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五十一章遇强敌谋求生路,再施为地仙再出
    “既然如此,不如在此一较高下?秋瑟藏锋!”

    萧月冷笑连连,刹那间身形再冲。

    虽是手中无剑,然而以她为中心,方圆十丈之内,皆是透着一股沁入骨头之内的冰寒之意,至于那无形无踪的断霄圣剑,更不知晓究竟藏在何处,又会自什么地方取人性命。

    速浑察、木乃虎倒也不愧是宿将,一身混元尽数纳入手中之刀,厉声喝道:“碎星斩——狼辰乱世决!”

    刹那间,于其身后顿现无数狼影,这狼影和忽必烈那犹如实质的群狼相交,实在是差的太多,然而那一声声嚎叫,却也教人听着都感觉慎得慌,仿佛整个灵魂都被夺取。

    汇聚两人之力的狼辰乱世决,其威力当真是非同小可,便是萧月也断然难以直掠其锋。

    却在这时,一声琴声轰然而起,道道音波直接闯入狼影群中,余波未定更是直接横扫两人。受到这音波影响,速浑察、木乃虎两人顿感体**息遭抑,而那群狼更似疯了一般,不仅仅其身影消解许多,便是其瞄准方向亦是偏差许多,根本未曾指向萧月。

    得此机会,萧月轻笑一声,喝道:“好机会!”

    言讫,身形骤然消失,剑锋所制正是两人所在之地。

    “喝!”

    木乃虎顿感诧异,却是沉声一喝,一身真元尽数抬高,顿时压住琴声抑制,雄壮身躯蓦地上前,挥动手中长刀便对着那断霄圣剑砍去。极招对撞之后,但见“砰”的一声,方圆十丈之内,数十棵巨木自腰部齐齐断裂,让整个场地尽数摧折,而木乃虎手中长刀,亦是寸寸断裂,散落地面。

    “木乃虎!”

    速浑察睁大双目,直愣愣瞧着不远处,那位犹如城墙一般,将他护在身后的庞然身躯。

    在这之前,若非他这位战友挺身向前,只怕这一击之下,死的便是自己。

    “你既然要死,我便成全你!”

    萧月只将手猛地一挥,木乃虎头颅顿时飘落,一任身躯跌落尘土:“而你,也逃不了。”

    “逃?不,我会杀了你。”速浑察一脸戾气,信手挥动长刀,就朝着萧月砍去。

    然而这长刀尚在半空时候,便“砰”的一声,自中间被整个砍断。

    速浑察幸亏早有遇见,连忙朝后退避数步,方才避开锋芒,待到察觉到那无形之刃的存在之后,他顿感诧异:“这女人好狠!”念及那锋锐之气,他立时催动一身真元,尽数纳入余下断刃之中,意图能够挡住这断霄圣剑。

    剑刃相交之时,立时惊起一阵清鸣。

    “嗯?没想到竟然在这个时候爆发,我却是大意了。”

    萧月顿觉手中无形之刃一阵恍惚,旋即“砰”的一声整个崩碎,在经过数次交锋之后,它却是因为这这轻轻一击而彻底崩溃。

    之前再和三人的鏖战之中,她并非就没有受伤,只是战意太强,却是强行压住身体内伤,故此才打了速浑察一个出其不意,如今拖到现在,倒是让这旧伤开始爆发,并且进而影响到自己的战斗力,甚至就连断霄圣剑也无法在运转起来。

    “哼!你的本事便只有这般程度?”

