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五十章诸圣之力齐爆发,撒落人间变数生
    却在此刻,两道青芒自背后射出,轰然一声正正打在萧凤背后。

    “噗!”

    鲜红再现,分不清究竟是烈焰或者鲜血,依稀中只记得眼前一片朱红。

    “是你们两人?”

    诧异之下,萧凤顿见姚枢、杨惟中出现在眼前。

    而在之前,正是这两人在她正和忽必烈、蒙哥纠缠时候,瞧瞧的隐遁身形潜入附近,并且在就要逆转局面的时候发出致命一击,进而扭转局面。“

    妖女,你惑乱天下、戕害百姓,更率众叛乱,造次无边杀戮。还不束手就擒?”高踞天空,杨惟中厉声呵斥。

    姚枢亦是郎声喝道:“颠覆阴阳、倒转乾坤。不过一介贱婢,竟敢窃据华夏之鼎,汝之罪罄竹难书。”

    “呵呵!我以为两位即为当世大儒必有高论,未曾想你们两人却也不过如此,悖足忘本之徒,有何面目跳梁小丑之语,不听也罢。”萧凤但见眼前来袭的两人,想着自己现如今险恶环境,恶念越发浓厚,低喝道:“你们两人,不过鸡豚狗彘之辈,如何敢和一并同立于这方天下之下?”

    诸圣之力,本就是上古先贤之力,对于蛮夷之徒,自然具备超乎想象的压制能力。

    然而面对同样列为诸圣之力之中儒家力量,这所谓的诸圣之力,却反而有诸多掣肘,甚至因为昔日曾被压制原因,隐隐中更是有些害怕这儒门之法,故此才被姚枢、杨惟中两人得逞。

    一招得手,姚枢、杨惟中虽是得意,然而一听萧凤那般轻蔑之态,便不免感觉懊恼。

    他们两人也算是有德之人,于四书五经亦是颇有了解,更曾得昔日儒门理学大家赵复传授理学,故而对自己一身学识向来自满,然而现在时候,自己最为自豪的一切却被萧凤污蔑,又岂能让他们罢休?

    这不,杨惟中立时喝道:“妖孽,给我住口!”

    “住口?你心怯了吗?”萧凤蔑笑道:“亦或者你记起来了,你昔日时候,也不过是那蒙古麾下的一介奴婢罢了?”

    杨惟中脸上掠过一缕青气,再度催动一身元功,罡气四射、气压大地,欲要将眼前女子直接压服:“哼!良禽择木而息、贤臣择主而事。我朝可汗乃人中之龙,有包藏宇宙之心,并吞八荒之志,我既然投靠他又有何妨?总比那庸庸碌碌、奢侈糜烂的昏君要好。这世间,唯有雄主,方能让世界安康和平!”

    “你这贱婢,不过侥幸得了一些力量,莫非就以为能够颠覆天下?如你这般妖孽,只该沉沦世间,决不可再次嚣张,祸害众生。当今世界,唯有我当今可汗,方能扫清六合席卷八荒;万姓倾心,四方仰德,实乃天命所归也。如今更是入主中原,继承大统,应天合人,法尧禅舜,处中国以临万邦。这,便是天命。”

    “笑话!笑话!”

    萧凤气运丹田,尽数吸纳传国玉玺的异力,一时间体内丹火宛如被鼓风机吹动一样,猛烈的燃烧起来,甚至让她身躯更显赤红,浑然无惧两人合手之力,口中更是连连喝道:“就那只会屠城灭族的番邦之人,竟然也能称之为雄主?当真笑话!你既然跟在他麾下,那你应当知晓,在他那辉煌战绩之下,究竟藏着多少的尸骨。以一介残虐独夫为主,却祈求和平?汝之志,可笑!”

    这一番话,顿时让姚枢、杨惟中两人愣住,仔细想着自己所见所看,莫不是感到心惊胆战。

    随后,萧凤更是朗声诉道:“小女子不才,也有一言:

    昔日安史之乱之后,唐朝自此崩卒,遂有五代十国之象;彼时中原群雄纷争,更有四方蛮夷纷纷侵扰。遂有后唐明宗李嗣源、后周世宗柴进,以及当今南朝太祖赵匡胤等人接踵而起,莫不是为了匡扶社稷、以求华夏一统。然而庙堂之上,朽木为官,遍地之间,禽兽食禄;致使狼心狗行之辈,汹汹当朝,奴颜婢膝之徒,纷纷秉政。遂有靖康之耻,以致社稷变为丘墟,苍生饱受涂炭之苦,我华夏更无一统之象。”

