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五十五章中都内过往浮现,论计划谋求转机
    壬寅年,大宋淳佑二年。

    为求剿灭赤凤军,窝阔台强征蒙古诸部入伍,以至损失惨重。

    自此之后,窝阔台威信尽扫,不复往日雄威之志,坐困宫殿之内,以酗酒玩乐度日,诸臣虽是相劝,却终究无可奈何,以至于权位旁落,为乃马真所摄。

    自此之后,以拔都诸人为首自有异心,遂领西征大军,先后攻掠斡罗思、孛烈儿、马札儿等国的大片领土,其后更立钦察汗国,以示分庭抗礼之意。

    至此,蒙古诸部遂有分裂之像,不复昔日精诚合作之志。

    其后,当今蒙古宰相耶律楚材虽竭尽全力,意欲维持朝廷现状,无奈此身已老,更兼体力衰竭实难支撑,为乃马真所逐,自此远离朝廷,不复往日权威。

    先前有赤凤军惑乱中原,已是令天下之人目瞪口呆,其后李璮兵行险招,令中原局势再度崩盘,如今乍闻耶律楚材离职,民心大变、百官震惊,诸般谣言四处散播,更令蒙古所辖境内盗寇纷乱而出,不复往日盛名之威。

    听闻此消息,南朝遂令孟拱、赵葵两人,各自统辖麾下士兵意欲北伐,重现昔日混元一统之像。

    自淮河以北,至黄河一带,再次陷入烽火之中,不知何时方有终结。

    至于那自五代十国之后,因石敬瑭之举便不曾纳入华夏之境的燕云十六州,也便是当今中都之内,一直未曾受到丝毫侵扰,便是昔日赤凤军叛乱一事,也只是止步于百里之外,对城中之人并无多少影响。

    只是因为正值秋冷时候,故此城中百姓也需要开始着手御寒一事,前往购买诸如木炭、棉布、皮毛等一类御寒衣物。

    而在这时,也正是商机云集的时候,

    往日很难见到的商贾,此刻也千里迢迢,将自己多年收获的皮毛、棉衣、木炭、粮食等等东西运至中都之内,譬如那药材、丝绸、瓷器、漆器等一类商品也是云集此地,好在这诺大的市场之内分一杯羹。

    而为了探寻此城之内的状况,包括宇文威、成风、萧月、萧星等人也一并乔装打扮混入城中,好为之后的行动做好完全的准备,以免中途发生了什么危险状况,又或者遭逢不必要的危机。

    行于此城之中,萧月、萧星两人身上皆是穿着厚实衣衫,各自掩去了自身光彩,在旁人看来不过是一对寻常姐妹罢了,只因为贪恋城中风景,故此从闺阁之内走出来,好看看这城中光景如何。

    只是两人行走在这城中,却是不免想起自己儿时场景。

    抿住嘴唇,萧星双目似有渴求,流波转圜之下,扫过那前方一对牵着一位身着黄色濡裙女童的夫妻,露出一些羡慕。那女童大概是因为贪恋糖葫芦,故此正在向这对夫妻央求,而这对夫妻虽是万般无奈,不过在看到女童那祈求目光,却还是掏出怀中干瘪瘪的钱囊,自其中拿出几枚钱买了下来。

    这些钱许是他们多日辛勤劳累,方才所得。

    如今却为了女儿欢喜,便掏了出来,倒也是对自家女儿宠溺的可以。

    萧星见到这一幕,就不免触景生情,拉着正走在前方的萧月,便低声诉道:“姐姐,你说我们多久未曾过上这样的生活了?”

    “大概十年了吧。”萧月皓腕一抖,双眼不免垂下。

    眼眶之中,泛起点点模糊记忆,她感觉自己这时,似乎有回到了兴庆府,那个载着她童年记忆的地方。

    而每当在这凉风飒飒、秋高气爽的时候,他们那位父亲便会带着两人,在家中奴仆的陪同下一起来到街道之上,若是自己有什么想要吃的,有什么想要玩的,还有什么想要看的,都一一应下并且带着两人嬉戏,从清晨时候一直到傍晚时分,方才罢休。

    然而这一切,终究虚无。

    萧星念及往日场景,不免轻声一叹,更显彷徨:“没错。十年了。人生又有几个十年?”目送周遭百姓那且欢且笑的笑脸,她却是露出几分惧意,毕竟赤凤军此番行动绝非仁德之行,定然会在中途之内造就杀孽,届时若是让这些本就无辜的百姓再次遭逢刀兵之灾,她们又该如何?

