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十八章群雄显战乱再起,各方动天地如炉
    另一边,尘沙庇护、烽火开路,以木乃虎、孛术鲁九住、巩彦晖、仲威等人为主的大军,已然如同一柄利刃一样,径直插入赤凤军军阵之中。

    流矢四射、烟尘弊空,转瞬间天空为之一暗,大地为之震动。

    以赵志、成风、常俊、严申、段峰为首的参谋部众人,还有已然赶来的萧月、萧星也开始各逞威能,襄助军队一抗劲敌。

    而张彻、孙义,马云冬、马振生,王动,张都统、李霸王等人亦是率领麾下人马,各自进入战壕之内,务求能够将这闯入军阵之中的强敌彻底击杀,危机只待一瞬就要决定最后的胜利关键。

    “快,给我将对方抵住,务必确保将两军分割开来,不得给他们汇合的机会。”

    赵志眺望远处正在朝着这边如潮水般涌来的忽必烈大军,惊惧之下连连下令张彻、孙义,还有马云冬麾下的第一、第二旅全力抵御,而王动麾下的第三旅以及张都统、李霸王的第六旅也调转方向,全力对抗蒙哥大军。

    双方合计兵力接近八万多人,全数集中在静海这片方圆不过数十平方公里的区域之内,只为了能够决出最后的胜负。

    眼见赤凤军抵抗顽强,张德辉不免诧异,低声喝道:“未曾想这些人如此顽强,却是小觑了他们。”

    只因为凡他看到的地方,那些赤凤军莫不是数十人为一队,或是手持盾牌抵挡、或是举起铳枪射击,若是子弹打完之后,便会举起长枪展开冲锋。

    每一次冲锋莫不是异常锐利,宛如那锋锐的匕首,只一下就将眼前的目标给搠死。

    可以说每一人的动作都异常标准,简直就是在经过千百次的训练之后,将那规定下来的动作真正的刻入了骨头之中。

    而在这冲锋之下,若是那久战老兵倒也罢了,但若是刚刚入伍的新兵,却莫不是被这凶悍之气所摄,吓得是颤颤巍巍,几乎就没有任何抵抗便被搠死,其余人看了也纷纷逃窜,不敢抵抗。

    张弘范回道:“自潞州之后,他们便历经数次鏖战,莫不是身经百战,军中十之八九莫不是老兵。而我军中士兵却不过是刚刚招募,便是那老兵也未曾和这赤凤军对阵过,故而对他们的战术、战法并不熟悉,会有这般损失也是理所应当。”

    自赤凤军起事时候,他便全程观览过了,自然知晓赤凤军的战法特点。

    而自沁州和赫和尚拔都一战之后,赤凤军便因为首次使用诸如铳枪、虎蹲炮以及克虏炮等火器,并且针对了蒙古军中装备有大量骑兵的特点进行改良,进而形成了自己的战法特点。

    远用虎蹲炮压制、近则以铳枪震慑敌人,最后以刺刀决战彻底歼灭对方。

    如此战法,足以让蒙古士兵难以适应,会出现大量伤亡,也是理所应当。

    “若是这样,那便不能让他们继续嚣张下去。”张德辉只见满地鲜血,不免心生仁慈,信手一朝于掌心之内,便握住一柄长刀。

    随后刀若蛟龙,自有锋锐刀气出鞘,已然朝着远处数人杀去,那些人虽是久经训练的赤凤军精锐,但毕竟不过寻常士兵,断然无法抵抗张德辉的偷袭,立时便倾倒在地,不复死亡。

    居其后,李治、元裕两人亦是运转一身真元,身似旋风快速朝着赤凤军冲去,准备以己身力量,强行打破这赤凤军的阵地。

    恰逢此刻,凌空中忽现数道剑罡,“砰砰砰”数声,立时便将三人挡住。

    张德辉正感诧异,抬头一看,顿见全真教祁志诚、王志坦两人现身,手中之剑似有虹光掠过,更显几分威能。

    “我虽方外之人,然世人苦难,正是济世为怀之时。尔等若是想要再次造杀,那就莫要怪我等无情!”长剑一挥,祁志诚手中之剑顿时射出数道剑罡,剑罡分列七星之位,皆是将三人挡在身外。

    张德辉亦感诧异,低声喝道:“全真教之人?没想到你们居然也和这赤凤军联合起来了?哼哼!尔等不敬天命,不识天数,莫非以为这般手段,便能够挡住我?洞明子、淳和子,你二人若是就此退隐倒也罢了,然而若想要插手此间之事,那就莫要怪我龙山三老无情矣!”

