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五十三章风萧索残兵哀叹,定军政卷土再来
    军旗飒飒,止不住心中悲哀。

    鲜血斑斑,压不住内心无助。

    一处荒芜落寞的沙滩,还有一望无际的汪洋,只剩下一些茫然无措的人。

    他们身上穿着的衣服浸满血液。

    他们手上握着的武器满是缺口。

    他们裸露枯黄的皮肤布满伤疤。

    头顶上群星黯然、月华隐去,只留下一片黯淡无光的深夜,而他们怔怔的望着远方,空洞的眼瞳之内,毫无任何波动,只剩下一片死寂,只因为在遥远的西方之处,埋葬了他们最后的希望。

    海岸边,滔滔的浪潮连绵不绝,拍打在礁石之上,也拍打在众人的心头之上。

    浪来浪去、一波又一波,自亘古以来莫不如此,直到将昔日坚硬的岩石彻底侵蚀,化成脚下那细碎的沙粒,不复往日的坚硬。

    世事如棋,乾坤莫测。

    万事万物,总是出乎意料。

    在时间之前,再无任何存在,能够何其对抗。

    昔日开辟华夏的三皇早已泯灭与众,春秋战国之众纵横捭阖的诸圣也已消失无踪,至于那妄图开辟千古一帝的秦始皇更是成为冢中枯骨。

    历经岁月,又有多少人,可以在历史长流之内,烙下属于自己的痕迹?

    纵使短暂的辉煌,再过去已然是萧索的夜空,深邃的黑夜,方是最终的归宿。

    久留此地的赤凤军众人,神色茫然、透着无助,似乎隐隐之中看到了自己的结局。

    自三日之前静海一战之后,他们自蒙军围剿中突围而出,也只剩下了眼前的这些人了。

    “我们,会走到什么地方?”

    弄不清楚此身所在之处,他们只能直愣愣看着汪洋、看着那遥远的平原尽头,想要知晓在这余生最后的时光,他们又将迎来什么样的结局?

    正在此时,星辰渐渐隐去,一轮明月也已经被薄云遮住,隐入灰蒙蒙的天空之中。

    而在遥远的汪洋之中,一轮红日倏然而起,光辉撒布寰宇,红霞映着苍穹,宣告着新的一天又将开始,也为这曾被黑暗笼罩的世界带来一丝光彩,当然也映出了于平原之上,朝着这边走来的两道略显孤独的身影。

    “是两位主事!”

    终于有人注意到了那两人的存在,而那脚步声也越来越响,让原本宛如僵尸一样麻木的众人全都惊起,纷纷走到两人之前,满怀期望的朝着两人身后望去。

    只是一见并没有他们所期待的那人,目光就转而黯淡下去,不复往常的光彩。

    “若是那位都失败了,那他们还可能吗?”

    他们的心头,已然蒙上了一层雾霾。

    “对不起,让你们久等了。”萧星死死的扣住手指,五指攥紧指甲嵌入血肉之中,置身于众人的目光之中,她却无可奈何,无法回应所有人的希望。

    她只能垂下头,努力的避开这些追随她们,也是追随师尊的可敬的人。

    只是现在,一切都没了。

    于此时候,只剩下最后一句问话。

    “还剩下多少人?”

    “只剩下三千多人了。就连赵志赵参谋长也阵亡了,所以目前暂时由我暂摄参谋长一职。”成风目光暗淡,诉道:“除此之外,包括第一旅的指挥员孙义,教导员李齐,第二旅的参谋言岳、教导员任志,第三旅的教导长刘天孚全都死了,中华教常务委员会之中的李太痕、肖林、袁定、叶峰也一起牺牲,整个第六旅之中也只有张元龙一人独活,其余人全数牺牲。”

    “死了这么多人?”

    萧星诧异,不免透着几分伤感。

    虽是简简单单几个文字,然后在这名字之后去,却不知晓究竟牵动着多少人的思恋,更不知晓究竟会令多少人为之愤怒,然而只是一场战争,他们就这么简单的消失了,只留下那刻在心头之上的一个简简单单的名字。

    萧月漠然以对,问道:“死去的战士,都记着了吗?”