    速浑察立刻察觉到对手变化,断刃再转,却是自左侧朝下猛劈。

    刀芒爆射,萧月不敢大意,素手一转远处一柄长剑应声入手,旋即将这长刀整个挡住。虽是挡住这一刀,但萧月只是女子,论气力实在不是速浑察的对手,立刻便被速浑察整个压住,朝着自己所在位置落下。

    眼见无法抵抗,萧月腰身一侧,避开这一轮刀势,长剑顺势向上斜劈,径取对方脖颈之处。

    但速浑察亦是宿将、武艺高强,身躯好似弹簧一般,却是蓦地向后一矮,避开了夺命之人。手中长刀顺势一撩,就将长剑整个荡开,身体也似陀螺一般,原地旋转一百八十度之后,便来到了萧月身前,长刀亦是带着刀芒,整个横扫而来。

    眼见长刀横扫,萧月纵身一跃,却是当空倒悬起来,手中利剑朝下戳去,道道剑气立时便将速浑察罩入其中。

    速浑察顿感周身遭遇险境,更见一蓬蓬头发飘然落下,却是被那锐利剑气所削断的,就连脸颊之上,亦是布满数道伤痕,自伤痕之中血丝弥漫,让整个脸颊之上布满血丝,显得无比狰狞。

    “这般手段,莫非以为便能杀我?”

    速浑察蓦地一吼,立时双足一顿真元猛提,只将长刀朝空一甩,“砰”的一声便将长剑挡住,然后双手朝天一捞,已然将那长刀握于手中,亦是一般朝着天空刺来。

    刹那间,长剑对断刃,荡起无边激昂之声。

    不过数秒时间,两人却各自刺出数百多下,兵刃交错之中,长剑难以支撑那沛然之力,便是断刃也难以重现昔日大马士革刀的风采,“砰”的一声,长剑、断刃整个崩断,不复成形。

    眼见兵刃即毁,萧月揉身落下,右手食指和中指并作剑指,轻喝一声:“中!”旋即指向对方心脏之处。

    速浑察顿感剑气临身,亦是不敢就此罢休,浩然之力纳入掌势之中,也是一般朝着眼前身形打去。

    “轰”的一声,两人各自退后数丈有余。

    “好家伙,却是被你捡了一条性命。”

    萧月口讴鲜红,眼见那魁梧身躯只是肩头手上,不免有些懊恼。

    正在刚才,若非对方掌劲及身,让她未曾瞄准,否则那一下,她便能够直接戳穿对方心脏。

    “噗!”

    一口鲜血溅在地上,速浑察更觉身躯之内几无气力,看着远处萧月,更是懊恼无比,便努力支撑着重新站起来,双手攥紧握拳,冷声喝道:“我还能再战!”

    “既然你要死,那边成全你。”

    萧月虽感伤势更重,但她却也战意昂然,正准备纵身上前时候,却见天空之中,一道沛然掌劲凌空落下,所及之地正是自己。

    “怎么回事?为何姚枢却在这是出现在这里?莫非主公出了什么事情?”

    萧月顿感疑惑,旋即奋起一身元功,立时将这沛然掌劲整个击退,旋即朝着远处纵身掠去。

    以她实力,断然不是姚枢的对手,如今时候唯有尽快逃脱,方才是王道。

    速浑察这才露出几分侥幸,满脸懊恼回道:“多谢雪斋先生相救。只是我……”想着随行两人已然身亡,他不免有些惭愧。

    姚枢挥挥手,旋即诉道:“你不必多言,还是快些疗伤吧。”望着远处正朝着远方掠去的萧月,他立时感觉身躯之内一阵沸腾,先前被萧月所重创的场景浮现脑海,立时运起一身培元,化作一轮方印来,随手朝着远处萧月打去,喝道:“但是你以为你能逃走吗?”

    孰料正当那玉印落在萧月身上时候,陡闻一阵琴声响彻,立时便将这玉印阻上一阻,而那萧月也似乎察觉到身后变化,整个飞窜而出,速度比之之前更甚三分,然后又被一身形类似之人借住,迅速消失在林中。

    姚枢顿感懊恼,他虽欲前去追杀,无奈自身伤势并未痊愈,若是贸然追去,就怕中计徒造伤亡,而那速浑察亦是处于生死边缘,急需救治,于是便将速浑察带回阵营,以免自己军中再失一员大将。

    连番损折两位大将,已经是他们所能接受的极限了,现如今断然无法在丧失速浑察这般人物。

    毕竟维持九斿白纛阵法不破,尚且需要速浑察的襄助呢。

    …………

    “咳咳!”