    “值此华夏存亡危机之时,你们两人又曾做过什么?如你等,本应当匡扶社稷,再复华夏;何以反助蛮夷之徒,刀剑所向皆是同胞之人!汝之罪,实在是罪恶深重,天地不容!若到后世,也少不了一个汉奸之名。”

    萧凤说及此处,更是不顾一身伤势,依旧高声怒斥,神威之下更令两人羞愧难挡,心神竟有不稳之象。

    “莫要听她胡言,灭掉此女再说。”

    当空中,一道乍响响起,顿时压住昔日萧凤所言。

    随后,蒙哥还有忽必烈具是现身,两人一起催动无上玄通,一者以荒漠之阵困锁萧凤,另一人则以贪狼之力将其吞噬,两相合作之下,更显威力之强。

    萧凤感觉到外界压力,尽提一身真力,一时间浑身赤红如血,欲要一抗强敌,孰料此刻那四方周天之地,饿狼咆哮、狂沙呼啸,皆是将她生生困住其中,宛如那绞肉机一样,想要将萧凤彻底碾碎在狂暴的龙卷之中。

    “哼!仅凭这点程度,莫非便要我败亡吗?战国印,春秋劫,逆乱天下,天地无序!”

    面对这般场景,萧凤再也不曾约束体内诸圣之力,任由这被封困许久的诸圣之力自体内全数冲出,具是打在那荒漠、贪狼之上。

    “轰轰轰!”

    连番撞击,立时将这荒漠、贪狼尽数诛除,更令整个苍穹尽数纳入虹彩之中。

    一道道异彩华光自此地直冲云霄,尽数朝着华夏各地飞奔而去,或是落入草木之中、或是化作兵械器具,更有的化入婴儿身躯之内,诸般异象连连,更让整个华夏之人莫不是惊诧莫名,不知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知晓在今天这一日,他们的人生道路开始改变了。

    “噗!”

    蒙哥、忽必烈首度吐血,脸色苍白更是透着莫名怒火,只是回想和自己所对抗的那个女子,他们两莫不是感觉心惊胆战。

    “好一个萧凤,好一个赤凤军。今日之后,我彻底记住你了。”

    然而荒野之中,又哪里还有萧凤的身影?

    姚枢、杨惟中顿感惭愧,来到了蒙哥、忽必烈身前,双膝跪地一脸懊恼:“禀告两位殿下。我等未曾灭掉那妖女,实属罪过。还请殿下惩罚。”

    “未料到那女子如此难缠,是我的错,和你们两人无关。”

    蒙哥摆摆手,示意两人重新站起,剑眉锁紧透着思索,“但是那女子如今被我等所重创,更是强行运使并非她自身的力量。那对方现在定然会内息紊乱、道心崩溃,周遭空间更是被九斿白纛所封锁,她便是想要利用玄阳至心珠逃离也不可能,所以她一定走不远,定然是企图找寻一个安稳的地方好休养生息。”

    姚枢、杨惟中两人登时一喜,又道:“那小臣立刻前去搜索,务必将此女擒杀。”

    说罢,已然身化弘光,开始搜索方圆之内能够藏人的地方。

    至于忽必烈、蒙哥两人之后打算怎么做,却掠过不提。

    眼下时候,萧凤虽从战场之上逃出来,但是体内的状况,就连她这般修有清净琉璃焰神通的地仙。却也感觉万分棘手。

    并非寻常刀剑伤痕,也非一般的伤病感冒,实乃是深入丹火、识海之内,足以让一个地仙也彻底衰亡的异种乱象,那诸圣之力终究太过霸道,就连传国玉玺的异力,也是如同沥青一样,死死地盘旋在自己的脑海之中。

    这般伤情,她若是不治好,那就真的只有跌落地仙,沦落凡尘的一个结局了。

    “看来短时间内是不能动武了。只是希望其他人能够顺利突围,莫要因为我而全军覆没。”

    萧凤微微睁开眼睛,透着几分无奈。

    她之前截取传国玉玺以及诸圣之力,进而提高实力自己的实力并非是毫无代价,如今就连走路都显得困难。若非她体内的清净琉璃焰玄通了得,吊住一口气,否则在那一刻就应该因为双强争锋而失败。

    连连哀叹,萧凤想着眼下的局面,却也知晓如今时候,赤凤军是否能够生存下去,实在是太过渺小。

    但是这些事情总的去做,至少也要保存一些火种,延续她的意志,不至于就连最后的灰烬都被彻底踩灭。

    “就是不知晓萧月、萧星她们两人又如何?希望这两位,能够一路平安。”

    萧凤又是想着纵使伴着自己身边的两位姐妹,便感觉有些惆怅,往日的一切历历在目,然而就现在的状况,只怕就连最后一面都无法见到吧。

    想及这些,萧凤不免感觉好笑,嘴角之上更是带着苦涩。

    “唉。不知道你们两人,现在正在何处?”

