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十九章黄沙漫天弊昊天,群狼咆哮噬天地
    “当然。要知道,我的亲人便死在你们的手上。”

    一声嗔怒,仲威手上银枪亮出,激起一道锐利枪芒。

    另一边,张弘范、李伯温亦是一般运转长枪,卷起道道尘沙,便朝着赵志等人扫来。

    这一下,便似那沙尘暴一样,迅速的遮住了众人的眼光,而被这风沙所卷起的沙子,更是孕有莫大能力,非是寻常之人能挡。被这狂杀一扫,参谋本部之外守卫的士兵如遭雷击,具是口吐鲜血,手中盾牌“砰”的一声,跌落在地,不复之前阵势。

    见到赤凤军阵形崩溃,紧随三人之后的骑兵宛如疯子一样,高高的亮起手中的兵械,口中嚷嚷的朝着这边疯狂冲来,好似中了癔症。

    赵志一惊,立时喝道:“结战阵,莫要让对方冲过来。”

    听闻命令,正在前方的数十位战士亦是抬起盾牌,将脚抵在地面上,双手死死扣住盾牌,身躯倾斜着宛如木桩一样,将盾牌死死撑住。流矢、石弹甚至包括碎石,不断的被弓箭、手炮乃至于投石车之上透出,每一次砸在盾牌之上,都激发出“砰砰啪啪”的声音,宛如那能够将坚硬岩石砸碎的冲击钻一样,让人听了倍加难受。

    但是他们却依旧坚持着,更无丝毫放弃的可能。

    “给我射击!”

    一声令下,手持铳枪的铳枪手纷纷走出,来到了盾牌手之前,他们半跪在地上,躲在盾牌手之后,将手中铳枪抬起,眼睛微闭透过铳枪之上的准星,瞄准远方敌人,旋即扣动扳机。

    “砰!”

    额头溅起血花,一条身影颓然倒地,任由之后战马踩踏而过,不复之前模样。

    似是宣告死神的镰刀一样,又是“砰砰砰”的连续枪声。

    而在这连绵枪声之下,前冲之人莫不是倒伏在地,很快的就让眼前的道路之上布满尸体,令人难以逾越。

    这一阵结束之后,赵志稍稍松了一口气,暗想:“结束了吗”

    经历数次鏖战,军中子弹储备本就不多,经过这一轮之后,子弹消耗的也七七八八,每个人最多也就只剩下一个基数,也就是十二枚罢了。

    仅靠这么一点弹药,能否抵抗对方的持续进攻?

    赵志对这一点实在存疑。

    武器的领先能够带来一定的优势,但若是面对占据绝对熟练优势的目标时候,先进的武器并不能够扭转局面。

    赵志是明白这一点的。

    “结束了吗?”

    略有惊诧看着眼前的场景,赵志只觉得一阵晕厥,腹中更是连连抽搐,几乎要将肚中的东西尽数吐出。

    只因为眼前的一幕,实在是太过血腥。

    举目望去,眼前竟是毫无一具完整尸体,四散的手臂和大腿,亦是被撒的到处都是,自身躯之内流淌的鲜血尽数纳入黄土之内,更是让整个黄土都彻底变成红色,眼前一片血红。

    虽是如此,然而马蹄之声再次响起。

    成风自嘲道:“不,还没结束!”蓦地站直身体,他又将铳枪举起,对准远处之人扣动扳机。

    “这是想要完全消耗掉我们的子弹吗?”赵志目中闪过几分黯然,不免感觉悲凉:“若是这样,那我等又该如何才能够逃出生天?主公,你可有答案?”

    …………

    赤焰四起,早令周遭尽成一片火狱;黄沙漫起,更是天地皆为尘霾之地。

    置身于尘霾之中,萧凤只感自己周围仿佛弥漫着一股莫名的波动,却是完全封锁了她侦查周围环境的能力,便不免骂道:“这厮倒也厉害,居然也晓得电子压制?”