    “你想父亲了吗?”

    萧月站定之后,却是将萧星抱在怀中。

    自那瘦削身躯,她却可以感受到怀中妹妹的思念,。

    萧星低声诉道:“嗯!”将头重新靠在姐姐怀中,她的双目已然透着清泪,泪水润湿衣衫,更有思念之情。

    “我也想父亲了。”萧月看着那被风吹散的秀发,便不由得伸手,将这一缕秀发捋顺,用簪子重新簪好:“等到找到一个安生的地方,我们便一起回去吊祭父亲,好吗?”

    “嗯!”

    萧星点点头,似是感觉有些害羞,便推开萧月。

    她整了整被弄乱的衣衫,又是重新恢复先前的那个飒爽的豪杰,然而扫过旁边市民时候,心中却升起一丝忐忑,问道:“只是姐姐。你还记得我等昔日从水傀阴罗煞那里夺来的财宝吗?”

    “自然记得,只是妹妹你是想要干什么?”萧月不禁皱眉,显然对当初和水傀阴罗煞一战,尚有一些芥蒂。

    “我算了一下,那些剩下的财宝虽是不多。但是也足有一万两黄金,还有九万两白银,若是靠着这些财宝,或许我们可以借助这里商家的力量逃出生天,而不需要动用刀兵。”萧星缓声诉道。

    萧月顿时一惊,听着周遭人群纷纷扰扰的的叫喊声,便已然明了:“你是不想要动刀剑?”

    “没错姐姐。他们虽是置身于蒙古治下,然而不过一介寻常百姓,我等若为一己之私害了他们,岂不是自陷于不仁不义之地?”萧星朗声诉道。

    若是往常时候,别人将刀兵强加于她们头上时候,萧星或许能够鼓足勇气一意对抗,然而若要将自己手中之刃,指向这些和自己并无多少关系的黎民百姓,那边不是她所能接受的了。

    故此萧星想到军中所留财宝,便想出了这个法子,看能不能借此逃出升天。

    萧月摇摇头,叹息道:“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但是你要知晓,这蒙古向来狡猾,若是在其中安插什么奸细,并且设下阴谋欲要谋害我等,到时候我等又该如何?”自履足江湖之中,她便知晓这世间向来都是人心叵测,同列赤凤军一军之内,尚有石珪、石固这般背信弃义之徒,而在这处于敌人心腹之中的都城之内,又怎么可能轻易相信他人呢?

    “可是姐姐。若是他们心存善心呢?”

    萧星毕竟是良善之辈,还是愿意去相信他人的,故此便有此一言。

    萧月自是不愿辩驳,直接诉道。“若是这样倒也罢了。但是妹妹,若是遇到奸佞之人,你切莫听信他人浑话,直接杀了了事,知道吗?”

    “放心吧,我自然知道分寸。”萧星点头回道。

    萧月亦是安慰道:“那就好。而且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始终都会在你身边的。”看着眼前的妹妹,她自感谢心中柔情万分,如今时候萧凤正置身于石卵之内闭关潜修,以待日后重回之刻,而她现在唯一的目的,便是保住自己的妹妹,还有那最后剩下的一点希望。

    但愿这一路,会一路顺风。

    两人一边商量着,一边继续在城中巡视。

    待到夕阳沉下,晚霞遍空时候,两人方才回转过来。

    “应该到汇合的时间了。”萧月瞧了瞧天空,便随口诉道。

    萧星亦是回道:“没错。按照约定的时候,我们应该去汇报消息了。只是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搜集到需要的情报?”

