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五十四章入石卵变化无端,定决策兵进中都
    “那就依先生所言。”

    萧星仔细斟酌片刻,也觉得宇文威的想法确实不错。

    若是依照此法,应当可以缓和军中士兵的气氛,让他们重新振作起来,毕竟眼下主公生死不明,她们现在最重要的便是重振旗鼓,再谋江山。

    宇文威正欲离开,却见两人脸色伤神,便说道:“还有。若是我所料没错,那蒙古大军应当已经撤退了。毕竟李璮已然谋反,他们是没有精力再管我们了。可以说,若非那李璮冒头为咱们挡枪,我们也断然无法得到片刻的喘息期。”

    “你这是什么意思?”萧月不解,又问。

    自昔日见到此人时候,她就始终看不透此人心思,只是知晓此人智慧非是常人所能企及,故此将此人带来,好为主公出谋划策。

    如今时候,宇文威却有说出这番话来,不禁让萧月感觉有些古怪。

    宇文威复有抬头,瞧着东方之处,而在遥远之地,那覆盖天空的尘土散去,那里便是他们昔日决战的静海一地。

    他说道:“如果你愿意相信你的主公,或许你可以重新回去,试一试是否能够找到她留下来的东西。毕竟在我看来,身负蜗皇之力的她,应该没有那么容易死。若是你愿意去找一下的话,或许会有什么发现。”

    话甫落,一道身影已然掠去。

    萧星顿感懊恼,正欲纵身追去时候,却被宇文威叫住,劝道:“你姐姐如今已是地仙,以她实力纵然遇到诸如蒙哥、杨惟中这等地仙,也可全身而退,你却是不用担心她的安危。现如今最重要的还是安抚好军中士兵,确保他们情绪稳定,如此方才不负你主公所托。”

    听到此话,萧星只好作罢,开始着手安抚士兵。

    另一边,萧月一路化作遁光,不过半刻钟的时辰,便横跨上百里之地,来到昔日静海一地。

    而这静海也不复往常宁静之名,早已经因为先前萧凤那招熔岩为浆、引爆冲天的末日劫的强大招数影响,而彻底改换了地形,只在这连绵无尽的平原之上,生生出现了一个足有方圆千丈之遥的椭圆形巨坑。

    如斯威力,几可和核弹媲美,地仙倾尽全力一招,当真是惊世骇俗。

    然而萧月却并不在意这一点,她只是一头朝着记忆之中,那个地方冲去。

    当然,因为先前的那一场灾难,若要寻找具体的位置,已然是困难重重,只能在这广阔的深坑之中,四处搜寻看看是否能够找到自己所需要的东西。

    果不其然,等到萧月走入这深坑之内时候,立时便将于深坑中心之处,却出现了一个石卵。

    石卵约有一人大小,足以供一个人躺在其中,而在石卵周围正聚着一群蒙古士兵,他们似乎也为这石卵感到诧异,似乎打算将其挖掘出来搬走,好送给圣上。

    只是因为石卵外面温度太高,足有上千摄氏度,如此高温更是让整个外壳都呈现出赤红色,故此让他们百般逡巡,不知道应该如何下手。

    萧月冷哼一声,身影一动出现在这些人之前,只是轻轻一划,立时便让这群士兵尽数倒毙,不留丝毫生机。

    转过身,萧月细细瞧着眼前石卵,顿时从其中感应到一股熟悉的感觉,心中诧异之下不顾那炙热温度,便将手摁在石卵之内,旋即便从石卵之中,感应到一股脉搏正在跳动。

    “这石卵究竟是何物?为何我却是从中感应到似乎有生命存在?莫非这便是宇文威所说的机缘?”

    想及此处,她连忙卷起这枚石卵,一路朝着众人退兵的沙滩奔去,好一问这石卵的关键所在。

    等到萧月回到沙滩之上,昔日颓废的士兵在萧星、宇文威、常风等人的整治下已经整饬完毕,虽是身上所传衣裳以及手中所拿兵刃皆显破旧,然而往常时候那敢于和当世枭雄一战的精神意志却依旧尚存,依旧足以让寻常人见了都胆战心惊。

    那萧星见到萧月平安回归之后,方才放下心来,又见其一路带来的石卵,便立刻感觉诧异,问道:“姐姐,这是何物?”凝眉瞧着那石卵,掌上更是运起阵阵余韵,意图以音波纳入其中,探寻其中究竟。

    然而就算是以她的实力,也万难穿破这层石壳,看破其中究竟藏着什么东西来!