    连续几声咳嗽,萧月自口中吐出数点带血的浓痰之后,这才缓缓睁开眼睛,低声回道:“谢谢妹妹襄助,我已经恢复了。只是你还是多留下真元,莫要全部消耗在我身上。”

    萧星这才收起双掌,气纳丹田之后,又从身上取出一方手帕,递给萧月诉道:“我与你不同,我不需要上战场,而姐姐你却多次置身危险。现如今先为你治疗伤势,才是万全之策。只是姐姐,我看你脸色不对,莫不是有些担心主公状况?”

    “嗯”了一声,萧月低喃道:“我只是再想,为何先前时候,那姚枢突然出现?要不是那厮出现,我定然会将速浑察格杀此地,岂容他继续猖獗?”柳眉簇起,却是带着一些困惑,想要清楚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会有这般异象出现?

    萧星五指立时攥紧,贝齿轻轻压住下唇,回道:“会不会是因为主公出现了什么问题?”

    “主公?不可能!”萧月连连摇头,却带着几分不可置信:“以主公的手段,是断然不会出现状况的。”

    萧星却道:“可是姐姐。你应当知晓,那蒙古实力强大,现今为了攻打咱们,更是调集了蒙哥、忽必烈、姚枢、杨惟中四人一起上阵,以他们的实力,又岂容主公安然逃离?那姚枢如今出现,只怕主公已然是兵凶战危了。”眸中泪光闪动,却是想到自己师尊置身险境,便不免垂泪下去。

    “莫要说这些丧气话。”

    萧月听着这话,亦是感觉心中忐忑,然而她一想到如今险状,便厉声喝道:“主公既然说了会带咱们离开这里,那就肯定能实现,你莫要在胡思乱想,以免中了对方的奸计。”

    正说话间,又见一声笑声传来,两人抬头一见,顿时见到那杨惟中高踞空中,一脸得意。

    “我本以为你们两人会继续逃走直到离开静海?没想到直到现在,还没有离开这里吗?”杨惟中朗声笑道:“又或者,你们两人以为你们口中的主公还存在吗?”背负双手,他只是冷冷瞧着萧氏姐妹两人,面色冰冷透着彻骨恨意。

    “你说什么?”

    萧月乍闻萧凤消息,便似那刺猬一样,立时亮出一身剑气。

    纵使她如今身躯重创、实力低微,却依旧对着杨惟中亮出自己的威胁。

    杨惟中顿时笑了,笑声洪亮更透讥讽:“听不明白?那我就明确的告诉你们,你们的主公已经死了。”

    “姐姐。已经死了?”

    耳中听闻这消息,萧星脸色顿时苍白,透着几分不可思议。

    萧月却是不肯相信,又道:“死了?如你这般信口雌黄之辈,我也见过了。若要杀了我两人,快些动手,省的费这些口舌。”眼中虽是现出一丝动摇,然而她却始终将萧星护在身后,孤傲之身亦是昂然立于杨惟中之前,尽显一代绝尘之姿。

    “啪啪啪!”

    杨惟中却拍起双手,一下又一下,似是合着两人节拍,让萧氏姐妹皆感心脏为之一凝。

    “杀了你们?”上下打量了一下萧星、萧月,杨惟中目中露出几分赞许:“以两位绝世之姿,若是就这般死了,岂不是可惜了?若是两位肯效仿昔日四娘子投效我军,我便是向殿下恳求,让他们让你们两人也能登堂入室、得享荣华富贵,岂不美哉?否则若将此身弃之如土,岂不可惜了?”

