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五十二章一人挡关开生路,凤凰涅盘末世劫
    “可是,主公——”

    萧月、萧星正要拒绝,然而自背心之后涌入的重重圣力却异常庞大,甫一进入身体之后,便将内部的奇经八脉尽数充满,一路上宛如潮水一般,不管不顾不断的朝着两人周身涌入,根本就没有一个停歇,仿佛要将这躯壳彻底撑爆方才罢休。

    “嗯!”

    自口角顿有血丝流出,萧月、萧星只感觉身体疼痛难忍,却是差点儿叫了出来。

    这般灌输,实在是太过霸道,更是太过突然,完全没有给她们适应的时间,若非两人之前曾经多次被清净琉璃焰锻造身躯,并且经过奠基,是断然无法承受这般庞然巨力的。

    “莫要分心,全力控制这股力量,培育体内剑心,琴心。”

    又是一声低喝,萧凤已将身躯之内的清净琉璃焰尽数纳入两位体内。

    而等到这清净琉璃焰纳入两人身体时候,立刻便开始发挥功效,将萧月、萧星那被摧毁的经络、骨骼重新恢复,令那圣力不至于阻塞住,结果导致爆体而亡的可能,随后更混着圣力一起朝着经脉浸入整个身躯之中,将两人体内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丝血管、每一处经络全都护持,不至于被这庞大力量所撕扯。

    轻轻颌首,两人此刻已然无法说话,只能将心神尽数纳入体内,感应着身体内部的状况。

    因为自体外涌出的庞大力量,她们体内的经络已然崩断,就连那血管也尽数崩溃,甚至就连骨头也被整个撑爆,完全是一团糟的模样,以其他人的标准,算是彻底破功了,然而等到圣力之中点点赤色颗粒纳入其中,立时便让这些本该断裂的经络又重新恢复,而且比之往常更为坚韧、坚固乃至于强韧,令那圣力终究未曾堵塞起来,并且朝着应该前往的地方奔去,毫无任何阻滞。

    若无清净琉璃焰护持,只是这一项,便能够阻绝任何人踏足地仙之境。

    清净琉璃焰的再造神威,以及两人长久接受的适应性锻炼,方是萧凤有把握将两人实力提升到地仙的真正信心。

    “我等明白。”

    双目一对,萧月、萧星阖上双目,一如昔日涉县蜗皇宫那次一样,开始全力催动体内早就存着的剑心、琴心。

    萧月、萧星无需顾及自身身体状况,只因为她们知晓,只需要有萧凤在旁,那自己便万无一失,而现在最重要的便是全力催动道心,令其在这剑心、琴心在那无边异力的碾压、摧残、锻造、淬炼之下,彻底产生蜕变,直到转化为真正意义上的玄通之力,而远非之前那孱弱不堪,难以维持的剑心、琴心。

    如今时候,她们两人的丹田之内,已然宛如那置身于万吨锻造机之下的钢铁一样,被异力层层裹住,将那剑心、琴心死死的困在垓心之中,令其不断的压缩,然后再将外面的异力重新吸收膨胀起来,紧接着又是继续压缩。

    如此压缩、膨胀,更不知晓经历了多少次,也不知晓过了多少时间。

    只是萧月、萧星明白,此刻正是最关键的时候,她们唯有在这个时候突破地仙,方才是让自家主公最宽慰的事情。

    毕竟突破地仙,最忌分心。

    一者要淬炼道心,令其凝练至极,突破凡人所不能为。

    一者需护持身躯,不至于被反噬,以至身躯产生破缺。

    唯有两者相合,方能突破人阶囚笼,进而进入地仙之境。

    昔日萧凤若非其道心,亦是其清净琉璃焰之玄妙之能,也是无法在双十年岁踏足地仙境界。

    如今时候,萧月、萧星也能够得入此门,却是多亏了自己诸般机缘,并且有萧凤襄助,方才也能够如此轻易跨过别人二十余载修行,踏入凡人无法企及的境界之中。

    “嗡!”

