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五十六章惊闻讯军队尚存,白洋淀忠奸对峙
    “未曾投降?若是这样,那此事便实在太怪异了。”萧月凝眉,透着思虑。

    萧星立时一喜,又道:“若是这样,那我等不如前去招揽,若是能够得到他们襄助,那定然能够让我们的计划成功。”本以为出逃之人,只剩下身边的三千多人,然而今日一听却发现于外界之中,竟然尚有这么多人马。

    萧星欢喜之下,想要这个时候便前往雄州,将那些陷入蒙古军队围剿的兄弟们拯救出来。

    “可是那石固都出现在中都之内了,焉知这其中是否有诈?”成风拧眉,却是自有疑惑。

    这石固可是第四旅指挥官石珪弟弟,此人都出现在中都之内,由此可见那石珪定然也一样投降蒙古了,只怕现在就在这中都之内的某个勾栏之中,和着那些妓女、淸倌儿贪玩享乐了呢。

    “或许不是。”

    张元龙徐徐述道:“你也是我军之人,应当知晓我赤凤军和别的军队并不相同。指挥官、参谋长以及教导员三重制度钳制之下,便是他石珪复有诸葛之才,也断然难以掌握全军。依我看,石固、石珪投靠蒙古是真,而那抵抗人马也是真的。”

    宇文威这才插嘴,说道:“这么说来,是内乱了?”

    “依我看,应该是这样的。”

    张元龙点点头,回道:“至于具体的原因,应该是因为那石珪、石固试图谋反,结果反而被麾下士兵发现,故此被驱逐出去。而那石珪、石固气恼之下,自然投靠蒙古,希求能够借助蒙古之力剿灭残部。当然,因为我也未曾亲历现场,所以关于其中如何发展,我也不是很清楚。”

    “原来是这样?”宇文威沉吟起来。

    张元龙回道:“正所谓‘十步之泽,必有香草;十室之邑,必有忠士’,我家主公感念天下苦蒙古久已,自草莽之内横扫天下,名声已为天下人所知。聚其麾下者,莫不感念其仁慈戴德,又岂有轻易背叛之举?些许愚昧之徒,完全不用在意。”

    说着这些话的时候,他却是瞧着身边那成风,显然是存着劝解之意。

    只是成风目前被烈酒烧昏了脑袋,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的话语,只是口中不住念着:“报仇、复仇、杀”一类的话语,让人听了就感觉头疼不已。

    萧月见了不免皱眉,正欲将此人叫醒继续会议,却被张元龙拦住。

    张元龙看着那烂醉如泥的躺在桌上的成风,不免叹息:“唉。他也是饱受摧折,就让他这样子吧。就当做好好休息一下。”

    “好吧。今日权且放过他这一次,若是下一次我可不会轻易饶过。”萧月悻悻不已,只好作罢。

    萧星又问:“若是这样,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前去支援他们?毕竟他们正被蒙古围剿,若是一个不小心,只怕就会彻底被歼灭了。”

    “支援?目前我等实力尚且不足,若是贸然暴露,只怕不妥。不过若是联络的话,我等或许可以和他们试着联络一下。”宇文威沉吟片刻,便道:“关于他们现在的状况,我们需要及时了解,并且将我们的消息传递出去,至少让他们知晓目前我军的状况究竟如何。”

    言及此处,他复有变得严肃起来,嘱咐道:“自静海一战之后,天下群雄莫不以为主公已然牺牲,所谓‘净火焚世、驱逐鞑靼’不过一句废话。若是这些话语被赤凤军之人听了,只怕有军心崩溃之虞,故此我等需要尽快和他们联络起来,将主公的消息放出来。如此才能够让天下群豪安心,让他们知晓我赤凤军并非轻易便能战胜的。”

    言辞恳切,显得铿锵有力。

    “我们知晓。”

    三人一起应道,皆是信心十足。

    随后几人各自散去,开始着实接下来的事宜。

    若要从这中原腹地逃出升天可并非容易之事,他们需要为此付出莫大的努力和牺牲,才有可能成功。

    …………

    习习凉风拂过湖面,荡起一阵涟漪。

    一道道波浪朝着远方荡去,也让那万千芦苇一起摇曳,带出阵阵沙沙之声,让人听了只觉得心旷神怡。

    而在湖面之上,却有十数只小舟带着数十人。这些人皆是身穿铠甲、腰携弯刀,顾盼之间透着一股慑人夺魄的胆气,显然并非寻常之人,乃是久经战火的军人,其中为首之人正是那石珪。

