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六十五章太子临众人慌乱,入中都王着斩敌
    星辰闪烁,月隐月现,眨眼间已是清晨时候。

    那两位僧人自军营之中离去,已经有数刻钟了,但是他们却始终未曾如预料那样回来,这一点让王著甚是担心。

    待到日上三杆时候,他已然知晓自己谋划之事只怕已经败露,校场之上所有人似乎都是有所预料,莫不是沉默不语,让这偌大军营之内,却是没有丝毫声音,就连那马儿也止住了动作,私有期待看着自己的主人。

    “大哥!他们莫不是?”

    一人有些担忧,一声疑惑惊破整个校场。

    王著摇摇头,又道:“再等等,看看他们有没有回来。”

    又等了约有一刻钟的时间,几人始终未曾见到那两位僧人回来。

    见到这般场景,众人立时喝道:“看来这样子,他们肯定暴露了。若是这样,那我们只有先下手为强了。”

    “难道真的暴露了?”一行人纷纷攘攘,顿时让王著忐忑起来,却是生怕自己是否能够成功。

    但是那些士兵终究还是忍不住,纷纷劝道:“不管如何。我们还是起事吧,要不然被那些人抓住,可就惨了。”

    此地军人皆是汉家儿郎,乃是中都府附近的农夫构成,他们在平日时候向来饱受蒙古人、色目人欺辱,就连自己的那些亲人,也被中都府诸如肥蛟龙、花和尚这等奸商恶霸所剥削、压榨,始终难以反抗,就算是诉诸衙门,也是毫无办法可言。

    故此在知晓王著打算袭击阿合马之后,这些穷苦人家出身的汉家二郎们便纷纷站起来,成为他最强的后盾。

    “好吧!”

    攥紧双手,王著蓦地站起来,对着身后兄弟们喝道:“列位,看来我们谋划的事情已经败露。值此兵戎相见的时候,尔等随我一起前往中都府,诛灭奸佞。”

    话甫落,一行人纷纷跃上战马,总数约有八十余人,朝着中都府一路奔去。

    …………

    中都府,中书省。

    阿合马刚刚自军营之中回道府衙,便有人前往此处,禀告赤凤军袭击牢房一事。

    他听了之后,立时大怒,张口斥道:“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怎么让这赤贼都跑到这里来了?”粮仓被烧已经让他头疼万分,赤贼现身也让他提心吊胆,如今时候又闹出了这劫狱事件,当真是让阿合马倍感恼火。

    正在此刻,自城外又有一骑飞奔而来,直入府衙之中,对着众人诉道。

    “今闻中都府有赤贼现身,恐其有祸乱之心,为免扰乱民心,特令阿合马统筹管理,不得有误。明日午时,吾当前来此城,一试赤贼究竟。尔等务求确保中都府安宁,不得有误。钦此!”

    阿合马扫过之后,顿感惊惧,连忙俯身对着那传令兵回道:“殿下之令,小臣没齿难忘,定然不负殿下所托。”待到此人离去之后,他却心中忐忑不安,若是忽必烈来到这里的话,那中都府的事情便再也遮掩不住,只怕有大白天下的时候。

    心生害怕之下,阿合马立时召来麾下众人,将此事告于众人。

    听闻此番消息,中书省诸人顿感疑惑,莫不是忐忑不安,以目前中都府内部岌岌可危的状况,可不是接待忽必烈等人的绝佳时候。

    而且若是让他们知晓赤贼在中都府现身之后,只怕在场众人都有性命危险。

    那中书左丞郝祯立时回道:“依我看,我等应当事先做好准备,以免让殿下瞧出城中变化。”

    “没错。尤其是牢狱被劫,还有粮库被烧事件,务必要遮掩住,不然的话我等皆有生命之危。”右丞张惠亦是劝道。

    至于枢密院、御史台和留守司的官员们,莫不是颌首回道:“我等以为,应当如此。”却是没有一人出言,质疑这个消息是否有假,只因为他们做贼心虚,乍闻此事时候只想着究竟应该如何遮掩,却没有一个人意识到其中是否有假。

    阿合马见到众人商议完毕,方才感觉安心,又道:“脱欢察儿,你且率领麾下部众出城,若是见到了太子众人,便立刻传令回来,好叫我等做好准备。知道了吗?”

