修为而论,他们两人乃是人阶巅峰,其实力冠绝群伦,当初时候只因为惧怕铳枪、火炮神威,故此便没有擅自冲阵,以免让自己陷入其中,丧失性命。

    赵柄回道:“没错。依我看,只怕那所谓的两位徒弟,此刻也是身负重伤,难以再战。否则她们为何不曾出现?”

    “这倒也是!”郑鼎恍悟,蔑笑道:“怪不得始终未曾见到史元帅所说的那两位女子。这般看来,她们两人应当在静海一战之中身负重伤,此刻正在疗伤之中呢。而且我也曾经见了,这军中首领全是男子。军权旁落,大权易手,想必这两人已然被囚禁起来。”诉说此处,更是充满浓浓嘲讽:“没办法,她们终究还只是女子,而女子终究成不了事。”

    赵柄亦是笑意浓浓:“没错。只需要我们两个乔装打扮,混入滨州城之内。到时候我在城中下毒、制造骚乱,而你趁机鼓动降军,到时候他们定然会为之震动,并且下令全军出动,好镇压叛军。届时你我一起出力,定然能够灭掉对方首脑,重新夺回滨州城。”

    “此计甚好。那不如现在就行动?”

    郑鼎听着高兴,立刻将长刀提出,扛在肩膀之上。

    之前陷入火炮险境之中,他尚且胆战心惊,如今有复仇机会,岂肯轻易放过?

    “不,还是等等!”赵柄虽是高兴,但一想到接下来逃走一事,不免有些迟疑,又是推敲了一下,便道:“对了,还有答失蛮!此刻他正率领麾下一千余兵马驻扎在孙家岭,我们只需要书信一封,让他即日赶来,听令行事。届时我等内外联合,定然能够彻底摧毁赤凤军,夺回高苑。”

    “此计甚妙。那咱们现在就行动?”

    郑鼎连连点头,想着曾经身陷囹圄的困境,对赤凤军更是懊恼。

    若非那赤凤军,他们两人何至于沦落到这般地步。

    打定注意,两人便连夜潜入高苑之中,准备开始行动。

    …………

    “咯咯咯!”

    一声嘹亮鸡鸣响彻全城,于军营之中正酣睡着的士兵立刻被叫醒,揉搓着惺忪的眼睛,他们一如往常训练一样,快速的从床上爬起来,然后绕着整个高苑开始晨跑。

    清晨的阳光分外暖和,倒是让他们感觉心情愉快,再加上刚刚打下高苑城的兴奋,更是让每个人都充满期待,认为很快的便可以在这里扎稳脚步,并且在新一任的领导下,开辟新的局面。

    等到半个时辰过去之后,所有人重新回到军营之中。

    一个个大锅也依旧架好,下面的炉灶之中被塞入了木炭,一道道火焰不断的冒出,炙烤着铁锅,让铁锅里面的粥不断的沸腾,清香飘入每个人的鼻子之中,更是勾的所有人腹中打响,奏起洪亮的鸣奏曲。旁边蒸笼之中,一个个蒸好的馒头也被堆在一起,就等着分发给所有人。

    一人一碗粥,两个馒头。

    若非赤凤军得到宋朝支援,也决计支撑不起这般开支来。

    这,也是赤凤军之所以强大的根源。

    他们按照秩序,来到这灶台之前,接过递来的铁碗,又取过两个馒头,便来到了自己的座位之上,开始吃早饭。

    “哧溜”一下,碗中的浓粥立刻减少了一半,嘴巴张开在馒头之上一咬,便扯下了三分之一,三下五除一,不过是短短几个钟头,便将手中的食物吞入腹中,让人看着便感觉这早饭,特别的香甜。

    等到吃过饭之后,就是长达一个时辰的文化课,会有专门的中华教教导员教授文化,从基本的三千个汉字,再到简单的加减乘除都要学习,而且每隔一个月就会考核,只有通过的才有进一步提升的可能。

    这样重要的,能够改变自己一生的机会,他们根本就不愿意放弃。

    正当他们迈开步伐,准备前往校场的时候,却突然感觉腹中疼痛难忍,双腿也是酸软无比,正要迈步前去警告时候,却觉得腹中绞痛无比,嘴巴一张之前吃的早餐竟然整个吐出来了,而且脸色也变得苍白许多,更是毫无力气可言。

    “呕!”