    清越响声,震动云霄。

    凭空中,萧月头上再现昔日断霄圣剑之神威,而萧星头顶亦是一张玄异古琴。

    圣剑直纳云霄,尽显斩天裂地之能;古琴炫音震荡,更显催魂摄魄之威。

    受到这莫名感应,于两人身躯之内纵横驰骋的圣力似是有了目标,只在两人身体之内转了一个弯,便迅速纳入丹田之内,然后直接灌入那断霄圣剑以及九韶炫音之内,令那本来不过微弱如蚊蚋一般的断霄圣剑、还有九韶炫音琴顿时自封印之中解开,展露出真正的模样来。

    而得到这股至精、至纯的圣力加持之后,这剑心、琴心不复往常虚幻之象,反倒如同那璀璨夺目的钻石一样,开始绽放出属于自己的光彩,而且它们似是有所感应,反将那涌入的圣力如长鲸吸水一样,全数尽数纳入其中,一点一滴丝毫不剩,直到令整个剑心、琴心凝练至极,最终轰然一声,绽放出莫名光辉。

    这光辉甚至突破肉躯,直接照遍旷野。

    光彩夺目,直冲云霄,似是再向世人宣布,这世间又将诞生新的地仙。

    便是两人头顶之上,圣剑和神琴亦是一起发出莫名之响,天空中云霄尽灭,只留一片澄清,旷野中野草倒伏,似是为之胆颤,便是在场的所有人,也齐齐感到心中一颤,似是生出莫名的惧意。

    至此时候,那传国玉玺之上的色泽尽数褪去,却是被生生耗尽其中异力,随后“砰”的一声玉屑四飞,却是露出其中一枚钥匙。

    “嗯?”

    萧凤顿感诧异,正要寻思为何会出现这里,孰料她却听到一声“姐姐,我们一起逃走吧。”,甫一抬头便见萧月、萧星已然睁开双目。

    脸色红润、眸光光彩,显然已经彻底恢复,而且更是更进一步,成就了地仙境界。

    而她们,正一脸期待看着自己,显然以为就凭现在的实力,应当能够击退对手,将自己救走。

    萧凤却摇摇头,信手便将传国玉玺留下的钥匙递给萧星,吩咐道:“此物乃是传国玉玺之内的东西,应当还有妙用。你们拿着,或许日后自有开启机缘的时候。但是我时间已经不多,便长话短说了。你们两人逃走之后,立刻率领其余人,从这里逃出去。”说罢,有自怀中将那玄阳至心珠递给萧星,眸中只剩淡然。

    “不,我们一起走!”

    萧月却不放弃,反手握住萧凤左手手腕,便要拉着萧凤一起逃走。

    萧凤只是微微一笑,右手却将萧星手指摁住,重新扳开,笑道:“莫要糊涂,你们两人须以赤凤军为重,切不可因感情用事。那蒙古实力强横,非是你们两人所能匹敌。就算是昔日的我,也只能靠着体内异能苟延残喘,以你们两人实力,如何能够继续争斗。此刻逃出去,暂避其锋方是王道。”

    “可是姐姐,若是没有你,仅凭我们两人,如何能够支撑起赤凤军?”

    萧星却是眼泪婆娑,想及之前所受的谆谆教导,只感觉心如刀割。

    若要她们两人眼睁睁看着自家主公就似牺牲,那简直比杀了她们还痛苦。

    “自我牺牲之后,赤凤军之事,你们可交由宇文威来处置。他虽是外臣,然眼光独到,对南朝、对蒙古、对我军亦是熟悉无比,更是久经世事,当知晓赤凤军之后应该如何行事。若得他指导,赤凤军应当无忧矣。”萧凤缓声诉道,目光扫过远处,顿时看到四个熟悉身影,心思焦急之下,又是喝道:“快走,莫要推辞了。”

    语毕,双掌再运力量,登时将两人拍开,朝着远方落去。

    目送两人离去,萧凤嘴角微微笑起:“记住了,一定要将赤凤军带出去,让他们有一个能够好生修养的地方。”至于远处,那尚在哭诉的脸庞,她却只能报之以最后的歉意。

    …………

    而在远处,由杨惟中所率领,忽必烈、蒙哥、姚枢三人已然一起来到这昔日他们围剿萧凤的战场。

    毕竟这般异状,由不得他们不发现。

    “好家伙,果然躲在这里。”

    森冷目光扫过眼前场景,忽必烈瞧见远处三人,已然感觉无比的愤怒。

    自昔日之前,他们四人一直都在搜寻萧凤所在,孰料当时那萧凤却并未逃走,反而是遁入地底方才避开四人追踪,之前若非是为了救下萧月、萧星,是断然不可能轻易现身,并且惊走杨惟中。

    然而只需看眼前场景,他们四人便知晓,自己一直苦苦搜寻的目标究竟藏在什么地方!

    “快,断然不能让此女奸计得逞。”

    不敢迟疑,忽必烈再次运转一身真力,成千上万条巨狼一一显现,随后更容纳为一头足有百丈余长的噬天巨狼,然后朝着萧凤扑去。那蒙哥亦是一起一般,卷起滚滚龙卷,将周围尘土全数集中起来,却是凝练为一块足有数十来丈的庞大石球,宛如那从天而降的陨石一般,就准备朝着萧凤砸去。

    另一边,姚枢、杨惟中两人念及昔日自己被污蔑之耻,亦是一般运转全力。

    “浩然正气——一笔写春秋!”

