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七十一章夺高苑一剑封喉,遇朱艳剑指艮丘
    赵柄,郑鼎各自退下,立时率领麾下兵马日夜兼程,很快的便来到了邹平县。

    邹平县隶属淄州,地处鲁中泰沂山区与鲁北黄泛平原的叠交地带,全境地势多为山地丘陵,虽无群山争雄之姿,然绿水环绕、松柏成荫、阡陌纵横的农家之色,却也让人痴迷其中。

    只是这一日,往常平静的农家生活,却被纷至沓来地方马蹄声惊醒,俱是心惊胆战瞧着那威武雄壮的蒙古士兵,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赤贼现在在哪里?”

    勒住身下战马,赵柄询问眼前探子。

    那探子回道:“自占领渤海之后,对方便一路朝着济南进军。安定镇、高青皆以沦陷。”

    “没想到这赤贼行动如此迅速,尚未等我们准备好,便已然开拨了?”郑鼎顿时露出几分雀跃,心中暗想对方不愧是赤凤军残孽,过往雄风依旧存在。只是对方此行目的尚不明确,他却不敢贪图冒进,以至于中了对方埋伏,便问:“赵兄,以你所见,对方接下来的目标是什么?”

    “此地能够通过的唯有孙家岭以及高苑。孙家岭地形险峻,遍地都是丘陵、山地,非是寻常部队可以逾越,唯有高苑地形平坦,适合大规模军队移动。亦我所见,只怕对方目标便是高苑。”赵柄充满信心的回道。

    郑鼎却是有些忐忑,问道:“高苑?若是对方走孙家岭?自咱们背后断了粮道,斩断我等和济南联系,皆是我等又该如何?你要知晓,那赤凤军之中,多为太行山之人,善于攀爬。昔日元帅,便曾经饱受骚扰,以至于一败涂地。”

    “若是这样,那便遣出一只小队,也不许多少,只需一千余人便好了。毕竟那孙家岭地形严峻,乃是易守难攻之地。而那赤凤军重伤未愈,其兵力应当并无多少。靠着这一千人马,纵然无法抵御对方,也足以拖住对方,给我们争取足够的时间。”赵柄缓声诉道。

    郑鼎再问:“那若是对方强攻高苑呢?”

    “你啊。终究还是文化太多。”郑鼎笑道,又想高苑之事,便道:“你要知晓,在这高苑尚有韩世安负责把守,更有千户张济民和马兴两人辅佐。以此两人实力,纵然无法击退残孽,但是也足以支撑到我们敢去。”

    “那好。那咱们这就去行动。”

    两人既已打定注意,立时便令答失蛮领着一千人马前往孙家岭,而他们两人则带着麾下九千人马直奔高苑。

    …………

    高苑县,府衙内。

    韩世安尚且处于睡梦之中,孰料那紧闭的房门却被“砰”的一声轰开,一个人匆忙跑进来,口中不住喊道:“老爷啊,大事不好了老爷!”

    这嘈杂之声立时便将韩世安惊醒,他一脸嗔怒自床上起来,喝道:“来福,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为何这般慌张?”透过暗沉星光,望着眼前这个约莫有五十来岁的管家,韩世安心中已有打算,若是此人不说出一个缘由,那便将其捉住治罪,好让人知晓自己官威如何。

    “城墙,城墙破了!”

    来福顿时一愣,脖子缩了回去,宛如受到惊吓的乌龟。

    韩世安顿时惊住:“什么?究竟是谁干的?”

    来福正欲解释,孰料当空一道剑光掠过,顿将他脑袋整个砍断,血溅三丈染红一片楼阁,也叫韩世安震惊无比。

    “是谁!”

    一声咆哮,韩世安立时便将旁边长枪摄来,双手握紧虎目瞪向四周,如同猛兽一般的咆哮直啸而出,立时便让整个阁楼门窗尽数洞开,要将那袭杀之人找出来。

    “是我!”

    “轰然”一声爆响,整个楼阁层层破碎,万千碎瓦却似那礼花一样,朝着周围溅射出去,而那陈年老木构成的梁柱,也在一股沛然之力的逼迫下,“嗤嗤”作响转瞬间变成满地飞花,一缕星光自天穹撒落,照出韩世安那交错莫名的脸孔,只因为这昔日遮风挡雨的屋顶,已然被一人以无上元功整个震塌。

    如斯实力,当真可怖!

    “跳梁小丑,既然要杀某家,还不给我出来?”