    “是的。所有未曾报道的士兵全都记录在册,不敢有违。”成风回道。

    赤凤军军规向来严苛,规定每一日士兵都要携带自身军牌报道,以免出现人员减损的问题,而在此时还没有报道的人,很明显已经牺牲了。

    “那就好。只要人还在,那我们就还有希望。”低垂眼睑,萧月想着之前离去时候萧凤的嘱咐,不免开始重复了起来:“只要有希望,那我们就还有胜利的时候。”猛地抬起头,扫过满地颓废的士兵,她蓦地运起无边罡气,喝道:“只要我们还在,那终有一日,必将实现我们的目标。”

    众人皆惊,然而一想如今自己惨状,却更显茫然。

    “可是,这可能吗?”

    话未落,一道剑罡横贯天际,登时便将整个沙滩切成两半,便是那遥远海洋,也被这一剑切做两半。

    众人惊诧,莫名望着萧月,似是感觉眼前这女子,已然变了一人。

    萧月昂首面对众人,高声喝道:“只要我们坚信信念,那就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面对此女,成风不禁感到害怕,连忙退避三舍,不敢直掠其锋。此时此刻的萧月,虽然已经达到地仙程度,然而心神尚且沉浸在萧凤牺牲一事,不能算是多么理智,若是在这个时候触怒对方,可谓是相当的不理智。

    “但是就连萧统领都失败了,那你如何能够确定我们能够成功?”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众人望去方才知晓此人乃是宇文威。

    似乎自离开潞州之后,宇文威便很少插手军中之人,也不知晓他究竟是怎么想的,大多的时候都是在旁边看着,并未多做插手。直到这个时候,他方才站出来,缓缓地诉说众人心中的疑惑:“别忘了,就算是萧统领在的时候,我们也远远不能算得上是达到这个目标。而以你的能力,这真的可能吗?”

    虽是满脸皱纹、一头白发,然而那一对眼睛,却如太阳一般,射出慑人的光辉。

    “我!我——”

    萧月顿时愣住,却是再也说不出口。

    她虽是武学超绝、意志坚定,但对军阵方略、政务时局的判断,却着实太差,根本无法和萧凤相比。

    当年赤凤军在萧凤率领下,击溃李守贤控制潞州一战,于沁州狙击赫和尚拔都一战,千里转战灭掉张柔、史天泽、李明昊一战,再到之前千里转战,连番战争挫败蒙军一战,都彰显出萧凤那超乎寻常的判断能力。

    纵然在最后一刻,因实力差距太大而彻底失败。

    依旧无法改变在世人眼中,萧凤那令人叹服的豪杰气概。

    萧月自然也知晓这一点,相较于其武力来说,更多人在意的,其实是萧凤那始终庇护属下,并且愿意为其牺牲的高洁品格,这自然也是众人为之所钦佩的。

    失败从来都不可怕,尤其是和蒙古这般庞然大物对抗,失败更不是判断人是否英雄的唯一根源。

    另一边,萧星却是忽的拜倒身躯,情真意切的对着宇文威恳请道:“实不相瞒,我等曾受主公委托。若她不幸遇难,便让先生暂摄赤凤军主席一职。她说,唯有先生,才能为赤凤军开拓新的局面。”

    “主席?”初听此话,宇文威顿时露出几分诧异,问道:“这又是哪般用意?”

    “依照主公所说。此职务可直接统领政务院,负有引导赤凤军未来走向的职责,非是常人所能担当。故此主公认为现今时候,唯有先生方能负起该职责。”萧星缓声回道。

    若论现在赤凤军的权利架构,一开始仅仅是简单的政务院、都察院、军务院三院并行,其后军务院蜕变成参谋部,成为领导赤凤军的军事中心,而政务院也因此需要以军政为重,故此始终被压制,未曾得到有效发展,而都察院却自此蜕变成中华教联席议会和宪兵部一起负责,各自从下而上亦或者从上而下牵制军队。

    因为各种原因,导致整个赤凤军如今组织架构相当怪异,透着一股不中不洋、不外不内的古怪气息。

    宇文威想着现今赤凤军军阵架构,不免苦笑:“虽是给我这般权利,然而我若要行事,却有诸般掣肘又该如何?”