    萧月脸色一变,立时骂道:“我道你这厮究竟有何打算?原来也不过是想要将我两人擒下,献给你那奴酋之长?我向来听闻主公说了,如你等儒者之辈,向来都是摆弄口舌、狐假虎威之人。如今见了,如你这等大儒也不过是勾栏瓦舍之内的龟公罢了。趁早杀了我等,否则日后,我定然要喝汝之血、食汝之肉!”

    “好个贱婢,既然你找死,那我便成全你!”

    杨惟中登时大怒,素手一招已然凝聚莫大威能,便朝着两人打去。

    孰料此刻,忽闻一阵暴喝,自远处一轮赤日跨越虚空而来,正好打在杨惟中身后之处。

    受此一击,杨惟中昔日所受之伤立刻被引爆,让他鲜血染遍苍穹,只能直愣愣瞧着远处一人踏空而来,犹自带着几分不可思议:“你还活着?”只因为能够在这个时候将他一掌重伤的,也只有那人罢了。

    “当然。你死了我都不会死。”

    立于萧月、萧星之前,萧凤素手一招,又是强纳一股烈焰,就要将其打出。

    看此情形,杨惟中不敢怠慢,连忙化作一道遁光离去,却是分毫不敢和萧凤对阵。之前他们四人尚且未曾击杀此女,如今自己身负重伤时候,又岂敢亲身对抗?

    杨惟中此刻,只有逃跑一个念头!

    待到杨惟中逃走之后,萧凤身躯一顿,立刻跌在地上,任由萧月、萧星搀扶起来。

    眼见萧凤一身是伤,萧星立时便催动真元,意图襄助萧凤恢复伤势,孰料却被萧风挡住,摇摇头说道:“我这伤势非是你可以治疗的。你还是多留一些实力,等待突围罢了。”随后,她脸色顿时沉重起来,喝道:“记住了,从此地突围之后,务必以隐匿行动、提升军队战斗力为重,不得在轻易涉入战事之中。知道了吗?”

    “可是姐姐,那您呢?”

    隐隐间顿感不妙,萧月立时问道。

    自那话中,她却是听到一丝不详之话,似乎有交托遗言的迹象。

    “我?我如今功体被破、道心崩溃,只怕是再难已重新修回了。”摇摇头,萧凤目中现出几分哀伤。

    经过之前一场战斗,她体内被那传国玉玺还有诸圣之力所冲击,早已经破败不堪,能够支撑到现在,已然是奇迹了,若要重新恢复那就要天大的机缘,自千百年之内,就没有几个人能做到。

    萧月又问:“可是,那杨惟中呢?”

    “那厮和我一样,也是油尽灯枯,强装罢了。”萧凤苦笑几声,却自怀中掏出那传国玉玺来。

    经过之前冲击,这传国玉玺之上已然布满裂纹,似乎只需要稍稍一碰,便会灰飞烟灭。

    看着眼前两人,萧凤眼眸之中闪过几分哀伤,又道:“我昔日曾经说过,若是将传国玉玺配合诸圣之力,便可以将你们两人实力提升到地仙之境。之前之所以未曾实行,只是因为害怕你们两位未曾做好准备,而且我也没有实行的经验,故此没有行动。但是就眼下的状况,只怕就要麻烦你们两人了。”

    萧月顿感不妙,又问:“可是姐姐,你本就是重伤之体,若是在这时为我们两人提升实力,只怕你……”言道之后,她目中泪水已然落下。

    “没错姐姐。你不如随我们两人一起逃走,只需要逃出去,那断然还有重新修会的希望。”萧星亦是死死抓住萧凤手臂,透着几分哀求。

    言道此处,两人便将萧凤一左一右,企图搀扶起来,朝着远处逃走。

    “莫要在继续推辞。快些做好准备!”

    萧凤虽感心中一暖,然而一想如今战事之险,双手一震,立时挣脱两人束缚,掌势直接摁在两人背心之处,旋即传国玉玺之上,异力再度显现,被那赤芒一卷之后,立时朝着两人身躯灌去。

    赤芒闪耀,虹光眩目,眼前已是一片霞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