    不敢懈怠,韩世安元功劲气,罡风四溢,顿将漫天木屑、尘沙推开,便见一道长虹自天穹坠下,“砰”的一声直插地面。

    等到烽烟落定,却是一柄修长利剑,自其中道道剑气喷薄而出,让韩世安只觉全身皆似为冰水浸泡,寒意彻骨。而在天空之中,却见一位翩翩仙子,于皎皎明月之下飘然落定,轻盈身躯踏于长剑之上,冷冷双目撇过韩世安,已然是杀意充盈。

    “你,究竟是谁?”

    韩世安沉声一喝,长枪如龙,直接刺向眼前仙子。

    孰料,昔日坚韧无比的长枪刚一刺到仙子身前三尺之外,便是撞到了一层墙壁一样,自中央整个长枪宛如瓷器一样,寸寸断裂、跌落尘埃,待到此处之后,整个长枪也就只剩下韩世安手中半截罢了。

    “自然是杀你的人!”

    受这一击,萧月这才露出半分笑意,身躯骤然拔高,足下长剑应声入手,随后身形快如闪电,韩世安顿感喉间一冷,万千疑惑尽数封于喉中,再无丝毫生息。

    以他枭雄一世,却也抵不过萧月一剑之威,地仙之威向来如此。

    一具尸首,一处废墟,昔日名震山东的韩世安,便这样殒命,再无丝毫生息,而赵柄、郑鼎以为能够支撑许久的高苑,便如此轻易的被赤凤军攻下。

    萧月这才将长剑纳入剑鞘,微微叹息:“若非宇文先生吩咐,让我莫要暴露修为。以你这般实力,又岂需我亲自出手?”

    那韩世安也算是个人才,数十年苦修之中,实力隐隐已经达到极限,只差临门一脚,便可达到丹鼎之境,若是初出茅庐的萧月,可断然无法对抗。

    但萧月屡经战斗,数次对阵强敌,修为早已经是地仙一流,解决这等之人实在是轻而易举。

    只是为了避免被蒙古看出底牌,故此她始终只是维持丹鼎修为,否则之前只需凝练剑气,便可隔空击杀,又岂需要做出这般行径?

    既已击杀韩世安,于府邸之外,已然有无数士兵涌来,将这所昔日辉煌无比的府邸团团围住,确保其中任何一人都无法逃脱。

    成风信步走入府中,只见那足有三开宽敞的楼阁整个崩塌,不免感叹丹鼎境修者实力之强。

    他开始修炼时候已经太迟,虽是借助五星战世诀之法重锻自身,然修为仅限于真元境,莫说是凝练真元踏入丹鼎,就连维持现今修为都颇为困难,若是没有铳枪、虎蹲炮这一类的火器,是断然无法和武者对抗的。

    心中思绪甚多,成风禀告道:“主事。整个高苑县已经被全数拿下,包括守城的两千三百人,也全数擒下,而我军损伤不及三人。此番战斗可谓是完美无缺,足以让所有人都知晓,咱们赤凤军非是那等匪患之辈。”

    “若是这样,那便甚好。”

    萧月颌首回道,又想城外正在接近的敌人,便不免皱紧眉梢,问道:“还有,那赵柄、郑鼎两人究竟什么时候到?”

    根据资料显示,这赵柄、郑鼎两人乃是丹鼎境修者,实力犹在当初险些攻破庆元府的斡烈兀术答之上,其中赵柄善使一柄百毒邪枪,最擅长坏人根基,而郑鼎善使盾牌,一手啸风刀决,亦是狂暴无比。

    两人配合得间,便是龙山三老,也难以招架。

    “启禀主公,根据探子回报,对方应当在明日午时便会抵达。”成风回道。

    “明日午时?”萧月喃喃念道:“既然如此,那你们且先下去,安排明日防守事宜。”

    成风又问:“但若是对方展开进攻,我等又该如何?”只见眼前,木头碎裂、瓦片堆积,简直就像是被数十门虎蹲炮命中一样,而那赵柄、郑鼎两人实力和萧月一般,皆是丹鼎之境,也就代表着他们两人也能够做到这般效果,届时他们前来攻城,又该如何抵抗?