    他并非赤凤军一开始成立时候就加入的,更未曾为赤凤军立了多少功勋,若论资格、论实力,军中胜过他的不要太多,就现在来开,只怕那主席之位完全就是烫手山芋,根本就摸不得。

    “先生放心。若是先生所行之事,大益于赤凤军发展,我等自然愿意协助。”萧星只是弯下腰,一脸的尊崇。

    “好吧,既然如此,那我便答应你吧。只是就目前状况,只怕咱们需要重新选定各个职务的负责人。毕竟,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若是没有个章程和规矩,日后都不知道究竟应该如何发展了。”宇文威苦笑连连,也只好答应下来了。

    现如今,他因为昔日之事是断然去不了南宋了,更因为屡次相助赤凤军,就连蒙古也入不了,就这般左右为难的状况,也只有留在这赤凤军之内。

    索性这赤凤军尚且稚嫩,更兼潜力无穷,若是能够好好利用,或许能够成为撬动天下的棋子吧。

    宇文威这般想着,就开始诉说道:“只是就现今状况,只怕我军组织机构尚需改组,非如此难以确保军队正常运转。”

    “那依照先生所言,我等应该如何行事?”萧星又问。

    正所谓不破不立,自静海一战之后,曾经的赤凤军算是彻底废了,因为多数士官沦亡,如今赤凤军算是残疾状态,大部分的职务全都处于空置状态,若要借此机会重新整理一下赤凤军军政体系,正好是恰当时候。

    “两位主事,昔日主公遗志乃是‘净火焚世、驱逐鞑靼’。而为了这个目标,所以主公集结天下人,共创中华教。自此之后,中华教发轫于军中,根植于黎民之内,更随着主公转移之中,广播于中原之中,如今更随着主公一战,名闻天下,为众人所知。”宇文威缓声诉道。

    萧星、萧月听了,更觉诧异,又问:“若依先生所言,又该如何?”

    昔日萧凤草创中华教时候,并没有主导之意,仅仅是为了以此为目标,集结民间俊杰,为己所用罢了,就连所谓的教主一职,都始终以忙碌为名推辞,只是安置了常务委员会一职,并且还设下了时限以及轮换周期之类的限制,以免威胁到自己的权利。

    而今看来,萧凤虽是创立了中华教,然而她隐隐中对中华教这般宗教性质的组织的排斥,却还是压制了其发展。

    现如今,宇文威却也注意到这点问题了吗?

    宇文威点点头,又道:“依我看法。不如将中华教教员联席议会设置为最高权利者,唯有得到大多数教员认可,方能成立中华教常任委员会,并且担任诸如参谋长、主席等职务。至于那所谓的参谋院、政务院、都察院还有安全局、宪兵部、后勤部、冶铁所之类的,全都可以归入其下,好方便发号施令。”

    “你的意思是,以后咱们赤凤军之中的所有人,都必须是首先成为中华教一员?”萧星更感困惑。

    之前她们两人因为特殊身份,一直未曾加入中华教,然而就目前来说,只怕是难以退却了。

    宇文威颌首回道:“没错。当然,以两位的能力和声望,定然也能够在其中占据一席之位。”的确,在这武侠世界之内,以萧星、萧月目前唯一两位地仙实力的强者,自然能够在军中占据一定的话语权,这是毋庸置疑的。

    “那你打算如何行事?”萧星又道。

    值此时候,萧星也明了,若要维持整个赤凤军不崩溃,那就必须确保中华教的存在,而为了保证中华教的不崩溃,她们两人的加入是势在必行的。

    唯有得到两人允诺,赤凤军之人才能对她们给与信任,这一点是互相的。

    宇文威颌首回道:“没错。唯有如此,方能暂时稳住众人,让他们知晓我们还愿意领导他们,维持整个局面不崩溃。当然,之后军中的稳定事宜,只怕还要麻烦两人了。”

    “那先生认为,接下来我等应该如何行事?”萧星又是拜倒。

    宇文威又道:“若论对军中士兵熟悉情况,当以你为第一人。故此等到机构重组之后,只怕政务院便需要麻烦你了。至于萧月姑娘,你心情刚毅,可代为管理都察院。至于那参谋院,可暂由成风掌管,他乃是军中出来,向来熟悉军情,可承担此项职务。如此安排,不知两位是否满意?”

    “那先生长暂摄何职?”萧星略显困惑,又问。

    “我不过一介闲云野鹤。既已暂摄主席一职,其他职务按照常理来论,那就不应当担当,否则难免让他人疑心,更是惹起军中骚乱。至于另外三人,可从军中择优秀之人担任,以示我军上下一心。届时所有事宜全数由常务委员会之内发出,自然可以无往而不利。”仔细斟酌,宇文威朗声诉说自己心中所想,只等两人给出最后的答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