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六十四章失良机再谋后续,知缘由赤军出动
    “我明白了。”

    高和尚颌首回道,便退了下去,开始着手准备刺杀之物。

    王著也书信一封,送到阿合马府上,诉名关于宇文威所泄露的关于赤凤军财宝之事,好将阿合马诱到军中,方便之后行事。

    翌日,天色晦暗,密云笼罩,似有不详。

    而那阿合马也领着自己侍卫,来到了王著所驻扎的军队治所之处。

    此地乃是位于城南外一处荒废农庄之中,四周围皆是广袤平原,甚是适合骑兵训练。得知阿合马前来此地,众多将士莫不是噤声,生怕一个不心,触怒了这位权臣。

    王著却是胆大,自领麾下之人立于军营之前,只见远处走来战马,便俯身回道:“在下王著,在此恭候平章大人前来访问。”

    此刻忽有狂风飞起,吹的沙尘飞起,遮蔽天空,让人难以行径。无奈之下,一行人只好舍弃了巡视的心思,走入房间之内,又吩咐军中厨房整治好一些吃食,就准备在此饮酒作乐,也算是一偿心中郁闷。

    待到坐定之后,阿合马目光灼灼看着王著,问道:“你可知晓。那宇文威在昨天夜里,被人给劫走了。是赤凤军之人!”眼中尽展怀疑之色,很显然是存心在试探王著。

    “什么?”

    王著神色一愣,手中竹筷自手中脱落。

    恰逢此刻,于房屋之外,一道惊雷忽然响起,惊动天地,在旁人看来,只以为乃是因为畏惧雷霆之威所致。

    “没错。根据现场士兵所述,劫走他的乃是一位年轻女子,其实力应当已经达到人阶丹鼎之境的程度。”阿合马继续逼问。

    王著更显疑惑:“年轻女子?若是这样,那不可能是赤贼首领。既然如此,那她到底是谁?”

    “不清楚。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赤贼的确存在,而且就在城外。”阿合马面色严肃,复有嘱咐道:“而你作为一位将领,可要心一点。”

    “微臣明白。”王著俯身谢道,心中却是着急。

    按照先前时候的准备,高和尚应该已经动手,为何此刻还未有动手?

    阿合马虽是不明,却也瞧出王著心中忐忑,立时喝道:“只是王千户,看你样子似乎早有所料,知晓那人会被赤贼余孽给劫走?”

    “微臣不敢。”王著心中一紧,旋即回道:“只是这些赤贼为何将那人给劫走?莫非他们的目的乃是为了宝藏?”

    “应该如此。”阿合马皱起眉梢,却是死死盯着王著,低声喝道:“那宝藏,你可知晓藏在何处?”先前首先和宇文威接触的便是王著,故此阿合马一直对王著抱有警惕,怀疑此人是否暗藏玄机。

    “大人,为何问我?”王著身躯一震,复有抬头问道。

    阿合马悠悠回道:“你曾经和那人对谈甚欢。以你们两人交情,那人应该会将宝藏的具体地点告诉你吧。”

    “实不相瞒,昨夜时候我搜罗此人遗留衣物,这才自其中发现一张图,根据图纸显示,应当便是宝藏所藏地点!”王著顿感身躯如坠千钧,立时便从怀中掏出一张图纸,递给阿合马:“根据这张图显示,当时候赤贼为防止财宝被盗窃,便将那些财宝封入石箱,沉入江中了,故此很少有人知晓。而在经过数月之后,那些石箱子在河流的冲击下,只怕也和之前相差许多,所以他也不能完全确定宝藏的具体位置。”

    当然,这张图也是宇文威胡乱挥就,也不能当真。

    之所以这样做,只是为了离间两人关系罢了。

    “若是这样,那你为何未曾禀报?”阿合马佯装愤怒,训斥道。

    王著赶紧回道:“大人!我也是刚刚才发现的,所以才传令给大人,希望能够在这里将此物献给大人。”罢,已然是双膝跪地,一脸恳求模样。

    “这样便好。”阿合马轻抚络下胡须,一脸得意的吩咐道:“你且回去,挑些忠勇将士,好随我一起将那宝藏开启。”脑中闪现牢狱之状,他又是恨恨诉道:“那赤贼余孽既然已经将那人劫走,只怕现在也知晓宝藏所在之地。所以我们必须要抢在对方前头,将这些财宝收拢。知道了吗?”