    “天元无极——兵戈止战国!”

    足有丈来长大小的古纂文,配合着那一柄直刺而来的长枪,全数朝着三人所在的地方冲去。

    眼看着,四人合招就要落下时候,忽闻一声厉声。

    “妖孽敢而!”

    随后,九韶炫音琴顿起无边琴声,琴声浩荡宛如雷霆震怒,更似海啸咆哮,又仿佛那狂风怒吼,登时就将那漫天纂文整个轰碎,便是那巨狼、石球还有那一柄硕大长枪,也齐齐破碎,露出裂纹出来。

    紧接着,断霄圣剑当空一扫,巨狼一声咆哮,立时便被齐腰斩断,石球崩溃,只留下满地尘沙,就连那硕大长枪也是当头一击,“砰”的一声整个崩溃。

    “什么?”

    四人各自惊诧之下,朝着远处望去,就见于那虹光之下,只剩下最后一人。

    而远处早被萧凤震退的萧月、萧星,这两人已然借着之前冲击之威逃走,却未被几人发现。

    蒙哥了然,却只以为之前异象,不过是萧凤最后运使诸圣之力和传国玉玺所导致的,故此也没有怀疑到别的方面,暗想:“原来如此,是用尽了最后的力量吗?”先前之时,冲破他沙尘之阵的便是这类似的诸圣之力,如今会有这个认识,也是理所应当。

    居其身后,杨惟中亦是朗声笑道:“萧统领,直到现在你还愿不愿意臣服?”

    “臣服?不可能!”萧凤摇摇头,复有抬起头望着杨惟中,虽是置身下方,却依旧透着一股睥睨之色,笑道:“毕竟以我现在的身份,你们愿意将当今可汗的位子送给我吗?若是就连这点都办不到,那你们又有什么诚意?”

    “好个嚣张的贱婢,死到临头了都还在痴心妄想。”姚枢只感恼怒,张口斥责。

    萧凤摇摇头,不免透着几分讥诮:“哈哈!若非为了这个天下,这世界上的黎民百姓,我又何必站出来为他们战斗?要知晓以我的实力,就算是不参与此事,也足以确保自身无虞。既然是以天下为目标,那你们至少也应该给与起码的敬意吧。天下都不愿意送给我,我又如何会就此屈服?”

    “既然如此,那小王唯有请你败亡了。”

    蒙哥轻声一叹,却感觉有些可惜。

    他乃是蒙古人,今日之所以来便是为了剿灭赤凤军,维持蒙古人的统治地位的,并非杨惟中、姚枢这般身具汉族血脉之人,故此对三人争辩并不在意,只是念及萧凤虽是女子,却是这般斗志高昂,便不免生出英雄惜英雄的念头。

    言讫,四人再运玄通,就等着要将地上的萧凤彻底轰杀。

    数番战斗,他们已然见识到萧凤可怕,自然要用尽全力,无比确保诛杀萧凤。

    萧凤却是冷声一笑:“诸位,你们以为就这样就完了吗?别忘了我先前预留在这战场之上的力量。”语及此刻,萧凤已然不顾自身是否会彻底败亡,却将身躯之内最后力量全数提升,而先前经过那赤星灭世所纳入地底的力量亦是一并爆发,刹那间已然令方圆百丈之内,大地全数融化化作熔浆,眼中所见之处,尽是赤焰腾腾。

    “凤凰涅槃末世劫!”

    “未曾想,此人竟然还有这般实力。”

    四人惊诧,连忙纵身离去。

    如今时候,以他们的实力,是断然无法正面抵抗,唯有逃跑为上。

    “你们就算现在能逃走,但是终有一日必将难逃法网,而我会在那个时候等着你们的。”

    萧凤也不管几人离去,只是朗声笑着,笑声充满讥讽,更充满着壮志未酬的无奈。

    此番战役虽是最终失败了,她还是做到了,至少给与眼前的敌人致命的一击,为赤凤军逃出生天创造出足够的企及,而只需要这样那就足够了,至于别的也就只能看其他人的了,只需要赤凤军的精神能够传承下去,那便终有卷土重来的时候。

    正如她始终相信自己的部下一样,也相信她的部下会延续自己的精神,继续和蒙古作斗争。

    “轰!”

    正如那火山爆发一样,无尽岩浆直冲云霄,顿时将那妙龄女子彻底掩盖,直到将整个静海一代,彻底化作烟尘覆盖之地。

    如斯如景,不复慷慨,只剩悲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