    这乃是蒙哥所拥有的玄通之力,继承自长生天的玄漠荒天,足以产生遮蔽地仙感应的狂沙飓风,进而迷惑敌人令其无法侦查对方的位置,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更可形成一片领域,压制对方的实力,乃是一等一的玄通之力。

    萧凤置身此间,方才知晓这杀阵的厉害之处。

    这不,自身侧忽有一道悍劲猛地拍来,其掌上所蕴的真力,更显巍峨骇然。

    萧凤不避不闪,亦是一般拍掌迎上,“轰”的一声,莫大声响腾起,双强对抗所产生的冲击波,只在一瞬变成冲破了玄漠荒天所限制,让萧凤足以看清楚眼前之人,正是那姚枢。

    她正欲再次拍掌而来,将此人彻底格毙,孰料于背心之处,又有一人忽然现身,也是一样拍掌而来,直接摁在了她的背心之处。

    这一下势大力沉,立刻便让萧凤“啪”的一声,身形骤然跌落在地,口中再次现出朱红,脸上也变得苍白许多。

    “好个杨惟中,居然和姚枢连起手来对抗我?若非我被这雾霾遮住视线,又岂容你们两人再次嚣张?”

    体内赤焰一转,萧凤脸色这才恢复起来,而那早被她驱散的异力,也足以让萧凤明白过来,刚才究竟是誰在后面搞鬼。

    她蓦地一啸,周遭尘沙顿时凝住,却是纷纷朝后倒退,立时便露出一人来,正是那忽必烈。

    “没杀得了他们,杀你也好。”猛地欺身,萧凤不待对方反时候,双手之上凝聚万千怒焰,立刻便朝着那忽必烈打去

    忽必烈轻蔑一笑,手中九斿白纛又是掠过一丝白芒,被这白芒一扫那昔日焚烧万物的清净琉璃焰顿时消散,除却洒下了一堆沙子之后,便没有任何痕迹。

    “嗯?这东西好生古怪,竟然还能够消弭对方的玄通之力?”萧凤暗暗惊叹,却是不敢贸然出手,以免中了对方的奸计。

    然而忽必烈既然已经现身,自然不甘就这样静待萧凤消亡,于是他奋起一身力量,周遭沙子为之凝结,旋即化作一只只狼。这些狼虽然只是沙子构成,然而其毛发、利爪以及坚牙莫不是栩栩如生,宛如一条生命一般。

    “狼辰千影吞寰宇。”

    话甫落,群狼咆哮,具是朝着萧凤冲来。

    萧凤深知这些狼并非寻常狼群,乃是忽必烈以自身玄通之力所构造而成,不仅仅具备莫大的威能,更可以通过将对手撕扯吞噬而提高自身实力,乃是相当阴毒的手段。

    所以她身形一转,却是直接钻入尘沙之中,朝着另外一边遁去,以免被那杨惟中、姚枢、忽必烈三人围攻,遭了自己的性命。

    虽是置身于沙尘之中,这些狼群却异常敏锐,透过其中弥漫着的独特气息,却是相当迅速的便寻找萧凤身形所在之地,天上、地下、亦或者是周遭,莫不是响起阵阵狼啸,全都是朝着萧凤噬来。

    “杀!”

    不敢迟疑,萧凤素手一拍,立时便将扑来的一只沙狼整个拍碎,其中的狼辰之力也被清净琉璃焰整个烧毁,令其无法重新汇聚起来。

    然而这群狼终究太多,萧凤更是置身于蒙哥所制造的龙卷之中,两相钳制之下,她不过是抵抗一会儿,便感觉体力有些不止。

    “若是继续这般下去,那我便只有被磨死的可能。看来只有动用全部力量,方才能够逃出升天。”

    心急之下,萧凤也知晓仅凭自己眼下的实力,是断然对抗四位地仙联合之力,于是她便开始催动身躯之内残存的诸圣之力,凡纵横家、法家、兵家、阴阳家、墨家之力,莫不是通晓于心,试图找出能够对抗眼前险恶环境的方法,于掌心之内,那一枚传国玉玺亦是散发点点温热之气,纳入她的躯体之内,令其体内丹火不至于熄灭。

    “嗯?此女有些古怪,莫要让她继续下去,快些杀了她。”似乎察觉到什么,蒙哥立时喝道。

    自从得到史天泽、张柔两人敬献的传国玉玺之后,蒙哥也开始借助此物修行,之后在釜山一行,更是令体内修为暴涨,而对外界变化也变得异常敏感。

    而在这是,他却从萧凤身上感应到一股熟悉的力量,自然让他惊诧起来。

    忽必烈亦是喝道:“遵命兄长!昔日父亲之仇,今日时候便要此女偿还。”强摧一身真元,那噬天群狼陡然暴涨数倍有余,一个个莫不是足有丈许长,身高亦是和常人一般,其身形竟然丝毫不逊色于猛虎,而且更是成百上千条一起扑杀。

    如此手段,岂是寻常人所能抵抗?