    两人打定注意,立时便顺着人群走出中都,待到离开中都之后,立刻发足狂奔,大约走了约有二十里之地,方才出现在一处山坳之上。而在山坳之上,却有一个小小凉亭立着,旁边悬着的木牌之上,刻着“浮世亭”三字。

    居于此处,便可以将整个中都一览无余,倒也不愧是“浮世亭”三字。

    而在此亭之内,早有成风、宇文威、张元龙三人呆在这里。

    那宇文威见到萧月、萧星现身,立时便诉道:“两位主事,对中都都城内部边防状况可曾熟记于心?”

    “城中军防全都谨记于心。若是你打算先现在攻城,我现在便可以杀入衙门,将城中百官全数诛绝,不留一毫。”冷然一笑,萧月立现不世剑威,阵阵风啸让人丝毫不怀疑,她有这般实力。

    萧星不免皱眉,旋即回道:“先生吩咐的事情,我两人岂有推辞之说?只是不知先生让我们巡察这些事情,究竟是所为何事?”

    之前两人进入中都之内,貌似只是游赏玩乐,但是其实自有目的,乃是为了将城中的府衙、官员还有各个重要关卡全都记下,好方便赤凤军下一步的行动。

    正是因此,萧星以为这番吩咐,乃是为了之后攻破中都所为。

    “只是瞧着两位闲来无事,故此让两位看看这城中是否有什么高手罢了。毕竟若是等我们行动时候,突然出现一位地仙来,那可就糟糕了。”宇文威信口回道。

    萧月微怒,回道:“放心吧。城中之内并无地仙,便是最强者也不过是一剑之敌,不足一哂。但是你打算让我直接抢吗?”

    “当然不可能。”

    宇文威摇摇头,回道:“你虽是厉害,然而难以护全所有人。若是直接强抢,不仅仅容易惊扰此城百姓,坏了我等名声,更容易引来蒙古注意,反而泄露我等行迹。如此行径,实属下策。但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若是我等有个不小心,泄露了自己的身份,那到时候便要麻烦仙子了。毕竟有的时候斩草除根,也是一个选择。”

    萧月颌首回道:“放心吧,我会去做的。”

    于杀伐一事,她早已经习惯了,自然不会对敌人有丝毫怜悯。

    “唉。只希望这一路,我们不要遇到太多的麻烦。”萧星听着两人对话之中充满火药味,便张口劝道。

    当然,萧月、宇文威也没多放在心上,只因为他们全都晓得萧星性情,听到这般杀伐之话总得要嘀咕几句罢了,若是当真遭逢劫难,自然也会挺身而出的,往常时候多有验证。

    另一边,成风却是忽的笑道:“麻烦?只怕这一次,我等麻烦不要太多。毕竟我在查看驻扎此城的军营之内的时候,可着实看到了诸多熟悉的相貌啊。若是被他们发现咱们的踪迹,只怕是一个大大的阻碍。”

    宇文威不禁皱眉,问道:“谁?”

    “石固!”成风回道。

    众人愕然,问道:“是他?”

    “没错,就是此人。我看的真真切切,那厮直接从军营走进去,拜见了此城的城守。”成风冷笑不止,似是怀着莫大的怨气诉道:“我就曾说那些降军不可相信。这不,在离开了赤凤军之后,这些降军立马调转墙头,直接投奔

    “但是我们非得做吗?”萧星呢喃着。

    “不这样做,我们可弄不到足够的海船出海。当初所得的宝藏虽多,但是若要维持三千多人生机,以这点钱粮可着实不多。为了能够生存下去,我等唯有如此方能成功。”萧月低声劝说者,心中越发坚定。

    若要杀人,那只需要我一人,就足矣。

    至于别的,你只需要维持好自己便可以了。

    “”“但是我们非得做吗?”萧星呢喃着。

    “不这样做,我们可弄不到足够的海船出海。当初所得的宝藏虽多,但是若要维持三千多人生机,以这点钱粮可着实不多。为了能够生存下去,我等唯有如此方能成功。”萧月低声劝说者,心中越发坚定。

    若要杀人,那只需要我一人,就足矣。

    至于别的,你只需要维持好自己便可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