    “小臣知道。”

    脱欢察儿领命离开,一行人自城头出关,朝着南方走了约莫十几里地,便见远处正有王著领着麾下之人朝着中都府奔来。

    数量虽是不多,尚不及百余人,但是杀气赫赫,几乎直扑面目。而对方也似乎发现了脱欢察儿等人,也纷纷勒马停住,各自散开形成了一个椭圆形的散兵阵形,将脱欢察儿等人团团围住,令其无法逃脱。

    脱欢察儿诧异之下,连忙勒马停下,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再次阻住我等去路?”

    且看眼前的列位骑兵,身上、战马之上所携武器,皆是蒙古制式武器,应当乃是蒙军,但为何会对他露出这番敌意,这其中又究竟是因为什么?

    脱欢察儿并不明白!

    王著眼见此人在这,也是略感踟躇,张口问道:“你又是谁?”

    “我乃右司郎中脱欢察儿奉阿合马大人之令,前往城外迎接太子殿下。你等再次阻拦,究竟是什么意思?”脱欢察儿面有不悦,厉声呵斥,麾下战马亦是有些不满,蹄儿不断的踩着地面,似是准备冲出军阵。

    “胡说八道!”王著却是冷哼一声,自腰间将长刀抽出,喝道:“我刚从城外巡逻回来,哪里有什么太子殿下。你这厮胡言乱语,莫非乃是赤贼否?”明晃晃的长刀被那太阳一照,顿时露出一丝森冷之意。

    脱欢察儿顿感诧异,又问:“你这厮又是谁,居然敢污蔑我?信不信我禀告阿合马大人,治你一个大不敬之罪?”

    “大不敬之罪?也凭你?”王著朗声笑道:“依我看,你这厮分明便是赤贼。之所以胡言乱语,只不过是为了传递讯息,好叫那赤贼闯入中都府之内,彻底颠覆我中都府军纪。”言讫,已然拍马而来,手中长刀挟着莫大威势,直取脱欢察儿头颅。

    其余人见了,也是一样催动战马,朝着众人袭杀而来。

    脱欢察儿一见熟悉之人,顿时诧异,连忙将腰间长刀拔出,欲要抵抗。

    孰料那长刀尚未拔出,对方战马已然临身,一道寒光闪现,立刻便将他头颅砍下,其余人也未曾逃脱,皆被其麾下之人尽数斩杀,不留一人。

    待到停歇之后,王著望着一地尸体,心中暗叹:“看来对方尚未察觉,既然如此那便依照计划继续进行。兄弟们,且随我一起兵进中都府,诛杀阿合马。”随后,一行人尾随其后,朝着远处中都府继续奔去,好争取在天黑之前,潜入中都府之内,并且将那阿合马灭了。

    …………

    中都府,中书省。

    既至忽必烈可能回到中都府,阿合马心中忐忑不安,始终在大殿之中走来走去。

    久等未曾等到脱欢察儿回信,他心中更是焦急:“为何那脱欢察儿还未回来?”

    “大人。距离他们离去,才过去了一个时辰。按照时日来算,他们现在估计还没到大营呢。”郝祯低声劝道。

    张惠亦道:“没错。按照往常惯例,从通知再到抵达,都需要三日时间。此时估计殿下尚在百里之外,这一来一回也需要半天时间,哪有那么快啊。”

    “希望如此。”阿合马重新坐定,又感觉口中干涩,便让人沏了一壶茶送上来。

    待到茶水凉了之后,他将这茶水大股大股的朝着口中倒去,却依旧感觉喉中干涩的很,而在这时,那一轮太阳也依旧是夕阳西下,正是黄昏时候,但是那脱欢察儿依旧是毫无任何消息可言。

    一行人也终于注意到一丝异状了。

    郝祯又问:“我说,那脱欢察儿也未免太慢了吧,怎么拖到这个时候。”

    “不清楚。会不会是他在路上遇到了什么意外?毕竟根据城外百姓所言,最近他们经常见到有莫名战马出现,可能是半路遇到了赤贼。”张惠亦是忐忑不安。

    “赤贼?”阿合马咯噔一下,已有不安:“那他们会不会被那赤贼阻住,否则为何还未回来?”

    郝祯回道:“或许是的。”依照时日来算,纵然在军营之中有所滞留,现在也应该回来了。

    但脱欢察儿至今未归,这一点始终让众人感觉奇怪!