    …………

    剑芒冷,刀芒狂。

    虽是三人已成困阵,将那困在垓心的少女死死困住,然而依旧凶险万分,稍不注意便会战局逆转。

    但见垓心之处,万千剑气尽数凝结一处,且随一阵暴喝,顿如倾瀑暴雨横扫现场,立时逼得三人不得不倒退数十丈,以免被这锐利剑气所伤。

    速浑察虽觉愕然,然而战意却更加亢奋:“这女子好胜顽强,倒也不愧是剑修罗。列位,随我一起上!”

    话甫落,胯下战马再次催动,手中长箭“咻咻咻”凌空射出,自四面八方将对方包裹起来,之后更将身侧弯刀提起,径直朝着对方砍去。

    “寒风惊飞雪!杀!”

    萧月但见三人一起攻来,无形之刃猛地一挥,顿见眼前数棵巨树齐齐断裂,之后更被寸寸磨碎,竟然于一霎那的时候,化作漫天碎屑,宛如漫天风雪一般,将三人全数笼罩其中。

    那三人不曾防备,立时便被这漫天飞雪所罩。

    “消失了?”

    速浑察不疑有诈,驱策战马径直闯入雪阵之中,定眼望向周遭。

    然而无论他如何寻找,却分毫未曾找到对方的痕迹,正感诧异时候,他却感觉身上盔甲似是被什么东西不断敲打一般,“砰”的一声整个破碎,化作片片碎片,之后更觉身躯之上刺痛难耐,宛如千针刺身一样。

    “糟糕,这是对方所设的杀阵。”

    速浑察顿感诧异,神色一变就要驱策身下战马逃离此地。

    孰料这时,于眼前陡然有一道锐利剑芒横扫而来,这一下立时让他震惊无比,立时腾空一起,却是自胯下战马整个跃起,随后便见身后战马“刺啦”一声,竟然被这剑芒整个切成两半,整个过程更是没有留下丝毫血渍。

    勉强逃过此劫,速浑察惊诧莫名,刚一落地手中弯刀应声扫出,立时便将眼前碎屑尽数扫出。

    这些虽是碎屑,然而其中却包含萧月元力,每一粒莫不下于铳枪威力,之前正是被这些碎屑所攻击,故此才废掉他的铠甲。

    速浑察重新站定,看着周围被澄清的场景,又见远处尘霾之中两道剑芒再现,自其中更是听到莫名惊诧之声,立时问道:“木乃虎、孛术鲁九住,你们两人没事?”

    “我没事!只是孛术鲁九住死了,看来那妖女的实力,当真是超过我们的想象了。”一脸懊恼,木乃虎自尘霾之中走出,脸上依旧带着一些后怕。

    之前若非他反应及时,直接丢下胯下战马,只怕现在早就和孛术鲁九住那样,被连着战马一起切成两半,就连拼都拼不起来了。

    速浑察沉思起来,诉道:“若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只怕就应该改变策略了。要不然,你我全都会死在这里。”

    “没错。若以顽强程度,这赤凤军简直匪夷所思,根本就是行常人所不能为。若是这样下去,就算将赤凤军尽数剿灭,只怕我军士兵也会死伤过半。如此算来根本就不划算。”木乃虎亦是心有余悸,开始斟酌是否应该改变策略。

    想着孛术鲁九住的死相,木乃虎已有胆怯之心:“那我等不如回去?反正现在已经打开防线,接下来只需要困守本阵,自然就可以将对方逼到极限。”

    面对那位实力惊人的剑修罗,他实在是没有对阵的勇气。

    速浑察仔细一想,虽觉有些违背忽必烈的命令,但是一考虑到军队士兵的问题,就不免有些心疼,旋即说道:“那就这样吧。”

    然而正当两人打算离开时候,一道身影悄然出现。

    手持凌厉无形之刃,萧月冷眉凝视眼前两人,喝道:“想走?问过我了吗?”

    “嗯?莫非你以为就凭你的实力,便能够杀了我吗?”速浑察立时大怒,一身真元尽数纳入手中产自大马士革的神兵利器,立时让其发出阵阵刀芒,叫道:“莫要忘了,我可是木华黎之孙,岂是你这等黄毛丫头所能匹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