    王著沉声喝道:“微臣明白!”

    既已吩咐下任务,阿合马等到风消雨散之后,便从这军营之中离去。

    只等阿合马一走,王著立刻便皱起眉梢,却是四下搜寻高和尚,询问缘由,却见远处石亭之中,火光直冲云霄,待到他走入去其中,便见那石亭之内,一尊火炮已然崩碎,不复往日神威。而在火炮旁边,尚有一具尸骸,不知道是谁的。

    “这是怎么回事?”王著问。

    正在救火的士兵回道:“是雷击。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之前有一道雷霆正好打中这尊火炮,将其中的火药给引发。等我们发现之后,这里已经是这样子了。”

    “那高和尚呢?”王著诧异,问道。

    士兵又道:“不清楚。不过事前曾经有人在军备库之前见到他,要调取火炮,是有大用。”及这里,他又是指了指那具烧焦额尸体,回道:“只怕他现在已经……”拖长的尾音之中,透着拘谨。

    “唉。没想到天降灾祸,却是未曾如愿。”王著心中哀叹,只见周围士兵一脸困惑,更是戳戳指指似有所思,便解释道:“这火炮乃是我令他调取的,是为了测量其射程范围。没想到今日却遭逢这般雷劫,却是可惜了。”至于其中真正缘由,自然不可能告诉这些士兵,以免泄露了机密事情。

    臣不密则**,君不密则失国。

    王著晓得自己所行之事的危险,自然不可能告诉麾下众人。

    只是眼下计划失败,也只能谋求下一次计划成功了。

    …………

    眼前虽是晦暗,但于广阔大道之上,却有一骑飞奔而出,似是要离开中都府。

    正当此人刚要穿过一片山林时候,两侧忽有枪声响起,那战马“砰”的一声跌倒,连带着也将上面的高和尚摔了一个跟头。

    “是谁?”

    他赶忙爬起来,握紧腰间朴刀。

    但是等待他的,并非回答,反而是数发凌厉的子弹。

    子弹甚是密集,纵然高和尚左右逃避,依旧难以避免,被命中了腿部和肩膀,实在是难以动弹。

    “将此人抓起来,带回去审问。”

    自山林之中,十数位士兵走出,为首的袁晔手持铳枪瞄准此人,手一挥就有数位士兵走出,将这高和尚宛如拖死猪一样,带入丛林之内。

    一行人在密林之中走了不知多少时间,也不知道究竟多少路,待到钻出密林之后,众人顿觉开朗许多,却见眼前出现一个狭长的盆地。

    这盆地约有数里之长,宽度约有三十来丈,一边乃是直入云霄的高山峻岭,常人难以逾越,另一边乃是不知存在多少岁月的古老森林,更有一袭瀑布自山腰之中,如银河水泻一样,纳入盆地之中的一个深深的水潭之中,偶有溪水漫开,便沿着那蜿蜒河,朝着遥远山林流去。

    就在这盆地之中,沿着山壁却是有数十个木屋被建设出来,石壁之上也被掏出洞穴,足以让上千人再次歇息。

    “这里是?”

    高和尚暗中诧异,心中自有忐忑。

    能够在深山之中建设出这般景象来,对方的来头只怕不,却不知晓将他抓起来的人,究竟是谁!

    等到袁晔带着此人,走入山寨之中,高和尚顿感诧异:“是你?”

    “没错。正是我。”秦长卿略微苦笑,透着几分自嘲,随后他又指了指正坐在上首座位之上的宇文威和萧星两人,诉道:“还有。请允许我向你介绍一下,这位便是宇文威,而这位则是现在赤凤军主事萧星。”

    “赤凤军?你们还没死?”

    高和尚更是诧异,睁大的眼睛死死盯着萧星,就和见了鬼一样。

    萧星宛然一笑,回道:“我们没死,先生很诧异吗?”

    自静海一战之后,不仅仅是他们自己都感觉惊讶,就连天下人也一样,全都以为赤凤军全军覆没,断然没有继续存活的理由。然而赤凤军依旧存在,只不过由之前的明处,转到了现在的暗处了。

    “当然。若是知晓你们没死,我想很多人都会寝食不安的。”高和尚勉力一笑,透着几分尴尬。

    “或许如此。但是你你应当知晓,我今日之所以派人将你擒来,并非是毫无缘由”萧星放下手中茶杯,神色肃然,又问:“如果你愿意告诉我你真实的身份,我或许会放你走。但你若是执意保留,那就莫要怪我不客气了。”

    高和尚顿感踟躇,低声问道:“身份,什么真实身份?”