    “若是这样,那我等现在又该如何?”阿合马已然是心神俱失,生怕城中状况被忽必烈知晓,尤其是关于赤贼现身一事。

    当初忽必烈便是靠着剿灭赤贼一事,就此跻身蒙古上层,并且将以中都府一代地区赐给他作为封地,若是教他知晓自己千辛万苦剿灭的赤贼居然还存在,而且还跑到了自己的核心统治区域。

    忽必烈若是知晓这一点,只怕会彻底疯狂。

    郝祯又道:“依我看。那赤贼应当也有所畏惧,否则不会活动的如此频繁。毕竟他们当初,便是被殿下所剿灭。之所以活动的如此频繁,应当是为了恐吓我等,好借刀杀人灭了我等。而且就算那些赤贼被殿下发现,大人只需要确保中都府安然无恙,便无需担心。毕竟殿下素来聪慧,应当知晓此罪非大人之罪,充其量只会被训斥一顿罢了。若要以此治罪,那岂不是太荒谬了?”

    “没错。如今时候,我们最重要的乃是确保仓库粮食不会有缺,至于别人就算是被知道了,也不过是疥藓之疾,无需担心。”张惠亦是劝道。

    “若是这样,那我便安心了。”阿合马长吁一口气,方才坐在位子之上。

    他复有想着仓库粮食,立时便想起两人来。“至于仓库粮食,那边只有从花和尚、肥蛟龙两人身上榨取。这两人乃是城中最富有者,若是他们应当有足够粮食填补空缺。你们速速派人去交待这两人将需要的粮食送来,否则的话,我便取了他们两人脑袋。”语气森森,更透杀伐之气。

    …………

    待到王著等人来到建德门之前,已经是半夜二更的时候。

    值此深夜,那守城将士听闻众人乃是太子侍卫,因为天色太黑实在难以看清楚动静,又是害怕对方当真乃是太子侍卫,便将城门打开,让王著终于自此地踏入中都府之内。

    等到一行人全数来到东门时候,王著便自战马之上走下来,又令一位身形相貌和忽必烈有些相似的人坐在马上,好伪装成真正的太子殿下。

    阿合马听闻消息,心中一紧,暗想:“怎么太子今日来的这般迅速?”不敢推辞,他连忙起身来到东门之处。

    正是迷迷糊糊之中,就见远处一人厉声喝道:“阿合马。你可知罪?”

    阿合马心中本就有鬼,又因为粮仓火烧事件、牢狱被劫事件,而一直忐忑不安,生怕遭到责罚。

    被这一喝,他顿感浑身一抖,连忙跪倒在地,回道:“小臣知罪!”

    “既然如此,那你可知你所犯何罪?”

    “小臣……小臣………,”阿合马嗫嚅起来,身躯颤抖不止:“小臣罪恶滔天,还请殿下明示。”

    “既然如此,那我便告诉你,你究竟犯了什么罪责?”那人朗声诉道:“滋扰平民,哄抬物价,以至百姓怨声载道,此罪一;擅动兵戈、当街杀人,乱我纲常法纪,此罪二;贪婪无当,劫夺财富,令众人忧心忡忡,此罪三;好名贪利,栽赃陷害,坏我人心根本,此罪四。”

    “殿下,这……”

    阿合马甫听此话,心中顿起疑惑。

    他对忽必烈甚是熟悉,自然知晓以忽必烈的性情,根本毫不在乎所谓名声,若有处置的也不过是为了安抚人心罢了。

    念及于此,他立时抬头,双目便似那火炬一般,直愣愣瞧着远处之人,不复之前忐忑之色,厉声喝道:“你究竟是谁?”

    “我究竟是谁?你现在知道了吗?”

    自众人只见,王著一步踏出,正好被阿合马看的清清楚楚。

    阿合马一脸诧异,低声喝道:“是你!”又见其衣衫之下鼓鼓囊囊,心中恍然大悟,旋即就站直身躯,想要逃走。

    但阿合马纵然逃得再快,又岂能躲开王著手段。

    只见王著自袖中取出那铜锤,对准对方便整个丢去,“砰”的一声便砸在阿合马脑袋之上,令其“哎呀”一声倒地不起。

    “犯此四罪,当诛!”

    踏步上前,王著又将铜锤取出,对准地上阿合马的尸体又是砸下,这一下力量更重,更将整个脑袋全都砸开,红的白的尽数喷出,混着泥土撒落一地,而昔日那威压中都府、欺凌众人的阿合马,也终究倒地不起,再无起身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