    “你确定那群人就躲在这里面吗?”石珪一扫眼前江面,顿生疑惑。

    只因为眼前湖面之上,皆被那高高的芦苇遮住,让人瞧不清楚里面的状况,偶然间或许从中会有天鹅、野鸭从里面飞窜而出,告诉众人在这里面究竟藏着多少的东西。

    立于身边,一位士绅立时回道:“没错。前些日子我亲自跟踪了对方派出来的船夫,这才知晓他们就躲在这里。”

    此地乃是白洋淀,位于雄州一代。

    而自静海一战之后,第四旅、第五旅为了躲避蒙古追杀,便一路线朝着西方逃走,直到闯入这白洋淀之后,方才稍作歇息了一下。没想到那石珪自投降蒙古之后,便一路荣升官职,如今已然成为了一位千户,而为了确保其境内安稳,便带着麾下人马一路追来,务必能够彻底歼灭赤凤军。

    在劳累一段时间之后,石珪也终于发现逃走的赤凤军的踪迹。

    这不,他这就带着麾下士兵,来到这里了。

    士绅自身不敢怠慢,一路跟随其后,甚至还派出自己手下深入白洋淀,好找出赤凤军躲藏的地方。

    “没想到你这厮倒也有些本事,居然能找到对方的踪迹?”石珪微微颌首,一脸赞许。

    这士绅谄媚回道:“只是一些小小的帮助,不足挂齿、不足挂齿。但是石千户,只是你曾经说的,答应我的承诺呢?”

    “若是找到对方,这些银两便是你的了。但若是没有找到,那到时候便莫要怪我心狠手辣。”石珪自怀中取出一钱袋,随手丢给身边船夫,且见到此人一脸贪婪,便笑道:“只是我很好奇。他们未曾骚扰你族中之人,就算是购买粮食,也多数按照市场价格购买。为何你却这般对待他们?”

    石珪却是知晓身边这位乃是此地知名的士绅,在这里家产极大,良田千顷,佃户百户,至于其他财产也是颇为丰腴,乃是一方豪强。

    “石长官,你也是明白人,应当知晓那些家伙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这士绅立时倒了苦水:“别看他们做的是多么潇洒正值,但是其实所做的事情不过虚情假意,其目的还不是为了谋夺我族中田产?”语及此处,更是透着几分不满,嘀咕道:“今日时候,这帮子居然为那群狗腿子说话?我看若是再不将这群人赶出去,只怕我族中财产,就要彻底没了。”

    石珪回道:“你这话说的倒也没错。”细细看着眼前汪洋,他又笑道:“对了。若是我助你铲除这里的赤贼,到时候你打算如何谢我?”眯着的眼睛掠过此人,话语之中却是透着一丝威胁。

    士绅吓了一跳,连忙道:“当然是必有重谢。毕竟石长官助我等剿灭赤贼,自然应该回以后报。”哆嗦着身躯,他又除却将之前接下来的钱袋递出之后,又将自己的钱袋也一并解下,露出里面闪烁着金银之色的财宝,然后恭恭敬敬的抵到了石珪身前。

    他虽是恼恨,但是畏惧刀兵之力,终究还是不敢反抗。

    石珪挥挥手,示意身后士兵将那财宝收下之后,这才回道:“这才对吗。毕竟咱们走这一趟,粮食、布匹等物也着实消耗不少。若是没有个补充,只怕也要落得和那些流匪一般德行。”笑眯眯的话,让士绅越发恐惧,虽是秋意浓浓,但他却觉得身躯之内热气腾腾,只能不断的抬起衣袖,将额头之上的汗水擦干净。

    而正在两人对谈之间,整个船队也越来越深入其中,朝着既定的目标游去,直到快要接近不远处的一个小岛的时候。

    “砰!”

    一记枪声,立刻将整个小岛惊醒。

    无数鸟儿振翅高飞,登时让整个天空,都被阴影所遮盖。

    “杀!”