    直到这时,他还是打算隐藏自己的身份。

    “蓄意撩拨中都府上下官员关系,依我看能有这般见识的应该不是你,你的背后应当另有他人。”宇文威却是微微一笑,张口点破:“而在这个时候,能有这般行径的,也就只有南朝和李璮。南朝太远,实在是鞭长莫及,也就是你背后的恩主,应当是李璮了?”

    目前李璮正和蒙古蒙哥、忽必烈两人在山东各路争锋,意图夺取中原诸地,缔造宏图霸业。

    但是他终究才能不足,虽是趁着当初蒙古大军和赤凤军一战的时机骤然发动,但是随后便因为战略失策,反而自陷陷阱,如今正被忽必烈各个击破,浑无之前的锐气。

    若是此刻能够搅乱中都府,坏了忽必烈的大本营,自然能够对其造成相当的打击。

    高和尚眼见宇文威现身于此,而且似乎还在赤凤军之中占据高位,也似乎明白了一些:“若是这样,那不知两位‘邀请’我过来,又是为了什么目的?”

    “船只!给我们提供足够的船只!我们需要离开这里。”萧星回道:“作为报答。我们会为你们进攻中都府。”

    彼时中都府乃是忽必烈治所,更是为蒙古大军提供粮食的重要产地,而作为统辖汉地最重要的中书省也设置再次。

    若是赤凤军偷袭此处,那就可以起到斩首作用,彻底断绝蒙古后勤补给。

    “若是如此,那的确是一件大礼。”高和尚稍微一想,亦是一样感到吃惊。

    这赤凤军明明已经苟延残喘了,孰料在这艰难时候,还敢做出这等惊人之举,难怪能够自昔日不过涉县一州之地,成为如今席卷天下的赤凤军。

    如此惊人手段,当非常人所为。

    萧星诉道:“若是你愿意,那我们现在便可以放你走,甚至还可以为你修复伤势。”

    “若是这样,那就摆脱萧主事了。”高和尚一想如今自己身居别人旗下,也没有什么实力抵抗,只好应下来。

    至于之后的事情,也只能等之后再了。

    …………

    不高和尚这里,且王著那边。

    自高和尚逃走之后,王著虽是倍感无奈,为阿合马运气之强感觉佩服之外,却不打算就此罢休,只是对阿合马是否怀疑自己有了几分心思。

    于是他便叫来两位僧人,这两位乃是高和尚之徒,向来听话,因为知晓王著和高和尚关系,所以也没有多少推辞。

    只听王著嘱咐道:“明日清晨时候,你们两人到中书省之中,向中书省之人申请钱财,是要买香烛、纸钱作为礼敬神佛用的祭品。他们若是允诺,便代表着那阿合马还没有怀疑到我的头上,但他们若是将你们抠下来百般询问,那就代表阿合马已经心有怀疑了。而你们也务必谨守嘴巴,要知道若是不认罪,你们两人或许尚有回旋余地,若是认罪那少不了一个杀头罪名。知道了吗?”

    两位僧人自知这事情重要性,立刻便离开军营,前往中都府。

    见到两人离开,王著又是唤来崔总管,这崔总管和王著乃是自幼结交的好友,彼此之间甚是信任,从无任何秘密可言,关于刺杀阿合马的事情崔总管也知晓。

    王著神色越发紧张,低声吩咐道:“你且前往枢密院,向枢密院副使张易请求,是城外有赤贼出没,似是有所动静。让他派遣麾下之人前往东宫,务必确保行宫安全。知道了吗?”

    此番计划乃是为了将中书省防守兵力调开,好方便接下来的行动。

    为了避免枢密院到时候有所阻碍,所以王著便想出了这个方法,好将张易给调走。

    “我明白了。”崔总管低声诉道,便孤身前往枢密院。

    眼见两人离开,王著这才放下心来,长吸一口气心中更想:“一切都已安排完毕,就看明日状况了。”眼中一片澄净,已然是打定主意,定要诛杀那祸国殃民的阿合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