    “你放心吧,皆是对方若是出手,我自然也会动手。”

    萧月微微颌首,以示明了,心中却道:“虽是能够一击斩杀对方。但是以现在赤凤军实力薄弱的状况,我还是莫要轻易暴露出自己的修为比较好。不然的话,若是被蒙古盯上,那可就糟糕了。”

    她与萧星突破至地仙一事,除却两人之外,便是军中之人也无人知晓。

    其目的便是在于掩藏底牌,以免被别人窥破究竟,反而召来譬如蒙哥、忽必烈这等强敌过来,如今的赤凤军可禁不起折腾,可不能让昔日静海一战,再次出现。

    “那多谢萧主事援助。”成风回道。

    “我即为主事,自然会为此担待的。只是此城城防,尚需你等努力。你且去吧,记住了,莫要伤害此城百姓,知道了吗?”萧月见此地已毕,眼神掠过远处,却见一缕赤衣掠过,心中一惊,“是她?”足尖一动,已是飘然离去。

    成风一见萧月离开,也不知道缘由,心中一叹更觉彼此实力相差甚大,不免有些无奈:“看来我也要勤加修炼,不然的话,可对付不了那些凶残的敌人。”脑中装着甚多思绪,他又重新回去,开始着手安排城防之事。

    另一边,萧月几个纵步,已然将那赤衣之人挡住,喝道:“既然前来此地,却为何躲躲闪闪?而且你以为若是将我引到这里,我便怕了吗?”

    “城中嘈杂,若是叫人将秘密听了去,也是一个麻烦。所以才将你引到这里来!”朱艳巧笑嫣然,更添几分妖娆风采。

    和往常那个不男不女的人相比,如今的朱艳自得高人指点之后,也算是一个身姿玲珑、容光焕发的绝代佳人了。

    “快说!我可没那么多时间,陪你在此浪费。”萧月却只往常时候此人相貌,瞧着他这般比女子还妖娆的样子,便不免感觉到有些膈应。

    “好吧,那我就说了。”朱艳这才收住笑意,庄重诉道:“是关于传国玉玺的事情!”

    萧月立刻愣住,低声问道:“传国玉玺?”

    “没错。关于此物,你应当记得,当初在大名府的时候,那李璮曾经自我手中得到一枚传国玉玺。而他也正是因为吸纳了传国玉玺的力量,放才有胆子和蒙古对抗。”朱艳缓声诉道。

    萧月冷笑道:“只可惜他的对手,也有此物。他的所谓谋略,终究还是差了。”

    “这倒也是。但是关键的是在于,现在有人意图收集传国玉玺。”朱艳神色更显紧张,低声问道。

    萧月立时凝眉,略有诧异:“谁?”

    仅是一枚传国玉玺,便令她们姐妹顺利晋级,成为地仙人物,若是十枚同时出现,那对方又该是多美强横?

    朱艳立刻回道:“蒙古二皇子忽必烈,他想要开启艮丘,获得真正的传国玉玺。”

    “是他?没想到此人居然贼心不死,居然还敢窥伺华夏之物?”萧月轩眉倒竖,已是愤怒无比。

    “传国玉玺有平定天下的力量,以忽必烈的雄才伟略,想要取得此物也是理所应当。”朱艳哀声叹息,似是也一样感到无奈:“你应当知晓,那忽必烈本就身具长生天实力,又被姚枢、杨惟中指点,似乎是得了天命眷顾,修为一日千里,若是再得到传国玉玺,只怕此人便真的要无敌于天下了。正是因此,所以我才奉师尊之名,邀请列位一起阻挡此人的狼子野心。”

    萧月立时起了警惕,脸上却故作笑容回道:“所以你便前来找我,想要借助我的力量?别忘了,我实力低微,只怕帮不上多少忙。”

    “若是他人或许不知道你的实力,但若是在我师尊面前,以你两人的修为,实在是难以掩饰。”朱艳盈盈一笑:“若我所猜没错,你应当已经达到地仙了吧。”随后目光掠过远处那坍塌阁楼,又是掩着嘴角,偷偷笑道:“否则那阁楼不会崩塌的如此巧妙,竟然就连对方的反应都考虑进来了。不得不说,你表现的实力可远远没有你真实实力的十分之一啊。”

    萧月立时哑然,冷哼一声:“所以你便来此,想要让我帮忙?”

    “没错。以你和你妹妹的实力,纵然无法和对方匹敌,但若是要牵制此人,却是轻而易举。”朱艳笑意浓浓,且看着萧月那略显排斥的眼神,她忽的笑了:“而且你不是打算让自己的师尊苏醒吗?或许在艮丘之中,存着能够让那人苏醒的东西。”

    “你确定!”

    蓦地抬头,萧月目光如炬,死死盯着对方。

    朱艳回道:“那艮丘乃是宋徽宗集结全国之力兴建而成,其中所藏之物包罗万象,总有一件东西能够唤醒你家师尊。这一点,你觉得如何?”

    “好!我答应你。”萧月应声回道。

    争夺高苑援救李璮不过是权宜之计,萧月知晓自己的真正目的自始至终都是在于寻找令萧凤复活的契机,以及夺取巴蜀以为根据地。

    这个,才是长远之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