    话音落,玄功转,三兽显。

    昔日也曾名传天下的三极洞真光一对全真教镇教绝学《金关玉锁诀》,更不知晓究竟谁胜胜负。

    …………

    而在另一边,萧星双手扣住案前铁琴之上不住摩挲,荡起阵阵绝世之音,令阵前已然变成一处死亡之地。

    若是有蒙古士兵闯入此处,莫不是感觉头疼难忍,更有恶心、呕吐之感,分毫没有任何抵抗能力,只能任由赤凤军之人一个个宰杀,这番场景自然吓得蒙军不敢侵入,以免自己也被这灭世之音给杀了。

    萧月在旁守卫,看见眼前这番模样,方才有些安心。

    此刻赤凤军正处于两面应敌状态,若是被这方军队突入,那赤凤军便会陷入危险之境,再无转生之能。

    为此,她便和萧星一起来到此处,以萧星那威能强横的琴声相助,进而令这边的赤凤军能够抵抗这潮水一般涌来的大军。

    似是知晓此战关键,自远处顿有数道箭影飞射而来,其锋芒所到之处,正是萧星所坐位置。

    然而未等这箭影落下,便有数道剑芒射出,“砰”的一声将那箭影整个粉碎!

    萧月撇过四方,沉声喝道:“是谁?”

    “姑娘果然是好手段,只可惜若是不杀你们,则赤贼实在是难以剿灭。”自丛林之中,木乃虎、孛术鲁九住、速浑察三人齐齐现身,身上亦是穿着厚实铠甲,身负良将所造长弓,于腰间亦是挂着一柄弯弯马刀。

    此三人乃是蒙古俊杰,若论武力实在不不输于之前险些打下兴庆府的斡烈兀术答,单个人拉出来便可以执掌一方军队,攻城掠寨无所不能,三人若是配合起来更显威胁。

    萧月轩眉一凛,体内剑气立时运转,直冲云霄:“想杀我?有这个本事吗?”

    于其身后,萧星视若罔闻,依旧口中琴弦,然而手中琴弦却少了几分哀怨,反而多了几分肃杀之音,音波流转之下,顿令远处三人感觉身体一滞,莫不是感觉气息凝滞、己有窒息之感。

    “哦?以音波为能,进而破坏人体内部吗?”速浑察冷然笑道:“怪不得我军士兵毫无任何抵抗能力,原来是你在搞鬼。既然如此,那我便更不能留你了。”紧握手中长弓,他自箭袋之中抽出三支长箭,刹那间扣于长弓之上,功满如月,“咻”的一声,便自上中下三路疾射而来。

    “有我在此,岂容你等放肆?”

    萧月冷哼一身,已然纵身跃出,自身躯之上,数道剑芒疾射而出,正将劈面射来的长箭整个击碎,剑芒未曾停留,亦是朝着远处三人射去。

    然而昔日足以斩断一切的断霄圣剑,却在接近对方铠甲一刻,好似泥牛入海一般,再无丝毫生息。

    萧月诧异,正欲再施神威,却感狂风临身,定眼一看便见远处三人,莫不是鞭笞身下战马,宛如那山中老虎一般,裹着阵阵邪风,朝着她刮来。

    这一下冲劲十足,周遭树林莫不被这冲锋之势给吹的层层倒伏,更可知晓其上究竟挟着多少庞然之力。

    “杀!”

    三人自成品字状,自中间和左右,具是挥动手中弯刀,朝着萧月砍去。

    萧月虽是置身于重重危境,却是凛然不惧,脚步一踩剑气直冲地面,整个人便似火箭一般,直冲云霄,恰好避过三人合围之势。

    “断霄圣剑——月华天瀑斩!”

    随即,自九霄云层之下,万千剑气凌空而来,恰如九天银河倾泻而出,立时将三人整个罩入其中。

    受此锐利剑芒冲刺,三人身上气罩,顿时如同遭遇冰雹撞击一般,“砰砰砰”连绵之声越发激昂,不过一会儿的功夫,那气罩已然现出崩溃之象,“啪”的一声便如玻璃一般,已然现出道道裂纹。

    “不妙!碎星斩——狼辰殛天式。”

    速浑察顿感糟糕,反手握住手中利刃,随即朝上轻轻一挥,另外三人也不愧是多年配合的战友,亦是做出同样的动作,一时间三人真元融合之下,顿时现出一道硕大刀芒,不仅仅击溃那连绵剑芒,更向那正要落下来的萧月射去。

    萧月自是知晓这一招威能如何,不敢怠慢,亦是运转无上威能,手中断霄圣剑猛地一挥。

    “砰”的一声,方圆十丈古树尽数折断,更有阵阵烟尘荡起,于地面之上,亦是现出道道裂痕,提醒着人若是被这一招所击中,那又该是什么样的场景?