    “哼!莫非你以为我便对付不了这些沙狼了吗?”

    星眸之中赤色越深,萧凤朗声笑道,再催怀中传国玉玺,却将其中力量全数引导,纳入身体之内。

    若是往常时候,她断然不会做出这般危险之事,毕竟地仙若要精进修为,就需要持续不断精纯乃至提炼自己的玄通,而容纳其他玄通却属于外道,很容易一个不小心,就会导致自己道心崩溃,以至于香消玉殒。

    但是如今正值危险之境,以萧凤原本的清净琉璃焰,是断然无法对付眼前的状况,所以她只能另寻方法,破开此举。

    但见此刻,传国玉玺之上顿有荧光逸散,一粒粒的光粒具是飞窜起来,却是纳入萧凤体内。

    这些便是传国玉玺吸纳天下众生,并且最终存于体内的玄异之力,其中包含着人类最为丰富、也是最为浩瀚的力量,当然也是一条足以让任何人陷入其中,最终无法自拔、甚至迷失了自己的欲海之地。

    无边的力量,无边的欲望。

    君王之道,无可睥睨。

    而这,便是传国玉玺真正的力量。

    昔日萧凤也只敢以神念牵引,并以清净琉璃焰护住心神,方敢做出这番动作,但是现在她已经没有这番精力了,所以就直接将这些力量尽数纳入体内,只求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提升自己的实力。

    果不其然,正如萧凤所料的那样,当这传国玉玺的异力纳入体内之后,那昔日存于她体内的诸圣之力顿时躁动起来。

    昔日这些诸圣之力只不过是种子形式,在缺乏外界给及时候,便一直处于沉睡状态,更因为萧凤未免这些诸圣之力影响自己,所以也始终以清净琉璃焰镇压,令其无法吸收养分,进而成长起来。

    然而现在,当这些诸圣之力得遇传国玉玺的异力之后,两者便似如鱼得水一般交融在一起,昔日微弱蚊蚋的诸圣之力,更似海绵一样,将这些异力尽数吞噬,“啪啪啪”连番响起,竟然在这一刻重新焕发起来,并且尽数展现出昔日春秋战国时代,列位圣贤时候那超绝力量。

    “”

    话甫落,圣光顿出

    “哼!莫非你以为我便对付不了这些沙狼了吗?”

    星眸之中赤色越深,萧凤朗声笑道,再催怀中传国玉玺,却将其中力量全数引导,纳入身体之内。

    若是往常时候,她断然不会做出这般危险之事,毕竟地仙若要精进修为,就需要持续不断精纯乃至提炼自己的玄通,而容纳其他玄通却属于外道,很容易一个不小心,就会导致自己道心崩溃,以至于香消玉殒。

    但是如今正值危险之境,以萧凤原本的清净琉璃焰,是断然无法对付眼前的状况,所以她只能另寻方法,破开此举。

    但见此刻,传国玉玺之上顿有荧光逸散,一粒粒的光粒具是飞窜起来,却是纳入萧凤体内。

    这些便是传国玉玺吸纳天下众生,并且最终存于体内的玄异之力,其中包含着人类最为丰富、也是最为浩瀚的力量,当然也是一条足以让任何人陷入其中,最终无法自拔、甚至迷失了自己的欲海之地。

    无边的力量,无边的欲望。

    君王之道,无可睥睨。

    而这,便是传国玉玺真正的力量。

    昔日萧凤也只敢以神念牵引,并以清净琉璃焰护住心神,方敢做出这番动作,但是现在她已经没有这番精力了,所以就直接将这些力量尽数纳入体内,只求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提升自己的实力。

    果不其然,正如萧凤所料的那样,当这传国玉玺的异力纳入体内之后,那昔日存于她体内的诸圣之力顿时躁动起来。

    昔日这些诸圣之力只不过是种子形式,在缺乏外界给及时候,便一直处于沉睡状态,更因为萧凤未免这些诸圣之力影响自己,所以也始终以清净琉璃焰镇压,令其无法吸收养分,进而成长起来。

    然而现在,当这些诸圣之力得遇传国玉玺的异力之后,两者便似如鱼得水一般交融在一起,昔日微弱蚊蚋的诸圣之力,更似海绵一样,将这些异力尽数吞噬,“啪啪啪”连番响起,竟然在这一刻重新焕发起来,并且尽数展现出昔日春秋战国时代,列位圣贤时候那超绝力量。

    “”

    话甫落,圣光顿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