    由此观之,这石卵当非寻常之物!

    萧月摇摇头,回道:“此物乃是我自师尊牺牲之处所发现的,因为感觉此物玄异,故此将此物带回来。至于其中究竟藏着什么东西,我也不是很清楚!”却在此时,但见这石卵为那朝阳霞光一朝,其上顿生无边变化,一道虹光自其中充盈而出,直射云霄之内,周遭之人被其一扫,更有心灵澄净、心思通达之感。

    萧月、萧星只感诧异,彼此相视一下,只感觉心中忽起莫名期待。

    恰逢此刻,自远方宇文威似乎听闻此地消息前来,她们两人立时走上去,询问道:“只是不知先生可知此物究竟是何?”

    宇文威似有所得,上下扫了一眼这石卵,不禁笑道:“我本以为那不过是上古传说,没想到却是成真的了。”

    萧月、萧星顿觉诧异,继续问道:“什么上古传说?”

    “吾等既知蜗皇之力,那可知晓为何自秦汉以来,这蜗皇之力为何许久未曾入世?”宇文威冷然笑道,却透着几分讥诮。

    两人虽觉诧异,旋即俯身拜倒,又道:“还请先生指点。”

    “《楚辞·天问》曾言‘登立为帝,孰道尚之?女娲有体,孰制匠之?’,《说文解字》有解:‘娲,古之神圣女,化万物者也。’《列子·汤问》之中亦曾注解:‘天地亦物也。物有不足,故昔者女娲氏炼五色石以补其阙;断鳌之足以立四极。其后共工氏与颛顼争为帝,怒而触不周之山,折天柱,绝地维,故天倾西北,日月辰星就焉;地不满东南,故百川水潦归焉。’《淮南子·览冥训》亦曾著述‘伏羲、女娲不设法度,而以至德遗于后世。何则?至虚无纯一,而不喋苛事也。’”

    宇文威缓声诉道:“以今人而论,其中虽因年代久远,难以辨别,更有诸多荒谬绝伦之处。然而自种种上古所述之著作,可知蜗皇本身于上古之时,亦是掌有天地开辟、化生万物之能。否则蜗皇之名,如何能宣于春秋战国诸圣之口?”

    “依你所言,莫非这蜗皇之力,乃是有人刻意压制?”萧月不免有些不悦,隐隐中更透着几分排斥。

    “没错。”宇文威继续诉道:“你需知晓,这蜗皇之力非是寻常之力,乃是以衍生万物、化生天下为能,最重繁衍生机、推陈出新之举,遂有一日七十变之说,进而演化天机穷就变化之理。然统治者务求稳定,所求者不过万世一系,若兴衰之事次第而变,又岂是统治者所能接受的?故此自秦汉以来,历代君王莫不以压制蜗皇之力为主,以求己身统治之稳固。”

    似是听了宇文威的诉说,此时此刻那石卵又是产生莫名变化,令那石壳之外却是通彻无比,望起来宛如玉器一般。

    两人见了这番变化,不觉对蜗皇生出几分同情,于历朝历代的统治者却是颇有不满,骂道:“那些昏君、奸臣当真歹毒,居然能干出这般事情来?”

    “没办法,权利两字向来难以看破。为了能够取得这两字,世人莫不是倾尽全力,又岂容一介女流之辈前来搅局?”宇文威嗤嗤一笑,满怀无奈之色。

    他昔日时候,也是遭逢同样待遇,方才从那位极人臣之巅的地方跌落下来,故此也晓得为何日后之人,会刻意压制蜗皇之力。

    “即使如此,那这石卵又有何用?”萧月细细看着这石卵,眼中诧异更多,又问,“莫非在这石卵之内,藏着的便是蜗皇?”隐隐中,她似乎窥探到了什么,但是却不敢确定是否便是真的。

    “是,也不是!”

    宇文威颌首回道:“毕竟蜗皇已死,她便有通天彻地之能,也绝难重生。然而其力量既然留存世间,那就有重新开始的可能。此石卵之内,应当乃是你家主公!”