    漫天盖地,自四面八方之中,无数的战船纷纷游来。

    稳坐在战船之上,上面的士兵连连瞄准眼前的目标,就“砰砰砰”不断的开着枪,想要将眼前的这只军队彻底歼灭。

    那士绅措不及防,立时便被数粒弹丸击中心脏,口溅飞血“噗通”一声跌入水中,然而只在湖面之上留下一连串“咕噜咕噜”的气泡声。

    在这纷乱的战场上,并没有人会在意他的死亡,因为这样的场景看到了太多。

    “杀!给我将这个叛徒杀了。”

    又是有人高声怒吼,而随着此人吼声,所有的铳枪全数瞄准石珪,显然是对此人极为愤怒,所以才打算一开始便将此人给灭了。

    “哼!就凭这般手段,莫非也能杀得了我?”石珪虽感诧异,却也未曾在意,自背后取出一个盾牌,另一只手取出一柄峨眉刺。

    玄铁盾牌一横,立时将子弹尽数挡住,然后纵身一跃,便以无上轻功在湖面之上点了几点,旋即落在远处战船之上,而那峨眉刺当空一划,便让船上之人尽数倒毙。

    如斯实力,应当不再昔日虞诚、杨禅之下。

    “无耻之徒,你以为没有人能杀你?”蓦地一声狂吼,旋即便将一条小舟自众船之中直冲而出,直直的撞向石珪所在的小船之上。

    而在船头之上,更是安装有一门虎蹲炮,黑漆漆的炮口瞄准石珪,“轰隆”便是一阵炮声。

    石珪顿感诧异,连忙腾身跳离小船。小船被那虎蹲炮一射,上面甲板全数都被摧毁,齐腰断裂变成飘在湖上的木屑。只是石珪却借此机会,避开了这虎蹲炮的致命一击。

    以他现今修为,凭借重盾抵挡铳枪或许可以,但虎蹲炮的威力,却着实无法承受。

    “萧景茂!没想到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脾气暴躁。只可惜光凭一腔勇气,可是什么都做不到。”眼看下方之人,石珪讥诮说道,随即运起一身真元,蓦地一声高喝。

    “昂!”

    这一声吼,直穿云霄,声及数里之地。

    旋即于遥远之处,便有三艘巨舟压着芦苇朝着这边行来。这巨舟足有十来丈长,船桨也足有三十余只,其上足可搭载三百余人,并且配备有弓弩、投石车以及盏口炮之类的火器,可以说是相当厉害的水战兵械。

    若是被这巨舟闯入这里,那藏在这里的赤凤军便非得全军覆没不可。

    “糟糕!立刻给我将此人截下来,不得让他靠近那巨舟。”

    萧景茂登时害怕,旋即调转小船船头,将那虎蹲炮瞄准眼前目标。至于其余小舟,也是一样调转方向,全数瞄准石珪。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昔日时候,他们便因为这石珪所行之事沦落到如今地步,现在见到罪魁祸首,又岂有放过之理,自然务求能够灭杀此人。

    “轰轰轰!”

    然而这连绵炮声,除却溅起道道涟漪,便没曾伤到石珪分毫。

    小舟太小,更不稳定,实在是无法承受虎蹲炮的后坐力,所以其射击精度也小了许多。

    “多谢列位相送。”石珪瞧见这巨舟,立时运起轻功,只在湖面上点出一连串的涟漪,便重新落到巨舟之上。

    他瞧着底下众人,就立时下达命令:“统领全军,给我杀!灭了这群赤贼。”

    之前的小舟只是为了方便侦查,确定赤凤军的方位位置,而他麾下的这三艘巨舟才是真正的王牌,也是其能够横行于白洋淀之上的唯一根本。

    因为害怕惊到藏在白洋淀之内的赤凤军,所以石珪便令麾下士兵躲在外面,等候接应。

    如今时候,他既然已经探知赤凤军所存位置,自然就打算全军出动,一举将眼前的余孽尽数诛除,也好给自己的新主子献上一份大礼,向他们证明自己的忠诚还有决心。

    萧景茂面部狰狞,瞧着那立于巨舟之上的石珪,眼角抽搐。

    明明扰乱全军之人就在眼前,然而他却无能为力,如斯无力状况实在难受,唯有咬牙切齿下令道:“全军撤退!”

    如斯情形,以他麾下士兵可断然无法对抗这般强敌,现今情况也只有暂时退兵,以谋之后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