    见到有人这般样子,其余人也控制不住自己,也是一样趴在饭桌旁边,嘴巴张的大大的。

    “喂!这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是中毒了?”

    “不清楚。不过还是快些告诉主事!”

    “…………”

    很快的,这般症状就像是瘟疫一样,很快的蔓延开来,让所有人都变成这般样子,以至于后面正准备就餐的士兵也是面色苍白,不敢踏入其中,看着那滚烫的浓粥,也像是看着毒水一样,不敢去尝上哪怕是一口。

    听到消息,萧星、萧月迅速赶到现场,只见所有人全都面色苍白躺在地上,人数多达近千人,她们便感觉脸色无比难堪。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萧月素手一抓,立刻便将那炊事长抓来,厉声喝道。

    那人颤抖不止,不断的哀求道:“不知道,我从清晨起来之后就开始干活,根本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应当是有人下毒了。”这时,萧星已经走到那盛满浓粥的铁锅旁边,将自己的银簪插入其中,只见那银簪子已经是乌黑一片,又走到一边士兵之前,仔细查看了一下对方的状况,便道:“而且看样子,这毒应当是砒霜。”

    “砒霜?”

    萧月立时警惕起来。

    萧星颌首回道:“没错,就是砒霜。能够大规模使用,并且能够迅速造成致命效果的,也就只有砒霜了。”扫过满场躺着的士兵,眼中全是心疼:“幸亏他们全都吐出来了,没有摄入太多,不然的话就会当场毙命。”复有对着随身的李莲、濡娘等人吩咐道:“你且去取来清水让他们喝下,然后用手指刺激舌头下方,令其将腹中食物全数吐出。并且将城中鸡蛋全都收集来,让他们喝下去。这样的话,应该能够救回大多数的士兵。”

    李莲、濡娘立刻奉命,一些人已经走到这餐厅之中,将伤员搀扶起来,开始为他们催吐;另外一些人,则是在濡娘的带领下,走入城中开始挨家挨户的搜集鸡蛋。

    她们乃是女子,至少要比那凶神恶煞的士兵要来得更好、更快!

    萧月却是恼怒无比,喝道:“既然如此,那究竟是谁敢做出这种事情?”

    这一次中毒事件,伤员高达近千人,远超一次战役牺牲的士兵,如何不令她愤怒?

    眼下时候,若是那下毒之人出现在这里,只怕她早就拔剑,将那厮给劈了!

    被这一喝,那炊事长这才恍然大悟,诉道:“之前我们这里有十三人。但是其中一个却走了,说是去搬运粮食去了,会不会是他?”

    “告诉我,他的模样!”萧月煞气临身,犹如修罗。

    那炊事长不敢怠慢,连忙将此人相貌诉说起来。

    听罢之后,萧月语气含煞,更显愤怒:“竟然敢在我赤凤军地盘上逞威?那就莫要怪我不客气了。”又见成风等人过来,便立刻嘱咐道:“对方既然敢在我军中下毒,只怕是另有谋划。你们务必警惕城中变化,若有人伺机捣乱,立刻将此人降服。而且城外只怕也有人趁着这个时候偷袭,你们需要小心,以免中了对方的奸计。”

    等到成风等人应下之后,她凝望远处的粮仓,低声诉道:“既然你的目的在于制造骚乱,那么下一步,应该就是粮仓了吧。很好,若是这样,那我也没有必要去寻你。因为,你自己就会送上门。”

    言罢,身影如同疾风,几个跨步已然凌空跃出数十丈,便朝着粮仓之处掠去。

    而那里,正装着赤凤军最重要的粮草!

    若是这些粮草被毁,那赤凤军也就等同废了。

    因为一只始终饿肚子的军队,是根本没有丝毫战斗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