    “主公?莫非当真是姐姐?”萧星莫名一惊,又复看着那石卵,不免透着几分诧异。

    自从知晓萧凤或许已然牺牲,她心心念念之内,莫不感到五脏如焚、己有痛不欲生之感,如今听闻一些生存讯息,当真是欣喜若狂。

    “也不一定。”

    宇文威又道:“我若是所料没错。当初你家主公乃是因为功体被破、内元崩溃,故此决意倾尽全力,掀起无边灾祸。此番之法,有置之死地而后生之妙用,或许在某种程度反而和蜗皇之力有所感应。故此其身躯虽毁,然心神却纳入石卵之内,汲取天地之灵以重塑身躯。待到日后石卵破封之时,或许便是你家主公重新回来之日。”

    言讫,他又看向这石卵,心中却是感叹:“本以为你之命运止步于此,未曾想却于此刻开启三皇天命之旅!或许于你身上,当真便有荡平天下、混元一统的时候?”

    念及之后诸般之事,宇文威收起心思,不免有所怅惘。

    得此消息,萧月、萧星也未曾避讳,便将这石卵之事尽数宣告于众。剩余士兵知晓自家主公并未身亡,反而因此另有天命,自是无限欢喜,至于昔日败亡之气亦是早已消弭,就等着在已然遴选完毕的领导之下,再现昔日荡清天下的赤凤军之威。

    虽是如此,然而若是这般轻易出山,却是更显鲁莽。

    于是,宇文威便召来成风、萧星、萧月、张彻、马云冬、张元龙一行七人,开始商议接下来的事宜。

    萧月略显诧异扫过宇文威,只感觉心惊胆战:“依照先生之意,我等现在应当北上,直取中都?先生莫要忘了,这中都久居蒙古境内,四方皆是番邦之人,不识中华礼数。若以我等实力,便是将其强占,也断然难以久持,非是良策。”

    “正是!”宇文威颌首回道,手指摁着地图,开始诉说自己的目的:“然而我之所以剑指中都,却并非为了占据中都。乃是借助这中都之内的海船,经由海路逃出生天。”

    其余人皆是惊诧,问道:“海路?”

    军中之人,莫不是长年累月生存与内陆之中,此生若非参加了赤凤军,可断然无法来到这海边,见识到那辽阔无边的汪洋。故此听到宇文威诉说海船一事,所有人莫不是感觉诧异,已然生出几分陌生之感。

    “没错。海路。”宇文威笑道:“尔等可知,为何中间明明隔着一个金朝,为何宋朝却能和蒙古彼此呼应?令其覆灭金朝?毕竟那塞北之地甚是苦寒,其地所产极为贫瘠,断然无法支撑蒙古生存。然而这蒙古却能于金朝打击之下茁壮成长,甚至于反噬金朝呢?”

    萧星立时皱眉,回道:“你是说海路?”

    “没错。海路!昔日宋金联合,覆灭辽国时候,所利用的便是海路。当初朝中大臣,以海船将朝中粮食运至滨海之地,故此令女真崛起。其目的,便是为了能够自腹心扰乱辽国,为朝中军士创造良机。其后虽因朝中腐败,未曾夺取燕云一地,反而丧权辱国,招致靖康之耻。然而这番作为,却也被证实有效。故此在之后北伐之时,也曾计划以海运代替,输送粮草。”

    宇文威却也一点不打算掩饰昔日宋朝所为,将曾经所做之事一一揭穿。

    众人听了,放才有醍醐灌顶之效,问道:“那你的目的便是为了夺取此地海船,进而由此地出海逃出蒙古掌握?”

    “没错。此地距离巴蜀、宋朝实在太远,若要前往得到支援,几近于不可能,而在行军途中更有可能遭遇蒙古截击,绝非良策。故此我认为应当北上,先行夺取中都,然后借助此城城中的海船踏入海中,由此便可进入一番新的天地。”宇文威一手挥定,更显铿锵之力。

    其余人听了,虽觉此行风险甚大,然而蒙古大军正在忙着剿灭李璮造反之事,暂且无力估计其他,故此也觉得此法值得一试,便纷纷赞同起来,就等着接下来的行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