    重新落在地面之上,萧月只感五脏六腑一阵疼痛,口中已然呕红,暗想:“这三人实力好生惊人,当世这只军队的指挥官。若是杀了这三人,则蒙古大军自会退去。”

    另一边,速浑察亦感喉中满是腥甜,虽是已然身受创伤,但他却也硬气,倒是将这股鲜红生生咽下,喝道:“好个妖女。看来你的确是值得我一杀。下一招,我可不会因为你们是女子而留情。”玄功运转,气纳盔甲之中,就连身下战马亦是受到影响,鼻息之中喷出莫大热气,烧得旁边的枯败野草也被点燃了。

    “哼!若是以为仅凭口舌便会让我等失败,那只会缔造你们的死局。”

    萧月更是气走丹田,一颗剑心完全运转起来,源源不断的力量自体内涌出,化作一柄无形之刃。

    而她冷冷瞧着三人,更不许这三人伤到自己身后之人,只因为那便是她唯一的亲人。

    …………

    顿感琴声一变,张都统、李霸王、王动三人立感惊诧,暗想:“怎么回事?莫非两位主事也陷入危境之中?”

    瞧着远处,那本来正因为琴声而头疼难忍的蒙军士兵纷纷站起,似是从之前的困境之中重新摆脱了,而他们看着那还在对着自己战友大开杀戒的赤凤军,更是无法压抑自身怒意,便又是在身后督战队的逼迫下,再次朝着赤凤军扑来。

    恰逢此刻,于远处顿有数道烟尘自蒙军之中飞奔而出,刹那间便将前排赤凤军军阵打破,然后朝着三人所在的地方直冲而来。

    三人惊惧之下,纷纷取出手中铳枪,对着那几道烟尘射出。

    然而昔日威力惊人的弹丸,却在落在对方身前时候,便被一道枪芒挡住,分毫寸进不得。萧月自是知晓这一招威能如何,不敢怠慢,亦是运转无上威能,手中断霄圣剑猛地一挥。

    “砰”的一声,方圆十丈古树尽数折断,更有阵阵烟尘荡起,于地面之上,亦是现出道道裂痕,提醒着人若是被这一招所击中,那又该是什么样的场景?

    重新落在地面之上,萧月只感五脏六腑一阵疼痛,口中已然呕红,暗想:“这三人实力好生惊人,当世这只军队的指挥官。若是杀了这三人,则蒙古大军自会退去。”

    另一边,速浑察亦感喉中满是腥甜,虽是已然身受创伤,但他却也硬气,倒是将这股鲜红生生咽下,喝道:“好个妖女。看来你的确是值得我一杀。下一招,我可不会因为你们是女子而留情。”玄功运转,气纳盔甲之中,就连身下战马亦是受到影响,鼻息之中喷出莫大热气,烧得旁边的枯败野草也被点燃了。

    “哼!若是以为仅凭口舌便会让我等失败,那只会缔造你们的死局。”

    萧月更是气走丹田,一颗剑心完全运转起来,源源不断的力量自体内涌出,化作一柄无形之刃。

    而她冷冷瞧着三人,更不许这三人伤到自己身后之人,只因为那便是她唯一的亲人。

    …………

    顿感琴声一变,张都统、李霸王、王动三人立感惊诧,暗想:“怎么回事?莫非两位主事也陷入危境之中?”

    瞧着远处,那本来正因为琴声而头疼难忍的蒙军士兵纷纷站起,似是从之前的困境之中重新摆脱了,而他们看着那还在对着自己战友大开杀戒的赤凤军,更是无法压抑自身怒意,便又是在身后督战队的逼迫下,再次朝着赤凤军扑来。

    恰逢此刻,于远处顿有数道烟尘自蒙军之中飞奔而出,刹那间便将前排赤凤军军阵打破,然后朝着三人所在的地方直冲而来。

    三人惊惧之下,纷纷取出手中铳枪,对着那几道烟尘射出。

    然而昔日威力惊人的弹丸,却在落在对方身前时候,便被一道枪芒挡住,分毫寸进不得。

    :。: